顶点小说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961、军功章
  谁还没点黑历史?

  感觉卢薇薇神秘兮兮,就很奇怪。

  尤其是支走刘婶,明显就是在封口。

  王警官越想越好奇。

  卢薇薇却道:“别瞎想了,我带你们参观一下我家。”

  走进一间大房间,卢薇薇将顾晨和王警官领进门,与二人介绍说:“这是我爷爷奶奶的房间。”

  “这地方装修的不错啊,从外边根本看不出来,里边还别有洞天。”王警官喜欢这种温馨的装饰。

  只是没想到,外墙看起来有些陈旧的四合院,里边的装修竟然会如此精致。

  然而顾晨的注意力并不在此,而是对面房间,于是好奇问卢薇薇:“卢师姐,对面房间是书房吗?”

  “对呀,我爷爷的书房就在对面。”卢薇薇也是笑笑说。

  王警官目瞪口呆:“这京城的房价都快上天了,你爷爷竟然在这种地段,还有书房。”

  “所以呢?我爷爷不仅有自己的书房,我家房间也挺多的,今晚你们住我这都没问题。”卢薇薇也是一脸自豪的走进客厅,直接将大家带进对面的书房。

  推开书房大门,顿时古色古香的装饰,很快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书架上,放着许多军事书籍。

  墙壁上,则是挂满了各种字画和老照片。

  顾晨走进一瞧,指着一名穿军装的男子道:“卢师姐,这人就是你爷爷吧?跟你挺像。”

  “对呀。”卢薇薇凑上前,一脸自豪的笑笑说道:“我爷爷当年帅吧?”

  “还挺帅的,跟顾晨有的一比啊。”王警官并没有说着一些违背良心的话。

  卢薇薇的爷爷,在当年那个时代,的确有着和顾晨一样的英俊样貌。

  卢薇薇和她爷爷的长相就非常相似。

  见大家好奇,于是卢薇薇又将一个木相框拿出,交给顾晨道:“这是我爷爷和奶奶年轻时候的样子。”

  顾晨目光一呆:“卢师姐的奶奶,穿学生装的样子挺好看啊。”

  “我看看。”王警官赶紧接过相框,拿在手里端详一番。

  随后嘴中发出“啧啧”的赞叹。

  “我说你卢薇薇一家基因都这么好啊,难怪你卢薇薇对颜值要求这么高,你一家人该不会是中国早期的演员吧?”

  “不是演员,我奶奶当年是京城师范的学生,而我爷爷是军人。”

  “看出来了,应该打过不少仗吧?我看着玻璃柜里的军功章挺多的。”顾晨指了指上锁的柜子。

  卢薇薇扯了两下,没打开,于是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这军功章对我爷爷来说太贵重了,就怕朋友家的小孩来玩,把军功章当玩具拿走,所以才上锁。”

  “因为之前一个邻居家小孩,就把我爷爷的一枚军功章拿去当玩具,还给弄坏了,爷爷表面不说,但却闷闷不乐好多天。”

  “他跟我说,这些军功章,很多都是用命换来的。”

  “那他老人家应该打过不少仗吧?看着照片都挺复古的,很有年代感。”王警官摸着这些相框里的老照片,也是不由感慨着说。

  卢薇薇默默点头:“对呀,他当年参军的时候才16岁,打跑了鬼子,又跟部队去了东北,最后和老部队从东北入关,一直打到了华南。”

  “然后乘木帆船跨越大海,一路打到了天涯海角,之后,他们又挥师北上,打出国门,更是和当时星球上最强的联军浴血战斗。”

  看着老照片里的爷爷,卢薇薇也是摸摸相册,颇为感慨道:

  “我爷爷身上弹片伤都不知道有多少呢,有些根本取不出来,弄得每次过安检,都让自己很尴尬,只能说明原因,征得警方同意后,才能放行。”

  叹息一声,卢薇薇也是苦笑着说道:“所以爷爷现在已经很少出远门了,退休之后就一直待在京城,这里的医疗条件好,出门不远就是医院,方便。”

  “看不出来,卢师姐的爷爷还是战斗英雄呢。”听闻卢薇薇说辞,顾晨对卢家的敬佩又多了几分。

  王警官也是颇为感慨道:“这你爷爷打的可都是硬仗啊,在这种激烈的战斗中能活下来,已经实属不易了。”

  看着玻璃柜中的军功章,王警官默默点头:“是条汉子。”

  可忽然一想,于是又问卢薇薇:“那你爷爷年纪应该挺大的,你为什么还这么小?”

