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727、收何年,留龙玥

727、收何年,留龙玥

  说罢,温平将精神力释放开来仔细地勘察着空气中任何有异样的东西。

  他不会小看任何人。

  何况是一听便知是庞然大物的遮天楼。

  如果空气中真弥漫着能够监听他说话的东西,那么温平就必须把它找出来,否则寝食难安。

  反复勘察几遍周围十里之内的任何存在后,温平最终将精神力锁定在天沐爆炸的中心地带。

  别的地方都没有一样,唯有天沐自爆的地方还残存着除了脉气之外的东西,那是一片微笑的颗粒物。每一颗用肉眼去看,哪怕是地无禁也不可能用肉眼看得清。温平试着让谴责者寻觅它们,然而谴责者也发现不了它们的存在。

  唯有他这已经进入第二阶段的精神力能够发现那些微笑颗粒物的存在,不过在天沐死后,它们开始慢慢消散。

  短短的十几个呼吸时间里,那些颗粒物从很大一片变成了零星几个。

  “系统,它们是什么。”

  温平第一时间寻找系统,在系统的数据库中应该会有这种东西的信息。

  系统应声道:“数据显示,这些颗粒物来自某特殊妖物。它们具备监听的能力,携带者不管身处何地,周围的一切声音都会被传送至妖物的耳朵里,不过也仅此而已。携带者一死,它们也会跟着死亡。”

  温平略微有些惊讶,这妖物用来做间谍,简直无敌!

  温平忙问:“这是什么妖物?”

  “一种在这个世界里被命名为谛听的妖物。”

  “谛听……”

  很熟悉的名字。

  他所在的上一个世界所流传的神话故事中也有这种神兽的存在。

  看着不远处颗粒物的完全消失,温平心中开始了无尽的遐想,遮天楼会不会真去找百宗联盟?

  就刚才自己那番话,应该是个人都受不了吧?

  在这时,沉痛的咳嗽声将温平从遐想中拉了出来。

  “咳咳——”

  龙野咳嗽着强撑着身体站起来,而后赶忙从藏戒中拿出疗伤用的天材地宝服下,痛苦的表情这才得到缓解。

  温平看了过去,询问道:“没事吧?”

  龙野勉强点点头,道“还算走运,死不了。”

  说罢,龙野当即看向百米外在呻吟的何年,见他没死,心中怒火立刻就升腾起来。

  自己的人全军覆没,他也身受重伤,这一心来求死的何年倒是活得好好的。

  跟着,龙野愤怒地朝着何年走去,顺手剑气地上一把刀,面露杀意道:“这都不死,那老子来送你一程!”

  看着龙野持刀汹汹而来,何年没有逃,甚至都没有后退一步,就撑着身体站在那,坦然接受了一切。

  “来吧,给个痛快。”

  “放心,就冲你让天沐暴露身份的贡献,我龙野今天绝对让你走得痛快。”

  说罢,龙野已至何年跟前。

  手中刀已然举起。

  只要落下便可让何年身首异处。

  但是就在龙野准备落刀时,落势忽然顿住。

  刀在距离何年脖子一尺的距离停住后,龙野开口问道:“何年,你我各为其主,没什么深仇大恨。可你现在还觉得何府值得你这么卖命吗?我相信,如果不是他们给了死令,你绝对不会来这送死吧?”

  对于龙野的停手,何年睁开眼后第一件事就是笑了笑,而后淡淡地回答道:“现在说这还有什么意义,何府……那些人,何曾在乎过别人。”

  何年的回答里,将何府改成了那些人,再无崇敬之意。

  可以看出,何年心冷了。

  心也死了。

  信仰已然不在。

  龙野跟着说道:“那加入龙家如何,凭借你的天赋,我保你在龙家定能有一番大作为!”

  说实话,遮天楼的天沐都愿意为了何年自爆身份拉拢,龙野觉得如果就这么杀了何年,属实可惜。

  不过何年在听到龙野的话后沉默了,没有点头。

  但是,何年也也没有摇头拒接。

  半响,在龙野的等待里,何年终于开口了,“我不想再回朝天峡,更不想见到那些人,所以,你还是杀了我吧!”

  得到这个回答,龙野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

  可惜了。

  天沐这样的天赋,本该踏入地无禁,得到更强大的力量。

  不过惋惜归惋惜,既然何年不愿,龙野自然不可能再留他性命。

  “一路走好——”

  龙野的刀再次举起。

  然后在距离何年脖子仅仅一寸的时候再度停住。

  这一次不是龙野自己停的,可是谴责者一只手将刀握住了。

  龙野一惊,目光接触到谴责者的一瞬间就直冒冷汗。

  身后,温平的声音传来了。

  “那不如留在天地湖,如何?”

