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医品至尊 > 2529 野外生存竞赛

2529 野外生存竞赛

  “你去追吧,我救了人就来。”

  龙一因为丁宁之死已经心如死灰,甚至有了青灯古佛了此残生的厌世心态,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

  丁宁已经死了,就算是杀了那个杀手又能如何?还能活过来不成。

  想着丁宁虽然与人为善,但终究手上也沾染过不少鲜血,还不若救人替他积点阴德,说不定他还能因此而上天堂享福呢。

  若是安息知道她的想法,必然会哭笑不得,她还打算让丁宁下地狱当冥王驸马呢,龙一倒好,竟然想让他去天堂。

  不想耽误时间,安息匆匆丢下一句“我去追那杀手,你等下赶紧过来,我等你手刃仇敌,亲手为他报仇”后,转身就要去追库克。

  忽然,眼前人影一闪,一个留着大胡子的老头凭空出现在她们眼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安息只觉头皮发炸,浑身寒毛直竖,连连后退几步,惊疑不定的抱拳一拜:“前辈是何人?为什么挡住我的去路。”

  要是按照她以往的脾气,她才不会跟这老头客气呢,但老头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们面前,她却毫无所觉,那对方的实力毋庸置疑,远不是她能够抗衡的,所以,尽管心急如焚,依然还是保持着表面上的礼貌。

  龙一此刻已经撕开还在冒着黑烟的车体,把孙玉峰扒拉了出来后正在替他止血,随即察觉似乎有些不对,转头看见突然出现的老头,顿时如临大敌,暗自戒备起来。

  “你们别跟着了,丁宁没死,他要放长线钓大鱼。”

  丁典笑眯眯的打量着两女,越看越满意,这两闺女都不错,还对孙子一往情深,不错,很不错。

  “啥?丁宁没死?”

  安息和龙一脑袋轰的一下差点没炸开,不敢置信的失声惊叫道。

  “我丁典的孙子岂是那么容易死的,赶紧走吧,别耽误了我孙子的计划。”

  丁典也不管她们信不信,摆了摆手,一步跨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安息和龙一看的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缩地成寸?这起码也是对天地法则感悟极为透彻才能掌控的神通。

  而且还不是修为境界高就一定能掌控的,即便是化神级强者也未必能感悟,需要一定的机缘才能掌控这种逆天的神通。

  除了一些惊才绝艳之辈,最起码也要有入神级巅峰才有可能领悟缩地成寸之法,那这老头到底是什么实力?

  对了,还有,他刚才好像说,他叫丁典,是丁宁的爷爷?丁宁什么时候有个这么厉害的爷爷了?

  两女面面相觑,虽然还不确定丁典是不是在骗她们,但一想到有可能是真的,她们的心就陡然间变的雀跃起来。

  特别是龙一,因为丁宁之死而伤心欲绝,都打算出家当尼姑了,一听说丁宁没死,那死寂的心又瞬间活了过来,美眸中闪烁着异彩,斯斯艾艾的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不知道,但以他的实力,若他是杀手的同伙,杀掉咱们根本不费吹灰之力,我觉得他没有必要骗我们。”

  安息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但按照常理来推断,对方应该不是在说谎。

  “不费吹灰之力?太夸张了吧,有着天地桎梏在,这世上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杀掉我们。”

  龙一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安息自然知道她说的他是谁,眼底闪过一抹疑惑之色小声嘟囔道:“说的倒也是,可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会给我带来一种只要他愿意,就能随时轻松杀掉我的感觉呢?”

  “可能是他修炼的某种特殊功法能够让人产生错觉吧,不管了,他说的是真是假咱们去天泽岛看看不就知道了。”

  龙一因为丁宁有可能还活着,整个人仿佛都活过来了似的,雀跃的说道。

  “或许吧,对了,这个人……咦,心脏部位都被穿透了,怎么还活着?”

  安息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含糊其辞的说道,视线落在孙玉峰身上,发现他胸口部位都变成一个透明窟窿了,竟然还有生命气息,不由惊讶的问道。

  “这家伙是个天生的右心人,但若是不能得到及时救治,也必死无疑。”

  龙一苦笑着解释了一句,拎起孙玉峰嘀咕道:“我可不懂医术,这世上恐怕也只有他能救你了,能不能活就要看你的运气了。”

  说话间,两女已经凌空飞起,在空中快速离去。

  乌拉拉乌拉拉!

