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一千零一十章 本性难改(二更)

第一千零一十章 本性难改(二更)

  “好,定当遵循夏大人嘱咐。”李自成和诸位长老齐声道:“相信大部分人都愿意跟我们走。”

  灵宫里都是低级灵师,离开灵宫又有哪里可以收留他们呢?

  封王宫和器盟看不上他们,普通的家族他们又看不上。

  唯有追随灵宫,另觅发展之地。

  “另外,灵宫其余的任务全都放下吧,接下来的日子,全新锻造这些东西。”他交给李自成厚厚一叠设计图。

  以及一个空间涅器。

  那涅器里所装,是神留洞里得到的罕见妖兽材料。

  其中就有百丈之长的白岩通天蟒,以及数以百计的暴骨猿。

  夏轻尘打算以这些罕见材料,打造出装备军队的全新涅器。

  “好,我等领命!”李自成道。

  如此,夏轻尘才终于返回军营。

  此时,天空微亮。

  统帅营帐里,却是彻夜未眠的统帅以及几位将军。

  “夏轻尘?”他的到来,并未令他们中的气氛缓解多少,反而令空气更为凝固。

  石燕虎注视着夏轻尘,道:“你已经不打算在军宫里发展吗?”

  昨夜夏轻尘擅自调兵进入凉州城,触犯了凉王大忌。

  莫说他现在只是万晓骑,就是统帅这么做,都必被革职。

  夏轻尘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夏轻尘坐下,道:“你们知道,凉王向边疆的云岚战团下达了怎样的指令吗?”

  这,他们还真不知道。

  反正指令没有通过军宫转达,应该是秘旨。

  “指令有两条,要么回到凉州城,要么就地处决。”夏轻尘缓缓道。

  什么?

  石燕虎眉毛一挑,云岚战团可是立下不世功劳的顶级战团,象征着凉境的旗帜。

  凉王竟然下令将其就地处决!

  这……若传出去,必定令天下人寒心呐!

  “所以,你们觉得我还有必要继续在军宫里效力吗?”夏轻尘淡然而问。

  在场人,无人回答。

  夏轻尘一切功劳全被夺走便罢了,到头来,自己一手打造起来的天团被解散,连执掌多时的云岚战团都要被就地处决。

  谁能不寒心?

  “今天来,也是跟各位告个别。”夏轻尘取出自己的身份令牌,徐徐放在桌上。

  石燕虎心底狠狠一沉,道:“慎重考虑!”

  赵飞蛾亦觉得心头好像失去什么,她是亲眼鉴证,夏轻尘从一个籍籍无名的百骁骑,如何划破苍穹,成为照耀凉境天下的明星。

  现在,它便要陨落暗淡,其心中如何舍得?

  “夏轻尘,我们向凉王求情,重组你的紫字天团,请你先不要急着下决定。”赵飞蛾挽留道。

  其余将军纷纷相劝。

  一代战神,就此谢幕,那是军宫,是凉境莫大的损失!

  夏轻尘点了点令牌,微微摇头:“不必了,我意已决。”

  顿了顿,夏轻尘继续道:“不过,临走前,该属于我的东西,我要拿走。”

  他来军宫辛苦如此久,可不单单是为了报效凉境。

  而是为了……血泉!

  石燕虎心领神会,失神的取出一面小小的血色旗帜:“血泉的资格凭证,已经为你拿来了,以你的功勋,完全足够。”

  夏轻尘本来就有六万功勋,维持仙魔棋局秩序得到两万,后来奖励夏轻尘为国捐躯,又给了五万。

  加起来,总共十三万功勋。

  完全足够拿到名额。

  “本次血泉,只有十个名额,你是其中之一。”石燕虎沉声道:“只是,你确定自己还有机会进去吗?”

  昨夜之事必定触怒凉王,他会下达什么样的惩罚指令都不奇怪。

  万一要囚禁,或者杀死夏轻尘,他还怎么进入血泉?

  “进不去,也要进!”夏轻尘捏住令牌,向在座各位抱拳:“我们,有缘再见!”

  若无缘,或许一生都难再见。

  赵飞蛾拉住他,倩眸里涌动一丝雾气,垂首道:“你……好好保重,是凉境对不起你!”

  她没有再劝说。

  石燕虎亦报以祝福的目光:“以你才能,不管在何处都能干下一番大事业,本帅拭目以待!”

  “好走!”

  “保重!”

  护城军团降临们,心中五味陈杂的目送夏轻尘,消失在晨光里。

  他们心中都觉得空落落,好似失去了一部分灵魂。

  那个惊鸿崛起,惊艳了凉境时空的战神,就这样走了……

  他不会再回来。

  从此往后,军宫再也没有那位孤身一人,指挥千人,面对十万、百万大军的勃发英姿。

  赵飞蛾忍不住落泪,失声痛哭:“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夏轻尘该成为凉境的军魂,成为引领凉境走上巅峰的绝代战神。

  可为什么,会暗淡陨落?

  为什么?

  石燕虎望着清晨迷雾里,最后消失的夏轻尘背影,他眼眶里一片湿润。

  世间最悲凉,莫过于……英雄落幕。

  夏轻尘离开军营,带走了血泉凭证,却留下了军宫令牌。

  从此,他和军营,再无瓜葛。

  “夏郎!”

  “尘爷!”

  军营外,一人一狗从角落里跑出来。

  “嘿嘿,尘爷,我们算是历练完毕了?”仇仇咧嘴一笑道。

  怜星则盈盈一笑,跑上来抱住夏轻尘胳膊,以胸口蹭了又蹭,道:“夏郎,有没有觉得,怜星哪里有变化呢?”

  夏轻尘抽开手,忍不住望了眼,比以往鼓掌了许些的胸口,干咳一声:“正紧一点!”

  怜星却眨了眨眼,羞涩如荷花:“我是问夏郎,我修为有没有变化,你都想哪去了,居然盯着人家的那里看!”

  “夏郎,你真的变了!”

  夏轻尘额头青筋跳动,居然被戏耍了?

  “哎!所谓狗改不了吃屎,臭丫头这辈子都甭想改邪归正。”仇仇捧着一个金晃晃,好似馒头的东西啃着。

  怜星冲它张牙舞爪道:“死狗对自己分析得很透彻嘛!狗改不了吃屎!”

  仇仇晃了晃手里的黄金馒头:“那你可说错了,现在我换口味了!”

  怜星嗤之以鼻:“那还不是屎?只不过是油炸的。”

  嗯,仇仇的确换口味了,从天然改为吃油炸。

  夏轻尘揉了揉额头:“你们……算了,回去检查你们的修为,要是有半点让我不满,罚跪到明天!”

  凉王都没有气得他脑袋疼,这一人一狗,却让他头疼不已!

  (本章完)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