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祭祀开始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祭祀开始

  乌曈祭司神情庄重:“此物是蛮神留给我们乌曈祭司的神物,佩戴在身有护体之效,现在分给你们三人。”

  火山一个不慎就可能喷发出危险火焰,重伤甚至杀死参与者,为了确保尽可能的胜利,乌曈祭司肉疼取出传承神物,交给他们使用。

  他一一分发,前两位死士一人一块,最后一块交出去。

  然而,他却不是给夏轻尘,而是给乌鬼命!

  乌向天登时眉毛一横:“爹,给堂哥干什么?他又不参加!”

  乌曈祭司瞪他一眼:“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没用?你堂哥决定参加武斗了!”

  嗯?

  众人不由惊讶,武斗可是有生命危险的,乌鬼命居然舍得自己亲自参加?

  乌曈祭司转而望向乌鬼命,面带惭愧,拍着他肩膀道:“鬼命侄儿,家族兴衰存亡之际,你主动站出来,冒生命危险为家族闯下一片未来,请容我代表乌曈部落向你表达感激。”

  原来,一个时辰前,乌鬼命找到乌曈祭司,表示愿意出战。

  因为夏轻尘潜力正在透支中,谁都不敢保证他能否活着上场,所以乌鬼命自告奋勇,愿意为家族拼搏。

  此言着实感动了乌曈祭司,适才决定取出供奉千年之久的神石,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乌鬼命有事。

  乌鬼命大义凛然道:“我是乌曈部落的人,为乌曈部落而战,哪怕这次真的遇险,亦无怨无悔!”

  乌曈祭司动容无比,拍着他肩膀道:“好侄儿!倘若你本次能活着回来,黑水山封地,分一半给你!”

  那意味,他或许要将乌曈祭司部落,分别传给自己的儿子和侄儿。

  乌鬼命暗中兴奋,他这一搏算是对了。

  乌向天深深皱眉:“那胡一帆呢?”

  既然有乌鬼命参战,夏轻尘还有什么意义?

  乌曈祭司淡淡望了胡一帆一眼:“他就暂时作为替补,以防万一吧。”

  若是比赛尚未结束,乌鬼命出了好歹,至少还有人能够顶替一二。

  “就这么定了,出发!”乌曈祭司不由分说,亲自领队,只率领参赛的几人来到中央外的火山。

  当他们抵达时,梨落祭司和藏镜祭司都已经先来一步。

  夏轻尘放眼打量,发现火山上布满维持秩序的蛮族士兵,还有一场偌大的祭祀台,上面摆满了各种祭祀的牲畜和妖兽等等。

  三大祭司对视一眼,庄重的登上祭祀台,开始举行圣火祭祀。

  此过程漫长而冗长,夏轻尘看了眼火山脚下,向洛水仙低声道:“你去此地,和我的人马汇合。”

  他暗暗交给她一份地图,等会武斗之后,火山上会发生什么殊难预料,洛水仙不宜久留。

  后者点首,离开前望了眼乌鬼命的背影,向夏轻尘传音道:“公子小心那个叫乌鬼命的,他并不简单。”

  夏轻尘神情淡淡:“哦。”

  再不简单,还不是被其一拳击伤,差点死去?

  洛水仙噙着不确定的目光,道:“他在九黎城里大开杀戒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他身上有一重黑漆漆的影子,给人很不妙的感觉。”

  哦?

  夏轻尘不由望了眼乌鬼命,黑漆漆的重影,是蛮族的蛮术么?

  他微微点首:“知道了,去吧!”

  待其离开后,三大祭司开始了祭祀,一件件祭品丢下祭坛,落入那万丈之深的炽热火山。

  夏轻尘站在火山边缘,向着里面看了一眼,刺眼的火红,令人看不清内部情形,只能隐隐窥探到里面蠢蠢欲动的岩浆。

  怀里的小天火,亦出现强烈的渴望情绪,若非他压制住,只怕小天火已经窜出来。

  “那里面,果然有一丝圣火。”夏轻尘轻声呢喃。

  只是,等会该如何下去呢?

  三个祭司的祭祀有条不紊,当进行到最后,三个祭司同时取出各自部落里传承的蛮神赏赐之物。

  乌曈祭司是三块碎石,藏镜祭司是一柄神鞭,而梨落祭司则是一柄生锈的大刀。

  三者出现后,竟引发火山内部震动,一声炽热岩浆激荡的怒吼冲天而出,随之而来的是滚滚热浪,将火山口附近的人全都给逼退。

  三位祭司口中飞快念叨着咒语,古老而生涩的蛮族咒语下,三个神物里的神性,向着火山中不断沉淀。

  而后,火山内砰地一声,一团灼热的岩浆迸溅而出,在天空凝聚成一个十丈大小的火人轮廓。

  它悬浮在半空,不曾继续上升,但亦不曾落下,就那样诡异的定格在祭坛的上方,好似一个沉睡不曾醒来的人。

  圣火祭祀,成功了!

  火人,就是三个祭司召唤而来的神明载体。

  一旦接下来的武斗,能够引来蛮神投影降临,那投影便会进入火人体内,和他们对话。

  而,哪一方的武斗取得胜利,哪一方就有对话的资格,绝不会因为奴天遗是其后裔,就能改变此铁规。

  三人走下祭坛,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奴天遗不来更好,他们三个部落自行武斗,若来……

  “如你们所愿,我来了。”天空传来一声淡然轻笑,自中央祭坛方向,疾驰而来八只彩色飞禽。

  居中的是一身长袍,温文儒雅的奴天遗,身后七个飞禽,则各自站立着一位戴着盔甲的高大蛮人。

  令人惊讶的是,那七个蛮人的身高,每一个都不输于号森宇。

  咚——

  八人降临,跳落在火山口,引发火山口大地一阵轻颤。

  乌曈三位祭司并肩立在一起,神情格外凝重的注视着眼前含笑少年,如临大敌。

  “奴天遗,你执掌蛮族大军多年,却毫无建树,枉费上一代楼南王对你的期待!”乌曈祭司指责道。

  梨落祭司粗声粗气:“在崖无神的统治下,我们楼南发展壮大,本可一举灭掉凉境,可你却按兵不动,一拖再拖,丧失了身为楼南人的勇气,你不配做我们的楼南王!”

  藏镜祭司冷冷道:“我们要另外推出一位,有资格做我们王的人!”

  奴天遗浅笑不已。

  一群愚笨之辈,他不发动战争,是在审时度势,寻找最佳时机。

  可惜,这群祭司们不会懂。

  他的目光徐徐扫过对方人员,其余人都是一眼扫过,包括三位祭司也是如此。

  可唯独扫过夏轻尘时,不由得定格住,目露一丝好奇,打量道:“这位是?”(明早八点半更)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