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五百七十四章 我是他爹(二更)

第五百七十四章 我是他爹(二更)

  岛上郁郁葱葱,一片祥和。

  乃是修身养性的绝佳之地。

  “夏侯神门重地,外人不得擅闯!立刻退下!”岸上,响起弓弦紧绷之音。

  再往前一步,就是威力莫大的弓箭涅器攻击!

  “我是夏轻尘。”他淡淡回应。

  然后甩手一抛,将身份令牌丢上岸。

  斜地里,蹿出一位黑衣老者。

  出手稳健的将令牌抓住。

  看罢令牌,老者面现动容:“真是夏轻尘!”

  四周稀里哗啦的,从暗处走来不少安安隐藏的强者。

  他们纷纷凑过来,打量夏轻尘。

  或许对于别人,夏轻尘只是一个名气非常响亮的新秀少年。

  可对夏侯神门而言,意味深远。

  因为他是当今天月岭,夏侯老祖,祖千绝唯一重视的年轻一辈。

  甚至夏轻尘大婚时,他还曾亲自前去道贺。

  放眼天月岭,谁有如此资格?

  所以,没有人敢怠慢夏轻尘。

  “原来是夏公子,快请!”黑衣老者立刻放行上岸。

  并将身份令牌双手奉还,客气询问:“请问夏公子上岸是?”

  距离品尝古魂果,还有五六天呢。

  “找你们老祖。”

  闻言,黑衣老者神情肃然。

  “老祖正在闭关期间,只有四神将才能通传老祖,我等都无此资格。”

  听闻其言,夏轻尘道:“那就带我见四神将吧,现在谁在岛上?”

  “是刚回来的刀将。”

  他?

  他不是镇守那座城市吗,怎么突然跑回来?

  “刀将有关于女尸的重要情况禀报,所以临时赶回来?”

  仅此而已吗?

  真若是为了此事,他当时为何不回来?

  还让夏轻尘答应,若和夏侯杰比斗,就主动认输。

  怎会现在才回?

  “行吧,他也一样。”夏轻尘道。

  黑衣老者带领下,他们来到四座并立的大殿前。

  只有一个悬挂“刀将”匾额的大殿是开启。

  其余都关闭。

  “刀将大人,有人想见老祖。”黑衣老者道。

  殿内立刻传来不悦之音:“不是说过吗?老祖闭关,谢绝一切拜访!”

  黑衣老者遭到训斥,面色讪讪:“回禀刀将,是夏轻尘。”

  殿内立刻沉默。

  好一阵才传来声音:“让他进来吧。”

  如此,夏轻尘才得以进入。

  入殿,相隔老远就能看到刀将。

  他稳坐于案几前,头也不抬道:“夏公子,请坐,我先批阅完文案。”

  其身前足有七八份文案需要批准。

  等他批完,天知道要多久。

  而夏轻尘最欠缺的,就是时间。

  “没时间就算了,我自己去。”夏轻尘皱眉道。

  大不了把天戈喊来,让它带路。

  刀将适才抬起头,微微蹙眉:“夏公子,为何如此不通人情世故?本将没说不帮忙,只是有公事繁忙而已。”

  夏轻尘冷淡看他一眼。

  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在故意冷落夏轻尘。

  不想安排夏轻尘和祖千绝见面。

  “夏某再不明事理,都比不上阁下,冒昧让我认输于你们少主吧?”他不客气道。

  说来真是可笑。

  他好歹在梦泽之中救了夏侯源。

  此人没有感谢就算了,还对初次见面的夏轻尘提出那样的要求。

  现在不知何故,对夏轻尘态度还突然翻脸!

  啪!

  刀将不悦道:“那你做到了么?为什么没有按我说的做向他认输?”

  夏轻尘冷笑:“我只是说看情况,并没有答应!”

  以夏侯杰的为人,还想他答应,主动向其认输?

  “何况,我们何时比斗过?”

  刀将淡淡道:“没有?和他争女人不是吗?”

  月明珠?

  夏轻尘忍不住笑起来:“我是他爹?女人都要让给他?”

  简直是荒唐!

  他夏轻尘又不欠夏侯杰什么!

  “怎么说话?夏侯杰身世已经够可怜,你还如此刻薄对待他?”

  可怜?

  “可怜到用尽手段骗女人?”夏轻尘嗤之以鼻:“那他还真是可怜!”

  “刻薄如你,是不会懂得夏侯杰的凄楚。”刀将皱眉:“说实话,我对你挺失望的。”

  夏轻尘淡淡道:“所以我说了,我不是他爹!他身世可怜,关我什么事?”

  何况。

  身世可怜就能为所欲为?

  夏侯神门把夏侯杰当宝贝供着,那是夏侯神门欠他的。

  但,夏轻尘又不亏欠他什么。

  没必要惯他坏毛病。

  “行了,跟你这样没有良心的人,无法沟通!我也不会让你见老祖的!”

  夏轻尘淡淡道:“一开始不就说了么,你忙你的,我自己找他。”

  “你?”刀将耸耸肩,懒得跟外人多说。

  此刻的老祖,精神上的旧伤复发,正在和三将一起闭关疗伤。

  情况十分紧急。

  怎么可能出来见夏轻尘?

  “送客!”刀将面无表情的回到案几,道:“最后说一次,老祖闭关中,谢绝见客,谁都不行……”

  正说着。

  殿外狂风呼啸。

  一头狰狞的妖兽飞进来,喜悦道:“原来是夏老祖驾到!怎么不派人通知老祖?”

  来者正是天戈。

  它乃妖兽,主角远胜于人类,察觉到夏轻尘的气味,立刻飞过来。

  夏轻尘瞥了眼刀将。

  天戈明白,鼻孔一哼:“老祖说了,夏轻尘特殊对待,你全忘了?”

  别人,老祖不会特意去交代。

  但是四将,老祖叮嘱过,夏轻尘非常人,不可怠慢!

  刀将吃惊不小。

  立刻上前,主动施礼:“天戈,你怎么来了?”

  天戈用鼻孔看他:“再不来,夏老祖不是要被你赶走?”

  “这件事,我会告诉老祖的。”

  刀将忙叫委屈:“此刻老祖正在疗伤,我是为老祖生命安全着想,才如此的啊!”

  天戈淡淡道:“老祖的话,向来不许人违背!你自作主张,把老祖的话当成耳旁风,是逃不掉惩戒的!”

  刀将心中愤懑。

  他是为老祖着想,这也有错?

  天戈适才看向夏轻尘:“夏老祖来,可是来见老祖的?”

  “嗯,让他过来吧,有件事要他办。”教不好自己的族人,夏轻尘自然要他当面教。

  闻言。

  刀将暗笑!

  让老祖来见夏轻尘?

  他是失心疯不成?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天戈要称呼夏轻尘为老祖。

  但,他毕竟是小辈!

  天戈不疯的话,应该知道拒绝。

  晚上九点继续更新

  手机站: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