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296、真正的蛟龙怒(2/4)

296、真正的蛟龙怒(2/4)

  砰!

  庞大的妖体重重地砸在林中的声音传来。

  紧跟着,就是翼蛇王那凄厉而连绵的惨叫声,如同滚滚雷音一般,在不朽宗的环绕着,久久不能散去。

  广场上,原本还在对付恶灵骑士的南宫问天直接一愣,因为翼蛇王的声音他能够听得出来。他有些好奇,怎么忽然间翼蛇王就发出了凄惨的叫声,它遇到了什么?南宫问天一拳轰飞恶灵骑士他们,当即往主殿方向看去。

  因为方才的动静是主殿后面传来的。可是主殿挡住了太多的东西,他根本看不到主殿后面发生的事情。

  但是他断定,不朽宗背后的真正守护者一定是出现了。

  而且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重创了翼蛇王。

  为何他认定是重创?

  作为主人的他,很清楚翼蛇王声音中的情绪变化。他从方才翼蛇王的叫声中,听到了撕心裂肺的痛苦。这种痛苦就像是忽然有人拿刀扎入你的大腿,然后还不停地把刀往下扯动,似乎想要切开你的大腿一样。

  南宫问天感觉到有些不妙,当即冲着还在砸门的南毫说道:“南毫,别待在那了,去看看大金出什么事情了。”

  南毫点头收剑。

  直接掠过主殿,跳上了一棵树,朝着奔去。

  就在人跑出去几十米时,南毫愣住了,整个人站在那傻眼了。

  一头黑色蛟龙咬着翼蛇王,咬着的地方正好是它仅存的另一个肉翅上。

  而后如同嚼脆骨一般,肉翅应声而断。

  尖锐的惨叫声再度响彻云霄!

  掀起的声浪让南毫在树梢上站都站不稳了。

  “蛟龙!怎么会有蛟龙?”

  当感叹之时,黑色的蛟龙已经咬在了翼蛇王的脖子上,一口下去,翼蛇王便没了动静,挣扎了几下,似乎在告诉南毫快跑一般。

  南毫见状,冷汗直冒。

  迈步就要往主殿跑去,然而就在转身之际,蛟龙已然扑了过去。没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直接一头撞在了他的身体上。

  轰!

  南毫倒飞而出,宛若陨石一般砸在了主殿的墙壁上,什么反应都没来得及就直接成了肉饼,死得不能再死了。

  杀了南毫后,蛟龙腾空而起,蜿蜒爬上主殿的屋檐。龙首、前足搭在主殿上,龙尾托着近百米。看起来没翼蛇王庞大,但是谁又敢小瞧?

  紧跟着,蛟龙口吐人言,“小子,冒犯不朽宗的人呢?”

  尽管只是简短的一句问话,但是依旧让不朽宗宛若身在雷云中,温平还好,炼体境就觉得雷电在耳畔作响。

  温平应声,“在老地方。”

  蛟龙当即低头,蛟首俯瞰广场,双眸落在了已经怔在原地的南宫问天身上。

  南毫的坐骑好歹也是半步神玄,可是蛟龙看都没看它,它自己直接风一样地逃了。

  紧跟着,温平来到了广场边缘,坐在石桌那,远远地看着这一幕,恶灵骑士和赶山犬也很自然地退了回来。

  主殿内,杨乐乐在碧月飘零等人的惊讶声中呢喃了一句,“没事总找宗主麻烦干嘛,不是自己找死吗?”

  碧月飘零、花子旬等人此刻才明白,难怪杨乐乐这些不朽宗门人没有丝毫担忧之色。

  原来真正的守护者,是一条蛟龙!

  有蛟龙守护,确实没什么好怕的。

  此时的南宫问天怔在那,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蛟龙!”

  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蛟龙?

  蛮夷之地,竟然藏蛟!

  他算是明白,为何翼蛇王会1忽然间惨叫,也明白南毫肯定是回不来了。眼前这蛟龙,从气势上看他还真是看不出任何东西来,但是他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会被吓住的。他崇尚的就是死在战场,而不是做懦夫!

  “老子不是没见过蛟龙!”

  话音落下,南宫问天的脉门猛地一颤。

  这一次,南宫问天整个人的气势截然不同了。此刻的他,就像是被炸药桶被点燃了一样。

  “老子今日就要斩蛟龙!”说实话,翼蛇王在他眼中根本不算强,蛟龙能杀他,他一点也不意外。

  种族不同、血脉不同。

  哪怕是第一个境界,翼蛇也斗不过蛟龙。

  蛟龙再度口吐人言,“犯不朽宗者,死!”

  “那就看谁先死了!老子今日就要用玄级脉术斩了你!”

  话音落下,南宫问天的脉门像是漏水的桶一样,火焰从脉门之中疯狂的往外蔓延。作为玄级脉术,才刚起势已经让南宫文平的气势是刚才的数倍了。在加上火焰的急剧蔓延,更是让温平也忍不住让恶灵骑士挡在了跟前。

  温平看着这一幕,喃喃自语一声,“这就是玄级脉术之威吗?气势好强啊……可惜,没什么啥用。”

  因为蛟龙是系统设置的最后屏障,是宗门真正的守护者,而恶灵骑士,它只是温平的守护者。

  蛟龙到底有多强,身为宿主的他都不知道。

  突兀的,南宫问天的怒声传来,“死吧!”

  平地旋转的火柱平地而起,直接朝着主殿上方的蛟龙卷去,看得身为半步神玄的陆冶那是心惊肉跳。

  噗!

  一个不同寻常的声音传来。

  主殿上的蛟龙忽然间喷出了如同卸闸之洪一样的水流,直接朝着旋转的火柱而去。

  南宫问天见状,漠然一笑,“用水就想剿灭脉气燃烧形成的火焰?”

  这可是玄级脉术!

  可不是什么燃烧的普通火焰。

  两者虽然是都是火焰,但是本质上是不同的。

  异脉脉术——只要有脉气在,火就不会熄灭,水克制火,在这根本就不成立。

  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戛然而止。

  吐了一口水后蛟龙竟然停了,而后蛟龙骤然发出龙吟之声,声波直接拍在了落下去的水流上,激荡起无数的水花。

  水纹、声波直接拍在扑面而去的火柱中,直接把它们给拍散,再落在南宫问天的身上。

  先水!

  再是声波!

  一浪接一浪,打得南宫问天退了百米,整个人撞在了一棵虬根巨树才停了下来,但是整个人已然萎靡得不成人样了。

  脉门不知何时已经收了回去。

  两只耳朵也不知何时往外冒出了正沿着两侧往下滴的鲜血。

  而后,就听蛟龙的声音传来了,“就这……打真是扰我的美梦!”

  下一刻,蛟龙腾飞而起,巨大的身体落在了广场上,朝着已经被真正的蛟龙怒震得毫无反抗之力的南宫问天走去!

  南宫文平双眸之中骤现恐惧,而后连忙冲着温平大喊道:“苍梧城的人还握在我手中……还有你们不朽宗的人……他们押运着粮食被我的人抓了……放了我,我就可以放了他们……温宗主,饶我一命吧!”

看过《系统的超级宗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