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一百零三章 恍如做梦(三更)

第一百零三章 恍如做梦(三更)

  陈副将军严肃叮嘱道:“本次巡逻至关重要,不得有丁点马虎!”

  赵田铿然道:“末将一定完成使命。”

  说完,他冲陈副将军笑了笑。

  原来,他是陈副将军的人,是陈副将军亲自将他调遣来此执行任务,给他立功表现的机会。

  万一他表现卖力,被云舒皇子看见,加以欣赏呢?

  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能在云舒皇子面前抛头露脸的机会,那是千载难逢。

  “陈副将,透露一下,云舒皇子怎么会亲临禁卫军?”赵田笑眯眯的询问。

  陈副将警惕的左右一看,小心翼翼道:“听说是那位大人物要亲临禁卫军,指导他们训练,云舒皇子是特意赶过来观摩的。”

  最近帝都都在讨论的大人物,只有一个。

  那就是云舒皇子亲自派禁卫军迎接的隐士高人!

  “是他!”赵田吸了口气。

  难怪如此兴师动众。

  “陈副将,那位高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如许多人一样,赵田心里充满万分好奇。

  他很难想象,是怎样的高人,才值得云舒皇子如此礼贤下士。

  陈副将肃然起敬,道:“最新得到的消息,那位大人物来自云孤城,来临当天,不仅云舒皇子派遣禁军前去迎接,天银公主也派遣了女宫前去接驾。”

  “什么?天银公主也派遣人去?”赵田真的震惊了。

  公国最有实权的两位皇室后裔,竟然同时接驾一人。

  “等等?来自云孤城?什么时候?”赵田忽然意识过来。

  “五天前吧,怎么了?”陈副将问道。

  赵田一脸困惑:“五天前?那这位大人物和我侄儿乘坐的是同一艘船!我女儿当天还曾去码头接他,为什么没听两人提起过码头发生的事?”

  陈副将打趣的哈哈笑道:“那你得赶紧抓好你侄儿这根线,指不定他和那位大人物是同乡呢,搞不好他们还认识。”

  赵田不加掩饰的轻蔑嗤笑:“他也配和那位大人物认识?呵呵,他家祖坟冒青烟,都来不了这样的福分。”

  咚——

  忽然,由远及近传来敲锣之音。

  陈副将神色一肃,敛去笑意,正色道:“云舒皇子来了!”

  顿时,巡逻卫兵们,立刻严肃而待,不敢出丝毫差池。

  赵田绷紧神经,紧紧环视附近,严防任何可疑的人或者物闯出来,惊扰云舒皇子。

  伴随敲锣声靠近,一辆奢华云车渐渐入目。

  车上,数以百计的侍卫保护下,云车缓缓驶来。

  云舒皇子淡然捧着书卷,默默看书。

  当行至一路口时,云舒皇子摆摆手,令云车停下。

  仪仗队伍亦全部停下,似乎在等待一人。

  “怎么回事?”赵田压低声音问道。

  陈副将道:“应该是那位大人物,从另外一条街道过来,云舒皇子在路口等他。”

  皇子等别人?

  以皇子的身份,应该是别人等皇子才对。

  可见那人身份之高,令皇子无比尊敬。

  这时,另外一条街道,果然行驶来一辆云车。

  陈副将军绷直腰板,暗暗下令:“最关键的时刻来了,注意,不要出任何差池!”

  赵田心中一紧,不由得挺直腰杆。

  那位传得沸沸扬扬的大人物,总算要露面。

  “夏公子,来本皇子的云车吧。”云舒皇子放下手中之书,以袖扫了扫身旁的座位,含笑道。

  夏轻尘脚尖一点,爽快飞掠至云舒皇子的云车。

  与他并肩而坐,共同乘坐云车前往军营。

  眼看云车朝他们方向缓缓而来,所有巡逻卫兵都绷紧身上每一根神经。

  他们手持长矛,笔直的站立在街道两侧。

  赵田则暗暗紧张。

  有生一次来,第一次近距离观看云舒皇子啊!

  终于,仪仗队经过赵田身前。

  出于好奇,他向云舒皇子扫了一眼,瞻仰云舒皇子的龙颜。

  看罢,他异常好奇的望向云舒皇子身边,那位名动帝都的大人物。

  然而,这一扫,他如遭万雷轰顶。

  “夏轻尘?”赵田因为过于震惊,情不自禁的惊讶出声。

  起初,他以为自己看错。

  再定睛细看,身材、气质、五官,的的确确就是夏轻尘。

  这一刻,他有种做梦的感觉。

  搞错了吧?

  夏轻尘是云舒皇子和天银公主争抢的大人物?

  一定有哪里搞错!

  夏轻尘和大人物之间,隔着天和地的距离。

  然而,让他震惊的是,这一喊,夏轻尘竟然听见,坐在云车上,回头往人群里看过来。

  这不是做梦!

  是现实!

  云舒皇子听到呼喊,挥挥手,整个仪仗队停下来。

  “谁喊夏公子名讳?”云舒皇子站起身,环视问道。

  既然认识夏轻尘,应该是他熟悉之人。

  陡闻云舒皇子询问,赵田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冲到脑袋顶!

  自己干了什么?

  竟然叫停云舒皇子的仪仗队?

  他身旁的陈副将军,心头咯噔狂跳,身躯亦僵硬无比。

  他简直不敢相信,赵田竟然敢扰乱云舒皇子仪仗队?

  赵田是脑子坏掉,还是突然疯掉?

  “是……是下官。”赵田噗通往前一跪,双腿直哆嗦。

  云舒皇子望向夏轻尘,含笑道:“这位是?”

  他心道,如果是夏轻尘的亲戚,那一定要重重提拔。

  如此一来,夏轻尘等于再欠他一份人情。

  夏轻尘发现是赵田喊自己,就兴趣缺缺收回目光,淡淡道:“以前是我姑父,现在已经断绝关系。”

  夏洁都已经与其恩断义绝,他自然不再是夏轻尘姑父。

  “这样啊?”云舒皇子眼里划过一抹失望。

  断绝关系的姑父,还有什么提拔的意义?

  而且云舒皇子想起了当日碧水酒楼前,遇到的对夏轻尘出言讽刺的表哥。

  表哥对夏轻尘出言不逊,姑父跟夏轻尘又断绝关系。

  可见夏轻尘与他们一家关系糟糕到什么程度。

  这种人,他若提拔,那岂不是当场打夏轻尘的脸?

  所以,非但不能提拔,还要施以惩戒,表明自己的立场。

  “巡逻司,你们令本皇子很失望!”云舒皇子淡淡道,便挥袖继续出发。

  身为皇子,当然不会自降身份,针对一个九品芝麻小官。

  他只需说一句话,巡逻司自会惩戒赵田。

  果然,等他们走后。

  远处的巡逻司大将军,面沉入水的纵马而来。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