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令人失望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令人失望

  “夏公子,不如试试我们琳琅岛的测灵木?”二守墓人和蔼上前,取出一截人高的黑色木头。

  上面残留有数道掌印,深浅不一。

  “如何检测?”夏轻尘问道。

  二守墓人耐心道:“运转月丹内全部力量于手掌,打在灵木上。”

  “根据留下掌印深浅,可准确判断出修为高低。”

  夏轻尘了然,望了眼上面的七八道掌印,最浅的一寸,最深十寸。

  “一寸,是雷无痕所留,十寸,是四守墓人所留。”

  雷无痕是小月位一轮,四守墓人则是中月位一轮。

  灵木上留下的掌印深几寸,便是几轮修为。

  “夏公子,请吧。”二守墓人将灵木的半截插进地里。

  此木极为沉重,比之玄铁还要沉重得多,玩不全担心有人能够将其一掌击飞。

  众目期待中,夏轻尘来到灵木面前,他余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当瞥到人群末尾,一截露出来的红伞时,只开启一个普通月丹。

  里面的月力,如泄洪之水冲出,令九大武脉前所未有的肿胀。

  单凭月力,便超越曾经的星力、体魄之力和邪佛之力的合!

  砰——

  夏轻尘的手掌拍入木头之中,震得此幕哐当震响。

  一丝丝的青烟,自掌印所在之处不断往外冒,可见这一掌的激烈程度。

  当其手掌徐徐收回来,全场所有目光都聚焦在掌印。

  “两寸!!”一声惊呼乍响。

  谷八通距离最近,瞪大眼珠子,狂呼不已。

  “岂不是说,他已经突破小月位二轮?”

  “我们都只突破小月位一轮而已。”

  “满月者果然不同凡响。”

  相较于青年们的震惊,长辈们更为冷静。

  八守墓人略带疑惑:“仅仅是小月位二轮吗?”

  不只是他,许多长辈或多或少都有些失望。

  毕竟,夏轻尘是第一个传说中的满月者。

  “有何稀奇?”浑厚而苍老的声音,打破众人的质疑。

  大守墓人捻须而道:“突破月境和星境有所不同,后者或许能够连续突破数个层次,但前者,几乎很难跳跃式突破。”

  “难道,你们听说过第二列首次突破,便达到小月位二轮的人吗?”

  众人适才恍然。

  能够突破小月位一轮,都是万分艰难的事,历史上还真没有谁一下突破小月位二轮。

  如此一想,他们就此释然。

  “夏公子。”大守墓人望向夏轻尘,眼神分外欣赏:“老夫诚邀你加入琳琅岛。”

  “若你愿意,老夫可以举荐你为新的守墓人。”

  什么?

  不论大陆,还是琳琅岛全都暗暗震惊。

  守墓人,历来只有派遣而来,还从未听说过,是从沧海内外的人中挑选。

  十轮明月对于大守墓人的冲击力,何等之大可想而知。

  帝归一如此名震沧海内外的第一天骄,他可从未邀请过对方加入守墓人呢。

  夜家主、黄家主、中云王全都紧张起来。

  守墓人乃是沧海内外,地位最超然的身份,夏轻尘若加入,从此将不再属于大陆。

  “岛主美意,晚辈心领。”夏轻尘婉拒:“但,晚辈有事要做,恐怕不适合担任守墓人。”

  其余光,再度瞥向帝归一所在。

  那柄红伞,已不知何时消失。

  此时,二守墓人走上前,在大守墓人的耳畔轻声诉说几句之后,大守墓人神色复杂起来。

  半晌道:“如此,老夫就不勉强。”

  顿了顿,大守墓人道:“你在我琳琅岛突破满月,算是缘分,有何资源需求尽管说。”

  夏轻尘能够感受到,他瞬间对自己失去了兴趣。

  “资源不用,但,晚辈有一个不情之请。”夏轻尘继续道:“我有一个朋友,被放逐到日光刑场。”

  “还请岛主开恩,特赦对方。”

  哦?

  大守墓人询问一番,得知是崖无神的后继者,道:“可以,但规矩不可变!唯有五位以上的守墓人同意,方才能特赦。”

  “老夫不能强迫其余守墓人的意见,只能算作一人。”

  言外之意,还剩下四人。

  其实,以大守墓人的威望,只要他说一句,特赦奴天遗,其余人守墓人敢反对吗?

  他特意强调,需要其余守墓人的同意,分明是不想答应夏轻尘。

  “多谢。”夏轻尘道:“贵守墓人尘光,曾经和我有约定,若是我击败单起,他和一位守墓人同伴,会同意释放单起。”

  大守墓人向二守墓人投去目光,得到对方点头肯定后,道:“加上我,三位,还有两位。”

  八守墓人和七守墓人略一犹豫的站出来。

  他们面带一丝忐忑,道:“我等同意释放奴天遗。”

  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大守墓人不愿释放奴天遗,他们不该违背大守墓人的意思。

  可,谁让他们已经答应黄家主,并且收了对方好处?

  若是反悔,损伤守墓人的名誉。

  大守墓人望了二人一眼,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他想象得到,他们有不得已的苦衷:“五位,够了,释放奴天遗。”

  说完,向夏轻尘道:“五日之后就是龙渊帝会,期待你的到来。”

  他先一步离开,其余守墓人相继走开。

  夏轻尘则立刻被大陆的亲朋好友围住,他们当场取出美酒佳肴,为其庆贺。

  不过。

  黄家主并未参加,只立在远处默默望着,神情里,有一抹悔意和孤独。

  本来,夏轻尘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黄家人。

  只可惜,全都被自己的短视,以及儿子孙子的狭隘所破坏。

  以至于夏轻尘都不认可自己是黄家之人。

  现在,他们后悔都晚。

  “什么了不起,哼!”黄问鼎酸溜溜的望着热闹场景,难以掩饰内心的妒忌。

  黄从龙拍着儿子的肩膀:“他天赋固然好,但,你的修为比他高,大劫降临,天赋再好都比不得修为高。”

  “龙渊帝会时,你大展风采,绝对比夏轻尘更为耀眼。”

  对此,黄家主摇头叹息。

  口中发出了一丝怅然:“为什么我黄家,出不了一个夏轻尘那样的人呢?”

  黄从龙听到,心中不舒服:“父亲,夏轻尘虽然厉害,可也用不着贬低你亲孙子吧?”

  “论修为,你亲孙子,可是在夏轻尘之上呢,不久之后的对魔一战,还是要看你亲孙子表现的。”

  黄家主眼神里失望更甚:“你们真的以为,夏轻尘的修为,只有小月位二轮吗?”

  (明天十二点,五更)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