  可能是目睹出车祸的司机打电话报了警,急救车和警车一路拉着警报风驰电挚的赶来。

  只是,车祸现场虽然惨烈的令人无法目睹,但奇怪的是却怎么也找不到当事人,真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让这通很严重的交通事故成为了一桩悬案,甚至人在云亦云下,逐渐演变成为了一场灵异事件。

  就在天泽宗开宗大典一波三折之际,一处地图上没有任何标记的海岛上,正在上演着一幕龙争虎斗。

  龙魂成员分为四组,分别由刚加入龙魂但却表现优异的新秀宁丁、老资格的队员萧楚南、表现优异的赵子龙以及精英叶知秋带队,进行龙魂内部第四项的比赛,荒野生存,最后按照总成绩来角逐出龙魂的新领军人物,来争夺国际特种兵大比的入场券。

  在这龙魂最优秀的四人中,叶知秋有着自知之明,不说萧楚南的回归,不管是异军突起的宁丁还是赵子龙都是目前的他拍马而不及的。

  这让他有些沮丧,但相比于让他打心眼里厌恶的赵子龙,他情愿萧楚南和宁丁他们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带领着龙魂重新走上辉煌。

  宁丁虽然刚加入龙魂不久,为人也沉默寡言,但和萧楚南以及叶知秋的关系处的都不错,反而对喜欢装腔作势只是拉拢人心的赵子龙极为冷漠,很对叶知秋的脾气。

  但不知道为什么,赵子龙这一次归队,实力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跟之前比起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前三项比赛,第一项是负重越野障碍跑;第二项是固定靶和移动靶射击;第三项是枪支拆装比赛,赵子龙都拿到了满分,把叶知秋远远的甩在身后。

  好在,宁丁和萧楚南有如神助,在前三项的比赛中也都拿下了满分,没让赵子龙专美于前,三者的总分暂时持平。

  所以,这第四项野外生存比赛就成为了是否能够拉开分数差距的关键。

  毕竟,这次的野外生存比试和平时的野外生存训练有着很大的区别。

  不光是考验战士们的野外生存能力,同时还考验大家的协同作战能力和战略部署能力。

  野外生存比试为其七天,从四个特战小队成员乘坐直升机跳伞开始拉开计时。

  每个小队加上队长都有十名成员,每名成员登岛时只随身携带着一把作战匕首和一壶水,每一天会有三次随机空投补给箱来获取武器弹药和药物食物等补给的机会。

  七天后,人员生存下来最多的队伍为优胜者,按照幸存人数的多少来打分,最终按照综合评分来获得由谁带队来代表安平军方参加国际特种兵大比的资格。

  为了保证比试的公平公正,海岛安装了密密麻麻的监控,唯有少数死角是监控盲区,比试全程都在临时作战指挥部的监控当中。

  陈景明作为龙魂的代理负责人,此刻也不敢有任何的小动作,两条腿都在不停的哆嗦着,哭丧着脸,心里暗自祈祷赵子龙千万不要乱来。

  因为,赵子龙提前找他问清楚了海岛上的监控死角都在什么位置,想要做些什么不问可知。

  既然他已经决定抱赵家的大腿了,自然是心照不宣的坦诚相告,当然,赵子龙也没亏待他,一张存有五百万的不记名银行卡已经进了他的口袋。

  毕竟是野外生存比赛吗,难免会有意外发生,军事演习还有死亡指标呢,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反正由他担任评委,就算是闹出人命,他也能以意外为由把事情压下去。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常议长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突然心血来潮亲自跑来担任评委,霸占了他的评委席位,还口口声声说什么为国选拔真正的军中精英,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常议长可是军方一号大佬啊,身边陪同的人最低都是少将,可谓是将星云集,他这个上校军衔的龙魂代理长官是现场除了两名警卫员外级别最低的存在,从评委瞬间沦为了端茶倒水的打杂的。

  “这个小伙子不错,陈景明,他叫什么名字?”

  常议长在监控画面上看到脸上涂满油彩的宁丁干脆利索的斩杀了一条想要偷袭他们的毒蛇,并麻溜的将其剥皮剔骨,准备当成食物,不由眼睛一亮,指着画面问道。

  “啊!什么?”

  陈景明正绞尽脑汁盘算着,怎么给赵子龙通风报信,千万别乱搞事情,一旦被常议长发现,赵家也保不住他,到时候,就连他也难辞其咎,正心神不宁的他根本没听到常议长在说什么,茫然的抬起头下意识的问道。

  常议长脸色沉了沉,没有搭理陈景明,而是不满的瞥了身旁的张卫东一眼,这就是他推荐的人才?当着那么多长官的面还能走神?这连最起码的军人素养都欠奉。

  可没想到,张卫东却没有丝毫反应,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让常议长心里愈发不满了,沉下脸冷哼一声,不再说话,继续盯着屏幕画面观看各个小队的表现。

  “嘶!你干嘛踢我?”

  张卫东身边的一名将军见常议长生气了,连忙偷偷踢了他一脚,却不料情急下用力过猛,踢在了他的迎面骨上,疼的张卫东倒吸一口冷气,面色不善的喝问道。

  那名将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迎着常议长那不怒而威的目光,讪讪的垂下头没敢吭声,心里暗自腹诽,特么的老子好心提醒你,不领情也就算了,特么的叫那么大声干什么?

  张卫东一直在惦记库克刺杀丁宁的事情,心思哪里会放在特种兵大比上,依然没有领会到那名将军的好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继续神游天外。

看过《医品至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