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693、迅速落败的龙玥

693、迅速落败的龙玥

  不知何时,龙玥手中握着一把粉红色的伞。

  伞面合着,护在身前。

  这把伞除了有很美的外表,最为独特的一点就数龙玥握伞的方式。

  一般来说,拿伞都是拿伞柄,但是龙玥持伞,左手是抓着伞面,右手抓着伞骨,更像是拿着一把剑。

  “绯月——”看到这把伞时,何年不由得吐出这两个字,目光之中掠过一缕惊讶。

  动手之意,戛然而止。

  没错,何年认识这把伞。

  而且这把伞的震慑力还不小。

  何年心中对于龙玥的重视瞬间水涨船高,“没想到它竟然是被龙家给买走了。”

  1年前,一位地无禁强者故去,她的随身杀器“绯月”也随之流落到别人之手,最后落到拍卖商人手中。

  当时这把伞可有很多人争抢,何府也参与过,可依旧铩羽而归。

  一个地无禁强者的武器,至少是由四旋漩涡神匠所打造。绯月自然也是如此。漩涡神匠所打造的武器能沟通脉门、漩涡图,带来无与伦比的实力增幅。越强大的漩涡神匠制造的武器越明显。

  具体能增幅多少,说不准,完全靠看个人的使用娴熟程度。不过至少可以拉近龙玥和他的实力差距。仅有三漩漩涡图增幅的他,现在已经很难说生活同样拥有三漩漩涡图外加绯月的龙玥。

  “到底是龙家主系,还真是舍得,地无禁的武器竟然给一个半步地无禁用。”何年酸酸地来了那么一句。

  龙玥顺势嘲讽一句,“你既然姓氏都改成了何,那何不多舔一舔?说不定你也能舔一把绯月出来。”

  何年眉头猛地一颤,他最烦有人说他改姓的这件事!

  以前说这话的人都已经被他杀了。

  “找死!”

  伴随着一声怒音,何年直接单手成拳,轰向龙玥。身体冲过去的过程中,瞬息间何年的拳头上便附上了一层黄黑色的物质。它就像是一层保护壳一样,将何年的手给武装了起来,看上去更为坚韧。

  龙玥持着绯月直接迎上,右手握着伞柄往外一拔,一道白芒随着剑气而出。

  伞中剑!

  一道白芒划过,锐利的剑意伴随着剑锋割向何年的拳头。何年见而不避,双拳直接迎了过来。

  轰!

  拳、剑相碰。

  一声巨响传来,战斗所爆发的冲击直接将云海楼顶梁柱给震得开裂了,一楼更是一片狼藉。

  从后院逃出去的那些个侍女、杂役听到声音后一回头,见窗户皆被震破,墙壁也开着烈风,面色顿时变得煞白,赶忙加快了逃离的步伐。当初得知能来云海楼工作时脚步有多轻快,今日逃走就多快。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身影飞出了云海楼。

  不过他不是逃离。

  他是被绯月一剑给斩了出去。

  被刚才龙玥一句话冲昏头脑后,何年低估了绯月的威力,竟然想着用灵体的力量近龙玥的身。

  被一剑斩飞出百丈后,伴随着黑夜中周围人的惊叫声,何年从废墟残骸中爬了起来。一边起身,一边吐着嘴里的灰尘、土沫。

  这一剑,彻底将何年心中的怒意给斩空了。

  自己被这么说又不是一次两次,为何这次还是要这么生气?

  紧跟着,黑夜之中一道三色惊鸿忽然划过。

  金色、粉红色以及白色。

  三色惊鸿从云海楼之中冲出来,径直射向刚刚爬起来的何年。

  砰——

  振脉之音响起。

  “伞舞!”龙玥红唇轻启。

  绯月二合一,化作一把完整的伞被龙玥甩了出去。伞面打开,旋转着飞向何年。伴随着绯月每一次的旋转,一股无形的拉扯力开始形成,周围二三十米范围内的一切都被卷了过来然后在绯月飞过的下方狠狠地撞了个粉身碎骨。

  何年见状,也连忙释放脉术。

  砰——

  随着一声振脉之音,在何年身前拔地而起一堵石墙。

  绯月下一刻直接撞在石墙上,将石墙很轻易地就撕碎了。待绯月飞回龙玥手中时,何年忽然不见所踪了。

  “去死吧!”

  突兀的,身后传来何年的诅咒声。

  龙玥一惊,焦急地就要躲避。然而刚一迈步,龙玥脚下忽然变软,就像是踩在泥潭上一样。

  就在龙玥想要一跃而起时,脚下软软的土立刻喷薄而出大量的土浆,将龙玥整个人瞬间给裹在了其中。土浆立刻无孔不入地往龙玥的嘴里、鼻孔里钻去,原本握着绯月的手现在根本抬不起来。

  而且土浆之中还有巨大的冲击力,它不光冲击着灵体,迅速消耗着灵体的力量,还控制着人的动作。

  想要动,很难!

