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医品至尊 > 2527 杀无赦
  只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他自认为强大的一刀斩在七彩凤凰虚影上,不但没有让虚影应手而碎,反而觉得眼前一花,自己竟然被无数摇曳着身姿的凤凰残影所包围。

  那道道虚影看似人畜无害,但却能夺人心智,令人目眩神迷,脑海中如同电影倒映般泛起无数熟悉的场景。

  那一桩桩一幕幕,都是属于他过往的记忆,任他自信心性早就打磨的圆浑无暇,可看着记忆中那早就逝去的亲人面容,依然让他忍不住内心酸楚,泪流满面。

  “那无耻的小鬼子在干什么?怎么跟个傻逼似的杵在那里发呆?”

  “咦,那家伙好像哭了,卧槽,不会是被吓哭了吧。”

  “还别说,这混蛋好像真的哭了,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哎,还以为小鬼子有多牛逼呢,没想到天泽宗只是出动一个堂主,就一个跟抽疯似的不停跳舞,一个跟傻逼似的在那流猫尿。”

  “天泽宗真是高手如云啊,只是不知道那位孔堂主施展的是什么手段?这舞跳的还真好看啊。”

  “是啊是啊,也不知道这孔堂主多大年纪,是否婚配没有,我……我觉得我好像恋爱了。”

  “你?切,你也撒泡尿照照镜子好不好,就你那跟车祸现场似的长相,也敢痴心妄想。”

  “老子长的丑又怎么了?做人要有梦想。”

  “对对对,有梦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梦想,做梦去吧,从今天起,孔堂主就是我的女神了。”

  “滚,她是的我女神,你敢跟老子抢,老子跟你没完。”

  ……

  众人本就不待见扶桑鬼子,樱木花香偷袭在先,渡边鬼冢不守规矩在后,见他哭的伤心,不由乐不可支的说起风凉话来。

  特别是凤翔九天被好事者拍摄下来传到了苦海论坛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无数人为之热议和追捧,还有不少人捶胸顿足,后悔这次没能亲自去天泽宗观礼而一睹女神的风采。

  孔蕾也因此而一战成名,竟然吸粉无数,人称凤凰女神。

  渡边鬼冢不愧是天照神宫排名前列的神子,意志坚毅远超常人,只是失神瞬间就醒过神来,深感颜面大失的他恼羞成怒下大喝一声:“八嘎,给我破。”

  手中太刀全力出手,竟然瞬间斩出千百道刀芒,恐怖的刀芒漫天席地,疯狂的劈斩在七彩凤凰虚影上,瞬间光芒大作,凤凰虚影轰然炸裂,凤翔九天,破。

  孔蕾遭到反噬,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微微泛白,扔下目光迷茫兀自没从意境中清醒过来的樱木花香不顾,身如鹞鹰,悍然向渡边鬼冢发动攻击。

  渡边鬼冢一心武道,可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之心,眼神阴翳,双手持刀,迎头向孔蕾一刀斩下。

  这一刀,几乎凝聚了他所有的精气神,刀芒不大,但却宛若实质,森寒的刀锋带着浓浓的死亡气息,就连空间都被割裂出丝丝裂缝。

  所有人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里,有胆小的甚至紧闭上眼睛,不忍目睹女神血溅五步的惨状。

  孔蕾却冷哼一声,身影一闪间诡异的一分为五,化为五道虚影,让渡边鬼冢这一刀只是斩落了一道残影。

  丁宁暗叫一声漂亮,啧啧赞叹孔蕾的悟性之高,简直就是个为武而生的女战神,竟然能从二师父的分身反弹之法中那么快就领悟出了分影之术。

  不过想想,她可是孔雀族最有战斗天赋的族人,又觉醒了七宝秒术,当初都逼的自己险些落败,能有这样的悟性一点都不足为奇。

  她虽然领悟了分影之术,但明显自己又做了改动,依托于五行灵宝,只幻化出五道分影,虽然不像二师父分出上百道分影那样更加具有迷惑性,但却胜在每一道分影都宛若实质,且具备一定的战斗力,这样的手段远比二师父只靠着欺骗人视线却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分影之术杀伤力强多了。

  渡边鬼冢一刀斩空,立刻察觉到了不妙,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如同离弦之箭向前爆射而出,这一招不退反进大大出乎了孔蕾的意料,令她四道分影凝聚合一发出的致命一击落了个空。

  轰!

  大地震荡,烟尘弥漫,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纵深足有一米的深坑。

  渡边鬼冢虽然凭借着近乎于本能的直觉避过了这一击,但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心有余悸的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再也不敢有任何轻慢之心,双手持刀,如临大敌般的凝视着孔蕾,酝酿着下一波的攻击。

  孔蕾并没有乘胜追击,趁机平复着体内沸腾的气血。

  之前那蓄势待发的全力一击落空,让她气血翻涌极为难受,若是渡边鬼冢抓住这个时机立刻反攻,说不定还真能逆转局势。

  只可惜,他生性多疑,又心生胆怯,唯恐有诈,采取了防守之势,没有趁机反攻而错过了这稍纵即逝的天赐良机,落败,已经成为了定局。

  孔蕾抓紧机会调息完毕,转瞬间恢复到了巅峰状态,长发飞舞,衣衫猎猎,宛若女武神附体,率先发动了攻击。

  渡边鬼冢太刀翻飞,道道刀芒凝聚成一道巨大的刀网进行防御,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在气势上已然落入了下风。

