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6、起床气
  “有没有搞错,又来这一套?入宗标准已经够苛刻了,现在重力场收费还这么高,不是直接灭绝了弟子的更多可能性吗?难不成将来我只收有钱人?”

  尽管温平诉苦,然而系统始终是无动于衷,反而语重心长地说道:“宿主,你得记住,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来得太容易,会让一个人不懂得珍惜。”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这种规矩一旦实行,恐怕不朽宗一年都收不到两个弟子吧?让他们知道千金入门费只是开始,谁还敢来加入不朽宗?”

  “你不说,他们刚加入宗门的时候又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全靠一张嘴?”

  温平算是服了,这系统完全就是想让他把口才发挥到极致,他又不是卖保险、卖房子的。

  当然,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接受这个事实。

  这苛刻的条件就算再让人望而却步,也不及不朽宗只有两人一狗时候让人绝望。相对而言起来,不朽宗现状确实好多了,至少多了一位炼体13重的大修士。

  就是不知道当弟子给了千金入门费后,又发现日常的修行也要花钱,会作何感想?

  会不会直接一怒之下脱离叛离不朽宗?

  系统仿佛猜透了他的想法一样,说道:“宿主不用担心,重力场对于炼体境的吸引力是致命的。如果是把它放在2星、或者3星宗门中,就算是100金一天重力场也会人满为患。”

  “明白,我只需要记住你给我的是最好的,是这个意思吧?”

  “嗯。”

  “额——可是我不朽宗总不能只照顾那些有钱人吧,那些没钱,但是却有毅力,有梦想的人,他们可能没这么高的天赋,也没这么多钱,岂不是会把他们拒之门外。”

  系统忽然间沉默了,“这个……以后会拉低入门标准的,只是现在的不朽宗不适合收一些资质低的人而已。”

  “这还差不多。我还以为你就是一个冷冰冰的系统呢。”系统的松口,温平挺高兴的。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把不朽宗打造成一个只能让有钱人进来的宗门。

  修行就应该是所有人都该拥有的权力。

  回到听雨阁后,温平开始着手新的门规制定。考虑到不朽宗已经脱胎换骨时,他就想着新的开头,新的规矩,再叫老名字是不是有些晦气。

  应该弄一个威武一点的名字。

  逆天宗!

  凌云剑派!

  真武仙宗!

  三者他都还挺喜欢的。

  不过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一来都不符合宗门文化,而来不朽二字是他祖辈取的,这不朽宗还是他的家,家的名字不能改得太草率。

  至少现在不能这么草率地下决定,得等升1星、或者2星宗门时再决策心的宗门名字。

  想到很晚,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一觉到天明时,门外忽然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音。

  停一会又敲一会。

  温平睁开惺忪睡眼,眯眼瞧了眼窗外的世界,白雾迷蒙,虽然没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可也还没有到晨光熹微的时候,这个时候究竟是哪个不开眼的来吵醒他?

  顿时有些烦闷地喊道:“谁啊!天才刚刚亮,有什么事不能等会找我吗?”

  这种烦闷、愠怒是凭空产生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很生气。

  就这起床气,哪怕是以前的漂亮丫鬟来叫他起床也会有,美丽的脸蛋也没办法抹去他被人叫醒的愠怒。

  当然,也有例外,他那个被人带走下落不明的老爹叫他起床的时候,他就不敢有任何起床气,因为他有起床气,他老爹就敢把他揍一顿!

  脑海中过了一遍屋外可能是谁后,良久,温平才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就是云廖。

  今日的云廖,还是和昨日一样,风度翩翩,像一个白面书生一样。温平都觉得他是没有那扇子当做武器,否则行走在苍梧城中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会暗送秋波。

  当然,云廖帅也没办法抵消他的怨念。

  他啥都不恨,甚至都没恨过把不朽宗弄垮的人,但是就恨两个事情,第一是带走他父母的人,这是家仇,他想忘也忘不掉;第二则是把他从梦中叫醒的人。

  后者给他带来的恨意,那就好像江湖一样,连绵不绝。

  云廖自然也看到温平不爽的面色,对此他只能讪笑着微微躬身,而后道歉,“温宗主,冒昧叨扰,还请不要见怪。”

  “我能怪么,有事快说。”说这话时,温平脸上的怒色十分明显,不过还是控制住了这股起床气。

  没办法,这是自己好不容易才弄来的授课长老。

  总不能因为一件小事,在第一天就把他骂走吧?

  云廖说道:“是这样的,我刚刚去了龙阵那,准备修行,可是却有股力量挡住了我的前行。我问了王伯,可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所以只能来叫醒温宗主。”

  “被王伯骂了还敢来我这?”

  “王伯一大早脾气也有点大,和温宗主一样,这倒是我没想到的。”

  云廖本不想这么早来找温平的,因为王伯警告过他,吵醒温平,温平可能会丢刀子过来。

  可是他不来找温平又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龙阵突然产生了禁制,把他给挡在了外面。

  站在龙阵外时,他的心情从未那么复杂过。

  就好像小时候别人拿着糖在他眼前晃悠,却始终不给他吃的感觉一样。

  无奈之下,只能在天蒙蒙亮时来敲响了温平的房间门。

  温平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在心中默默问系统,“系统,这怎么回事?”

  “因为他还没付钱。”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温平明悟地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试图缓解着心中的怒气,对云廖说道:“你等我一下,我去穿衣服,顺便理一下情绪,清醒一下头脑。”

  随后温平有补了一句,“从小就有点起床气,下次别这么早叫醒我,否则我真的会很生气的。”

  云廖有些不解地问道:“起床气?”

  这三个字他还从未听过。

  温平解释道:“就是起床就觉得莫名的烦闷,生气,等缓一下就好了。”

看过《系统的超级宗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