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国难当头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国难当头

  南疆。

  原阳域。

  “守住!不要让蛮人上城墙!”

  “嗖——”

  啊——

  原阳域,是南疆里很普通的一域,曾经籍籍无名。

  此时,却陷入一片映天的焰火之中!

  城墙上,一群训练有素的凉人士兵,正艰难抵抗着来自城墙之下的蛮族大军进攻。

  城中的士兵,只有十万左右,堪堪一个军区的兵力。

  可城墙下的蛮族大军,数量多达二十万。

  且他们各个身强力壮,并拥有凶禽乃至数量庞大的飞禽,对城中的士兵造成了沉重的伤害。

  一名城墙上负责指挥的千骁骑,被一只飞禽上的蛮族士兵发现,一箭『射』穿了心脏!

  顿时群龙无首,城墙上的士兵一度出现紊『乱』。

  幸好一位百骁骑顶上,继续指挥。

  然而,那也不过是延缓敌人的破城时刻而已。

  城中央,一座临时搭建的指挥营帐。

  吴雄在内踱步走来走去,眉宇深深拧起,满面俱是沉重之『色』。

  “报!红枫域沦陷,镇守的将军连同十万大军,全都殉国!”一名信使闯进来,悲愤道。

  吴雄脚步骤然一顿,面上沉重之『色』更深。

  他缓缓闭上眼,显得格外疲惫和无力。

  十日前,奴天遗占据天南城后,立刻调遣四十万大军和边境的三百万大军,对南疆展开里应外合的毁灭攻势。

  南疆各域,如何抵挡得住楼南的虎狼之师?

  第一天,九黎城、雄鹰域等边疆重镇,全都沦陷,重新被楼南大军占据。

  而天南城附近的三域,亦被迅速占领。

  三大军团陷入腹背受敌的危险局面!

  危急时刻,凉王撤退命令传来,让他们撤退出南疆。

  三大军团当机立断,选择撤退,为了给主力部队争取突围的时间,三大军团各自抽取两个军区的兵力,留在南疆六个重要之域,拖延蛮族大军。

  吴雄所在的南疆第五军区,便是断后的六大军区之一。

  本来,吴雄已经被革职,成为草民。

  可第五军区的将军,授命断后,竟丢下满城士兵,畏惧逃走。

  无奈之下,曾经第十军区将军的他,受到诸多千骁骑的邀请,出面执掌大局。

  只不过,即便他出面,都无力改变颓败局面。

  和第五军区同道的另外五个军区,相继被蛮族大军消灭。

  红枫域,是比邻原阳域的南方一域。

  亦是六个军区里,仅剩的两个军区之一。

  可刚刚,它也被攻破,举城将士全都以身殉国。

  只剩下第五军区在坚守原阳域。

  一股莫大的绝望气息笼罩吴雄,令他喘不过气来。

  听着外面慌『乱』的步伐,他嘴角勾起一丝自嘲:“为什么要逞能呢?”

  明明他可以跟着迁移的平民一起,带着妻女回到安稳的凉州城,可为什么要选择留下,和一群必死的断后大军赴死呢?

  他睁开双眼,来到案几前,那上面放着一张幅员万里的凉境地图。

  其眼中,升起一抹温柔的坚定:“因为,没有国,何来家?”

  身为军人,不在危难关头保卫国家,身后的妻儿由谁来保护?

  “我军还有多少人?”听着一处城墙上忽然传来的蛮族喧嚣,吴雄知道,城破了。

  “不足两万!”信使沉痛道。

  八万大军,已经战死在城墙上。

  “两万么?”吴雄心中一颤,士兵消亡的速度,比想象中更快。

  预计中,十万大军能够拖延敌军两天两夜。

  可实际上,半天都难以做到。

  “大人!不好了,北城失守,敌军攀城而上,并打开了北城大门,大量敌军正在涌入。”一名身负伤势的百骁骑,喘着粗气跑进来。

  吴雄右拳握紧,他想起了天南城。

  据说,天南城就是这样失守的。

  白战天亦因此壮烈牺牲!

  “白统帅,黄泉之路,你不会孤单。”吴雄一脚踢翻案几,戴上头盔,双眼锐利万分,沉喝道:“走!剩下之人随我一起,和入城之敌,决一死战!”

  反正是死,不如临死前和蛮族大军同归于尽。

  杀一个不赔,杀两个血赚!

  轰隆隆——

  营帐外,五百余巡逻军,含着必死之心,握起了武器跟上。

  远远的,他们便看见那如灰『色』『潮』水一样涌进来的蛮族大军。

  一入城的他们,立刻烧杀抢夺。

  许些未能及时离开原阳域的百姓,都遭到了他们的无情屠杀。

  见状,吴雄拔剑出鞘,身先士卒冲了过去:“杀!”

  身后的五百士兵,是唯一抽得出来,可以一战的兵力。

  望着体魄远强于自己,凶狠残忍的蛮人,他们怎能不惧?

  可,他们退无可退。

  “杀!”

