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地追杀 >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

  “怎么样了?”孙尧圣着急地问道。

  宗凯眼睛里面都是血丝,说道:“还没有出来,医生说还在观察,还得等两个小时。”

  孙尧圣点了点头,看着宗凯疲惫的神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行了,这里交给我吧,你先去休息吧。”

  “没事。”宗凯摇摇头,挤出一丝苍白的笑容道:“伯母就在里面,你进去陪陪她,我去给她买份早餐,她很久没吃东西了。”

  宗凯拍了拍孙尧圣的肩膀,说了一声没事的,然后就往外面走了,孙尧圣收拾好心情,整理了一下状态。

  父亲曾经说过,他的母亲看起来性格开朗,但是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如果他不在家的时候,孙尧圣一定要像个男人一样保护她。

  孙尧圣走了进去,就看到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如纸的母亲,才一个多月没见,她似乎老了十多岁一样。

  她看到孙尧圣,眼泪就出来了:“小圣……”

  孙尧圣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妈,对不起。”

  母亲自然是明白这一声对不起是什么意思,但是她从来就没有责怪过孙尧圣,之前她没有告诉孙尧圣,的确是因为父亲没有大碍,本来以为会跟之前一样,平安度过。

  “爸妈都没怪过你。”母亲说道:“你爸他会没事的。”

  “嗯。”孙尧圣点点头,两母子一起眼睁睁地盯着那个急救室闪亮的牌子。

  当亲人出事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是虚假的。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宗凯和秦颜回来了,宗凯提着早餐,母亲一开始不想吃,直到孙尧圣劝说她几句,最终母亲才勉强吃了几口。

  等到一个小时过去了,终于有医生出来了。

  “谁是家属。”医生开口。

  “我...我们是。”母亲激动而又激动地站起来,由于她坐的时间实在太久了,加上几乎没有补充什么食物,站起来瞬间感觉两腿无力,旁边的孙尧圣急忙搀扶住她。

  “这边来。”医生在前面引路。

  孙尧圣他们走进医生的办公室里面,医生就示意他们坐下来。

  “医生,他没事吧。”母亲非常紧张,进门就问。

  “先坐下吧。”医生皱了皱眉,这一个皱眉,让孙尧圣和母亲同时感到不安。

  如果医生笑容满脸的话,那么说明事情并不大。

  “病人家属,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们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听到心理准备的时候,母亲的眼泪就落下来了。

  “我查看过之前病人的病历,他这是老毛病了,因为工作落下病实在是太多了,加上他不注意休息,引发了这一次的病情。”

  “这是一次性爆发,对于他内脏这些伤害非常的大,为了压制住这一切,我们必须要对他进行第二次手术。”

  医生说道。

  “还要一次手术?”孙尧圣眉头皱成一条线。

  无论是什么手术,对于人体都是具有巨大的杀伤力的。

  如果是连续两次手术,那就更不用说了。

  旁边的宗凯也皱眉,他自然也明白这一点。

  “没办法,这是必须的。”医生说道:“无论你换到什么医院,都是这样的决定,并且以病人现在的状态,不适合转院了。”

  “那他的复原率呢?”孙尧圣问道。

  “这个....”医生沉默,最终说道:“这个就是我跟你说的,不足三成。”

  孙尧圣听到这几个字,感觉喉咙被堵住了,仿佛有什么东西一样。

  如果在比赛上面,三成的胜率,他会去拼,去赌。

  但是,这一次他不敢了,因为他赌的话....

  是他父亲的命。

  “你们好好想想吧,不着急,不过必须要在一周之内决定。”医生说着把一份协议递过去,同时说道:“目前,他已经转入重病房了,意识也清醒了,你们向医院申请,就可以去探望。”

  “还是那一句话,如果不进行这一次手术,他不会有机会康复,但是他能够保持这种状态一直在这里....”