  “因为我爷爷和我爸爸都结婚晚啊,有问题吗?”卢薇薇说。

  王警官摆摆手:“没……没问题,感觉你爷爷不仅打仗厉害,还挺喜欢书画的,看这书房里摆的可都是这些玩意儿啊。”

  “字都是我爷爷写的,而这些画都是奶奶画的,爷爷写得一手好字,奶奶会作诗,别看他们现在年事已高,但是又能玩微信、还会发表情包。”

  说道这里,卢薇薇似乎又想起什么,于是她赶紧掏出手机,将微信朋友圈点开:

  “你们看,这是我爷爷学会发朋友圈的第一天。”

  顾晨和王警官凑上前一瞧,只是一支酱油瓶的图片,任何文字都没有。

  下边还有卢薇薇的点赞,和恭喜爷爷会发朋友圈的评论。

  王警官有些纳闷道:“发个酱油瓶子是什么意思?老爷子想表达什么?”

  “没想表达什么,就是不知道怎么发朋友圈,然后拍个酱油瓶子实验一下。”卢薇薇说。

  王警官差点笑喷,不由竖起大拇指道:“不愧是与时俱进的老爷子。”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动静。

  卢薇薇目光一怔,啊道:“是爷爷奶奶回来了。”

  她转过身,直接小跑出书房,奔着小院就冲了出去。

  “爷爷奶奶。”

  “哎呦,薇薇啊。”

  “哎呦我的宝贝孙女,奶奶可想死你了。”

  “我也想爷爷奶奶。”

  三人瞬间拥抱在一起,卢薇薇顿时温柔的像只小猫咪。

  顾晨和王警官,隔着窗户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王警官也是不由感慨道:“这卢薇薇平时在三组大大咧咧的,没想到在家里这么温柔,感觉在长辈面前,像个乖巧的小女生。”

  “可一回到三组办公室,感觉她又是老子天下第一,话说这卢薇薇要是一直如此该多好啊。”

  “我觉得这才是最真实的卢师姐吧?”顾晨说。

  王警官愣了愣神,摇摇脑袋:“这事我也说不清,反正感觉这卢薇薇还有温柔的一面,就是对我们三组最大的仁慈了。”

  “王师兄。”见王警官还趴在窗台愣愣发呆,顾晨赶紧提醒他:“我们也出去吧。”

  “哦哦,那行,走吧。”

  两人走出书房,来到院子。

  此刻一名身材高瘦挺拔,手持鸟笼的白发老者,就站在二人面前。

  身边是一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此刻正和卢薇薇拥抱在一起。

  见顾晨和王警官走出客厅,卢薇薇也是赶紧介绍道:“哦对了爷爷奶奶,忘记跟你们做介绍了,这位是……”

  “顾晨。”

  还不等卢薇薇把话说完,白发老者便脱口而出:“你叫顾晨对吗?”

  “是的爷爷,我叫顾晨,是卢师姐的同事。”顾晨也很好奇,自己从没见过卢薇薇爷爷,那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叫什么?

  不光是顾晨疑惑,就连卢薇薇也是一脸懵逼。

  她看看顾晨,再看看爷爷,也是不由好奇问:“爷爷,你怎么知道他叫顾晨啊?”

