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298、金主事,就这么走了?

298、金主事,就这么走了?

  他知道,走肯定是迟了!

  因为在营地的另一侧,几股气息已经近在咫尺。

  轰!

  巨大的声音席卷而来。

  伴随着这声巨响,一只通玄上境大妖不知被什么东西劈成两截,像是陨落的星辰一般砸在了地上。

  “来了!”

  金主事心里咯噔一下。

  那个宗门,在明地试炼秒杀烈魔,他可不敢再作逗留。

  就在他往后退想先藏住自己时,被蓝色火焰裹着的恶灵骑士以及赶山犬从高处落下,正好是落在帐篷前,阻断了南宫问天进入帐篷之中。

  脸就贴在了南宫问天的近处。

  南宫问天看着到这一幕,面色骤然一变,整个人往后惊退几步,可是刚退没几步,温平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

  “我的人呢?”

  声音非常熟悉。

  熟悉到他可能往后的几十年都不会忘记。

  正是那不朽宗宗主温平。

  南宫温平当即转身,问道:“温宗主,我正想放他走……您想干什么?”

  “不用了,我自己来接他了!”

  温平淡然开口,而后身后的恶灵骑士身形应声消失,再出现时,两只手提着南宫问天的衣领把他他高高举起。被蛟龙重创后的南宫问天,实力已经十不存一,莫说神玄境了,这时候通玄境都可能杀了他。

  被恶灵骑士提起后,他还在挣扎。

  且说道:“温宗主,你不讲信用。”

  “讲……但是不是对你。”

  温平当即挥手,恶灵骑士直接把脸贴了过去,骷髅头中,蓝色的烈焰映入他的双眸之中。就只是那么对视一眼,南宫问天便张着嘴整个人没了任何动静。原本清澈的双眸,此刻就和烧红了的黑炭一模一样。

  砰!

  而后恶灵骑士随时把他一甩,撞在地上直接成了粉末。

  这一幕映入周围弥天宗人的眼中,吓得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出——弥天宗,仅次于宗主的南宫问天死得连尸骨都没留下,他们又算什么?让他们像送死一样去反抗眼前的对手,他们做不到,更加不会去做。

  命只有一次!

  修炼到通玄更加不易!

  所以他们惜命!

  “前辈,我们只是受命而来,讨伐不朽宗并非我等本意!”

  “前辈,请宽恕我们!”

  伴随着两个通玄上境的首领开口,其他人纷纷应声,并且直接单膝跪地,表示了对不朽宗的折服。

  而温平则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只是朝着帐篷那走去,瞥了眼还被捆着的云廖,飞将剑飞出,斩断了捆着他的绳索。

  “宗主,您终于来了!”

  劫后余生,云廖猛地站起身来,甚是激动。

  看到云廖这个样子,温平笑着应声,“云长老,出来吧。”

  “多谢宗主前来搭救。”

  “小事情。”

  云廖颔首,走出了帐篷,放眼周围看着已然臣服的对手,他心中无比的舒畅。

  不过一扭头,表情就变了!

  “让你捆老子!”

  砰!

  云廖直接一脚踢飞了帐篷旁的一名通玄境。

  那人虽然是通玄中境,可是被下境踢飞他却不敢还手。从地上挣扎着起身时,擦了擦身体的尘土,继续单膝跪在地上。

  “前辈,我们也只是听命而已。”

  温平淡然应声,“行了,你们站起来吧。我可以饶你们一命,不过……苍梧城的墙倒了,你们……”

  话到一半,有人立刻接话。

  “我们可以去清理!”

  “马上就可以去。”

  他们应声的速度非常快,都想抓着这最后的活命希望。

  而后,温平直接冲从另一个帐篷出来的慕容熙说道:“慕容统领,他们就交给你了!”

  “嗯!”

  慕容熙讪讪一笑,看着周围的几十名通玄境,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此刻,温平直接把双眸落在了最远处那个帐篷后面。

  “就这么走了?”

  金主事悄悄逃走的步伐戛然而止,慢慢地从其中帐篷后走了出来,连忙开口解释,“各位,我只是路过。”

  温平淡淡一笑,当即让系统打开了他的简略信息。

  一看,楞了一下。

  竟然是百宗联盟的神玄中境。

  可蛟龙不能离开不朽宗领地,如果打起来他们还真不是对手。

  不过,怂是不可能的。

  温平淡然开口,“金主事,想走可以,不过来都来了,该留下一点东西吧?”

  “呵呵。”

  “就你指尖的藏戒如何?”

  “你!”

  “算了,不留,我自己拿……”

  “我给!”

  金主事咬着牙把自己指尖的藏戒给取了出来,摸去自己的印记后伸出手。温平心中暗暗一笑:唬住了!

  当即使了个眼神让恶灵骑士过去取了过后。

  收起藏戒后,温平不忘笑着挥手,“金主事,欢迎下次再来!”

  “妈的!”

  远去后,金主事低头怒骂了一声。

  早知道是这个结果,他来嘲笑南宫问天他们干嘛?

  躲在后面,慢一步不就看到了不朽宗的衣服,也不至于被人要挟藏戒都送了出去。

  不过拿都拿出去了,肉痛已经不是他再能想的事情,上了大妖背后直接腾空而起——他害怕对方反悔。

  南宫问天就是前车之鉴!

  这时,詹台青玄走了上来,“宗主,就这么让他走了?”

  温平淡然应声,“走吧,杀了他也就赚一个藏戒,放他走,他可能能带来很多很多的藏戒。”

  詹台青玄一听这话,起初是楞了一下。

  而明白了温平的意思后,摇头无奈一笑。

  不过想到有蛟龙在,神玄境可不就是来一个送一个吗?

  温平继而说道:“詹台长老,你留在这善后,我先回宗门了。”

  詹台青玄点点头。

  ……

  黑岩城。

  慕容清连带着几人站在城楼上,眺望着不朽宗方向,表情或多或少有些高兴。

  “弥天宗、金主事都来了,真想看看不朽宗被覆灭时候的场面啊。”慕容清笑着接过身旁侍女递过来的酒杯,十分惬意地一饮而尽,“舒坦啊!对了,小玲,你会唱什么吗?黑岩城我可听说有很好听的歌。”

  一旁淡抹的女子笑着应声,“奴家唱倒是会唱一些,但是唱的可能不好。”

  “没事,随便唱!”

  今天他心情好,听什么都舒服。

  蓦然,他看到天空中一个黑点正在靠近,当临近之后,慕容清当即把酒杯递给旁人。

  “大人!”

  慕容清当即抱拳躬身。

看过《系统的超级宗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