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暗暗后悔(五更)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暗暗后悔(五更)

  两位军宫宫主,当着来自各域强者的面,一针见血的批评,将凉王本性揭露得鲜血淋漓。

  有一位时刻提防有才之士的凉王,天下人谁敢尽情施展自己的才能?

  夏轻尘的下场,就是最好的例子!

  “你们口口声声说夏轻尘有功!但他的功劳,全是本王给的!”凉王一拍扶手,振振有词的大喊。

  “没有本王万里江山,他夏轻尘能平安长大为人?”

  “没有本王招贤纳士,他夏轻尘能进入军宫,一展才华?”

  “没有本王委以重任,他夏轻尘能征战东西,创造战争奇迹?”

  “他的一切,都是本王给的!没有本王,他什么都不是!”

  竭嘶底里的咆哮,宣泄出凉王内心的本意——一切人才,都是受他恩惠的奴仆!

  可他全然忽略,没有夏轻尘,他的凉境早已边疆失守,生灵涂炭。

  哪里还有他在此叫嚣,功劳全是他的机会?

  “财宫宫主,辞去宫主职位!”负责天下财政的宫主,默默叹息着走出来。

  辛苦一生,原来在凉王眼中,他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

  “礼宫宫主,刺去宫主之职。”掌管天下礼仪教化的宫主,暗暗摇头。

  凉王作为天下表率,都如此刻薄寡恩,自高自大,他实在没有希望,能够教化天下之民。

  “道宫宫主,辞去宫主之职。”执掌天下交通路政的宫主,同样大失所望。

  他可不希望,临到终老,凉王也对他说一句话,没有他凉王,他什么都不是。

  三位宫主相继辞去职务,跟随军宫宫主、六扇宫宫主一起离开。

  本已怒火中烧的凉王,彻底暴怒:“滚!都给本王滚!他夏轻尘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本王退步?”

  “告诉你们!就算是天下人都离开,本王也要斩杀夏轻尘!”

  他猛拍扶手,大喝:“本王宣布!夏轻尘除以斩立决!”

  众人愤怒不已,可更令他们愤怒的是,凉王居然更改判决:“同时,夏轻尘罪大恶极,理当诛灭九族!”

  “来人!捉拿夏轻尘父亲和姑姑,亲戚、宗门恩师,全都斩立决!!”

  什么!

  五位宫主齐齐回头,怒目圆睁。

  凉王疯了吧?

  不止处决夏轻尘,还要夷其九族?

  “立刻执行!任何人阻挠,全都格!杀!勿!论!!”

  凉王状若疯狂的咆哮!

  他就不信,自己处决不了一个小小的万晓骑!

  “疯了!”

  “凉王真他妈的疯了!”

  “兄弟们,还等什么?一个失格君王,凭什么继续统治我们?”

  暴动,一触即发!

  但,正在此刻,一道跨空而来的魁梧人影,跳上中院的屋顶,大声喝道:“刀下留人!”

  众人望去,立刻从其迥异的魁梧身躯认出其来历。

  楼南人!

  来者背负一柄战斧,绷着脸道:“传楼南王旨意,勒令凉境释放夏轻尘,否则大兵压境,鸡犬不留!”

  说着,他丢下一块兽皮,上面以鲜血龙飞凤舞书写着数个凌厉大字。

  “即刻放人,否则屠遍尔境!说到,做到!奴天遗!”

  血书飘零在半空,令人不含而来!

  尤其看到最后三个字“奴天遗”时,更令人毛骨悚然。

  奴天遗的大名,凉境子民如雷贯耳,楼南境的军师,一个说一不二的天纵皇者。

  他既然说要屠遍凉境,便绝不食言!

  众人更为震动的是,竟然连楼南王都亲自要求夏轻尘放人!

  要知道,夏轻尘是凉境的战神,是楼南的心腹大患啊!

  可即便如此,奴天遗得知夏轻尘被囚,依旧大发雷霆,要求放人。

  什么是人格魅力!

  这,就是!

  强大到令敌人都心生钦佩,不愿其蒙冤受难!

  凉王握紧拳头,自己的国度反对他,就连敌人同样反对?

  但,他怎能屈服于奴天遗的一道旨意?

  他,是凉王,是一境之主!!

  “滚!告诉楼南王,本王千万雄狮,等他来战!”凉王不顾凉境安慰,自以为正气凛然的怒吼。

  可吼声刚落,天空忽然飘散大片的鲜花。

  数位不知深浅的强者,抬着一顶鲜花编制的花轿横空虚度而来。

  “雪花飘零楼隐现,是听雪楼的服饰,他们是听雪楼!!”有人惊呼出声。

  他们统一身着的服饰花纹,令人们迅速认出来。

  如今的听雪楼,势力堪称可怕。

  有小道消息,听雪楼广罗天下人马,麾下暗藏的强者,可敌一境。

  花轿里,素馨淡然道:“传听雪楼主之命,勒令释放夏轻尘,如若不然,听雪楼永世和凉境为敌!”

  一言出,全体哗然。

  且不说听雪楼隐藏了多少高手,他们和凉境的各大小势力都有斩不断的千丝万缕联系。

  若是他们和凉境为敌,那些大小势力是保护昏庸的凉王,还是跟着听雪楼一同造反呢?

  外有楼南王的血洗威胁,内有听雪楼的为敌警告。

  凉王走到这一步,若还不知进退,那就是自取灭亡!

  双重逼迫下,凉王心底掀起浓浓巨浪。

  他做梦都不曾料想到,为了杀一个夏轻尘,事情竟然严峻到灭国的地步!

  若说他不后悔,那是假的。

  早知如此,便该在一开始时就收手,可那时候,他刚愎自用,听不进任何人的意见。

  以至于现在,他想后退都难。

  一旦服软,他凉王的威信将彻底摧毁,再无资格成为凉境之王。

  所以,他唯有硬气到底。

  “那就转告你们楼主,看是本王先死,还是他先灭!”凉王怒吼道。

  他就是要抗争到底,要和天下所有人为敌!

  但,他的怒吼并未持续太久。

  一群不知名的黑色怪鸟,成群结队的自天边浩荡而来,形成一片乌云,笼罩半个凉州城。

  乌鸦群里,一艘黑漆漆的棺材,随着乌鸦的旋转而在半空浮动。

  里面,传出阴森森,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冷腔调:“凉王,暗月之主让老夫传话,放了夏轻尘,或者杀掉你们王室所有子嗣。”

  嘶!

  众人头皮发麻,来的居然是暗月的中月位强者,并且暗月之主都要力保夏轻尘!

  为此,甚至不惜暗杀掉王室所有子嗣??

  要知道,暗月最令人忌惮的,便是他无孔不入的刺客,但凡成为他们目标,都将死于非命。

  古往今来,从不失手!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