  “这大中国还有爷爷不知道的事情吗?”老爷子微微一笑,见卢薇薇一脸认真的看向自己,于是老爷子又赶紧解释道: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你在江南市芙蓉分局上班,我平时就关注这个单位多一些,发现这个叫顾晨的小伙子,总是出现在江南市的媒体报道上,所以我知道他叫顾晨。”

  “原来是这样啊?”还以为是爷爷私下调查过顾晨呢,把卢薇薇吓得虚惊一场。

  她这才拍拍高耸的胸脯,不由淡笑着说道:“顾晨可是我们芙蓉分局刑侦三组的组长,也是我的领导。”

  “嗯。”老爷子嗯道。

  他走上前,左手拎着鸟笼,右手负背,围着顾晨绕上一圈,上下打量着顾晨的样貌和精神面貌,不时默默点头。

  见爷爷把气氛搞得如此紧张,卢薇薇赶紧提醒道:“爷爷,干嘛这样看着人家啊?可别把人家吓坏了。”

  “就是啊老头子,人家顾晨第一次来咱家,你可别把人家顾晨吓坏了,不然宝贝孙女要心疼的。”

  老太太见状,也是调侃的笑道。

  卢薇薇顿时俏脸一红,赶紧挽住奶奶的胳膊,奶声奶气的哼道:“奶奶。”

  “好了好了,我只是看这年轻人仪表不凡,颇有我当年的几分风范,不由多看了几眼罢了,你们着什么急啊?”

  老爷子说话铿锵有力,无形之中带着一种领导气质。

  就连一直插不上话的王警官,此刻都是紧张不已。

  如果说赵国志是芙蓉分局的一头老虎,那么这个卢家老爷子,只是往这一站,就像一头威猛的雄狮。

  那种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威严和气势,隔着空气都能让王警官感受到压力。

  当然,老爷子也没忘记王警官,直接扭头看着他道:“你应该就是小王吧?你们三个是搭档?”

  “对……对,我……我们三个是……是搭档。”

  没想到老爷子会忽然问自己,王警官毫无心理准备,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

  老爷子淡然一笑:“你有口吃的毛病?”

  “没没没……没有。”王警官也是语无伦次。

  老太太笑孜孜道:“好了,老头子,说话能不能不要总带着这种质问的语气,人家又不是你的兵,不要总搞得跟训话似的。”

  卢薇薇也是嘻嘻的笑着,感觉老王此刻就像一只温柔的猫咪。

  于是赶紧拉着爷爷的手道:“爷爷,别站在这里啊,我们进屋聊。”

  “好,进屋聊。”老爷爷微微点头,直接拎着鸟笼走进屋。

  而卢薇薇则是挽着奶奶,跟在后头。

  王警官和顾晨对视一眼,也紧跟其后。

  几人就地一座,老太太淡笑着说:“我去给你们洗点水果,你们聊着。”

  “谢谢奶奶。”顾晨说。

  老太太很高兴,点点头离开了。

  老爷子将鸟笼放在桌上,这才回过头淡笑着问道:“这次来京城还没到处逛逛吧?”

  “没有,我们去酒店签到之后,就直接来这看您。”顾晨坐立笔直,也是淡淡说道。

  王警官一时也找不到话题,瞥了眼书房,这才眼睛一亮,赶紧插嘴说道:“听说老爷子年轻时候打过仗。”

  “哈哈,应该是我这宝贝孙女跟你们说的吧?”老爷子拿起桌上一只保温杯,直接抿了口水,饶有兴致的道:

  “这要说起打仗,我这老骨头……年轻时候可是行家。”

  伸手指了指身上的几处部位,老爷子又道:“这身上,到现在都有些弹片取不出来,不过也好,这些弹片存在我体内,光荣,只要每次过安检,那些安检员和警察知道我的情况后,无不对我肃然起敬。”

  “爷爷,那也挺麻烦的。”卢薇薇说。

  老爷子摆摆手:“这怎么叫麻烦呢?这叫光荣,我觉得这是作为一名军人至高无上的荣誉,我骄傲。”

  “对对对,你骄傲你骄傲。”端着洗好的水果,老太太走进客厅,也是将一些水果放在顾晨和王警官身边,不由调侃着说:

  “我家这老爷子啊,喜欢跟人显摆他年轻时候的战绩,不过我总说他是幸存者,能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直活到现在,也是菩萨保佑。”

  “你们是不知道,他当年一声不响的,给我留下一封信就去当兵了,我一个人在京城不知道哭了多少个夜晚。”

  “大军进京城的时候,我满大街找他,明明跟着部队进京,可他就是不来找我,说什么任务在身,我呸,一个大头兵有什么鬼任务?”

