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登云逐龙(二更)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登云逐龙(二更)

  夏轻尘口中含着那枚极品月髓,上颚用力一压,月髓内流溢出浓郁的月华,冲入夏轻尘的腹部。

  腹部的星泉里,约两成的星力已经被点燃。

  涌入的全新月华,又令两成的星力点燃,化作一片火海。

  当星泉之内的所有星力全部点燃,星泉便再难包容满泉烈焰,进而发生裂变,进化成为月丹。

  现在,又有两成星力点燃。

  夏轻尘头顶上方,那轮照耀时空的巨大月轮身旁,再度出现一轮山岳大小的月轮。

  二者并列长空,贯照古今!

  万千小月轮,彻底淹没在两轮明月的盖世光辉下,无影无踪……

  同时,夏轻尘顿觉压力陡增。

  两轮明月增加的压力,并非一加一,而是几何倍数飙升。

  两轮明月比之一轮的压力,大了足足五倍!

  咔——

  夏轻尘周身的大地一阵凹陷,发丝裂痕向着四面蔓延。

  他全身的骨骼,亦产生几分酸疼难忍,肌肉拱起,不得不发力对抗异常的压力。

  祭坛上,大守墓人默默注视。

  凝视着两轮明月,淡然道:“三轮,就该躯体受伤了。”

  果然!

  当夏轻尘再度咬一口月髓,点燃另外两成星力之后,第三轮月亮出现。

  三轮月亮,是一轮月亮的二十五倍!!

  轰隆——

  仿佛天塌地陷,第三轮月亮出现的刹那,夏轻尘方圆十丈的大地,全都轰然塌陷。

  夏轻尘本人保持着打坐的姿态,径直坠入三丈深的深坑里。

  滑落的尘土,掩埋其半截身体。

  他面孔肌肉,轻轻抽搐,显然承受的压力不轻,最为严重的是,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不过,并非如大守墓人而言,是躯体受伤。

  而是背心的旧伤,在二十五倍的巨压之下复发。

  虽然经过疗伤,伤势痊愈,但,伤痕依旧在,此刻巨压撕裂伤痕,令旧伤爆发。

  “四轮,就该骨骼散架。”大守墓人平淡道。

  话音刚落。

  第四轮明月如期升上天穹!

  四轮明月,彻底将天地吞没在无边月芒之中。

  以琳琅岛为中心,方圆百里之内,都白茫茫一片。

  唯有百里之外,才可窥见,琳琅岛上空那惊人的四轮明月。

  而此刻,它所承载的压力,亦达到一百二十五倍!

  卡咔擦嚓——

  夏轻尘浑身骨骼都发出不堪重负的连串清脆声响,仿佛骨骼寸断般。

  可其实,夏轻尘最弱的乃是皮肤。

  古神一脉的极限淬炼之法,只能锻炼筋骨,皮肤反而少有增益。

  他连皮肤都未破损,何况是筋骨呢?

  眼下不过是压力陡增,关节交错发出的声响而已。

  巨压之下,夏轻尘四周的大地再度凹陷,方圆二十丈都开始下沉,且坑深达六丈。

  夏轻尘亦彻底埋入地下,不见踪影。

  祭坛上。

  大守墓人微微一叹:“现在停下,还能苟活世间,继续第五轮,只会惨遭碾死。”

  可若停下,那意味夏轻尘突破失败,将终生卡在大星位巅峰。

  一生,都将沦为大星位级别,武道之路,亦将戛然而止。

  “他会适可而止的。”二守墓人神情放松:“承受不住压力,必然会放弃。”

  可,大守墓人却摇了摇头。

  “书皇渊可曾放弃?”

  众人若有所思,当年震烁时空如书皇渊,难道他就曾放弃?

  “登高望远者,怎惜折身为尘?”大守墓人沙哑道:“人杰,自有人杰的陨落方式。”

  果然。

  第五轮明月如期而至。

  刺眼的月芒,笼罩千里方圆大地,连海底都不例外。

  大地的塌陷,瞬间蔓延到四十丈方圆,逼得周围修炼者纷纷后退。

  而深坑中央的土壤里,一片血色徐徐渗透。

  他,终究还是选择了继续。

  大守墓人默默转身,闭上眼睛的他,面孔上难掩深深惋惜,情绪低落的挥了挥手:“以琳琅岛之礼,厚葬。”

  “葬在何处?”二守墓人请示。

  “帝冢里,给他一块安身之所。”

  什么?

  二守墓人吃惊,道:“凡人埋葬人间帝冢,有违规定啊。”

  历代安葬在人间帝冢的,哪一位不是帝王之身?

  大守墓人徐徐睁开眼,眼内一片哀意:“冲击九九之月者,当为少年帝王,安葬于此,无可厚非。”

  千百年来,有几人冲击就九九之月?

  仅有两人耳。

  但,千年来帝王几何?

  多有上百!

  他们的历史地位,比帝王更甚,为何不能安葬于人间帝冢?

  “是!”二守墓人默默一叹,夏轻尘到死,都要破一个先例。

  不过,仔细想想之后,二守墓人释然。

  夏轻尘不是实际上的楼南之主么,作为帝王安葬在此合情合理。

  “可惜了。”大守墓人转身向着祭坛深处走去,扼腕不已。

  帝归一撑着伞,风轻云淡一笑:“蝼蚁登云逐龙,摔死为泥,有何可惜?”

  他伸了一下懒腰:“正如我所言,大陆舍我其谁?”

  他帝归一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是未来大陆的王,是引领一代武道的执掌者!

  未来,只属于他。

  无人可分享!

  可,就在众人相继转身的刹那,动身前去取夏轻尘遗骸的二守墓人,脚步忽然凝滞在漫长阶梯。

  其眸光骇然的凝视眼前场景,声音如颠簸的驴车:“第……第六轮……明月!”

  什么?

  已然走远的数位守墓人,已经帝归一,全都猛然转过身。

  他们剧缩的瞳孔里,倒映着难以置信的画面。

  第六轮明月,和另外五轮月亮齐照长空!!

  “怎么可能!”大守墓人发出浓浓惊叹。

  方才,夏轻尘就该被巨大压力所碾压而亡,为什么还能开启第六道月轮?

  要知道,当年的书皇渊,出现第六道月轮时,已经是强弩之末啊!

  “走!一起去亲眼看看,这是怎样一位盖代人杰!”大守墓人有些激动,他一马当先,率领祭坛上的人,悉数驾临冕帝陵。

  立在八十方圆塌陷的边缘,他们注视着深坑中央鲜红的土壤,满目震撼。

  此时,月轮的压力,已经达到极为恐怖的地步!

  六轮之压,已是第一轮月亮三千一百二十五倍之多。

  那等压力下,就是一尊铜人,都要被压瘪,何况血肉之躯呢?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