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646、记忆中的那个人!

646、记忆中的那个人!

  太尴尬了。

  三人本来也想着介绍一下自己,以及自己的境界,毕竟日后的日子会是并肩作战的朋友。

  可是两个通玄上境一直在说拖后腿的事情,眼神中对他们投射出歉意来。

  这让他们怎么受得了……

  最强的林可无,也才通玄中境而已。

  该提前道歉的,不该是他们吗?

  “你好,我叫怀叶。”

  “我叫秦寞。”

  “林可无……”

  三人硬着头皮时做了个自我介绍。

  “宗主,那让他们去练一练配合吧。五人团战,讲究的无非就是脉门、脉术之间的配合。这个老身懂一些。”距离百年盛会开幕还有两天时间,临阵磨枪总比什么都不做强。

  温平好奇问道:“紫然长老,你不是漩涡神匠吗?”

  “毕竟岁数摆在这,其他东西多多少少也有过涉猎。在天地湖,团战其实不提倡,因为没有修炼法门,没办法更好地建立脉门之间的沟通。在天地湖之外,绝大多数的势力,在修行的初期就得休会与他人合作,学会与他人进行脉门的沟通。一旦掌握,就可以和任何数量的人组成脉阵。如果不用法门的话,最简单的脉阵就是由五个人组成的。”

  “你有修炼法门?”

  “额……宗主,这个老身还真没有。但是我见过天地湖之外的人的团战,多多少少能懂一些最基本的技巧。”

  “没有法门就算了,其他的东西我自己来教,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

  脉阵这些温平不懂。

  但是在一群不懂脉阵这东西的人中间,他对于5v5的理解无疑是最为深刻的。

  目前温平觉得该解决站位的问题。

  团战,站位尤为重要。

  对于站位……温平脑海里有很多种。

  “宗主,不和潜龙宗的……”

  温平点点头,“当然不住一起……毕竟日后很可能是敌人。我倒不担心潜龙宗会对我们做什么,我只担心因为我们,而让潜龙宗平白无故背上骂名。而且他们也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我说的东西,不能被任何人听到,所以得自己找个住的地方。”

  “明白了。”

  紫然点点头。

  跟着,温平回头对怀叶等人说道:“你们待会将各自擅长的脉术,以及灵体境界都详细地告诉我。五人团战想要获胜无非就是一点……制造机会。这两天时间里,我会给你们安排好最佳的站立位置,布置一些战术。”

  “宗主,您……”

  “怎么了?”

  “没事。没事。”

  紫然嘴上说着没事,其实心中惊骇异常。

  因为她是从天地湖外面来的,家就在天地湖之外,所以对于五人组成的最小脉阵理解绝对比提天地湖的人深刻。天地湖的人应该是接触不到天地湖之外的,所以也不会有人对脉阵有理解。

  即便是四星巨头势力得到了脉阵的修炼法门,那也只是最基础的,他们组成的脉阵最多做到提升力量。可那并不是脉阵真正的精髓所在。

  如果脉阵只是提升力量,那天地湖之外的人就不会对它推崇备至。

  将它和流派脉术放在同样的崇高位置上。

  现在宗主却能三言两语就说对团战的核心所在,可见宗主绝对是了解过脉阵。

  这让她觉得宗主是不是到过天地湖之外。

  不过转念一想。

  或许还有别的可能。

  可能是宗主背后的人教他的。

  再或者是宗主的母亲。

  她知道,宗主的母亲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突然出现,突然消失,天地湖没人知道她的任何信息——这不是天地湖之外的人,还会是哪来的。

  思索间,七人来到了广场边缘。

  可就在欲要走上离开广场的大道上时,忽然间右侧的人群慢慢散开了。

  原本走在中间的兽车,行走在兽车旁的行人纷纷朝着路边挤去。哪怕是女人,她们也不停地往人堆里挤,似乎根本不担心被人占便宜一样。

  温平正发呆的时候,紫然忙开口说道:“宗主,应该是天地湖之外的势力。”

  “嗯嗯。”

  站在道路旁的温平点了点头,而后目光看着慢慢散开的人群,以及在人群中很高傲地行走着的人。和这的大多数人一样,他们也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

  但是仔细看去,他们唯一不同的就是穿的衣服绣着一个拇指大小的红字——龙!

  就是那个字,让所有人都避开了。

  下至通玄,上至镇岳,无人敢不让路。

  温平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过去,就不由得感叹起来。

  到底是天地湖之外的势力,阵容还真是强大。为首的那个红衣女人,绝对不是镇岳上境。因为光靠感觉就知道,她的气息远比司徒修能、龙柯要强。

  和他捉到的亡灵生物吞噬兽在伯仲之间。

  “这是一个半步地无禁的强者。”

  一个半步地无禁,带着一群手下招摇过市,这场面还真是有点意思。

  哗众取宠,还是找存在感?

  对这个,温平没有看戏的兴趣,本来想扭头一走了之的,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传来了。

  熟悉到什么程度?

  就是从小便认识。

  那是记忆中的烙印。

  不用精神力窥探。

  不用看对方的脸。

  只是那么走过去,那独特的气息便唤醒了温平的记忆。

  ……

  与此同时,在这群招摇过市的天地湖外强者中,有一人忽然间顿步了。

  这人看不清面庞,被一个面罩给遮挡住了。在他身旁还有几个一模一样装束的。本来就走在队伍的最后面,突然间一顿时,直接就被落在了后方。

  可是他似乎没察觉到自己被落下了。

  只是不停地朝着周围看去,即便是看不到脸,也能感觉到那股迫切感。

  “温平?”

  就听得他忽然呢喃出一个名字。

  就在这时候,队伍骤然停了下来。为首的红衣女人直接转过身来,一指蒙面的男人,而后冷声训斥道:“发什么呆,跟上来!去前面开道。”

  “是!”

  蒙面男人如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

  朝着四周再多看几眼后,连忙走到了队伍最前端,做起了开路先锋的角色。

  红衣女人似乎有些生气,再度冷声训斥了一句。

  “记住你现在的身份!你是我的奴隶!”

  但是听这话,似乎话里有话。

  :。:

看过《系统的超级宗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