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二千五百五十七章 一错再错

第二千五百五十七章 一错再错

  气氛一度凝固。

  国君、皇后和李如雪,以及李疆都看出丝丝不对劲。

  夏轻尘在那里自顾自的饮酒,对天银公主的敬酒,视若无睹。

  李如雪以为夏轻尘没有听到,小声提醒:“师兄,有人敬酒。”

  她瞥了眼天银公主,心生不满。

  弟弟也真是,如此重要的场合,怎么能把天银公主一个外人找来?

  好在夏轻尘是一个非常大度的人,应该不会因此生气。

  可,令李如雪没有想到的是。

  她印象中,从不斤斤计较的夏轻尘,居然一脸淡漠之色。

  “她的酒,我喝不起!”

  李如雪愣了下,听出其中的言外之意。

  似乎夏轻尘与天银公主认识,并且对她印象不是很好?

  国君、皇后等人也听出来,赶紧挥手,让天银公主快下去。

  李疆亦神色变化,低声道:“天银,快回来!”

  情况,似乎很不对劲!

  天银公主柔躯颤了下。

  那声音……

  她缓缓仰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神色淡漠,容貌俊逸,且气质出尘的少年!

  “夏轻尘?”天银公主失声喊道。

  她脑海中同时浮现两个人影。

  一个是夏轻尘,一个是那位高高在上,令人窒息的星云宗高人。

  二者,她无论如何,无法将其融合于一人。

  因为,不现实。

  他们一个是卑躬屈膝,钻营求生存,挣扎于底层的小人物。

  一个是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神仙一流人物。

  两者怎么会是一人?

  因为过于吃惊,其手心抖动,大半的酒水都泼进了夏轻尘怀里。

  夏轻尘放下筷子,扯来手帕,轻轻擦了擦。

  看到此幕,皇后怒不可遏!

  这个下贱的婢女之女,不经他们同意,擅自参加皇室成员晚宴就罢。

  居然还把酒泼到夏大人身上!

  她是要害死牡丹国皇室啊!

  “来人!把这个民女拖出去斩了!”国君同样震怒。

  似乎夏大人很讨厌此女,若是他认为,此女跟皇室扯上关系。

  那就麻烦大了!

  两名侍卫冲进来,一把将天银公主给扣押起来,强行拖拽出去。

  李疆面色大变,慌忙求情:“父皇息怒啊,天银不是故意的!”

  国君猛拍桌子,呵斥道:“不许为这个女人求情,否则夺你太子之位!”

  他需让夏轻尘看到,牡丹国皇室和这个女人没有一点关系。

  时至此刻,天银公主才终于慌乱起来。

  只是挣扎徒劳,求饶更是徒劳。

  幸好,正在此时,夏轻尘开口道:“算了,一点酒而已,还不至于砍头问罪。”

  如此,国君才挥挥手,令侍卫将天银公主放掉。

  李如雪小心翼翼问道:“师兄,你和她认识吗?”

  夏轻尘点了下头:“认识,本来会成为朋友的。”

  意思是,现在并不是。

  被放掉的天银公主,双腿发软的坐在地上。

  心中重新被苦涩和痛苦占据。

  公国时,为了皇位,选择与他划清界限。

  那一次,她都看走了眼!

  现在,又看走了眼!

  夏轻尘已经成长为,她泼一杯酒,都要被砍头问罪的擎天巨擘。

  可笑她这只小虫子,还自以为是的讽刺他落魄。

  错的何其离谱?

  天银公主万念俱灰,颓然无比。

  “天银,你曾经对夏府有恩时,我说过,会百倍偿还。”夏轻尘淡然道。

  “现在,都已还清。”

  他从北国手中救下天银两次,让她不至于被糟蹋,人生不至于悲惨。

  从牡丹国手中救下她一命,不至于香消玉殒。

  这些,足是当初她恩情的百倍。

  “如雪师妹,现在我回宗门,你是否愿意同行?”晚宴到此结束吧。

  李如雪欣然同意。

  东西都不收拾,便跟随夏轻尘和其父亲、姑姑一起,乘坐天戈一飞而去。

  留下国君、皇后和李疆在场。

  皇后态度软化许多,不敢再责难天银公主。

  谁知道天银公主和夏轻尘之间,还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关系?

  她柔声道:“天银呐,你若有心嫁来我牡丹国,尽快让你父皇派遣特使……”

  “不必了。”天银公主摇摇头,眼神中一片失落:“已经没必要了。”

  成为牡丹国太子妃又如何?

  终究还是要仰望夏轻尘的背影。

  她望了李疆一眼,歉然道:“谢谢你的爱意,但,我不值得被你珍视。”

  言毕,断然归去。

  数日后。

  星云宗,山脚。

  天戈缓缓落下,放下众人。

  “后会有期了。”天戈道。

  它离开太久,是该回祖千绝身边。

  夏轻尘抱拳:“这段时间有劳了。”

  说着,扔给它一份经卷:“小小酬谢,不成敬意。”

  天戈接过,翻开看了看,大吃一惊:“兽类修炼心法?”

  此类心法,只有北岭和西岭那些地方才有。

  但极为稀缺。

  祖千绝曾经亲自前往那里,与掌握者交涉。

  但遭到对方拒绝。

  哪怕是祖千绝如此身份,对方都不肯割爱。可见此类心法的稀缺和重要。

  天戈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夏轻尘居然随手就给了他一份。

  “谢谢夏老祖!”天戈喜得合不拢嘴。

  它心中总算明白,为何祖千绝要和这个晚辈以同辈相称。

  他实在太神秘!

  “一路顺风!”夏轻尘含笑,目送天戈腾飞而起。

  “以后夏老祖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尽管吩咐。”天戈感激而去。

  接下来,夏轻尘安顿好父亲和姑姑。

  “二老暂时住在山脚,待我想办法为你们弄来星云宗身份,便送你们前去听雪楼居住。”

  那里的精气,更适宜两人修炼。

  李如雪乖顺道:“师兄,琐碎事我来办吧,你先为听雪楼续约。”

  当初,夏轻尘只购买了听雪楼一年的使用权。

  如今即将到期。

  若不及时续约,容易被别人抢先。

  “行,我去去就来。”他立刻赶往天星殿。

  殿内一如既往的清冷。

  略微不同的是,今日诸多掌柜亲自看守柜台。

  类似情况,只有宗门高层莅临检查时才会发生。

  “呵呵,看看是谁来啦?”杨掌柜眼尖,一下认出来。

  其余掌柜抬头望去,纷纷面露笑意,主动打招呼示好。

  夏轻尘微笑还礼,来到杨掌柜面前。

  啪——

  他再度取出一面剑形铜牌。

  看到此物,杨掌柜嘴角抽了抽,又惊讶又好笑:“鬼罗汉都被你杀光了!”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