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你在耍诈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你在耍诈

  仔细观察可以看见的是,单起身躯三尺外,隐隐有一层明灭不定的血色气流环绕。

  正是它,轻易抵挡住夏轻尘的掌印。

  “那是什么?”不少年轻一辈都露出惊讶和疑惑表情。

  便是长辈之中,都有不少面露一丝诧异之色。

  血色气流,委实罕见无比。

  唯有琳琅一方,地位比较高的上尊,才露出几许欣赏,以及,深深的羡慕。

  就是飞禽上的尘光,都满是羡慕神情,语音复杂:“想不到,你真的修炼成血皇不败体。”

  所谓的血皇不败体,是来自人间帝冢一位古来帝王的传承。

  修炼成功后,可获得强大无比的体魄。

  最为显著的就是,周身可凝聚成一层血气,成为坚固无比的防御。

  同等级的攻击之中,几乎无法破开。

  修炼成功,便等于立于不败之地。

  只是此体,极难修炼,尘光身为守墓人,就曾多次尝试,但都以失败告终。

  近三十年来,尘光是唯一修炼成功之辈。

  眼下,爆发出的威力,大家有目共睹。

  夏轻尘威力不错的一掌,轻松被化解。

  尘光随即注视向夏轻尘,点评道:“至于夏轻尘,掌印刚劲不足,绵柔有余,应当是修炼不够刻苦的缘故。”

  此点评极为偏颇。

  夏轻尘的掌印何曾绵柔?

  面对同阶,不,是越级二战,小月位一轮都无法承受,这还是棉柔的话,天下间就没什么刚劲。

  尘光枉顾双方修为的差距,做出此等点评,令大陆一方格外不满。

  若是同等修为,夏轻尘那一掌,单起的血气未必就一定能挡住呢。

  场上。

  单起双臂环在胸前,两脚纹丝未动,一双蔑视的眼眸,俯瞰着夏轻尘:“只有这点本事?”

  回应他的,是夏轻尘随手一剑。

  一道狂猛的剑气,气贯长虹,刺在血气之上。

  只见血气轻微一个晃动,便将剑气消弭得空空如也!

  单起淡淡摇首:“黔驴技穷!”

  两度攻击,都不曾伤害单起分毫,不,是连其三尺范围内都无法突破。

  天空上,尘光再度点评:“夏轻尘武技层次单一,招式有余,威力不足,看样子,的确不适合与单起交战。”

  大陆一方不由担忧起来。

  于古公轻声嘀咕:“夏轻尘行吗?”

  就连始终向着于古公说话的张晓风,都嘴唇紧紧抿在一起,死死锁定战场变化。

  梵音妙不知不觉都将手掌按在了胸口,秀眉紧缩。

  她是少数知道,夏轻尘绝非常人之辈,可眼下的情形,实在令人担忧。

  两度出手,全都奈何不得单起,夏轻尘真的是其对手吗?

  琳琅岛一方,不少青年之辈彻底松口气。

  韩向东更是忍不住笑起来:“呵呵,也就这点本事!”

  长辈之中的雷霸上尊,目露一丝优越感:“到底还是底蕴不足,虽然惊艳一时,却难登顶巅峰,笑傲群雄。”

  就是西渊魔尼,都轻轻摇头:“双方差距太大,这样的切磋并无意义。”

  甚至,一些质疑的声音都开始出现。

  “夏轻尘真的有击败鲨音鲨浪的修为?”

  “他看起来其实很弱啊!”

  “我也表示怀疑,从其目前展示的实力来看,根本不可能是鲨音鲨浪的对手。”

  ……

  此时此景,夏轻尘非但没有沮丧,反而十分平静的缓缓收起大衍剑。

  异常的举动,令人格外瞩目。

  “他要投降了?”

  “连剑都收起,应该是认输吧。”

  “预料之中,双方差距太大,怎么切磋得下去?”

  可,令他们猝不及防的是,夏轻尘交战后,首度开口。

  他双手自然垂在身侧,淡然注视着单起:“终于有一个可以稍微认真点的对手。”

  此言一出,自然嘘声一片。

  “他怎么有脸说这种大话?”

  “人家单起让了两招,奈何不得对方,不谦虚点就算了,还道出此等狂妄之言?”

  “可笑,哎,真是可笑!”

  哄笑中,夏轻尘脚尖一点,身法迸发到极致,达到一步两千尺!

  但听空气爆鸣,夏轻尘似离弦之箭,留下一连串的残影袭至单起身前。

  两大星泉大开!

  邪佛经脉大开!

  内藏空间大开!

  三者齐开,令其单体力量达到极致!

  砰——

  夏轻尘右掌拍在血气上,山洪喷发般的力量,轰然狂泄!

  单起依旧保持着双臂环抱的姿态,淡淡道:“无用功!”

  血皇不败体,同阶都不可破,何况夏轻尘?

  咯吱——

  然而,正当此刻,一缕清脆的声音噶然而起。

  只见血气表面,竟暴增数十条裂痕。

  单起面色一变,立刻放下双臂挡在胸前。

  堪堪此刻,血气破裂,夏轻尘的手掌如一座巨山轰压在其双臂。

  噗——

  沉闷声响中,单起踉跄倒退数步,双脚摩擦着水晶平面,擦出一片白色的烟雾。

  他挡住夏轻尘掌印的右臂,更是留下一个凹陷寸许的鲜红掌印。

  方才还在哄笑的场外,瞬间死寂。

  不少人的笑意,冻结在僵硬的脸上,和双眼的茫然形成鲜明对比。

  雷霸上尊,西渊魔尼,全都眼神变化,露出深深吃惊之色。

  “一个大星位的单体力量,竟然可以强大到和血皇不败体抗衡?”雷霸上尊瞳孔狠狠缩了缩。

  西渊魔尼亦首度正视夏轻尘,满眸惊讶的打量他。

  “怎么可能?”尘光呢喃失神。

  血皇不败体,号称当今第一体,修炼有成万法不破。

  可夏轻尘,不曾动用任何武技,只凭身躯就强行破开,他的体魄到底是有多强?

  不过,身为裁判,他当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强打精神后,尘光点评道:“单起看来是过于轻敌,大意之下,未曾维持好气血啊。”

  同时,他难得“表扬”一下夏轻尘:“善于抓住敌人的松懈,以弱破强,难得,难得。”

  那哪里是什么表扬,字里行间都在表达一个意思。

  夏轻尘破开,纯属运气。

  闻言,不少琳琅岛一方的人适才找到安慰自己的理由。

  “这还差不多!”

  “只有这个解释了,否则他怎么破得开?”

  单起揉了揉凹陷的手臂,那里传来的刺骨剧痛,无法掩盖他眼眸里的深深质疑。

  他不相信,有人可正面破开他的血气!

  “你耍诈!”单起一口断定。(明天早上九点,恢复更新)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