  而孔蕾则截然相反,气势如虹,虽然没有动用武器,但她本身的肉身强度就极为可怕,以身体各个关节为武器,逼的渡边鬼冢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场上的战局已然明朗,孔蕾已经完全掌控了战斗节奏,渡边鬼冢完全被她牵着鼻子走,只能见招拆招,毫无反击的余力,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孔蕾的体力能够消耗过巨后,再寻找机会反败为胜。

  只可惜,他打错了主意。

  若孔蕾是纯正的人族修士还真有消耗过巨的可能,但她偏偏是妖族,又是肉身强横气血旺盛的妖族,生命不止战斗不息,是铭刻在妖族骨血中的战斗信条。

  更何况,孔蕾在丁宁的帮助下,五行灵宝在体内已经构成了五行阵列,无时无刻不在汲取着天地元力补充自身,虽然不能像丁宁那样几乎能够战斗到天荒地老,但拼起消耗来,这世上还真没有几个人能耗得起。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个毫无顾忌的霸道强攻,如同狂风骤雨的攻击层出不穷;一个不动如山,全力防守,苦苦挣扎,饱受煎熬。

  两人的速度都快到了极致,肉眼根本难以捕捉他们的身影,除了少数人能够看清楚他们的战斗轨迹外,大多数人只能看到漫天的残影,根本无法分辨哪个才是他们的真身。

  孔蕾是个不折不扣的武疯子,火力全开下如同暴雨梨花招招直逼要害,让渡边鬼冢苦不堪言,节节败退,甚至根本顾不到考虑对方的下一招是什么,全凭着战斗直觉和无数次的生死磨砺中培养出的战斗本能来条件反射般的做出反应,始终被孔蕾在压着打。

  但正所谓防久必失,丁宁轻吐了一口气,始终紧绷着的身体陡然放松了下来,笃定的断言道:“胜负已分,三招内,渡边鬼冢必败。”

  天泽宗众人对他有着谜一般的神之信任,见他断言胜负已分,紧悬着的一颗心都落回了肚子里,脸上露出欢喜之色。

  天泽宗首战大捷,让所有人天泽宗弟子都感到扬眉吐气,内心充满了自豪与骄傲,反倒没有人去关注丁宁为什么会中了弑神弹后会屁事都没有了。

  “咔嚓!”

  果然,不出丁宁所料,他话音刚落,孔蕾就一拳轰在了渡边鬼冢的胸前,发出令人牙酸的骨裂之声。

  渡边鬼冢跟被丢掉的破麻袋似的倒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溅起一地灰尘。

  众人定睛看去,只见渡边鬼冢面如金纸,胸骨塌陷下去一大块儿,口中血涌如泉,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最终却根本无力站起,颓然的脑袋一垂闭上了眼睛,生死未知。

  “鬼冢大人。”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却全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跟随着渡边鬼冢而来的天照神宫之人脸色剧变,纷纷大叫着跑上前去。

  “鬼冢大人死了,八嘎,杀了她为鬼冢大人报仇。”

  一群神宫门人见渡边鬼冢竟然死翘翘了,顿时红了眼睛,在一名身穿黑衣的武士怒吼下,一百余名扶桑武者齐齐拔刀,势如疯虎般向孔蕾杀去。

  终于醒过神来的樱木花香眼睛也红了,作为队伍的二号人物,又是距离孔蕾最近之人,义无反顾的率先冲了上去,人还没到,漫天的毒针和苦无就劈头盖脸的爆射向孔蕾。

  “哼,在我天泽宗的地盘上也敢放肆,既然你们敢杀,老子就敢埋,众护法何在?一律杀无赦!”

  丁宁对扶桑人一向没有什么好感,见他们单挑不行竟然开始群殴,顿时怒极而笑,高声下令道。

  “是,宗主大人。”

  三十六名护法声动九霄,齐齐冲天而起,人还在空中,无数道攻击就铺天盖地般向天照神宫中人袭下。

  轰!

  咣!

  啊!

  只是一轮集火,战斗之地就化为了一片血腥屠场,十余名冲在最前方的神宫门人死于非命。

  但扶桑这个民族很奇葩,有时候胆小如鼠极其惜命,可有时候却信奉武士精神悍不畏死。

  哪怕最前方的十余名扶桑武士化为血肉烂泥,也没能吓住他们,反而被激发出了骨子里的狼性,前赴后继如同飞蛾扑火般锲而不舍的向正在和樱木花香缠斗的孔蕾冲去,一副不将她斩杀誓不罢休的架势。

  一旁的齐平天和阿道斯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决绝之意,他们高估了渡边鬼冢的实力,也低估了天泽宗的实力。

  战况对他们极为不利,若是再不动用他们埋下的钉子制造混乱趁机逃走,现在别说坐等两败俱伤好渔翁得利了,能不能保住性命活着回去都是个问题。

  想到这里,两人顿时有了决断,齐齐抬起手用力一挥,大喝道:“动手。”

看过《医品至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