  医生说的话孙尧圣后面没有怎么在听了,他只觉得上天在捉弄自己,这么狗血的事情,居然在自己身上出现了。

  这样艰难的选择,落地了自己身上。

  孙尧圣道了一声谢,走了出去,他说道:“妈,你先在这边休息,我去见见爸。”

  “好。”母亲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孙尧圣之所以没有带着她,就是担心她影响到父亲的情绪。

  宗凯搀扶着她坐到了隔壁,孙尧圣去前台申请了一下探望病人,等到四五分钟后,就有一个护士带着他进去了。

  “他是重病人,不能太过时间交谈,同时间尽量不要影响他的情绪。”护士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孙尧圣走了进去,看着病床上密密麻麻的管子,孙尧圣强行压制住眼泪,父亲有点不像样了。

  “你....来了。”父亲低声细语,要不是这个病房够安静,根本听不清楚。

  孙尧圣挤出一丝微笑。

  父亲示意他坐下,开口第一句话,顿时让孙尧圣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了.....

  “这一次去美国,冠军拿到了吧?”

  如果可以的话,孙尧圣愿意用这个冠军,他身上所有的一切,去换来父亲的平安。

  从小,孙尧圣就是一个叛逆的人,一直到他从开元回到家里面,他才产生了蜕变。

  这个蜕变,让他意识到了父亲的不容易。

  一个人供养了一家人的收入二十多年,孙尧圣知道,父亲几乎什么工作都干过。

  所以的,当孙尧圣第一次从上海回来的时候,他劝说母亲去阻拦父亲别去干活了。

  但是,孙尧圣也知晓,他们这一辈人有一个坏毛病,就是闲不下来了。

  就像是母亲说的,他们觉得闲下来会是一种罪过。

  孙尧圣忍着眼泪点着头。

  父亲这个时候却笑了,说道:“我就知道,你可以的。”

  “爸……”孙尧圣哽咽。

  “我都知道,你想说什么,这是我决定。”父亲说道:“你知道,你爸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吗?”

  孙尧圣看着他。

  “我这一生,就是太平凡了,委屈了你母亲,你不知道,你母亲年轻的时候有多漂亮。”父亲说道。

  孙尧圣笑了,但是他心里在悲伤着。

  他曾经看到书上有人说过,一个人在临死的时候,性格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或许,父亲已经对自己的康复不再寄以希望了。

  “小圣,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公平的,我相信现在的你,已经明白了。”父亲说道:“之前我反对你去打职业,是因为我知道,那个时候的你,只是一股子冲动。”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长大了。”

  “如果……”

  “爸。”孙尧圣知道他要说什么,他不想听到这样的话。

  “如果我真的不在了,你的母亲答应我,要帮我照顾好她。”父亲说道。

  孙尧圣闭上眼睛,咬着牙,抑制着眼泪点头。

  父亲说了很多,但是大部分都是和母亲有关的,到了最后,父亲说道:“有女朋友了吗?”

  孙尧圣愣了愣。

  “算了,问你也白问,你和我年轻时候性格差不多,一点也不会主动,这样怎么能行的?”父亲责怪道。

  孙尧圣干笑。

  “我唯一放不下的两件事,那就是你母亲,还有就是你终生大事。”父亲说道:“不过,你长大了,眼光也比我要好,我相信你能够找到属于你的另一半。”

  聊了快十分钟,最终护士来了,叫唤了孙尧圣离开。

  孙尧圣走出走廊,母亲便是来追问父亲怎么样了,孙尧圣说了一句谎言,父亲的状态比想象中的要好。

  “我已经在旁边的酒店租好了房,这医院休息终究不太妥,不如你让伯母先去。”秦颜小心翼翼地说着。

  最终,孙尧圣他们千般劝说,才把母亲劝说到了酒店,秦颜留下来陪着她,也算是让孙尧圣不那么担忧。

  秦颜在处事这方面比自己还要成熟,有她照料母亲,孙尧圣完全可以放心。

  宗凯还是陪着他,就算他明显困意十足了。

  “怎么样?”宗凯和孙尧圣坐在医院外面的椅子上。

  “难呀。”孙尧圣看着天,叹了一口气。

  “难是难,但是你应该明白,你必须要尽快做决定了。”宗凯说道。

  “三成的概率。”孙尧圣呼了一口气,仔细想想后果都觉得可怕。

  宗凯点点头,不过在这件事上面,他知晓自己是帮不到孙尧圣的了,这种事情,只有他自己能够去承担和接受:“不管怎么样,不要让自己和阿姨留下悔恨。”

