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九百五十七章 人各有志

第九百五十七章 人各有志

  “王公子,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蓝花仙子跑出膳堂,在冷飕飕的凉雨里,追上夏轻尘,拉住他的衣袖。

  夏轻尘顿住脚步,却没有再回头看她,只是轻声道:“本来就准备今晚告辞的,现在,不过是提前一些而已。”

  还有一句话,他在心中并没有说。

  如果一切顺利,他会传授过《幽灵幻音》后再走。

  只是现在他觉得,已经没有必要。

  他手掌轻轻一抽,就将衣袖从蓝花仙子手中抽走,而后挥一挥衣袖,于冷雨中离去:“保重了,周姑娘。”

  蓝花仙子手掌保持着拉住他衣袖的姿势,胸中的自责如虫蚁在啃噬心灵。

  酸楚而难受!

  “慢着!”周炳坤沉着出口,喊住夏轻尘。

  他自空间涅器一抓,一百张火卡浮现于掌心。

  “我周府从不欠人情,一千亿拿去,算是偿还你对小女救命之恩,从此我们恩情两消。”他冷着脸,一把将钱卡全都甩向夏轻尘背影。

  一千亿,以夏轻尘的地位,不心动才怪。

  然而,夏轻尘连头都没有回一下,仅仅是体表涌动一层气流,将所有的钱卡全都弹飞在外。

  “钱,自己留着吧,我不缺。”夏轻尘淡淡道,身影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漫漫雨帘里。

  只留下一地的钱卡,躺在冰冷湿润的地面,任由冷雨零落,滴打。

  膳堂一片安静。

  良久,丘子凡才走入雨幕里,轻拍蓝花仙子肩膀,道:“人各有志,随他去吧。”

  “别喷我!”蓝花仙子狠狠甩开他的手,冷冷说道。

  丘子凡一怔,他以为夏轻尘离去后,蓝花仙子会彻底倒向他。

  可是,好像并没有。

  “你身上都淋湿了,小心风寒,快回去吧。”丘子凡温声道。

  蓝花仙子低着头,任由发丝的水滴沿着鼻梁滑落,低声喝道:“别管我!让我静一静!”

  她抱着胳膊,蹲在了寒冷的雨帘中。

  剧烈的思绪,令她五指掐进胳膊里,依旧不知疼痛。

  周炳坤沉声道:“萱儿,为了一个相见不过几日的男人,就这般失态,成何体统?你还是不是我周家的女儿?”

  蓝花仙子仰起头,那曾经清澈的眼眶里,竟然含着泪水。

  她含着压抑不住的悲怆,惨然道:“爹……我,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她心有正义,最讨厌心术不正,无情无义者。

  可,她从未想过,自己竟变成那样的人!

  是谁给她的资格,向救命恩人责备?

  那一刻,她根本就已经忘记,这个卑微不起眼,这个窝囊不堪的少年,曾经救过她的命。

  周炳坤虎躯一震,不可思议的望着蓝花仙子。

  她已经十年不曾看到过女儿哭的样子。

  哪怕再不公平,她都默默忍受,可现在却……

  但,他非但不知安慰,反而重重训斥:“不成体统!来人,把静萱关进祠堂,对着列祖列宗面壁思过!”

  她的言行举止,只会让周府蒙羞!

  到底是女儿不中用啊,如果换成是周行云,绝对不会如此失态!

  一群婢女,立刻冲进雨幕里,将蓝花仙子搀扶起来。

  周炳坤尤不解气的哼道:“那王凯有什么好?测验都能得零分的窝囊废,护着他干什么?居然还为他哭起来,没出息的东西!”

  丘子凡连忙抱拳道:“请周伯父消消气,我想静萱只是一时想不开而已,静一静就明白王凯不值得深交。”

  周炳坤气顺了点,道:“这个蠢女儿,我都给了一千亿,什么恩情偿还不了?”

  叹着气,他拍着丘子凡肩膀:“哎!哪怕王凯有你一半,我都不会多说什么,可那姓王的,从头到脚,有哪一点好的?”

  “我这女儿是哪根筋不对,为这样的人伤心落泪!哎!”

  正说着。

  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呼唤:“站住!站住!周府重地,不得擅闯!”

  “闪开!”一声冷喝,随即便是家丁和护卫们的惨叫。

  周炳坤怒意未退,又逢人闯入周府,一时怒火中烧:“哪个不长眼的,擅闯我周府?来人,剁了他!”

  话音刚落,便从前院闯进来一道锦衣老者!

  他头发稀疏,满脸褶皱,但行走间竟携带狂风,吹得四周飞沙走石,花飞草折!

  “你剁谁?”老者,正是风风火火赶到周府的皇自珍!

  他冷眼睥睨,瞪视着周炳坤。

  后者定眸一看,辨认了一会,才不敢确信道:“你是……”

  一旁的丘子凡,却已经先认出来,吃惊道:“老师?您怎么来周府了?”

  真是他,皇自珍!

  周炳坤心脏砰砰狂跳,差点要跳出嗓子眼,结结巴巴道:“晚辈,参……参见皇大人!”

  皇自珍猝不及防的驾临,令周病狂一时间不知所措。

  “蓝花仙子,你过来!”皇自珍瞥见蓝花仙子,立刻道。

  周炳坤深吸一口气,忙躬身道:“晚辈周炳坤,周府府主,敢问皇大人有何吩咐?”

  “不是找你,一边去!”皇自珍分外不客气。

  蓝花仙子亦悲怆思绪中惊醒,有些敬畏,有些忐忑的走过来,躬身一礼,道:“参见前辈,请问前辈有何指教?”

  皇自珍语速飞快:“今天和你一起去的王凯呢?”

  王凯?

  找他干什么?

  难道是因为一分的事,皇自珍前来训斥?

  她红唇抿住,一言不发,绝不暴露夏轻尘行踪。

  “老师,你找他干什么?他已经走了。”丘子凡奇怪道。

  老师怎么专程跑来找夏轻尘这个小人物?

  “怎么走了?”皇自珍心头咯噔一下。

  丘子凡轻视哼道:“那种不识好人心的东西,学生已经替你将他赶出周府,以免他影响老师您的声誉……”

  啪——

  可谁知,皇自珍听得满腔怒火,上前就是一耳光,抽在丘子凡的脸颊上,将其抽得原地打转!

  因为是月境强者的力量,差点一巴掌将其脖子都拍断!

  “声誉你妈个头!”皇自珍毫无形象的破口大骂:“全是你这个蠢东西的错!”

  膳堂,瞬间陷入一片死寂。

  只剩下皇自珍的怒骂,还有喘粗气的声音,静静回荡!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