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190、巅峰之战(3/4)

190、巅峰之战(3/4)

  千层阶上。

  听得动静赶来的云廖等人驻足在广场边缘,往下看时正好能看到温平和韦千绝交战的画面。看到这惊人的一幕时,云廖最为惊讶。

  “这就是宗主的实力吗?变异脉门,实在太强了!”他知道温平在皇黎城时打开了脉门,可没想到温平打开的竟然是变异脉门。

  “韦千绝,在东湖盛名已久。在通玄中境中罕有敌手,除了三大主事能与之平分秋色之外,无人再能和他打得有来有往。在通玄中境中待了百年,作为千绝门的供奉,更是修行了黄级中品脉术,百年时间,必然已经圆满。即便是老夫在文千绝手中也走不过十个回合啊。”

  一旁看着微微有些心悸的慕容迟忍不住感叹了两句,想起了这两天自己的无礼之处。现在想想,温平确实给了他很大的尊重,只是他不知道珍惜。

  就他这种行径,一见到温平就想抢走杨兮当弟子。温平如果脾气暴躁一些,能给他一个教训,他都还没这个实力带着慕容家的人来此复仇。

  听得慕容迟的感叹,秦山、环城、环山等人看着千层阶的战斗,也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

  “难怪这小子,通玄中境入城,也依旧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原来他的实力早已经媲美通玄中境,而且到了老一辈的水准,我那兄弟有一个好儿子啊。”

  “这就是变异脉门的恐怖之处啊,宗主才刚刚突破通玄境,竟然就能战通玄中境了。我和宗主一样的年纪,却还在炼体八重徘徊。”

  秦山看着山下,忍不住心驰神往。

  而一旁的林可无,心中除了惊讶,别无它物。

  都说妖孽的天才无非就是25岁踏入通玄,才有有资格摸到神玄门槛。这种级别的天才,在三星宗门、势力、或者学院中,当属于精锐。

  可是,再妖孽的天才,哪怕是先天拥有灵体——无垢之体,也不及眼前这温宗主的分毫。温平再怎么看也就十八九岁模样,却依然通玄境,且能战通玄中境,还是一尊在通玄中境待了百年的老古董。

  “难怪宗主说有把握让我25岁之前进入通玄境。”林可无忍不住心中感叹一声。

  此刻,在清水街外,还站着两人。

  一名中年男人,环抱着长枪,立于一个倒塌了一半的酒楼屋顶。在他身旁的不远处,还站着一名黑衣男人,衣服完全就裹住了他的整个身体。

  两人就那么站在那,距离战斗中心足有两百多米。

  看着看着,环抱着长枪的中年男人忽然开口了,“黑爷,你怎么看?”

  被唤作黑爷的男人开口说道:“韦千绝实力在你我之上,手段更是超然。那温平虽然开的是异脉,修炼的脉术品级也不低,但是想要战胜韦千绝是不可能的。你我只需等在这,等打完之后各凭本事做黄雀即可。”

  持枪中年男人笑了笑。

  没再说话了。

  他是认同对方见解的,异脉能跨境战斗确实不假。可指的又不是跨越一个境界,去胜另一个境界已经无敌的人物。跨境战斗指的只是通玄下境能战胜普通通玄中境而已。

  两者有两个字的区别,但是这个区别的可是代表着几十年的积累和沉淀。

  ……

  千层阶上。

  “果然,入门的火龙术比起圆满的黄级中品脉术差的还真不是一星半点。”温平心中暗惊。

  或许当他的火龙术达到小成时,才可以做到与圆满的飓风斩抗衡,大成境界应该才能稳稳地胜过圆满的飓风斩。他虽然有异脉,可终究跨越的距离太大了。

  这种距离有多大——比如说,慕容迟这种通玄中境是中规中矩的,在通玄中境里不算弱的,也不算特别强的。那韦千绝这种级别就可以一个打几个慕容迟。

  不过他还真是替韦千绝觉得可惜,“若是你早几天来找我,这一场厮杀还真会输给你。”

  语罢,空中刀芒径直落下,似乎像是有一双眼睛一样,朝着温平斩来。

  温平却是纹丝未动,而韦千绝看到这一幕,嘴角的笑容越发浓郁。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遇到他的刀芒不躲的,上一次没躲的人,坟头的青草已经没过膝盖了。笑过之后,韦千绝爆射而去,手中刀直接朝着温平斩去。

  韦千绝笑着说道:“温平,你很自傲,竟然现在还不退。那好,我给你两个选择,躲刀芒,就会躲不过我这一刀;你躲过我这一刀,你就躲不过刀芒。二选一吧!”

  “为什么不能两者硬接?”

  “硬接?哈哈……温平,除非——”

  韦千绝的笑容戛然而止,表情顿时凝固了起来,后半句“除非你想死”在口中说不出了。

  三丈长的刀芒劈下来后,竟然被温平一只手的手肘给挡了下来。

  肉体挡脉术!

  这他还是头一次听说,也是头一次看到。

  紧跟着,温平的声音传来了,“韦千绝,要不你也吃我一拳试一试?”

  话音落下,手中刀忽然被温平捏住了。

  当他想挣脱时,温平的一个拳头迅速地朝着他的脸砸了下来,他根本来不及去挡!

  砰!

  韦千绝倒飞而出。

  从千层阶上直接飞到了云岚山山脚下,砸在了房屋废墟之中。

  躺在废墟之中,韦千绝感受这半边脸的疼痛,又唑了两口嘴里的怪味。

  一吐!

  口水已经化为血水。

  韦千绝看着这一幕,不怒反笑,“果然异脉通玄就是与众不同,老夫无垢之体已经大成。竟然连你这一拳都吃不住,还见了血。”

  笑过之后,韦千绝脸色便冷了下来。

  看向温平时,沉默了一会,说道:“可惜,你太自傲了,没发现其实最大的危险就在你的身旁。”

  话音落下,原本站在石阶之外的妇人忽然长大了嘴,嘴里立刻吐出了弄弄的黑烟。黑烟就像是光影一样,一瞬间便盖住了小半个云岚山。

  温平正好处于中心点。

  韦千绝大笑两声,又言:“你还真以为,老朽没一点准备就来了?我这孙女为妖物黑沢,所吐之烟,能困通玄上境,还能阻隔脉气。在这里面,你连脉气都感应不到,丹田之内也没有天地之气,你现在就是瓮中之鳖!”

看过《系统的超级宗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