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将心比心(一更)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将心比心(一更)

  他明明对秦伯这么好,对方却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

  丝毫不念他的恩,反而恩将仇报。

  残忍至极的对待他!

  这一刻,金云开忽然想起夏轻尘所言。

  秦伯毒害主子,谋害小主子。

  他本就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

  夏轻尘打他,乃至杀他,都是天理循环,都是正义之事。

  可自己干了什么?

  枉顾事实,自以为正义仁爱的偏帮看似弱小的秦伯。

  结果呢。

  念及至此,金云开悔恨交加!

  但,悔恨并无用。

  一根手指扔出去,并未令金家的船只后退。

  反而追得更凶。

  秦伯目露狠厉:“切下他耳朵,我看他们的二少主身上,有多少东西可以切!”

  秦强颔首,眼神森寒的取来柴刀,砍向金云开的耳朵。

  嗖——

  一道黝黑无比的利箭,不期而至,精准无比的射穿秦强的喉咙。

  秦强捂住脖子,迅速倒地。

  突如其来的异变,令秦伯大惊。

  他捡起柴刀,一把架在金云开的脖子上,疯狂道:“住手,不然我和他同归于尽!”

  然而,一道残影,以无法估测的速度闯入乌篷船中。

  在秦伯没有动手前,便一指点在其肩胛上。

  秦伯瞬间浑身麻痹,手中的柴刀无声落下。

  直至此时,秦伯才看清眼前之人。

  那是一个身着金色披风的英武男子。

  左手握住一面金算盘。

  “金算盘……你……你是,金不换?”秦伯牙齿打颤。

  金不换能够坐拥天下财富,若无强大实力,财富早被强者抢占。

  他的实力,据说已经接近星云宗的副宗主。

  即便略有不如,也相差不远。

  “爹!”金云开见到来者,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宛如陷入人间炼狱者,重新回到人间。

  金不换望着二字残缺的手指,强忍情绪,平静道:“回去再说。”

  突然归来的金不换,力挽狂澜,结束劫持事件。

  山庄。

  大厅。

  金云开手掌上缠绕着厚厚白纱,如泄了气的皮球,无力的坐在那里。

  他身旁的桌上,是五根特殊液体保存的手指。

  “不死医已经在路上,不日抵达。”金不换开口,算是安慰金云开。

  后者却一脸生无可恋,表情纹丝不动。

  “那么,现在谁来告诉我,一切都是怎么回事?”金不换环视道。

  其威严格外重。

  但凡被扫到者,无不垂下头。

  “我来说吧。”金鳞非自责道:“事情是这样……”

  夏轻尘偶遇仇敌,金云开从中阻拦,并将仇敌带回山庄,最后被劫持。

  他语调平淡,丝毫不掺杂个人感情。

  听罢,金不换眼神平淡无波,看不出其心中情绪。

  “带那个凶徒上来。”

  一声令下,秦伯便被带过来。

  “云开,你想怎么处置他?”金不换问道。

  金云开陡见秦伯,本是无精打采的他,立刻爆发滔天怨恨,目眦欲裂的嘶吼:“我要他千刀万剐!”

  怒吼时,金云开浑身都在抖动。

  可见其心中之恨,多么浓烈。

  “嗯。”金不换徐徐颔首,扔给金云开一把匕首:“去,把他放了!”

  什么?

  金云开以为自己听错,他扬了扬失去五根手指的手掌,反问道:“你说,把他放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父亲怎会说出这种可笑又荒唐的话。

  “是!你亲自放!现在,马上!”金不换语气加重。

  金云开适才察觉到,父亲是认真的。

  父亲的命令,金云开不敢违背,他只能用另一只手,握住匕首,极为不甘心的将秦伯身上的绳索切开。

  他心中的恨,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强。

  甚至,开始恨父亲。

  恨父亲的荒唐决定。

  “跪下,向他忏悔,表达你的悔意。”金不换淡淡道。

  什么!

  金云开睁大眼睛,右拳握得劈啪作响。

  这个老畜生,害他身体残缺,给他造成如此伤害。

  父亲非但没有治罪,反而还要他向这个老畜生跪地忏悔?

  “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二次。”金不换眼神锐利。

  噗通——

  金云开不敢违逆,只能强忍内心的无边怒火,屈辱的向秦伯磕头,咬牙切齿道:“对不起,我错了!”

  他错了什么?

  他没错!

  他才是受害者,为什么要向凶手道歉?

  这一刻,他恨透了父亲。

  他觉得自己的胸膛,快要被无穷的恨意炸碎。

  他对于父亲的恨,甚至超过了秦伯。

  金不换平静的告诫道:“云开,事情都已经过去,你不要再耿耿于怀,人生在世,心胸要开阔,明白吗?”

  金云开握住拳头,道:“可是我……”

  他的脸上,写满不甘。

  “你即便能报仇又如何?杀了他又怎样?能挽回你失去的手指吗?不能!既然如此,何不原谅对方?”

  金云开一腔压抑的怒火,如若火药一般,终于被点燃爆炸。

  他唰的一下站起来,满目悲愤的咆哮:“父亲,睁开你的眼睛看一看,你儿子的样子!他把我害成这样,你要我怎么原谅?”

  “只有杀了他,只有让他生不如死,我才能心安!!”

  可他的咆哮,得不到任何回应。

  金不换静静望着他,待那咆哮的回音全部散去,才徐徐道:“你不过是断指之仇,都不能原谅,为什么就能大义凛然的要求别人忘记害父、杀己之恨?”

  一番话,终于令金云开意识过来。

  父亲是有意为之。

  “看看你丑态毕露的模样!”金不换大失所望:“别人所受的伤害,你风轻云淡说那不痛,逼迫受害者原谅凶手。”

  “轮到你自己被斩断几根手指,就暴跳如雷,恨不得将凶手千刀万剐,一丝都不肯原谅!”

  金云开支支吾吾,一句话都辩解不出来。

  “再想想你刚才对我的恨意,就该明白,多少人对你恨之入骨!”金不换冷冷道!

  金云开心中一凉。

  刚才,父亲强迫他的种种举动,令他对父亲的恨意,甚至超过了凶手。

  可想而知,他平时强行逼迫受害人原谅凶手,那些受害者又是怎样恨自己。

  只是因为他背景强,那些受害者记在心里,不敢发泄而已。

  他这些年,为了维持自己仁义形象,已经不知招惹了多少恨意。

  “手指治好之后,你就回金家老宅吧,贸易的事,从今往后都不许你再插手。”金不换缓缓道。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