  “咳咳,我当时已经是排长了,什么大头兵?”老爷子感觉老太婆在戳他的自尊心,赶紧纠正道。

  老太太不依不饶,依旧拆台道:“对,不就是个排长吗?打鬼子的时候,排长和副排长牺牲了,你们班长变成排长,你成了班长,打匪军的时候,正排和副排又牺牲了,你又从班长变成排长。”

  “一直从北打到南,最后打到天涯海角,你个大头兵直接变成了副营长,就没见过升职这么快的,当时看到来信的时候,我还以为他老头子骗我呢。”

  “害,别说了。”感觉老太婆又聊到自己的伤心往事了,老爷子刚才的气势,顿时又变得柔弱起来。

  “当年跟我一起参军的,现在就我一个人还活着,我们这些指战员,每次遇到大战恶战,都是冲到最前头,毕竟我们是主力嘛,所以一天之内连升几级的大有人在,但活下来的却很少。”

  抿了口茶水,老爷子也是叹息道:“营长没了连长顶上,连长没了排长顶上,排长没了班长顶上。”

  “我现在算是幸存者,活到现在,可命都是兄弟们给的,我是替他们好好活着。”

  看着老爷子说话嗓门大、底气足、身姿挺拔仍然是一身英气。

  顾晨也是佩服说道:“听说爷爷一路打到天涯海角,最后又再次北上,打出了国门?”

  “可不是嘛?”感觉还是顾晨懂自己,老爷子微微一笑,也是颇为感慨。

  “当时那边烽火硝烟的,我和我的战友们奋不顾身,血洒疆场,说实在的,当年跨过那条江,就没想过回来,每个过江的战士都是这种想法,我们抱着用生命保卫新生共和国的决心,视死如归。”

  “毕竟生死竞速每天都在发生,我甚至数过,走过那条江,需要十几分钟,总共805步。”

  顾晨半开玩笑的问他:“您连这个也数过?”

  “那可不?”老爷子高兴,也是说在兴头上:“当时我好奇,也紧张,所以一过那个桥的时候我就一步一步数。”

  “而走过这805步之后,等待我和我的战友的,就是与死神并肩的战场。”

  “我们一踏上那片土地,战争的惨烈就扑面而来,到处都是残垣断壁,道路坑坑洼洼的,路两旁炸弹坑一个连着一个。”

  摇了摇脑袋,老爷子也是悲愤不已道:“那天上飞着敌机,发出‘嗡嗡’的声音,时不时还给你扔下几颗照明弹和炸弹,真让人讨厌。”

  “要不是我们当时的司机有经验,可能我就光荣了。”

  说道这些,老爷子似乎感觉当年的自己又回来了。

  似乎已经很久没人提过这些。

  顾晨这么一说,倒是跟自己对上了。

  卢薇薇也是见顾晨跟爷爷聊的开心,也是不由调侃着说:“我爷爷说的那些辉煌战绩,我都能倒背如流了。”

  “我记得爷爷曾经说过,当年有一次,他在夜间坐运输车回驻地执行任务,车行到中途,遇到了敌机的轰炸。”

  “飞机直接把两颗汽油弹扔到公路上,大火瞬间升腾起来,爷爷的司机有经验,加大油门就冲过去了。”

  “可是爷爷身后的车就没那么幸运了,紧随其后是一辆运送文工团员的车,看到汽油弹在公路上烧起来,司机有些犹豫,放慢速度停了车。”

  “可这一停,扔完汽油弹的飞机绕飞回来时又发现了他们,一个炸弹把汽车后边一个角都给炸没了,我当时的一个同学叫梁子,他亲戚就在那次空袭中牺牲的。”

  “卢爷爷。”还不等卢薇薇把话说完,门口就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

  老爷子闻言,顿时咧嘴一笑:“看来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

  阅读网址:n.

看过《我就是超级警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