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法无咎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唇枪舌剑 心念一隙

第一百九十二章 唇枪舌剑 心念一隙

  青红黑白,天象四变。

  然后清风流云,星芒碎焰,凝成两个人影。

  女子装束者,纤中藏直,星目凤仪,刚柔并济;至于男子,疏朗俊逸之余,别有一种幽渺难测的韵味,好似跳出一界之外,逍遥独立。

  归无咎、姜敏仪联袂而至。

  不过归无咎向下望了一眼,嘴角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便止步于数十丈外,凝空伫立。只姜敏仪一个纵身而下,往席乐荣对面那座位上落座。

  姜敏仪身旁,苏菜菜宛若精灵幻影,好奇的东张西望。

  席乐荣目光与二人微一交接,似乎面露惊讶之色。沉吟数息,便微一拂袖。

  高台之下,那随侍青年也是个极机灵的人,果然便领会了席乐荣的用意。不多时便端来一张宽背玉榻,在第三重高台正席之上、席、姜二人之侧,添加了一个座位。

  这是席乐荣的认可。

  但归无咎似乎并不领情,只是淡淡一笑。依旧凝立摇曳、负手而立,居高临下俯视诸人,形神韵律,宛若天神。

  席乐荣眉头一皱;旋即微微闭上双目,感应对方之精蕴气力。

  姜敏仪随手自席间拾取一枚朱果,轻启朱唇啃了一小口,也是秀眉微蹙。

  虽然动作不同,但是所做之事,分明与席乐荣殊途同归。

  第二层的座席之上,有琴文成、桑蕴若、乐思源、简立泉、殷融阳五位日曜武君,皆不由自主的感到气机一涩。乐思源与归无咎本是旧识,这时本想张口招呼一声;但话到嘴边,竟然说不出口。

  至于有琴文成四人,虽得闻恒霄宫主之名,但与归无咎却是素未谋面。这时面对两个陡然出现、几可与百里开济分庭抗礼的存在,心中震惊可想而知。

  但是在五人心中,有一个念头却异常一致——那就是,似乎百里开济的座次安排,其实并无不妥。

  此念令五人大感失落。明明是同一境界,但自己五人与那三人已非在一个层次。

  姜敏仪目光之中,似有星火迸发。

  面前席乐荣的浑厚精力,非凡底蕴,并没有让她太吃惊。

  在接近九重山的最后一程时,苏菜菜心生感应,已告知于她。席乐荣似乎有非凡动作,攫取半界气运。她试图与之争夺,却无疾而终。

  现在见面确认,果然如此。岂止是半界气运加身。简直是汇通一界,精力倍增。也不知他是以何等法门为之。

  但是这样,再好不过。

  姜敏仪与苏菜菜之间的配合,通过与归无咎、秦秦之间的演练,已打破界限,尽得三味。论及实际战力,可谓飞跃式的提升。倘若就那样轻松胜了,也是食之无味。如今对方亦有非凡底牌,尽情一战,才算是不负这一场奇妙旅途。

  片刻之后,席乐荣幽幽出言道:“我入界得早了。未曾想得了元康氏外符之人,竟然会是一位如此了得的人物。未能在入境之前提前相会,演武论道,实在是可惜。”

  姜敏仪淡然言道:“不错。若是能够入境之前会上一会,或可更清楚的衡量,你与他相较,百停中得了几停。”

  姜敏仪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归无咎。

  席乐荣心中明了。微一抬首,昂然道:“姜道友的出现,不能说是意外。无论如何,外六符的符主之中,定会有一位天资卓绝的代表人物,只是哪一族有此荣幸而已;倒是这位归无咎道友。既不曾显化成十二宗执掌,便是零落散客身份。这……可实在是一桩奇事。”

  说到这里,席乐荣声音陡然加重——

  “姜道友虽然是万世不遇的奇才,其实终究略逊席某人半分;而这位归道友……席某却是看不透;看不透!”

  听闻此言,归无咎双瞳微微一缩。

  碰面之后,三人皆是直入主题。

  归无咎居高下视,亦在认真品察席乐荣的精力底蕴。

  大致感受——归无咎虽自信决计不会输于此人;但要说自己定能胜过对方一筹,双方形成了明显的强弱分别,那也未必。

  而席乐荣,却极有自信的说出,他略胜姜敏仪半分。

  在姜敏仪完成最后一道功果之后,层次之高已是匪夷所思。就算归无咎亲自来对比,双方之出入也是微乎其微,几乎算是肉眼可辨的最小差距。

  归无咎相信。哪怕是圆满之境的存在,在如今的姜敏仪面前,也断然难以生出“自信胜过半分”的明确感知。

  至多,不过是旗鼓相当而已。

  这就充分说明——

  席乐荣。这位武道之中最后的天才,在归无咎所遇劲敌中,不弱于妖族玉离子、巫道御孤乘,已然臻至最顶尖的层次。

  应对席乐荣的凌人之势,姜敏仪平静道:“的确。在我神气感应之中,席道友之气象,混混沌沌,虚虚实实,卷舒变化,不可测度。示现如此景象,与他相比也差不了多少。所以论境界之高,是你稍胜我一筹。”

  “只是——”

  “今日一会,大势在我。道友虽然根基稍胜我三分,却也必败无疑。”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大势在我?”

  席乐荣很是诧异的重复了这四个字,似乎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笑话。

  “姜道友何故说出如此颠倒黑白之言!”

