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八百二十八章 无知无畏

第八百二十八章 无知无畏

  那是一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狮子,一身修为不多见达到了小星位。

  其纵身一跃下来,便笔直冲向天银公主。

  那驾驶,赫然是准备将天银公主带走。

  老者沙哑一笑:“小星位级别的妖宠?还是火属性的,老夫带回去泡酒喝好了!”

  他苍老身影以一步六百尺的高速横移过去,双手宛若鹰勾,擒向火狮的脖子。

  火狮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其奔跑的身姿毫无征兆的转向,折向银辉少主!

  原来,它本来目的不是救人,而是撕了这个银辉少主。

  后者猝不及防,连忙闪避。

  火狮则蓄势待发,张嘴一喷,一颗火球从喉咙中喷出去。,

  银辉少主随便避开火狮的猛扑,但是无法避开火球的大范围攻击,外衣被迅速点燃。

  银辉少主吓了一跳,慌忙扯下身上的外套,即便如此,其手臂上还是被烫出一道残痕。

  “你找死!”银辉少主恼怒道:“给我捉住它,剥了它的皮!”

  随身老者疾驰而来,满脸怒意:“小畜生,你找死!”

  火狮见势不妙,立刻抽身狂逃,一边逃,一边口吐人言:“你们等着,我去找老大!”

  它的老大,正是仇仇。

  在它心目中,老大独孤求败乃是天下一等一的高人,只要它出马,天下间没有摆不平的敌人。

  “呵呵,想逃?”老者自袖中取出一副锁链,末端有一个锋利的小心锁钩:“给我回来!”

  他扬手甩出去,锁链便如一条毒蛇,迅速缠绕住火狮的右后腿。

  伴随老者用力一拽,上面悬挂的锁钩,立刻勒进火狮的腿中。

  嗷——

  火狮当即就发出一声痛嗷,被拉拽趴在地上。

  老者顺势上前,一脚踩在火狮的脖子上,令它挣扎不起来。

  “畜生!”银辉少主上前,狠狠一脚踹在火狮的脑门上,踩出一声闷响,令火狮痛嚎更甚。

  “敢伤我?”银辉少主脚掌在火狮头上来回碾压。

  他穿的乃是牛皮靴,脚底还绑有防滑锁链,轻轻一碾,就碾掉火狮头上的一撮毛,连皮都搓起来,鲜血直流。

  火狮哀嚎不断,四肢在地上无力的抽搐,只能忍受着头皮一点一点的被碾掉。

  那场景,异常残忍和凄凉。

  “你们够了,联手欺负一个妖宠,不觉得羞耻吗?”昏迷的云舒皇子悠悠转醒,可映入眼帘的便是火狮惨遭折磨的画面。

  银辉少主如若未闻,冷笑道:“来呀,给我拔了它的皮,铺好在地上当我和这位公主的床!”

  杀皇室的妖兽,欺辱皇室的公主。

  在银辉眼中,神秀公国是一群可以肆意欺凌的畜生吧!

  云舒皇子握紧拳头,终于意识到,想低声下气换取银湖的宽恕根本不现实。

  正如当年的北国得寸进尺一样,给予多少忍让都不会知足。

  云舒皇子翻身而起,跑到金銮殿的王座上,用力拍在龙椅扶手上。

  啾——

  顿时间,金銮殿的周围地下,冲出一道又一道的烟火,直达九霄。

  皇宫各个角落,立刻涌现出九道强者气息,无一例外全都是星境强者。

  其中一位更是达到中星位层次!

  唰唰唰——

  九位强者现身后,齐聚金銮殿。

  正在施威的隐晦少主,瞳孔微微缩了缩。

  小小一个神秀公国,竟然有如此多隐藏的星境强者,这不太现实啊!

  而且,为首的竟还是相当稀缺的中星位强者。

  那中星位强者十分年轻,才三十出头的样子,他望着满殿狼藉,道:“夏轻尘的人情,总算可以偿还了。”

  银辉少主眉毛一扬:“你是什么人?”

  如此年青的中星位,在小小神秀公国,可是绝无仅有的。

  年青人缓缓道:“我?一个背叛了恩人的有罪者。”

  他,正是欧阳甄!

  昔日星云圣地首席弟子,创建弟子联盟渊,还曾和夏轻尘亦敌亦友过。

  想起半年前,夏侯神门里,他受到夏侯杰逼迫,不得不污蔑夏轻尘,后却又被夏轻尘所救时,欧阳甄心如针扎。

  此事是他无法化解的心结。

  他想为夏轻尘做一些事,弥补自己的过错,可夏轻尘和其亲人都不需要他保护。

  唯一能保护的就是其故乡——神秀公国。

  所以,他率领八位小星位强者来到神秀公国,为夏轻尘镇守故乡三年。

  本以为平静的神秀公国,自己不会有派上用场的一天,没想到,这一日如此快来临。

  “遮遮掩掩,想必也不是什么有名人物。”银辉少主指了指自己鼻子:“我,银辉少主,马上滚!”

  隐晦统辖附近十个公国,威名赫赫,此人只要不傻就该明白,自己不是对手,最好早走为妙。

  但,欧阳甄看都未看其一眼,只向着云舒淡漠道:“希望我怎么解决他们。”

  云舒抱以万分的期望。

  这些人,是半年前突然来神秀公国,自称是夏轻尘安排的人。

  此事他谁都没有说,就是为了用在关键时刻。

  如今正是用到他们之时。

  闻言,云舒看了眼神色屈辱的妹妹,又看了看哀嚎的火狮,再看了看躺在地上死去的武将,最后看了眼殿外大好河山。

  他眼神坚定起来,道:“杀!”

  殿内震惊四座,响起哗然之音。

  杀害银辉少主,那是和银辉公然为敌,以银辉的强大,他们是以卵击石。

  云舒目光悠远,道:“人的命运,从来不是靠施舍出来,而是靠抗争而来!”

  他望向银辉少主,冷冷道:“杀了那个老的,这个银辉少主生擒,我要以他为人质。”

  闻言,欧阳甄轻轻点首:“好。”

  他目光锁定向老者,道:“你们擒住银辉少主,此人交给我。”

  银辉少主见势不妙,立刻撒开腿,恶狠狠的盯了眼云舒,冷冰冰道:“好,有骨气!那你等着吧!”

  待银辉少主脱身,等待神秀公国的将是灭顶之灾。

  他脚尖一点,立刻冲出金銮殿,八位小星位强者紧追上去。

  “你们放肆了!”其随从白发张扬,语调波澜不惊。

  他抬脚一跨,一步六百尺追上去。

  可刚走,欧阳甄便负手拦在其身前,身法之快竟丝毫不逊色于老者:“既然敢来夏轻尘故乡造次,我想,你们已经做好赴死的心理准备。”

  老者根本未将欧阳甄放在眼里,嗤笑道:“毛头小子,以为修炼到中星位就无法无天?到底是温室里培养出来的花朵,不知道外界凶险!”

  说着,老者一甩手,方才的锁链涅器再度如黑蛇探出,缠绕向欧阳甄。

  欧阳甄摇了摇头:“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人的地盘撒野。”

  眼前的老者,在他眼中都不算什么,何况是在这块地盘的主人夏轻尘眼中?

  其手掌一抬,一副手套涅器出现在掌心。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