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八百三十四章 夜长梦多

第八百三十四章 夜长梦多

  田宇岭盯视着他:“仅此而已?没有胡闹?”

  银辉少主哪里敢承认,连忙道:“真的只是这样而已。”

  只是这样的话,那还有回旋的余地。

  他舒了口气,一巴掌拍在儿子脑门上:“臭小子,这次回去以后给我待在家里,哪都别去!”

  “是,孩儿错了。”银辉少主一副诚恳悔过的模样。

  但,尤供奉看在眼中,微微摇头。

  他最擅长看人有无撒谎,银辉少主眼底一丝弥漫的忧虑在他眼中无所遁形。

  “爹,我现在就去闭门思过。”银辉少主主动说道,得到田宇岭同意,便低着头离开。

  可刚刚迈出一步,身前蓝影一闪,尤供奉挡在其面前。

  银辉少主一抬头,便见尤供奉抬起手掌,并吹出一口气。

  她掌心一团白色的粉末,立刻被吹起,喷了银辉少主满脸。

  银辉少主只惊呼一声,眼神便立刻呆滞起来,摇摇晃晃的立在那里,好似昏昏欲睡。

  “供奉大人,你这是?”田宇岭又气又急。

  尤供奉淡淡道:“放心,这是迷心散,专门审问犯人所用,他一会就清醒。”

  田宇岭心中狠狠一震,迷心散乃是醪氏独一无二的准灵药。

  专门对付那些骨头硬,不肯招供的阶下囚。

  只要使用后,陷入迷失状态,问什么回答什么,效果奇佳。

  但价格亦很昂贵,最少十亿凉币一包。

  “事关重大,可不能有任何差池,不然你儿子还不配用上迷心散呢!”尤供奉哼道。

  田宇岭虽然不悦,亦只能强压心头怒火:“那供奉随便问吧,我儿子有没有撒谎,我这个做父亲的还是看得出来的!”

  他双手背负,沉着脸色,盯着尤供奉。

  他倒要看看,尤供奉能问出什么来。

  尤供奉注视着银辉少主的眼睛,道:“神秀公国皇室,发生了什么?”

  银辉少主痴呆道:“我看上了神秀公国的公主,然后一头狮子跳出来咬我,又跳出一个年轻强者,最后来了夏轻尘。”

  听起来没什么嘛!

  田宇岭斜睨着尤供奉,心中不忿的冷哼。

  尤供奉眉宇一簇,继续问道:“夏轻尘的狗为什么要杀死干鹰?”

  “因为我欺负了火狮,火狮是那条狗的小弟。”

  听到这里,尤供奉亦不禁迷惑,难道是自己看错?

  田宇岭脸色沉着道:“尤供奉,可以了吧,迷心散陷入太久对神智可不是什么好事。”

  眼见问不出什么特殊的事,尤供奉只能放弃。

  其手掌一伸,拍向银辉少主的肩膀。

  只要遭受外力,迷心散者便会从中惊醒。

  可就在即将拍上去时,银辉少主又道:“那条狗还想杀了我。”

  尤供奉心中道,你欺负人家小弟,不杀你杀谁?

  不过,她还是顺口问了一句:“为什么?”

  银辉少主呆滞道:“因为神秀公国的公主,是夏轻尘妻子。”

  轰——

  两人只觉得一道晴天霹雳!

  如果没有听错,事情的起因正是银辉少主看上神秀公国的公主。

  而现在,他才吐出实情,那位公主是调停官的妻子!!!

  面色沉着的田宇岭,浑身一颤之后,脸色发白,随即暴怒的跨步过去,一巴掌将银辉少主打醒。

  后者猛然受力,当即一个哆嗦的清醒。

  感受着脸上的火辣辣,望着愤怒的父亲,再望着脸色铁青的尤供奉,银辉少主一脸茫然:“爹,刚才怎么了?”

  片刻前的记忆,他完全失去。

  田宇岭已经怒不可遏,揪住他的衣领就是一顿狂抽:“逆子!逆子!逆子!”

  他怒极的大吼,吼一声便是一耳光,抽得银辉少主眼冒金星。

  尤供奉毫无怜悯,退回到飞禽旁,道:“田宇岭,你们父子造下的孽,自己承担,不要牵扯上我们银辉湖。”

  眼见尤供奉要弃他们而去,田宇岭马上追上去,哀求道:“尤供奉,帮帮我,求你帮帮我!”

  事情太大,简直是捅了天大的祸!

  他完全束手无策,不知该怎么办。

  尤供奉声色俱厉:“帮,你要我怎么帮?你儿子胆子太大了,竟然惦记调停官的女人!这个忙,我帮不了!”

  说完,拂袖登上飞禽。

  田宇岭知道,一旦她离开,那他们父子彻底没救。

  “尤供奉,我求求你,我田家的家产全都送给你,只求你保我父子平安啊!”田宇岭豁出去道。

  相比较于家产,当然是性命更重要。

  正准备离去的尤供奉,迟疑下来,她眼珠转了又转,道:“此话当真?”

  田家好歹是三百年的小世家,家产颇丰,尤其是其家族中有一颗祖传延年益寿的黑月珍珠。

  对于她这样寿命快要走到尽头的人而言,黑月珍珠比什么都珍贵。

  “当然!我立下血书,只要我们平安回到银辉湖,什么都给你!”田宇岭仿佛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尤供奉重新跳下飞禽,直勾勾的盯视银辉少主:“调停官身边有多少人马?”

  调停官不可能孤身前来,必定携带有一支强大的兵马才对。

  “两人一狗。”银辉少主说着,立刻捂住脸颊,连忙道:“我真的没有撒谎,真的只有两人一狗。”

  此话,尤供奉相信。

  因为如果调停官携带有千军万马,银辉少主就是十条腿都逃不掉。

  “那就好办了。”尤供奉眼底闪过一丝狠辣。

  田宇岭隐隐领略到什么,目光一闪道:“尤供奉的意思是?”

  尤供奉缓缓道:“家主,也不是很喜欢这个调停官。”

  由于调停官的到来,银辉湖好不容易占据的半边天月岭将全部拱手还回去,家主怎会甘心呢?

  闻听此言,田宇岭心中有了一些底气,连家主都支持除掉调停官,他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那未免夜长梦多,我们现在就赶去神秀公国?”田宇岭发狠道:“此人身边只有一条狗实力还不错。”

  但,尤供奉眯着眼道:“这你就不懂了,能够被委任成为调停官,会是无能之辈吗?”

  田宇岭眉头一皱之际,尤供奉又补充道:“不过,即便实力再强,那也没关系。”

  她自信的握了握拳,大星位一觉的恐怖修为缓缓释放。

  其嘴角亦勾起一丝冷冽杀意:“正如你所说,夜长梦多,现在就出发吧!”

  可她刚说完,在他们头顶却响起一丝淡淡之音。

  “夜长的确会梦多,而且,还是噩梦。”夏轻尘的声音,响彻在屋顶。

  随后哗啦一声,一道凛冽的剑气,将整个屋顶给掀翻,露出三个悬空而立的影子来!

  (本章完)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