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527、不是好人,但却做了好事

527、不是好人,但却做了好事

  砰!

  明晃晃的刀本应该砍在陈大的身上,但是却发出了如同金属碰撞的声音。

  方姓男人眉头一皱,刚回过头来,就见陈大身旁站着的两名通玄境都倒在地上。一名少年,正用指尖捏着那把刀的刀刃,轻轻一捏,刀便断成两截。

  这少年,正是温平!

  说真的,温平本来不想看了的,这种事情他帮不了,能帮一时,无法帮一世,未来的一切只能靠着陈大他自己。

  能够站起来证明自己,那一定能拿回自己的幸福。

  如果不能!

  那就只有抱憾终身。

  可是,这方家竟然狠心地要杀陈大,这就让温平有些忍不了。

  “我方家的事情你要管?”方姓男人不傻,见两名通玄境瞬息间被打昏过去怎么会不明白对方拥有着强大实力,所以并没有直接就和温平动手。

  温平淡淡地应声,“最好别用感知探我,否则这件事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不管是不是仇人,只要对方释放感知窥探。

  说严重点,直接可把对方当做死敌!

  听到这话,方姓男人慢慢地收起自己就要释放的感知,而后冷着脸再问:“朋友,这件事你当真要管?”

  “他的命,我要了。”

  说着,温平直接将还没回过神来的陈大提了起来。

  “能不能走?”

  “能……能……”

  陈大回答得结结巴巴的,显然,他对被救有些诧异!

  这个世界什么样,他知道!

  谁会去帮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温平一指停在不远处的兽车,“能就自己走上那兽车。”

  “朋友,你是不是太不把我方家放在眼里了?”

  方姓男人怒了!

  本来这件事发生在这,就已经让方家,还有他颜面扫地!

  这事传出去,绝对会成为其他势力的笑谈。

  现在又来个人要从他手里多走陈大,还将他当做空气一样。

  他什么时候如此憋屈过?

  可是,他的愤怒,温平根本不在乎,“他,我带走了,你们如果有想追的,可以追过来,不过我就怕你区区的神玄中境承担不了我给你带来的代价!”

  说罢,温平走在陈大身后,也往兽车而去。

  “你!”

  方姓男人很愤怒,可理智让他拦住了从家里跑出来支援的族人。

  生活在天业城,他眼力劲还是有的。

  眼前这少年,绝对不是一般人。

  别的都能想办法装。

  可面对他,面对三星势力,还能有这份从容不迫,是不可能装出来的。

  所以,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阁下为了一个小小的炼体修士,得罪我方家,不觉得太不划算了吗?”

  当方姓男人问这话时,温平已经将陈大带上了兽车,不过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将脸故意露在窗户处,让方姓男人能看到他,并且听到他的话。

  “你又怎么知道十年、二十年后的他会是什么样的?”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谁说一个人就一定会一直弱下去?

  停顿两秒后,温平将兽车窗户关上了。

  “走!”

  兽车轱辘转动的声音传来。

  赶车的男人此时手都在抖,不时往后看,确定方家人有没有追来。

  见方家人真的没敢追出来,他松了口气,也明白了一件事。

  眼前的少年根本不是他想的那种人,而是一位实力足以震慑三星势力的强者!

  一想到这,他汗就扑簌簌地往下落。

  他刚才还说要介绍对方是晖叶宗呢?

  这不搞笑了吗?

  兽车内,陈大收回了看着方家方向的不甘眼神,身体一弓,跪在了兽车里。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比起他的感谢,温平更想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

  “不瞒恩人,其实我也不知道。方家,虽然在百业城不是什么大势力,可是,在我这,他们依旧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想要得到他们的认可,太难了。”

  陈大也不是不清楚现实是什么样。

  他这辈子,若是有机遇或许能上通玄,若是没有,恐怕就只能在炼体境度过一生了。

  “没事,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温平露出一个似乎很随性的笑容。

  但是,他的心可不随性!

  如果陈大点头,温平绝对会把他直接从兽车上丢下去!

  方家打死他,温平都不会再看瞧一眼。

  “不!我会用我的一生去证明,证明给方家的人看,婷婷爱的人,不是孬种!”

  说这话时,陈大双眸这透着一份坚毅。

  这让温平失神了。

  他想起了父亲。

  或许,在他父亲知道母亲的真实来历时,也曾这么发过誓。

  沉默一会后,温平露出一缕轻笑来,似乎根本不信陈大的话,“光说,谁不会!”

  本以为陈大会解释。

  让温平诧异的是,他并没有解释一句话,似乎根本不在乎温平相不相信。

  如果这时候陈大作一番解释,温平还真就可能不信,反而是这样,温平有点信了。总之,他能做的已经做了,未来这陈大会怎么样,就看命了。

  本想将陈大就从这放下去,可一想到方家,他们可能会为了让那个婷婷死心而杀陈大,温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对了,我救了你一命,这几天我在天业城的饭该你请吧?”

  “吃饭都是小事。我陈大愿意跟随恩人左右,当牛做马!”陈大露着很认真的表情。

  “想得倒挺美!”

  这家伙还挺鸡贼。

  知道抓机会。

  温平没有拒绝,也没有点头,而是让兽车在城里闲逛起来,然后找了一间比较有名的酒楼下了车。

  还真别说,菜这种东西,还真是一个地方一个味。知道陈大也不是有钱的主,所以温平就点了一些寻常的家常菜,没有去挑那些昂贵的灵膳。

  吃饭时,龙神门龙潭秘境还有坤殿的事情还没人议论,不过倒是有人在议论陈山。

  龙神门给他定了两个个死罪:叛宗、勾结外敌。

  天业城的人虽然没见过陈山,可都听说过他的名字,所以当追杀令的消息传开时,人人都在议论着陈山到底做了什么。有喜欢添油加醋的,开始将这个故事变得有头有尾。

  到第二天,温平再去酒楼吃饭时,关于陈山的故事已经相当饱满。

  背景、人物还有和龙神门矛盾冲突,应有尽有。坐下来听完,人物塑造的确实很丰满的,明明是空穴来风编出来的人,却跟真的差不多。

  这让温平不得不佩服,这天业城的人,无聊的还真多!

  不过,正合他意。

  越是这样,等龙潭秘境、坤殿的消息传开时,它们造成的威力就越大!

  至于现在,还是得等!

  这天傍晚,又找了家酒楼吃饭时,龙柯带着赶山犬回来了。

  当他看到陈大时,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不明白温平为什么带个炼体修士在身边。

看过《系统的超级宗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