  这时候,何年慢慢现身,就从地底探了出来。

  原本坚硬的地面此时就像是水面一样,任由何年进进出出。

  “地级下品脉术,流土领域。怎么,没见过?”何年轻蔑一笑,他知道土浆之中的龙玥还不至于听不到他的话。

  “若是你那二哥,他就不会轻而易举地被我困住。到底是资源堆出来的,竟然一点儿战斗经验都没有。绯月在你手里还真是浪费!”

  何年脑海中掠过一个贪念,那就是将绯月抢过来,然后趁着这个机会杀了龙玥。

  即便不会用,也能卖一大笔白晶。

  当然,这念头也是一闪而逝。

  下一秒,喷薄的土浆之中忽然间传来一股巨大的拉扯力,将土浆直接卷积起来,然后导向了其他方向。顺着这个方向,龙玥从中跻身而出。落到地上后,大口大口地呕吐着,吐着钻入了口鼻之中的土浆。

  “龙家主系之中怎么有你这么废的人。”何年望了眼龙玥,没有继续攻击的意思,既然不能杀龙玥,那他也就懒得纠缠了。

  这种女人,估计这会吓得要死。

  说罢,何年看向依旧屹立着的云海楼,欲要朝那而去。

  此时的龙玥,听到这句话时,趴在那怔了一会。感受着自己猛烈跳动着心脏,也体会着自己内心散发出来的害怕。可是回想起何年的羞辱时,龙玥慢慢慢用手将眼睛周围的土浆刮开后,毅然站起身来。

  在龙家,她没话语权,所以她选择游山玩水。

  其实不是她爱玩,只是不这么玩能干什么?

  父亲他们总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孩子,一个长不大的孩子,除了闯祸根本做不了什么。

  可她心中非常渴望为家里做点什么。

  “惊鸿一瞥!”拔出伞柄处的剑,伴随着一声振脉之音,龙玥朝着何年走的方向劈了过去。

  一道金芒忽起,似雷电般落下去。

  落地之时,所触之处尽皆被斩开,地面也留下了一个长十丈,深不见底的剑痕。

  不过,威力巨大的一剑并没有斩中何年。何年毕竟经验老道,常年混迹沙场,反应能力远超龙玥太多。

  躲过一剑之后,何年便从藏戒之中拿出自己的巨锤,返身猛地砸向龙玥。一锤子落下,砸在了展开的伞面上。

  龙玥一边用伞面挡着何年的攻势,一边用剑斩出“惊鸿一瞥”进行还击。

  何年知道龙玥的战斗经验、以及战斗素质都不如自己,甚至说差着很大一截。可是绯月可是实打实的地无禁用过的武器。比他手中这柄三漩漩涡神匠所做的巨锤要好太多。所以攻击着龙玥的同时也警惕着龙玥的剑。

  若被砍中,不死也得褪一层皮。

  “反抗,行,那我就先解决你,等打你个半死的时候,我看龙野现不现身。”何年一面挥着锤,一边嘴上还文斗着。

  ……

  夜幕下。

  以云海楼为中心,周围数千米的人开始纷纷逃离。

  此时唯独两人,依旧敢往里走。

  这两人就是温平和紫然。

  不过紫然往里走时,其实内心颇多忐忑,一边走一边紧盯着战斗声响传来的中心点。

  “宗主,我们这是要去哪啊。里面可是天地湖外的势力打起来了。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危险了?”

  “走就是了,本宗主难道还会带你去送死吗?”温平淡淡的回了一句。

  紫然无奈点头,只能跟着。

  她若是知道这一顿饭这么凶险,就不出来吃了。

  哪的菜不香!

  哪的饭不甜!

  就在走了一会后,战斗中心那点亮半边天的战斗也映入了眼帘。跟着很远,不过以她镇岳境的眼力依然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一男一女,释放着超越了镇岳境的力量搏斗着。

  紫然记得一人,那男的正是屠妖赛开始时天空中一方天地湖外势力的头头。

  另一人嘛,紫然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肯定是另一个势力的。

  这种级别的战斗,百宗联盟那三位来了都不敢接近吧?

  紫然感叹一声,路越走越歪,得亏温平叫了一句。

  ……

  战斗持续了半个时辰后,百宗联盟的人已经赶来了。

  一副就要过去劝架的意思,不过被旁观的天沐给喝退,不得已选择远观。

  此时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何年越战越勇,而龙玥越战越乏力。

  两人的战斗经验在此时展现出了决胜的作用。

  龙玥的绯月已经不再具备刚才那样的统治力,何年巨锤挥下根本不需要忌惮龙玥的“惊鸿一瞥”。

  随着不停释放地级脉术,灵体消耗越来越大,能使用“惊鸿一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很显然,龙玥即将落败。

  半步地无禁的战斗,半个时辰就即将落下帷幕。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系统的超级宗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