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医品至尊 > 2526 渡边鬼冢的挑战

2526 渡边鬼冢的挑战

  只见,天泽宗高层所在的高台上,最中央的宗主宝座上正端坐着一个丰神俊朗的年轻男子,面带笑容,嘴里轻声哼唱着,不是之前“死去”的丁宁还能有谁。

  现场陷入死一般的静寂,众人瞬间集体石化,齐齐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丁宁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死而复活?

  轰!

  下一刻,现场瞬间沸腾了,因为丁宁之死而黯然神伤的人们喜笑颜开,想要和丁宁套关系的各大势力本已放弃,此刻内心又重新燃起希望;当然,也有那些仇视丁宁的人们顿时失魂落魄,内心怒吼着这家伙怎么还活着。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茹娜眼泪都快哭干了,看到这一幕顿时破涕为笑,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是啊是啊,丁宗主,您这到底玩的是哪一出啊?”

  周长青更是喜出望外,哭笑不得的问道。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喜可贺啊,哈哈哈。”

  圣刀遗族丁族长也难掩喜色,捋着稀疏的胡须老怀欣慰的大笑起来。

  圣医门和圣剑山庄中人则是心情复杂,但也同样识趣的说了两句祝福的好话。

  夜曼瑶则是难掩喜色,一双眼睛已经红肿的跟桃子似的,若不是众目睽睽之下要维护她族长的尊严,都恨不得投入丁宁怀中好生嘘寒问暖。

  海老爷子了本已心灰意冷的心再次活泛起来,一张老脸上笑的跟朵老菊花似的,语无伦次的连连叫好。

  丁宁没死,心情最雀跃的当属海明珠了,眸中含泪,又哭又笑的跟得了失心疯似的。

  心里却悲喜交加的暗自嘀咕着,果然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这提起裤子就翻脸不认账的家伙没死就好,姑奶奶非得跟你好好算算账不可。

  那些和丁宁交好以及天泽宗弟子们顿时欢呼雷动,仿佛找到了主心骨般个个喜气洋洋。

  “不,不可能,那可是弑神子弹,他怎么可能会活下来?”

  阿道斯和开门齐平天不可思议的失声惊叫道。

  “我本来还遗憾没能亲手斩杀你呢,你没死,那就太好不过了,来吧,我现在就送你归西。”

  渡边鬼冢却不惊反喜,周身的战意不断升腾,紧盯着丁宁上前一步傲然挑衅道。

  阿道斯和齐平天脸色顿时为之赫然,没想到自己活了这把岁数看,竟然还不如天照神宫的一个年轻后辈淡定,两相对比,委实太丢人了。

  可一想到丁宁竟然没死,他们的心里就暗自叫苦。

  要知道,他们本没打算这么早现身的,想等着其他人动手两败俱伤后再来坐收渔翁得利的,那样不仅能大幅度减少己方的伤亡,说不定还能把天泽宗库存的所有丹药和宝物乃至是高手都纳入囊中。

  可在得知丁宁已经被人暗杀,那令人畏惧的化神强者又不知为何突然退走后,他们坐不住了,唯恐被人抢先一步坐失良机,才慌忙赶来,想要趁着丁宁刚死天泽宗人心惶惶之际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并且在游轮上,三大势力还达成了合作协议,按照出力比例来瓜分整个天泽宗。

  可没想到,丁宁竟然没死,这让他们如同吞了只苍蝇似的恶心,毕竟,这就意味着他们要正面硬刚士气高涨的天泽宗,虽然他们并不畏惧,但己方的伤亡注定不可能小,这可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好在,有傻乎乎的天照神宫抢着要打头阵,他们乐的在一旁看热闹,先由他们斗的两败俱伤才好伺机而动。

  “挑战我们宗主,就凭你也配?”

  丁宁还没说话,紫雀儿就先不乐意了,出声讥诮道。

  开玩笑,丁宁现在的身份可是天泽宗宗主,岂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随意挑战的?那多跌份啊。

  当然,她现在也是副宗主了,也不能随意应战,那也太看得起扶桑鬼子了。

  “八嘎,死啦死啦的,你这个该死的女人,立刻过来受死。”

  渡边鬼冢作为天照神宫的神子,一向地位尊崇,养成了他心高气傲的骄横之气,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被紫雀儿当众奚落,顿时勃然大怒,铮的一声抽出腰间太刀,目露杀机,紧盯着紫雀儿叫嚣道。

  “宗主,孔蕾请命,斩杀此獠。”

  孔蕾身为一堂之主,对上渡边鬼冢身份倒也算是匹配,当即主动请命道。

  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哪怕私下里是丁宁女人的身份,但既然开宗立派了,该遵守的规矩还是要有的,所以,孔蕾再手痒痒,也要征求一下丁宁的意见。

  “也好,你小心点。”

  丁宁只是略一沉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天泽宗半神级强者不少,但能够闻胜渡边鬼冢的人却不多。

  孔蕾在实力上虽然略逊于渡边鬼冢,但胜在战斗经验丰富,又身怀七宝秒术,由她出战最是合适不过。

  紫雀儿和鹤灵儿等人也微微颔首,小声叮嘱她一定要小心,毕竟是天泽宗开宗以来众目睽睽下首战,若是输了对宗门声誉影响颇大。

  “哼,你不配跟我交手,花香,你去。”

  渡边鬼冢作为天照神宫排名靠前的神子,见丁宁不出手也就罢了,就连副宗主都不屑于出手,只派出一个区区堂主,让他觉得大跌身份,傲然的收刀站后退一步吩咐道。

  “嗨!”