  五百余士兵,怀着绝然之意,正面冲杀。

  正在烧杀抢夺的蛮族大军,瞥见区区五百士兵,无不轻蔑。

  “去,拧断他们人头。”一名身高略高于众的蛮族军队指挥官,咧嘴讥诮。

  顿时间,率先涌进来的一千蛮族士兵,各自拎着狼牙棒、石锤等武器,怪笑着大步迈过来。

  双方一触即发!

  尽管两人一方怀揣必死的信念,行动间大开大合,完全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

  可双方士兵的素质、数量相差悬殊。

  一开始,便是单方面的屠杀!

  蛮族士兵倒下一个的代价是,凉人士兵出现十倍伤亡。

  有的被一锤砸扁脑袋,有的被拧断胳膊,还有的被一爪掏空心脏。

  场面,惨不忍睹!

  吴雄悲愤怒吼:“杀!”

  他额头青筋暴出,双目有若铜铃,爆发绝然的杀意。

  噗嗤——

  一剑下去,径直砍断一个蛮人的脑袋。

  再一剑下去,又砍断一个蛮人的胳膊。

  周围的两人士兵见状,立刻予以配合,竟连杀七八名蛮族士兵,略微挽回败势。

  可惜好景不长。

  蛮族的指挥官注意到吴雄,面部戾气一闪,原地一蹦十数丈,直接从战斗圈外跳了过来。

  他高高跳起,狠狠砸落向吴雄。

  吴雄见状,立刻一剑斩来。

  然而,此指挥官体魄非凡,巨脚一踩,非但将长剑给踩飞,还硬生生踹在吴雄的胸膛。

  刹那间,吴雄只觉得胸膛剧痛,好似一颗陨石撞在胸口。

  胸前肋骨尽数粉碎,体内五脏六腑更是悉数重伤。

  他本人则蹭蹭倒退,压倒一片自己人!

  砰——

  指挥官落地,怒气汹汹道:“活剥了他的皮!”

  一群蛮族士兵立刻趁势而上,对彻底败势的两人一通砍杀。

  “带将军先走,我们垫后!”一群两人士兵大吼着冲上来,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敌人,给同伴们争取带走吴雄的机会。

  噗——

  一番鲜血飚溅中,吴雄被心腹们搀扶着往后飞退,他们身后是一个个倒下的同伴。

  吴雄回头凝望这一幕,目眦欲裂,胸中的恨意有如决堤之水,几欲冲破胸膛。

  可身负重伤的他,无能为力。

  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袍泽,如飞蛾扑火般,相继倒下。

  “哼,原来还是将军?那更好,用你的脑袋当今晚庆功的酒杯!”指挥官咧嘴一笑,再度纵身一跃。

  吴雄满面绝望,一把推开两侧士兵:“不要管我!闪开!”

  哪怕是死,他都不想再连累一个同伴!

  然而,就在他充满死志时,意外出现。

  一根金『色』的绳索毫无征兆出现,将半空中的指挥官缠绕住。

  一袭略微熟悉的笑声更是不期而来:“哈哈,臭丫头,还是狗爷我的庚金缚仙绳更快。”

  砰——

  吴雄尚未反应过来,但见天空银光一闪,七道银灿灿的狼牙棒虚影,从天而临,叠加的轰击指挥官。

  结果,指挥官连惨叫都无,当场化作一滩肉泥。

  “咯咯!快有什么用?没有爆发力,爽得起来吗?”一个声音很清脆,可说话却令人脸红的女子声音又度传来。

  吴雄愕然的仰头望去,只见天空悬空而立着一人一狗。

  “你们……是夏大人的宠物和婢女?”吴雄吃了一惊。

  他们若在此的话,那夏大人……

  “是哟,夏郎已经来了呢。”人,自然是怜星,她俏皮一笑,俯身而落将吴雄抓起,来到城墙之上。

  此地的城墙,岌岌可危,墙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蛮族士兵。

  再给他们一段时间,便可登上城墙。

  “夏大人呢?”吴雄绝望的心,忽然充满无穷希望。

  哪里有夏轻尘,哪里就有奇迹。

  仇仇飞过来,耸了耸肩:“那不就是咯?”

  其狗眼里,倒映着天际尽头,一片冉冉升起的烟尘。

  吴雄亦注意到,不由奇怪:“那是什么?”

  只见,山川里,无数的树木纷纷倒下,一片片的烟尘,惊天而起。

  地面更是不住的轻颤,好似有什么庞然大物,在大地之上游走。

  咚咚咚——

  轻微的震感,逐渐清晰,地面上的砂砾如跳蚤一样,不断原地跳动。

  甚至,连尸体都一颤又一颤。

  整座城池,亦出现颤抖,许多城墙上的蛮族士兵,纷纷被抖落。

  许多蛮族士兵停下了攻势,不安的望向他们身后。

  更令他们不安的是,他们身下的妖兽,竟都在焦躁的划动蹄子,显得恐惧和慌张。

  甚至有一些,直接失控的横冲『乱』撞,撞翻一地之人。

  蛮族士兵们彻底停下,全都转身面向身后,神情间写满凝重。

  那,到底是什么?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