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490、姬良平的愤怒

490、姬良平的愤怒

  温平留下两个字,当即往下走去。

  此行,温平不想带恶灵骑士,不想带殿守,因为两者带来的震慑力不大——不够让整个龙神门害怕!

  这一次,他打就要打到让龙神门的人颤栗,以后再见他,一定绕着走!

  “这不是远不远的事……”龙柯刚开口说个清楚,时间可是很珍贵的,为了入宗,她都耽误几天修行了,可是刚开口就被心急的云廖给打断了。

  “宗主,那我们?”

  身后,云廖的声音传来。

  他看得出温平很愤怒,可是毕竟他是长老,得维系宗门的正常运转、保证弟子们的正常修行,同时还得让宗主冷静冷静。

  因为愤怒,眼睛看的东西是狭窄的。

  温平顿足,看了眼云廖,直接应声道:“千层阶照常开启,想进入的到你那登记,同时你将五日内的修炼安排在一炷香内送到听雨阁,我会安排。”

  云廖点头,“是,宗主!”

  “还有,我不在的时候,所有人尽量不要去宗外,踏踏实实修行,你们也都看到了,世界很大,强者如云,而你们还不够强。”温平说罢,整了整情绪,往下走去。

  只要弟子还有长老们都在不朽宗领地范畴,他是根本不会担心的。

  系统布置的迷阵,天地湖肯定是没有什么强者能传过去的。

  给他龙神门上天入地的神通,也没法在他不在的时候在不朽宗搞小动作——他其实也有想到可能是调虎离山之际,毕竟人心难测。

  “听到了吗?”

  温平再度询问一句。

  “是!”

  “是!”

  众人赶忙起身颔首。

  得到回应,温平便往下走去。

  龙柯赶紧重复刚才的话,“这不是远不远的事情,时间……”

  结果第二遍再说时,她总觉得说再多也没什么意义了,温平这家伙肯定是铁了心要她跟着去。

  不过看着温平往楼下去的背影,她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到温平方才的怒容,以至于她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正用一道不敢相信地目光盯着温平,与那日听说有风属性异脉时的表情一模一样。当然,这是因为实在诧异,她惊讶温平竟然会因一件事如此生气,这是她在不朽宗待了这么久从没遇到过的事情。

  虽然不解温平为什么会生气,不过从刚才温平自言自语中,她还是捕捉到了一些信息。

  那就是这一切和那个炼体境的人有关。

  那个炼体境的修士竟然被镇岳境的找麻烦。

  这里面估计有故事!

  算了!

  虽然修行时间很宝贵,她想得到风属性异脉的心也迫切的要命,但是温平摆明了入宗的条件,她又能怎么样?

  这家伙别的地方不像她姐,执着的臭脾气倒是很像。

  “你倒是等等我啊。”

  埋怨一句后,龙柯紧随其后,一只手抓着楼梯往下跑去,几步并做一步,一下子冲到温平的身旁,侧身看向温平。

  “我们要去哪,去杀谁?这你得告诉我吧,这一来一去就是四五天呢。”

  温平没有放慢步伐,只是应了一句,“问那么多干什么,不想入宗,不想要风属性异脉你可以不去。”应声后,直接转入小径,往听雨阁走去。听到温平回答的龙柯依旧跟在身旁,一脸不愉的表情。

  温平不经意瞥一眼自家小姨的表情时,心中一股笑意一闪而过,使得他不由得问自己:这么坑小姨,是不是有点过了?她这会有没有捏死自己的冲动?

  ……

  平月城。

  距离诗华跳入曲境中已有两三天,不过拓盈却不急着离去。

  一方面联系远方的联军,一方面她还要通知龙神门,这次动手究竟是他们独子行动,还是等着借联军之手?

  不过其实在还没询问是,拓盈就有答案了。

  不朽宗拥有那种全新的漩涡图制作手法,可谓是开创先河之举,若是等着联军来,他们龙神门岂不是还得跟那些“貔貅”去争抢?

  所以这几日,她一方面等宗门派人来,一方面等去苍梧城的探子回信。

  这天一大早,拓盈刚睁开惺忪睡眼,就听得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不过只是轻叩两下,看得出,敲门的人很是小心翼翼,唯恐吵到拓盈。

  “神女,宗主来命令了,我们要在百宗联盟动手之前先动手,还有,三日后宗门强者便会到平月城。日月星辰四位长老都会来。”

  杨希彼压低声音在门外开口。

  听得这句话,拓盈嘴角上扬,慢慢坐了起来,“知道了……”

  不过刚说完,就又开口说道:“天辰学院怎么样了?”

  “在给那小女孩举办葬礼。”杨希彼应声。

  ……

  天辰学院。

  诗华的葬礼已经过去一天,尽管各个大殿的白布还高高挂着,长老、执事的麻衣也没有褪去,可是整个宗门之中却感受不到悲伤的气氛。

  这就和本身很多人就不喜欢诗华有关。

  让那些个原本喊着将诗华交出去的人去怀念诗华,根本是不现实的。

  估计整个天辰学院,唯独姬良平还是懵的。

  跳入曲境,他都活不下去,更别说一个炼体修士了。

  说真的,刚开始他也只是想着帮温平的忙,可以借此靠一棵大树。可后来渐渐发现,诗华这小孩其实人不错,肯吃苦,而且还挺善良。

  面对别人的诋毁,她连抱怨都没有过。

  其实身为院长弟子,拥有长老都没有的权限,她大可以杀鸡儆猴,学院中谁又敢说什么?

  可是她并没有这么做。

  所以,此刻姬良平在与众长老商议如何在龙神门面前自处的问题时,目光中还是透着悲伤。

  那些个长老说着说着,也渐渐沉默了下来,

  他们知道,或许姬良平根本就不在听。

  花泽雨瞥了眼诸多长老,慢慢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先是微微躬身而后说道:“院长,人死不能复生,您应该振作起来。诗华用她的命换天辰学院的平安无恙,您应该为她感到骄傲……当下我们学院的处境并不乐观,如果院长从此一蹶不振,那我们天辰学院该怎么办?”

  “是啊!”

  “院长节哀!”

  诸多长老顺势起来安慰起来。

  而姬良平看着他们,心里却是一肚子的火——明明就是他们将诗华送进火坑的,却在这假惺惺。

  他本来已经有了权宜之计,可他们却非要自作主张。

  砰!

  姬良平拍案而起。

  怒目扫了一圈身前的那些长老们,还有自己委以重任的副院长——花泽雨。

  “你们真是一群傻子!”

  “彻头彻尾的傻子!”

  “他龙神门为何不敢直接去找不朽宗,非要来我天辰学院拿一个炼体境搞小动作,你们就不动动脑子想一想吗?”

  “你们是猪吗?”

看过《系统的超级宗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