  何年慢慢睁开眼,望一眼身旁的高大的谴责者,吞了口口水后再看着慢慢走来的温平。

  温平是什么人,他不知。

  但是身旁这听命于温平,势力能够碾压地无禁强者的神秘黑翼男人,足矣说明温平的不凡。

  “就这么死了,我相信你也不甘心吧。”温平很清楚,如果何年愿意死,刚才的话语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不甘?

  尽管何年曾经有那么一会成为过他的敌人,甚至差点伤害到他的父亲。

  可何年终究是因为何年的不知。

  若是让何年就这么死在龙野刀下,温平是觉得有点可惜的。

  天赋很好,也很忠心。

  就是跟错了人。

  没等何年回答时,温平又继续说道:“跟着我,我可以给你一个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甚至可以给你开启第四脉门,踏入地无禁的机会。不过,你最好听清楚了,这机会我只给一次。”

  “犹豫就会错过。”

  “点头,或许是一个新的开始。”

  接连几句话后,温平正好走到何年跟前。

  一个眼神后,谴责者一只手抓向了何年,只是冲着何年后背拍了一下,那被天沐封住的三个脉门便应声而开。

  力量重回身体,本该是喜事,但是何年却愣住了。

  沉默一会后见温平转身要走,何年赶忙点头,“我答应你!”

  倒不是说,温平说的话打动了他。

  只是何年觉得,温平的目光中充斥着对一切的笃定,这是在那些人眼里看不到的。

  跟着这样的人,或许能够成就一番大业!

  即便不能,不过就是再死一次而已。

  早一点,迟一点,也没什么分别。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也渴望踏入地无禁,拥有像身旁这黑翼神秘强者一样的力量。

  “既然选择跟本宗主,那有句话我要说在前头,虽然不会利用你,把你当做随手客扔的棋子,但是只要你做了任何损害不朽宗的事情,本宗主便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当然,温平可不怕他对不朽宗做什么坏事,宗门内的一切都源自系统,系统自然会保护它们,这么说,温平也只想让他知道后果。

  作为宗主,最起码的威严还是要展示的。

  目前何年对他没有尊敬,那温平就得就让何年拥有害怕,两者不管拥有谁,都是温平想看到的。

  在何年狠狠点头,并且发誓之后,温平准备去找妖族,完成本次来妖皇湖的真正计划,“跟我来吧。”

  何年忙跟上温平步伐。

  就在这时,龙野忽然间靠过来,在温平耳畔悄声说了一句话。

  温平楞了一下,道:“你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龙玥她呢,对修炼的渴望一般,就爱四处跑,四处游玩,那不如先让她在天地湖玩会。当然,主要是因为她在我父亲他们眼里是宝贝,龙玥跟着我出门时他们千叮咛万嘱咐,现在她受了这么重的伤,回去之后被看到我肯定得遭殃,不如就将她留在你那一段时间,顺便养伤。”

  龙野当即看了眼一旁的何年。

  心里头又有点恼火了。

  龙野当即大声道:“何年,跟你说,以后见到我妹,道歉道到她原谅是必须的,还有她所有的治疗消耗也得你负责!”

  何年无念地露了下苦笑,点点头。

  “这还差不多。”龙野略微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一旁的温平,“温宗主,你父亲温言那我也定然照顾周全,保证没人再能伤他一根毫毛,同时保证让他到龙家后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并且回到家里后,我定然极力阻止父亲让小妹外嫁的计划!”

  “可以,那将她留下吧。”

  温平本来不想留龙玥的,可一听龙野说要帮他父母的忙,想了想还是点了头。

  他现在无力改变龙家意志,有龙野帮忙,母亲在家里肯定压力会小很多。

  温平沉思一会后,继续说道:“照顾好他们俩,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去一趟朝天峡,到时候只要他们过得好,我可以给你一个踏入地无禁的机会,省去你接下来十几二十年的苦修。”

  “当真!”

  龙野一喜。

  温平周围环绕太多的未知,所以他并不怀疑温平会骗自己。

  温平说道:“当然了,如果我去朝天峡后看到了我愿意看到的,你就跟着你的血斧一起走吧。”

  “这是自然。”

  龙野赶忙点头。

  然后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差点忘了,还有一团火焰在自己身体里呢。

  这时,温平忽然间问道:“妖族过来了,这一切因你而起,你要走还是要留?”

  :。:

看过《系统的超级宗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