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737、何年出手
  “知道还敢在这嚷嚷!”

  一名夏金的高层人员当即冷喝一声,走过去将门掀开。

  就在开门的那一瞬间,一只手伸进来,稳准狠地掐住其脖子,然后将其一步一步又逼进房间内。

  “找死——”

  被掐住脖子后,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反击。

  可刚要打开脉门反击,他就感受到一股巨力传来,掐的他最基本的喘息都做不了。

  他很清楚,对方如果再用力一点点,他的脖子就会被想树枝一样被捏碎,所以根本不敢再动。

  然而,即便是不动,那只手也紧跟着快速发力。

  咔嚓!

  一声刺耳的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

  将瞬间死亡的夏家人尸体随手一扔后,戴着面具的何年慢步走入屋中。

  “找死!”

  一夏家人当即就要冲上前去报仇。

  然而,冲上去的那一瞬间,何年便像鬼魅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刚才想上前来的夏家人就仿佛被奔腾而来的巨兽撞上,根本没有任何反抗地倒飞而去,痛叫着将房间的墙壁砸穿飞了出去,而后再也没了动静,只能听到房间外面传来的惊慌的声音。

  “杀人了!”

  “杀人了!”

  夏侯将身旁人长老按住,防止他们盲目地冲上去。

  眼前的面具男很强。

  靠着灵体的力量一拳打死一名镇岳境强者,这是绝大多数镇岳境做不到的。

  这种强大的力量,他只有在几大银级主事身上看到过。

  夏侯问道:“你是何人?”

  “来杀你的人。”何年冷漠应声。

  夏侯见其根本没有商谈的意思,知道这一战已经不可避免,当即将手中的腰牌亮了出来。

  他想确定一件事。

  “你是冲它来的吧?”

  “说完了吗?说完就准备死吧。”

  何年语罢,三个脉门应声而开。

  砰!

  强大的气息当即席卷开来。

  夏家人当即愣住。

  都不敢相信,竟然是这样的强者要来打上门来了。

  “半步地无禁!”

  “竟然……”

  在夏家人刚反应过来开启脉门时,何年已经出手。

  虽然在妖界行让他本来就很受伤的灵体雪上加霜,可是他并没有将这些个夏家人放在眼里的意思。

  刚刚加入不朽宗,得温宗主重用,他岂能什么事情都不做?

  既然夏家人敢处心积虑想要对付不朽宗,那这些人就不该在见到明天早上的阳光。

  “跑!”夏侯当即下了一个命令。

  面对半步地无禁,谁都没有战斗下去的想法。

  砰!

  夏侯率先转身撞开身后的窗户飞扑离开了房间。

  其他夏家人正要走,何年的巨锤已经横扫过去。跑得慢的夏家人当即开启脉门想要抵抗一下,然而跟巨锤接触到的一瞬间今晚被砸飞出去。那正面迎接巨锤的手指像是枯枝一样应声而断。

  镇岳中境的还好,也就是断了手,然后被砸飞了一时半会爬不起来而已。

  但是镇岳下境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一击!

  何年杀死三人!

  跟着何年手持巨锤当即追了出去,一锤下去再杀一人。

  轰!

  轰!

  顷刻间,客栈都被何年给拆得分崩离析开始倒塌。

  也就在客栈慢慢倒塌的这短暂时间里,何年已经连杀十人。

  夏家逃出去的人仅有四人!

  不过何年并没有放弃追击的想法,因为逃走的那四人正是最强的四人。

  唯有杀了他们,他这一趟才算是没有白出来。

  ……

  客栈轰然倒塌后,立刻围上来不少人。

  他们也正好目睹了何年追杀夏家高层的那一幕。

  看到何年身后的三个脉门后,纷纷躲得远远的了。

  唯恐殃及池鱼。

  找了个自认安全的地方后,开始议论起来。

  “夏家人惹到谁了,竟然对方要在百年盛会期间动手杀他们。”

  “一下子死了这么多高层,夏家这次难受了。”

  “新一代的天才在妖界内死完了,现在高层又被一锅端,夏家看来是要没了。”

  在他们议论是,巡逻的护卫也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当看到夏家被砸死的高层后,纷纷倒吸一口气。

  “四星势力的高层竟然被杀了这么多。”

  “这么多镇岳境强者被杀,我们还继续追吗?”

  巡逻的护卫面面相觑几眼,最后选择了通知上面。

  开玩笑!

