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日久情深:季少,夫人有请 > 073、昨晚的你很热情

073、昨晚的你很热情

  季当旿怕这女还乱来,直接将她扛在肩上,怒气冲冲的走出包厢。

  “咦,季少,怎么走了?”一个男人怀里搂着面带潮红的女人。

  这就是刚才程初禾在外面碰到的两个人。

  季当旿没有理他,直接走了。

  男人拧着眉头,有些意外,“季少是扛了个女人?”

  ……

  季当旿把女人放进车里,直接就带到了自己的别墅。

  她现在这个样子,不管是送回学校,还是送回家,都不是个事。

  “喂!醒醒!”季当旿把她放到床上,轻轻地拍着她的脸。

  女人嘟哝着,小嘴呷巴了一下,然后大剌剌的手一挥,放在头顶上,两条腿更是没有形象的张开。

  季当旿真的要疯了。

  不。

  不是要疯。

  是要血管爆炸而亡了。

  她……她到底知不知道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的诱人!

  脸颊微红,眉眼带着醉意,红唇轻噘,露出一点点贝齿。

  天鹅般美好的玉颈,衬衣上的两粒扣子解开,露出一片玉肌,漂亮完美的美人骨勾引着男人的热血沸腾。

  白色的蕾丝内衣露出了轮廓,饱满的胸如同绽放的花,正散发着迷人的气息,让忍不住想要伸手去碰上一碰。

  她手一伸,衣服往上,平坦的小腹露了出来。

  那般的细嫩,没有一点赘肉。

  两条细长的腿包裹在牛仔裤里,也隐藏不了它的美。

  季当旿深吸一口气,将小腹里的那股热流强制压下。

  他走进浴室,拿了毛巾给她擦了脸,擦了手,然后拉过被子盖在她的身上。

  站在床边看了许久,目光深邃暗沉,直到女人又翻了个身,他才走出卧室。

  拿了一支烟,站在阳台点燃。

  深吸一口,吐出个烟圈。

  今晚,注意是个不眠之夜。

  “骰子哥死了。”苏斐发来微信。

  季当旿皱眉,“死了?”

  “今天在秋山赛车,翻车了。”

  “死了就死了。”去那个地方赛车,丢命的人又不止他一个。

  过了一会儿,苏斐又发来语音,“你猜我今天在秋山看到了谁。”

  季当旿发了一个字,“谁?”

  “小妹妹。”苏斐激动的说:“我亲眼看到她那飙车的英姿,简直太帅了!在过鬼门弯的时候,就是在那里,一把甩过去,直接超过了前面,在阎王弯那里,更是一马当先。我靠,现在我怀疑,就是你跟她比,也不一定会赢。”

  季当旿回头看了一眼屋内,眉头紧蹙。

  她竟然会赛车!

  眸光蓦然一冽,直接打电话给苏斐,“你说骰子哥在秋山翻车死了?”

  “对呀。”

  “在哪里出了问题?”

  “噢,说起这个,就不得不提小妹妹啦。就是骰子哥要抢小妹妹的车道,想超她。没想到小妹妹技高一筹,稳稳的过了鬼门弯,骰子哥就甩尾没甩过来,直接就翻了。”

  季当旿脸色阴沉,目光似剑。

  结束通话后,季当旿双手搭在扶栏上,手指间夹着的烟快要灭了。

  他狠吸了一口,那烟火又变得明亮。

  吐出烟圈,把烟摁熄在烟灰缸里,走进了屋里。

  ……

  头痛。

  程初禾眯着眼睛,揉着额头。

  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清醒之后,看着陌生的房间,她愣了。

  这……是哪里?

  回想到昨天发生的事,她脑子一下子炸了。

  昨晚,明明是在ktv,她一个人包了个房间喝酒。

  现在怎么会在这里?

  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完好,没有被侵犯,她狂躁的心这才算是平静了一点。

  只是,她怎么就来了这里?

  这是谁家?

  掀开被子下床,打开门,再一次懵了。

  怎么这么熟悉啊。

  好像……来过。

  心里隐隐冒出一个不好的可能性。

  “睡的好吗?”身后,一个慵懒性感的声音响起。

  程初禾心里一颤,紧抿着唇。

  果然,那不好的预感应验了。

  咬着唇,紧闭着眼。

  深呼吸,睁开眼睛慢慢转身。

  男人穿着睡袍的斜靠着墙,深邃迷离的桃花眼正盯着她。

  “我……怎么会在你家?”程初禾完全记不得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季当旿薄唇微勾,“你昨晚喝醉了,走到我的包厢,然后抱着我不放……”

  程初禾惊呆了。

  瞪圆了眼睛,紧张的咽了口唾液,小声的重复,“抱着你不放?”

  听他这说话的语气,好像还有下文。

  她大概,也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咬牙。

  “还强吻了我。”季当旿看着女人的窘态,挑了挑眉,“你还说,要好好爱我。”

  “……”程初禾。

  要死了要死了。

  她想起来了。

  就是因为想出去吹风,然后可能走错了房间,然后……

  妈妈呀。

  为什么非要出去吹风?

  为什么管不住自己的嘴?

  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喝酒啊?

  程初禾好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这特么,以后还怎么见人呐。

  最让她无语的是,怎么就碰上了这个男人!

  “如果你不是碰上了我,你大概已经被人……拆吃入腹了。毕竟,昨晚你很热情。”季当旿看穿了她的想法,很无情的指出来。

  程初禾:“……”

  虽然心有不甘,但他说的是事实。

  面红心跳,实在是没脸见人,羞愧又尴尬的低下了头,“对,对不起。”

  这种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她也没有办法控制。

  “昨晚说的话,还算数么?”季当旿站直了身子,缓缓走向她。

  程初禾不解,抬头就对上了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酒醉后的话,作不得数。”不管她说了什么,那都是发酒疯。

  季当旿挑起了眉尾,声音上扬,“噢?难道不是酒后吐真言?”

  真言你妹!

  酒疯子说的话,能信么?

  “呵呵,不是不是。是醉话,胡话。季少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呵,别放在心上。”程初禾想跳楼,她昨晚都说了些什么玩意啊。

  ------题外话------

  在看文的小伙伴们举个手,打个卡让我看一看。你们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看过《日久情深:季少,夫人有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