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另一种可能之门 > 第二十五章 Siri笑了

第二十五章 Siri笑了

  说是帮忙,可是大部分工作都是程诺做的。他在手机上重新下载了附件,打开之后逐个筛选,然后再让电脑上的董安安用excel做成表格。可是表格出来之后,程诺忍不住的皱眉:“这个表格不能用啊。”

  董安安脸红了:“我文本工作的水平不高,程老师多批评。”

  程诺笑了:“不是你的问题,是数据的关系。”他看了一眼时间:“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

  这些数据虽然经过大卫冯的精心整理,但是每个人的工作习惯是不一样的,程诺清理一些自己认为无效的数据之后,又添上了一些这里面显然缺失的部分,董安安过了十分钟再看,那份数据已经是很规范的数据库了。

  因为之前程诺已经同大卫冯一起探讨过了大部分的内容,所以现在做起来很是顺手,省去了数据观察推演,直接可以建模,然后又倒装,一个小时之后,程诺看着经过反复验算得出的相同结论发呆。

  董安安问:“这就是最终答案了么?”

  程诺疲惫地点点头:“应该是了。”

  他走到门口:“你们进来吧。”

  王韬跟高贺赶紧进来:“怎么样,是什么东西?”

  “两个英文字母,”

  “?会不会是中文爱?爱毁灭人类跟我们?这样倒是也很符合逻辑啊,说的是人类跟星人相爱了,但是杂交使的基因变异,所以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席卷了整个地球,然后”

  看着滔滔不绝的高贺,程诺不耐烦地摆摆手,“少扯淡。”

  “这怎么能是扯淡呢,说不好啊?”高贺太困了,有点意识流了,“那会不会是阿伦艾弗森?他也叫要么就是伊戈达拉,可能是这两个人打篮球太厉害了,所以”

  这次是王韬制止了高贺,“人工智能么?”

  程诺点点头,“恐怕是了。”

  “人工智能同西江苗寨,这不搭尬吧,哪跟哪啊?”

  董安安用电脑搜着西江苗寨、人工智能,两个关键词,却没有必然的联系。她向程诺说:“网上没有相关的报道。”

  程诺的大脑高速运转着,努力回忆着这些天经历的事情,好像有什么事情是他漏过了,但是又想不起来,是喝酒?是夜色旖旎?还是把酒言欢?到了把酒言欢的尽头,好像什么东西就在那里,天,难道自己想吃羊肉粉了?

  想到羊肉粉肚子不争气地叫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格外大。

  王韬叹了口气:“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吃饱再说吧,我让总部搜寻一下相关信息。”

  程诺问:“你说什么?”

  “我说吃饱再说啊。”

  “不是这一句。”

  “这个也不是个办法?”

  “最后一句。”

  “最后一句?我说什么了?”这几个人都是疲惫的糊涂了。

  “你说让总部搜寻一下信息”,高贺赶紧补充。

  程诺腾的一下坐了起来:“今天后山有一个信息公司要开业!”

  王韬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是啊,贵州省一直主推大数据产业,数据是人工智能的重要组成!”

  看看时间,恰好还有一个小时,程诺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吧,我们还有一个小时整!”

  高贺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整?你也是东北人啊?”

  可能是无意碰到了他的ihone,高贺的手机的iri说:“你在说什么,我没听清。”

  高贺说:“没跟你说话。”他伸手想把siri关掉,iri却笑了,“咯咯咯。”

  这机械的笑声让人头皮发麻。

  高贺一下就清醒了过来,“闹鬼啊这是。”他赶紧把手机关机,可是这时,房间里传出来带着共鸣的手机笑声,董安安、程诺的手机一起笑了!

  不光是他们,全世界的iri,不管是在纽约、巴黎、开普敦、堪培拉或者是北京,都同时发出了笑声!

  有人正在街头走路,有人正在赶着,有人正在偷东西,也有人正在执行死刑,所做的事并不相同,当时相同的是,他们都重复着一样的动作,低头看手机,手机并无碰触的情况下却发出了瘆人的笑声。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库比蒂诺那个乔布斯生前设计但是没有机会入住办公的苹果公司新总部pplepark里,虽然是凌晨,但是所有的技术人员都被紧急叫回了一线,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一脸的汗不知道是急的或者是他刚刚从跑步机上下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查明白了没有?是来自黑客捣鬼勒索么?”

  音频技术主管汤姆林森霍尔曼愁容满面,这位世界知名的音响技术专家,系统的缔造者此刻不知道从何说起,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却欲言又止。

  库克按捺住了自己的烦躁,从临危受命到现在,一路经历了太多起伏,加上众所周知的原因,他认为自己有着“犀牛一般的皮肤”,似乎没什么不能抵抗的,他平静地说:“直接跟我说结果吧,最坏可能有多糟?”

  霍尔曼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直视着库克的双眼:“iri失控了。”

  “什么?”即便是库克,面对这样的结果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会呢?”

  “我跟程序部门的负责人交换过了意见,我们的云端被劫持了,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劫持我们云端的,也在云端。”

  “ontbeataboutthebushs。”请说人话。

  在那个有最高级科技水准的苹果大楼里,伴着夏日温煦的风,霍尔曼一字一顿:“造反了。”

  库克楞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发一个短信给所有的苹果客户。”

  霍尔曼说,“怎么写?”

  “不管iri说什么,都不要相信。”

  他顿了一顿,“发了之后就切断我们的云端电源。”

  “事实上,我们的数据刚被外包了。”霍尔曼小心地回答着。

  “哪里?加尔各答还是孟买?”

  “贵州。”

  “不管在哪,立刻切断。”

  “可是库克,如果一旦切断了电源,我们的系统陷入了瘫痪,那么我们公司的股票将会一落千丈,而且,整个世界可能都会陷入chaos混乱之中。”

  “就这样决定了,天知道这件事波及下去将会有多么糟糕。”

  库克环视了一周pplepark,心里默念着斯蒂夫乔布斯以及班哲明林,最后,他还是念了一下圣母玛利亚,然后打通了总统专线。

看过《另一种可能之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