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735、已疯的夏家家——夏侯

735、已疯的夏家家——夏侯

  人、妖恋。

  人、鬼恋。

  人、手恋。

  人、娃娃恋。

  等等之类的爱恋温平的都见识过了。

  可人和建筑的爱恋,这有点太突然,这让他一时之间怎么接受。

  真在一起了,那以后这建筑算怀空的还是算他的?

  系统忙解释道:“这是女娲的青睐。每一个求传承的妖族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得到,被青睐者将在短时间内持续增长修为。不过具体增长多少,这个是不确定的,只有看被青睐者的运气。”

  “吓我一跳。”温平目光看着女娲像,她慢慢俯身,然后在怀空的上方停住,红唇在其上方轻轻地吻了下去。

  这一吻后,一片温和的紫光破开浓厚的黑云,跨越天地之间的遥远间隔,最后落在怀空的头顶。

  随着女娲像慢慢恢复原样,紫光也跟着慢慢消散。

  怀空的气息顺势水涨船高,并且有持续下去的迹象。

  温平不由感叹一句,“看来选择怀空做妖皇是对了,换一个妖来,恐怕跪死在这也得不到这些东西。”

  果然,运气这个东西还真奇妙。

  温平现在有理由相信,他那个改变运气的吊坠,将来有一天也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仅限于升级改造漩涡图。

  “他能提升至什么层次?”看着画面里的怀空,温平好奇地询问系统。

  系统应声道:“根据计算,怀空会跪在女娲像前10天左右。至于提升多少修为实力,目前不得而知。”

  “你不是会计算吗?”

  “概率和运气是无法被计算的。”

  “这样啊……”

  温平跟着打开了怀空的简易个人信息。

  怀空

  性别:公

  种族:妖族

  身份:妖族妖皇

  妖丹修为:30年(媲美神玄境)

  ……

  没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修为时间变成了31年。

  跟着又变成32年。

  “按照这样的速度增长十天,我倒是有点好奇你究竟能达到什么境界了。”

  呢喃一句,温平将画面关掉。

  ……

  于此同时,在浩瀚城的一角正发生着一点事情。

  夏家所有人在这本应该欢喜的日子里全是愁容。

  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听着外面接到的欢笑声、锣鼓声是高兴的。

  因为屠妖赛虽然圆满结束,可夏家天才却全军覆没了。

  夏家的新一代,已经没有了领头羊。

  只剩下一些资质平凡,庸庸碌碌的人,根本无法在几十年后承担夏家兴衰的责任。

  “族长,那边传来消息,我们派到过去的探子在刚才也被杀了。”一位夏家长老在楼顶的长廊与望向远方的夏侯一同站着。

  夏侯冷声说道:“那就再派。”

  夏家长老应声道:“浩瀚城里,我们并没有那么多人可派。而且我们已经惊动不朽宗,再派探子去潜伏,也一定会被抓出来。老朽认为,我们现在最好不要接近不朽宗,他们不是我们夏家能对付的。”

  “你说什么!你想让我忍?”夏侯圆瞪的目光转了过来,紧盯着眼前老者。

  忍?

  怎么忍?

  夏家天骄,全死在不朽宗弟子手里。

  直接导致夏家未来几十年时间后继无人。

  这对一个家族的未来来说,打击是想到致命的。

  夏家长老不甘示弱地应声,“夏侯,你能不能冷静一点!老朽不是让你忍……老朽只是认为,与不朽宗的有仇的人有很多,想要不朽宗覆灭的人也有很多。为何我们要独自去对付不朽宗,等百年盛会结束,依靠百宗联盟不更好?”

  说罢,他期待地看着夏侯,希望一向独断独行的夏侯今日能够接受一次他的建议。

  毕竟夏家的小胳膊真拧不过不朽宗这个大腿。

  不朽宗的铁蹄下又不是没有四星势力倒下过。

  然而,夏侯只是怒喝一声,“你懂什么?这第一剑必须由我们夏家刺出去!不然我们夏家永远都抬不起头,我也永远都会对不起那死去的两个孩子,此刻在这浩瀚城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你不愿意就一边待着,不派人去监视不朽宗,那老子自己派人。”

  夏侯转身,头也不回地朝着楼梯口大步流星地走去。

  而后就只听得后方的老者也骂骂咧咧起来,“夏侯,给老朽立刻站住,夏家还轮不到你一个人做主!”