  “嗯。”孙尧圣狠狠地点头。

  晚上,孙尧圣一个人在守夜,宗凯终于被孙尧圣打发走了,只不过到了半夜,谢东来了,他看上去比以前更成熟了,但是重量却回去了。

  他赶来,两个人到外面抽了一根烟,聊聊其他,谢东是为了刻意去缓解孙尧圣的情绪。

  等到快天亮的时候,突然有医生叫他,说是父亲想见他。

  孙尧圣再度来到病房里面,很明显可以看得出来,父亲的状态比状态要差。

  “我都知道了。”父亲开口。

  孙尧圣愣了愣,随即咬了咬牙。

  “其实,你应该知道我的决定的。”父亲说道。

  孙尧圣点点头。

  以前父亲说过,如果要他在病床上过完下半生,还不如直接去了更好。

  “但是我知道,这个决定对你母亲不公平,她不会赞成的。”父亲说道。

  孙尧圣不知道说什么好,按照母亲母亲的状态,不可能赞成的,昨天孙尧圣就注意到了。

  “我会劝说她的。”孙尧圣呼了一口气说道。

  “你说服不了她的。”父亲这个时候挤出笑容道:“如果她到了,叫她来见我吧,我来。”

  孙尧圣握紧拳头点了点头。

  事到如今,父亲想的依然还是他,还是这个家庭。

  孙尧圣这个时候才真正懂得,这才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啊

  他一直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

  直到现在,他才知晓,他距离他的父亲,还有很长的路。

  到了清晨的时候,母亲来了,状态比昨天好了不少,听到父亲想见她,她非常高兴,甚至刻意去洗了一个脸。

  只不过等她出来的时候,眼流满面的,孙尧圣在旁边安慰着她,他知道,父亲是劝说成功了。

  到了中午,孙尧圣还是在犹豫,不过他已经决定,在下午就去把协议书签了,这个时刻总是要来的,只不过孙尧圣害怕去面对罢了。

  他出去买饭,让秦颜看着母亲,宗凯和谢东也跟着来,他们知道孙尧圣的心情不是很好,也没有往日三个人在苏城那般热闹。

  “如果叔叔安好的话,我们现在估计在喝酒唱乐吧。”宗凯突然说道。

  谢东点点头,两个人也是没事找话题,刻意地想去分散掉孙尧圣的注意力。

  只不过,孙尧圣现在一脑子都是他父亲的事情,哪有什么心思去管这些。

  等到晚上,孙尧圣终于是克制住了拖延,签下了字

  签下字的时候,母亲就泪奔了,差点没晕过去。

  “行,去把手术费交齐了,手术会在明天天进行。”医生看到孙尧圣的签字,又告诉了一些细节,最终说道。

  孙尧圣去前台交了钱,说实话,他现在不缺钱,如果拿他身上的钱换来父亲的平安,他是怎么样都愿意的。

  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子欲养而亲不待。

  这一句话,虽然太过悲观,但是目前父亲的状态,很有可能会踏出这一步。

  他交了钱,也准备去睡一会了,明天手术的时候,他必定是守候在外面寸步不离的。

  他已经两天没有怎么睡觉了,此刻必须要休息一会,宗凯和秦颜他们也是百般的劝说。

  而有时候,最重要的人出现问题,但孙尧圣却还是要对战队负责,成年人的世界从来没有容易二字。

  这边从医院离开,那边就要去做训练赛,训练赛是一日不能落下,尤其是鲨鱼来说。

  孙尧圣很难过,但他再难过也没什么意义,因为父亲的病不是他难过就能好起来的,必须要赚更多的钱,然后用这些钱去治病,孙尧圣相信有足够的钱就能治好,不行就到国外去找更高档的医院。

  现在这个时代医学科技发达,总是有办法的,而且孙尧圣相信,哪怕只是三成的机会,也一定可以成功,所谓是吉人自有天相,他相信一定可以的。

看过《绝地追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