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1章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第11章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当鹤山提到自己昏迷和镜子有关的时候,陈歌心头一跳,他想起了昨晚做过的那个游戏,镜子里的东西被布偶阻挡没有出来。

  现在按照鹤山的说法,那个怪物很可能没有离开,仍旧隐藏在鬼屋的镜子当中。

  “老板,这是鬼屋里的新项目吗?我怎么不知道?”徐婉凑了过来,很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也都把目光放在了陈歌身上。

  他现在是骑虎难下,总不能直接告诉所有人,鬼屋里可能真的有鬼,你们不怕死就进来吧。

  如果这么说,鬼屋倒闭就算是轻的,怕是他本人都要被送到精神病院去。

  “算是个新项目,具体内容就是我昨夜发的短视频,但是我不建议大家在没有专业人士指导下,去玩这个游戏。”陈歌轻轻拍了拍鹤山肩膀:“贸然去玩,下场就和这兄弟一样。好了,还有谁要来参观,你们不要害怕,玩鬼屋难免会出现意外,这才刺激嘛!”

  “刺激你妹啊!人都吓晕了,我们就是来玩个鬼屋,犯不着把命搭上吧。”

  “对啊!这手机屏幕我也不让你赔了,就求求你以后不要大半夜的发什么短视频了。”

  “惹不起,惹不起,告辞!”

  陈歌话音刚落,人群齐齐向后退了一步,他面带苦笑:“不至于吧,我这鬼屋真不吓人的。”

  “大哥,两个天天跟尸体打交道的法医学院学生,一个被你吓哭了,一个被你吓晕了,现在你居然还处之泰然的说自己的鬼屋一点都不吓人,你是在骗自己吗?你的良心不痛吗?!”

  “兄die,做人要厚道啊!”

  周围的游客议论纷纷,让陈歌很是无语,原本鬼屋不害怕的时候,没人参观,说没意思。现在变得吓人了,貌似又用力过猛,起到了反作用:“你们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站在门口围观吗?胆量是可以锻炼的,偶尔感受一下惊悚和刺激也能促进血液循环。”

  “你就是说出花来,我也不会进去,还促进血液循环,你咋不说你的鬼屋能治疗癌症呢?”那个手机屏幕被摔碎的哥们摆了摆手,扭头就要走。

  可就在这时,站在他身边的一位中年大叔忽然开口,声音很大,似乎是经过慎重思考才做出的决定:“老板,给我一张票!”

  “卧槽,真有不怕死的。”

  “叔啊,别冲动,别人的鬼屋要钱,他这鬼屋收命啊!”

  “我敬你是条汉子!放心的去吧,嫂子和侄女就交给我来照顾!”

  大叔看起来四十多岁,有点谢顶,他走出人群,塞给了陈歌十块钱:“我要一张门票。”

  “你一个人进去参观?”陈歌对这位大叔也有点刮目相看了,这叫什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收了钱,陈歌将门票递给大叔,正准备说些鬼屋里的注意事项,谁曾想大叔拿了门票就朝着鬼屋大门相反的方向走去。

  “叔,门在这边……”

  “我知道。”大叔头也没回,走到原位,拿出手机对着鬼屋门票拍了两张照片,然后开始发朋友圈:“草长莺飞四月天,又到了适合外出游玩的时候,强烈安利西郊恐怖屋,非常给力,今天我参观过以后,吓出了一身冷汗……”

  周围的游客都看不下去了,你特喵在大门口狗了二十分钟,然后买张门票就算是参观了?

  没等游客们说话,大叔的朋友圈已经有人点赞,下面还有留言。

  人事部小李:“张哥,你连老鼠都害怕,居然敢去鬼屋?厉害了,我的哥。”

  配模工段王大友:“老张敢去的鬼屋肯定是儿童鬼屋(坏笑)。”

  老婆:“快回家做饭!!!!”

  宝贝女儿王静:“啊哈哈哈哈,爸,你的胆子我们都清楚,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QAQ”

  谢顶大叔并没有和这些人计较,面带笑容逐条回复:“你们也可以来试试,毕竟你们胆子都比我大,肯定不会觉得害怕。”

  他的这番操作,把旁边的游客都给看呆了。

  “叔,你好深的城府啊!为了以后不被人说胆小,连自己老婆、女儿都坑……”那个手机屏幕被摔碎的年轻人站在大叔旁边,目睹了全过程,他二话不说朝着陈歌走去:“给我也来一张门票!”

  陈歌很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地步,他收了钱,递给年轻人门票。然后就看到年轻人拿着碎屏的手机,开始拍照发微博,并配上了一行文字:哎呦,怎么办啊?感觉自己胆子又变小了,玩个鬼屋而已,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年轻人看着微博里那些怂B、弱鸡的评论,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给我也来一张。”

  “我也要!”

  “是五折吧,我来两张!”

  鬼屋里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但是门票已经卖出去了小半。

  人群慢慢散去,陈歌看着手里的钞票,幸福的清点起来。

  “老板,咱们今天一早上卖出去的票,比之前半个月都多。”徐婉蹲在陈歌旁边,眼里的兴奋抑制不住。

  “居安思危,今天只是讨巧,想要真正留住游客,还要我们本身有内容才行。”陈歌把清点完的门票钱贴身放好,看向鬼屋防护栏外围,饱经“摧残”的鹤山和高汝雪还没有离开。

  “两位好点了吗?”陈歌拿着矿泉水走到他们身边,今天能卖出去这么多票,和这两位法医学院学生有很大关系。

  “恩,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鹤山尴尬的坐在台阶上,旁边的高汝雪脸色还有些苍白,她目光在陈歌和徐婉之间摇晃:“我有两个问题想要问一下,不知可不可以?”

  “你问吧。”陈歌没有拒绝她。

  “第一,在西厢房里,我明明看到这个女人在镜子里,她为什么会突然从我背后出现?”高汝雪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她实在不能接受自己被吓哭的事实。

  “你以为那是一面普通的镜子,其实那是三面镜子拼合成了一个三角柱,只不过剩下两个面都藏在墙壁里,用力一推,就能将其转动,冥婚游戏的出口也就在镜子后面。至于镜子中的女人,只不过是提前拍好的和真人等大的照片,借助灯光和视觉效果,所以才让你产生了一种真人的错觉。小婉一直藏在另一面镜子后,你听到的脚步声也是音效。”

  听到陈歌的解释,高汝雪轻轻点头:“第二个问题。”

  她伸手指向徐婉:“为什么这个人明明活着,但是却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看着她就好像在凝视尸体一样。”

看过《我有一座恐怖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