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授受不亲

第三百八十八章 授受不亲

  夏轻尘一阵惊讶。

  他不可置信的走上前,仔细检查。

  的的确确是“夏轻尘”三个字!

  而且,令他震撼的是,这间密室,是镇魔岛最好的一号修炼场。

  而月明珠的密室,仅仅是七号!

  一瞬间!

  他恍然明悟许多。

  为什么月明珠的肩胛会受伤?

  为什么范天长会说,他不够珍惜她的情谊。

  因为。

  他打伤的不是白莲圣女。

  是月明珠!

  月明珠知道夏轻尘遭到余常书刁难,无法得到密室。

  知道夏轻尘花费心血想得到镇魔岛修炼资源。

  知道夏轻尘修炼迫切。

  所以,她拼着受伤,也要拿下一号密室。

  并,将它留给夏轻尘。

  自己只使用次等。

  可她的好意,夏轻尘完全不知情,甚至不关心她的伤势。

  令她黯然离去。

  如今她带着伤暗中保护和救了自己。

  他未曾感恩,甚至还怀疑她是凶手。

  这一刻,夏轻尘才知道,自己无意中对月明珠的伤害有多深。

  他甚至没有勇气开口,请求月明珠原谅。

  因为他错得太深,太深

  “明珠,能出来一见吗?”夏轻尘立在门外,轻声叹道。

  不知不觉。

  其称呼,已经从月明珠,变为明珠。

  密室里。

  月明珠蹲坐在墙角。

  双臂抱住膝盖,螓首深埋。

  黯淡的玉容,挂着两颗失去光彩的紫色水晶明眸。

  她一动不动,听着夏轻尘的声音。

  心绪却再无波动。

  有一种灭亡,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她对夏轻尘萌生的一丝浅浅情愫,终被那怀疑的眼神磨灭。

  “我没事,你回去吧。”月明珠淡淡道。

  神情中,没有一点波动。

  门外。

  夏轻尘默默道:“起码,让我帮你疗肩胛之伤。”

  月明珠隔着石门,面无表情道:“我真的没事,请你不要再打扰我,以后都不要。”

  不知为何。

  听到最后一句话,他怅然若失,好似心被挖走一块。

  既疼,又空洞。

  他落寞立在良久,望着一墙之隔的月明珠。

  他明白。

  两人再也回不到过去。

  他们早晚会形同陌路,从此成为熟悉的陌生人。

  他曾经反感的“轻尘哥哥”,将不再出现于他耳中。

  他曾经冷待的楚楚少女,亦将离自己远去,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

  那些,曾经不以为然的东西,会于岁月的尘沙里,显得弥足珍贵

  夏轻尘默默转身,轻声道:“对不起。”

  他能说,能做的,只有苍白无力的留下一句歉意而已!

  然而。

  夏轻尘刚转身。

  眼角瞥到一个黑色的人影,正负手缓缓走上山崖。

  轰——

  又一道雷霆响彻。

  雷光掩映下,映照出一张苍老、狰狞,面无血色的虚白面孔。

  黑暗中,如恶鬼在行。

  “余常书!”夏轻尘往后退了退。

  其来意,夏轻尘焉能不明白?

  “哏哏”余常书沙哑的笑了笑:“你命大,毒不死你,老夫就只能亲自动手了。”

  他出手,未免痕迹太重,有被查出的可能。

  所以才让一个昏晓的普通弟子动手。

  没想到,遭到月明珠破坏。

  不得已只能自己动手。

  夏轻尘退无可退。

  身后就是三十丈高的悬崖。

  下面则是深不可测的海水。

  他暗自算计,若跳下去,应该毫无问题。

  然而。

  余常书即将逼近夏轻尘时。

  却忽然一掌轰向月明珠的密室,声音陡然冷厉:“小丫头,坏我好事,岂能留你?”

  他杀夏轻尘,怎容别人知晓?

  其中星位之力何等磅礴?

  密室虽然坚固,可在他双掌下,宛如泡沫一样碎裂。

  连碎石块,带其中的月明珠,全被拍飞落向悬崖。

  月明珠倒飞中,面容透着惊慌,无力的向着身下三十丈的高空坠落。

  夏轻尘脸色一变,如旋风般冲出去。

  一把握住月明珠的手腕。

  他无力返回,只能随着月明珠一同坠入海水中。

  海水冰冷刺骨。

  最可怕的是,令人无法呼吸。

  夏轻尘立刻取出避水珠,含入嘴中。

  顿时,他呼吸顺畅。

  倒是月明珠,因为无法呼吸,下意识想要浮出水面,却被夏轻尘给拉下来。

  因为水面上,余常书如若鱼鹰般,立在礁石上,俯瞰海面一切动静。

  如果此刻浮上来,立刻被他察觉!

  等待的,将是余常书蓄势待发的致命一击。

  十息过去!

  二十息过去!

  半柱香过去!

  余常书依旧盯着水面。

  伴随时间流逝,月明珠呼吸越来越困难。

  她捂住喉咙,神情流露痛苦之色。

  夏轻尘微微一犹豫,一把将她拉过来。

  然后,头颅一倾,吻上了她的嘴。

  霎时。

  月明珠奋力反抗,将夏轻尘给推开。

  但在吻住的刹那,他将口中所含的避水珠,送入了月明珠嘴中。

  得到避水珠,月明珠终于可以呼吸,痛苦表情立刻缓解。

  终于,良久未曾发现浮出水面的两人,余常书适才于冷笑中,快速离去,消失在黑夜中。

  哗啦——

  两道人影,从水中钻出,游上岸边。

  两人浑身湿漉漉的,靠在悬崖石壁上。

  月明珠喘着气,好一会,望向夏轻尘,道:“救我干什么?找你的白莲圣女不就好了?”

  话语中,隐有一丝生气、幽怨。

  夏轻尘轻笑:“嗯,等会回去找她。”

  月明珠躲了一下脚,一言不发的气恼向远处走。

  夏轻尘笑了下,上前拉住她的手腕:“余常书或许还未走远,你想惊动他吗?”

  月明珠用力甩开他的手,却发现,自己根本甩不脱。

  “夏公子,男女授受不亲,请松开。”月明珠面咬牙道,露出一口细碎的银牙。

  夏轻尘失笑:“第一次见到,对救命恩人凶的。”

  月明珠冷淡道:“我月明珠就是这样的坏女人,夏公子才知道?”

  她仍旧对夏轻尘的怀疑耿耿于怀。

  夏轻尘深深注视着她眼睛,轻声叹道:“你若是坏女人,世上又有几个好女人呢?此前的一切,谢谢了。”

  月明珠心中怨气削减大半。

  明明决定不再理会夏轻尘的,可此刻,芳心一软。

  “别以为说几句好听话,我就会原谅你。”月明珠低着头,脚尖踢了踢跟前的一颗小石子,语气却弱了很多。

  夏轻尘轻轻一叹:“没有乞求你原谅,我会尽快离开星云宗圣地,尽量不再出现于你面前。”

  圣地于他而言,已无修炼意义。

  接下来,离开镇魔岛后,应该很少再回圣地。

  “你要走?”月明珠忽然仰起头,眼睛下意识睁开,但又很快闭上。

  玉容上,是措不及防的慌张。

  其平静的心绪,陡然波动。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