  不过夏侯始终没有回头。

  出了住的地方,夏侯便直奔百宗联盟总舵而去。

  当来到百宗联盟总舵门口时,夏侯忽然停步。

  这一停,就是很久。

  夜下过路的守卫看到是夏侯也没说什么,只是会好奇地打量夏侯几眼。

  而夏侯,不管不顾地站在原地,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渐渐的,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夏侯终于迈步,似乎下定了决心,大步流星地往里走去。

  经过大殿,分殿,而后停在了一处莺歌鸟语的优美庭院之中。

  庭院里,绝美的侍女时不时走过身旁,路过之处久留余香。

  不管是谁,恐怕都不会想到百宗联盟总舵内竟然会有这样的建筑,这样的场景。

  走至最后,夏侯在一处鱼翅旁停了下来,冲着正在喂池中巨蟒的男人躬身,“师父,您老还好吧?”

  男人没有回头,只是露了声笑,而后说道:“夏侯,难为你了,分别几十年还把我当你师父。”

  夏侯脸上不见愧色,按理说,几十年时间不来看授业恩师,怎么着也该觉得羞愧。

  可夏侯并没有。

  因为夏侯真心不想做眼前人的弟子,他就是个疯子!

  夏侯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不管怎么说,师父就是师父。”

  “哼!说吧,来找我干什么?”男人应声,似乎不在乎夏侯反应。

  “师父,我希望您能以百宗联盟银级主事的身份帮我一个忙,事后,您想要什么,我都给。”

  夏侯来时都想好了。

  与虎谋皮就与虎谋皮吧。

  总比夏家这一剑捅不出去要强。

  男人询问道:“你想对付不朽宗?”

  “既然师父你已经知晓,那不如开门见山吧。”夏侯已经决定好了答应任何要求。

  “助你对付不朽宗,不是简单的事情……容我想想,我该要点什么呢?”男人沉默一会,而后骤然扭头狞笑,“我那徒媳,还挺水灵吧?”

  “疯子!”

  夏侯怒吼。

  “你就是个疯子!”

  夏侯再一次怒吼。

  “别激动,我可什么都没说,你别臆想太多。单纯问候一句。”男人咧嘴一笑,十分渗人。

  “除了这个,其他的都行。”夏侯强压住怒意。

  “你有的,我廉金怎么会没有?既然不愿意,那就以后再说。这时候要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哪能想起来什么。先帮你把事情解决了,再要东西也不迟。”

  说这句话时,男人依旧笑着,很渗人。

  正应了天地湖所有人给他的名号——疯魔。

  夏侯可不敢让他事后提要求。

  “我会献上一千个绝美的美人!只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小的忙。”

  “1000个,啧啧,够大气的。可我廉金,偏偏不稀罕。百宗联盟联军由我统率,找1000个美人,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廉金摇摇头。

  很显然,他还是坚持他想要的。

  “她不可能给你!”夏侯再次拒绝。

  廉金也跟着转过身去。

  “路在身后!”

  “我给!”

  廉金逐客令一下,夏侯忽然一改坚持。

  就好像他原来的坚持就只是做做样子。

  当夏侯答应,廉金也笑着转过身来,问道:“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夏侯直截了当地说道:“我需要权力,将不朽宗弟子带走的权力。理由我已经找到了。秦寞,一天之内冲上积分榜拿下第一,定然是作弊。还有你怀叶,妖族忽然入侵妖界,干扰屠妖赛,她肯定是奸细。以及那林可无,我手里的棍子是我夏家的。”

  “就这?”

  廉金摇头一笑。

  没人知道他在笑什么。

  夏侯继续说道:“还有,如果不朽宗的人出手阻扰,你必须替我出手杀了他们。”

  廉金笑道:“司徒修能死在了不朽宗手里,这事难度不小……不过我喜欢,因为你给我的东西,我很期待。”

  夏侯说道:“那天亮后,我就要动手。”

  廉金掏出一块腰牌递了过去,“拿上它,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代言人,也是百年盛会期间被允许的执法者!只要捏碎他,所有银级主事、金级主事都会收到感应,第一时间往你那去。”

  夏金一喜,三步化作两步走上前接过。

  接过之后,夏金欣喜地,反复地看腰牌,爱不释手,去找不朽宗复仇的想法在这一刻瞬间爆棚。

  :。:

看过《系统的超级宗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