  “如今席某此身所载,正是这真幻间的煌煌大势!姜道友莫非看不出来么?这位归道友,正是本人之劲敌;而你姜敏仪,道行还要略逊我一筹。如今席某精力倍增,就算你二人联手,也非我对手!席某所倚仗的,正是‘大势’二字。”

  “是非昭然,未可欺心。”

  姜敏仪微微摇头:“你错了。区区真幻间的一界气运,还称不上‘大势’二字。”

  席乐荣一怔。

  姜敏仪续道:“席道友可曾见过武域以外的世界?”

  见席乐荣似要答话,姜敏仪极快速的道:“我所谓的‘武域之外’,并非你们口中的‘荒墟’;而是整个武域及荒墟之外、真正的大世界!”

  “那里的世界,很精彩。”

  “以仙门为本,诸道并举,百族共存,各有不世之才。论疆域之广,人才之盛,道术之奇,岂是武道可比?”

  “武道之倾颓,以至于断守一界,苟延残喘。若是陈陈相因,循其旧法,又如何能够逃过烟消云散的宿命?无数武道中的前辈大能既然不成,你也一样注定会失败!”

  “这就是归无咎并非十二符主,却出现在这里原因。”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需要有一个有缘人,连结内外,借用大世界中的法意,逆转因果,化腐朽为神奇。这,才是真正的‘大势’!”

  姜敏仪坦荡一笑,又从容道:“论仙门中的天资禀赋,新生英杰之中,我至多也不过是三十六名开外。席道友,你眼中的‘大势’,不过是一池塘之水而已;莫要做了井底之蛙。”

  姜敏仪辞锋之凌厉,可谓蓄谋已久。

  席乐荣长身而起。

  他双眸中精芒一闪,声如九天之潮,浩浩荡荡:“姜道友何必自贬过甚?”

  “我不知你口中的广大异域、异族、异道是否存在。纵令存在,又或者你在其余某一道中未臻极境;但无碍于你在武道之中,已臻登峰造极、凭临绝顶。甚或武道漫漫长河中,能胜过你的人,也是寥寥可数。你口中所谓三十六名开外,或言非其指,或自贬非实。”

  “至于我席乐荣。”

  席乐荣的声音,极轻,又极重:“哪怕你口中的‘大世界’再辽阔百倍;不世之才再多出百倍;席某人也自信早已屹立于量尺之端、九霄之巅!观遍宇宙古今,穷尽山河大地,看透人事更替,哪里还有山外之山,人外之人!”

  “俯仰今生;不弱于人。”

  “若谁敢说席某人器宇不足,有谁人天资底蕴远胜于我——此呓语尔!”

  归无咎双目一亮。

  这是绝顶人物的自信!

  姜敏仪纵然以知见优势,行攻心之计,也断然难以奏效。

  姜敏仪的神态依然平静,音声也是不徐不疾:

  “席道友说得对。”

  “就算在大世界中,你之天资底力,亦是最上乘。”

  “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此层次的人物,非你一人。在武道之中,你自信是气运所钟、气运唯一;但是放眼于大世界之中,就算是绝顶人物,同样会有争夺,有浮沉,有胜负。这,就是差别。”

  “所以,你所信仰的大‘大势’,实在算不了什么。”

  忽然,姜敏仪诡秘一笑,下颌微抬,点了点归无咎所立的方向,轻言道:“席道友不妨猜上一猜,我与他,是什么关系?”

  这一语平空出奇,又似乎玄机无穷。

  席乐荣一怔,忍不住追可道:“什么关系?”

  姜敏仪笑容绽放,中和刚劲之意蓦然收敛,显示出女子之柔,宛若牡丹盛放:“我是他的妾侍与奴婢;他,是我的夫君与主人。”

  这石破天惊的一语之后,姜敏仪似乎陷入无限的沉醉感怀之中:“是我俯首侍奉、至高无上的主人。”

  “其实我何尝不想与他比翼双飞、举案齐眉?只是他之道侣,境界天资足堪与他并驾齐驱,非我所能及。于是,我只得甘效犬马,为他附庸。”

  席乐荣心意略一恍惚。

  姜敏仪再如何绘声绘色的形容大世界中人才济济。自谦位列数百、数千人之后也好、推举某人胜过自己十倍、百倍也罢;席乐荣都不会相信。

  “俯仰今生、不弱于人”这八个字,就是席乐荣得回答。

  但是……如姜敏仪,自承为人妾婢?

  席乐荣心中有数:姜敏仪所言必然为真。

  无论是姜敏仪方才出言时特殊的微妙神态;还是此言之惊世骇俗、离奇得假到极处反为真的特性,都昭示着此言真实无疑。这种话,编是编不出来的;既然出口,那就一定真实不虚。

  资质高绝如姜敏仪,都自愿为人妾婢……归无咎之道侣,境界天资不逊于他……

  难道姜敏仪口中的大世界,真的广阔至此、极盛至此?

  难道自己在武域之中,真的只是个占山为王的井底之蛙?

  就在这心境略一波动的一瞬,席乐容身躯一颤,情知不妙!

  中计了!

  姜敏仪双掌合力,精蕴伸展。万里之内真空震荡,如满弓之弦,奋力一推!苏菜菜也同步出手,小手一挥,已调集水火二气,化作十七八个气泡,一股脑扑了过去,择人而噬。

  她苦心谋算的一记攻心妙手,步步为营,终于打破了席乐荣的心房,制造出这样一个好机会!

看过《万法无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