  樱木花香虽然贵为神女,但天照神宫等级分明,她在宫中的地位远远低于渡边鬼冢,闻言恭敬鞠躬应了一声,缓步迎上孔蕾。

  孔蕾一向好战,也不在意渡边鬼冢临阵换人,既然他不应战,那就打败这神女再逼着他对战便是。

  “樱木花香,请多多关照。”

  樱木花香迈着小碎步站在孔蕾对面,九十度鞠躬很有礼貌的报上自己的名字。

  孔蕾有些不知所措,妖族战斗一向都是不废话直接开打,哪有那么多繁文缛节,樱木花香这一手弄的她都不好意思直接动手了。  

  “小心!”

  就在她错愕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丁宁焦急的示警声,让她心中一凛,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一个后下腰成铁板桥。

  嗖嗖嗖!

  细微的破空声传来,三道乌光紧擦着她平坦的小腹划过,那带起的凌厉风声竟然刺的她小腹隐隐生疼,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那乌光上蓝莹莹的必然唯有毒药,若不是丁宁察觉不对传音示警,恐怕她大意下真要中招了。

  尽管知道有丁宁在,即便对方在暗器上喂了毒也性命无忧,但天泽宗开宗第一战却必然会落败,这让宗门颜面何存?

  想到这里,孔蕾后怕不已的同时升腾起滔天的怒火,这该死的扶桑女人竟然假模假样的装作行礼,却趁她不备出手偷袭,真是太阴险卑鄙了。

  可樱木花香既然能成为天照神宫的神女,又岂是易于之辈,见偷袭没得手,眼底闪过一抹遗憾之色。但却不紧不慢,脚下连连轻踩,柔弱无骨般的身躯如同随风弱柳,竟然翩翩起舞,那舞姿曼妙,美奂绝伦,令人心神为之所夺,在场意志不坚定者皆看的如醉如痴,沉浸在那美妙的舞蹈当中。

  却罕有人能察觉,在樱木花香的舞步遮掩下,细如牛毛般的蓝色毒针层出不穷,铺天盖地的向孔蕾射去。

  丁宁为之哑然失笑,在孔蕾面前跳舞?简直是班门弄斧。

  果然,下一刻孔蕾就不屑的冷笑一声,素手轻扬,翩然起舞。

  凤翔九天,自从孔蕾来到人间后首次显露与世人眼前。

  舞动,凤起,七彩凤凰虚影在天际翱翔,身姿曼妙,栩栩如生,兀自散发着七彩光华。

  那蓝汪汪的漫天毒针刚至眼前,就被七彩光华阻挡在外,扑簌簌的跌落一地。

  樱木花香瞳孔中闪过一抹迷离之色,心神瞬间为之所夺,竟然不知不觉随着七彩凤凰的节奏而律动,遥相呼应,人凤合一,舞动倾城,赏心悦目。

  丁宁心中大定,胜负已分,毫无悬念。

  或许在外人看来,樱木花香似乎还在跟七彩凤凰相抗衡,实则孔蕾已经完全掌握了节奏,在牵着樱木花香的鼻子走。

  只要孔蕾高兴,随时可以取走樱木花香的性命,只是到底是杀是擒,她到底会做何选择呢?

  丁宁摩挲着下巴,饶有兴致的想着,打心眼里来说,丁宁并不希望孔蕾视人命如草芥,因为他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手上沾染太多的鲜血。

  但樱木花香是敌人,上门挑衅在前,用毒针偷袭在后,真要是杀了她也无可厚非,他也不会多说什么,只是难免心里会有些不舒服。

  别人看不出门道,但熟知樱木花香手段的渡边鬼冢却察觉到了不妙,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心里暗自纠结。

  救还是不救,是摆在他面前的一个难题。

  救吧,在单对单的挑战中自己贸然出手,有以多凌寡的嫌疑,必然会遭所有人耻笑。

  可若是不救吧,樱木花香落败已成定局,就连生死都不由自己掌控,作为此次行动的领队,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一大助力就这样丧命,失去了了樱木花香,他们一行人的实力也必然大打折扣,会让他们接下来的局面变的极为弱势。

  渡边鬼冢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定,不管了,只要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就算被人耻笑又如何?

  一声不吭的悄然抽出太刀,悍然挥刀,化为开天劈日般的巨大刀芒,向七彩凤凰虚影骤然斩下。

  “无耻!”

  “卑鄙。”

  “该死的扶桑鬼子,一如既往的不要脸。”

  ……

  围观之人脸色剧变,齐齐破口大骂道。

  紫雀儿等人脸色陡然剧变,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就要出手,却被丁宁伸手阻拦,淡定自如的道:“静观其变即可。”

  “可是……”

  鹤灵儿担忧的道,话音未落就被丁宁打断:“相信蕾蕾。”

  “来的好,早就该一起上了。”

  孔蕾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让众人紧悬着的心瞬间落回了肚子里,暗叹道,还是丁宁了解孔蕾啊。

  渡边鬼冢一刀劈下,自问这一刀绝不会失手,即便不能斩杀孔蕾,也必然能够打断她那摄魂夺魄的古怪舞蹈,救下樱木花香。

看过《医品至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