  他们最强的队长才镇岳下境。

  他们去追凶手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

  “前辈饶命!老朽愿意今生今世为您当牛做马……”

  一夏家长老跪在地上,赶忙乞求挥舞巨锤而来的何年。

  跑是跑不掉了。

  被半步地无禁盯上,他的逃跑速度根本就和玩笑一样。

  倘若他是最后被追的那一个,或许还有一点逃生的希望。

  “我不需要。”何年漠然回了一句。

  砰!

  一锤落地。

  夏家长老再死一人。

  还有两名长老以及夏侯在逃。

  何年将感知释放出去后,立刻锁定不远处狂奔的一名夏家长老。

  被这感知一锁定,那夏家长老立刻面色变得惨白,整个人的寒毛全都立了起来。

  “前辈饶命!”

  “前辈饶命!”

  夏家长老慌不择路地奔逃时还一边求饶着。

  跨大街过小巷,看得行人时错愕异常。

  镇岳上境被追着,然后大喊饶命?

  这个世界怎么了?

  镇岳上境不是已经站在天地湖的巅峰了吗?

  而后众人就见黑夜下一人冲天而降,挥舞着巨锤砸在了奔跑的夏金长老头顶。

  纵然夏家的长老释放了玄级防御脉术低语,然而却经不住何年仅用黄级脉术加持的巨锤。

  轰!

  将夏家仅存的倒数第二位长老砸成肉饼嵌入地面后,何年一跃而起,跨越屋檐锁定了最好一名夏家长老。

  于此同时,夏侯一路狂奔的同时头都不敢回。

  他听到了身后的巨响

  不出所料,夏侯觉得是自己人正在被杀。

  这时候夏侯已经顾不上追杀他的人究竟是为了什么,究竟是谁。

  他只想往百宗联盟总舵跑!

  那儿是而生存的唯一希望。

  当然,还可以捏碎手里的腰牌,召唤各大银级主事前来。

  可他不想就这么浪费了。

  腰牌没了,他就没了任何重新站起来的可能。

  在连续狂奔一刻钟后,夏侯才敢往后看一眼,见身后黑夜空无一人,顿时松了一口气,“没有追上来?”

  夏侯顾不上周围人异样的眼光,一边大喊着滚开,一边往百宗联盟总舵的方向冲去。

  灯火阑珊的街道上,众人觉得这是一个疯子。

  可有四星势力的人看到夏侯后,立刻就认了出来,“他不是疯子,他是夏家家主夏侯!”

  “他怎么如此惊慌?”

  “不要命地跑!”

  就在众人疑惑之时,就见旁边的屋檐一道人影划过,快到根本看不清。

  只有在其慢慢减速后,众人才看清他的样子。

  不过第一眼看的是他身后的三个脉门。

  “今晚,你跑不掉的!”

  随着何年的话语传来,众人从意识到,竟然是有人在追上何年!

  一时间人群里跟炸了锅一样。

  夏家家主这类强者被追上,闻所未闻啊。

  此时夏侯看着越来越近的何年,当即怒道:“你不要逼我!”

  夏侯直接将手中的腰牌捏碎,然而脉门一震,化作一头巨大的蛮牛狂奔于大街小巷。

  房屋、街道,只要是夏侯所过之处,不管什么都被撞得稀巴烂。

  “修养了两天,应该能过释放一次秘术。”何年见夏侯跑起来没完没了,没了在追下去的心思。

  砰!

  下一秒,脉门齐震。

  如前几日一般,浩瀚的脉气开始汇聚,刹那间周围千米内的一切都被其裹住。

  并且一切都跟着凝固。

  化作蛮牛横冲直撞的夏侯也不例外。

  试问龙野在此脉术的下行动都比蜗牛还慢,仅为镇岳上境,且并未同境为敌的夏侯如何能动弹?

  将何年禁锢后,何年并没有释放那三锤。

  而是冲到夏侯跟前,一锤将蛮牛打碎,将夏侯的赖以生存的强大防御抹去。

  “前辈饶命!”夏侯赶忙求饶。

  除了求饶,他此时想不出任何办法。

  但是何年怎会放过他?

  巨锤当即抬起,而后狠狠地挥了过去。

  砰!

  夏侯应声砸入了数百米外的高楼内,将高楼直接撞塌。

  接着,何年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将巨锤收了起来,换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朝着倒塌的高楼走了过去……

  :。:

看过《系统的超级宗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