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十二章 一窍不通

第十二章 一窍不通

  “记得夏渊就是因为有伤势在身,武道进展才格外缓慢吧?”夏轻尘暗暗道。

  记忆中,最初夏渊的修为是远高于夏逊的,后来不知为何深受内伤,修为便缓慢下来,被夏逊超过。

  若是他没有遇上雷火焦便罢,既然遇上,那就买下,为夏渊扫去陈年病痛,恢复修炼的能力吧。

  可神劵只有一张。

  买下雷火焦,便无法购买龙血散材料。

  思来想去,夏轻尘问向掌柜:“我以神劵兑换雷火焦,龙血散材料,可否用其余东西交换?”

  神殿的收藏之物,向来是不卖的。

  但据说,可以用同样珍贵的东西交换。

  掌柜是一位白发苍苍,眼睛暴突的长衫老者。

  自从夏轻尘来到柜台前,一直在埋头打算盘,都未曾正眼看夏轻尘一下,格外倨傲。

  “神殿只收珍稀奇物,凡品就别拿出来了。”长衫老者抬头看了夏轻尘一眼,又爱理不理的低下头干自己的事。

  其态度之恶劣,实在令人不舒服。

  夏轻尘淡淡看了他一眼,道:“卖武技。”

  他纵横星河,一生中击败敌人无数,收缴的武技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其中不乏精品,随便拿出一本,都可引发武道界震动。

  “武技?可以,但黄级下品的低等货色,就不用卖了,我们神殿不收。”长衫老者拿眼上下打量夏轻尘,并不觉得一个少年能卖什么上乘武技。

  保不准是从家族里偷出来的家传武技吧?

  “你看看便知。”夏轻尘心平气和,取来柜台的笔墨纸砚,信手写了一本名为《踏雪寻梅》武技的前两百字。

  掌柜淡淡移目望来,只看一眼,就道:“神殿规矩,武技要全篇,不信任神殿的话,请另寻别家!”

  一本武技若是写全,被人记下,卖武技的人,岂非财货两空?

  但神殿规矩十分霸道。

  “我建议,你还是认真看一下我所写的两百字。”夏轻尘淡然道。

  他亲手所写的武技,能是简单之物吗?

  掌柜移目望过去,将两百字武技看罢,挥挥手:“普通货色而已,拿走!”

  那样子,如同赶苍蝇。

  夏轻尘摇摇头:“看你端着架子,原以为眼力会很高,原来,一窍不通,算了,这份武技卖给你,你也看不出其好坏来。”

  这本《踏雪寻梅》乃是一本黄级中品的攻击武技,内容精深博大,在中品武技之中,属于最顶尖之列。

  他虽只写了一个开头,可若是眼力足够的人,应该能品味出武技的非凡奥妙。

  可惜,这名掌柜空有脾气,眼力劲实在太差。

  掌柜遭人讽刺,自然不悦,鼻孔一哼:“无知小儿!老夫乃云孤城排名第三的鉴宝师,一生鉴定过的宝物堆起来比山还高,眼力高与否,还容不得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儿评价!”

  说着,他抓起纸张,指着上面的武技,道:“你这武技里,内劲运转、招式起伏、动作衔接都是下乘中的下乘,顶多只是一本黄级下品武技吧?”

  云孤城,一本黄级下品武技,通常都是一百武道世家必争的传承之物。

  可对于神殿而言,黄级下品武技不算什么。

  “我神殿是什么地方?会收这种不入流的低劣武技?”掌柜手一推,将纸张塞进夏轻尘怀里,如同赶苍蝇一样挥挥手:“把你的宝贝拿回去好好藏着吧!”

  夏轻尘轻笑一下,也未曾接那纸张,任其掉落在地面,便负手转身而去。

  未争辩一词,未解释一句。

  望着他离去,鼻孔冷哼:“没眼力劲的东西!平白坏老夫心情,哼!”

  低头看了眼,跌落在地上的纸张。

  他捡起来,随意揉成一团,扔进门外的垃圾篓。

  但纸团飞在半空,忽被一只苍老但迅捷如风的手掌平稳抓住。

  掌柜一愣,抬头一看,脸色大变。

  本是格外倨傲的他,态度一百八十度大变。

  他快步小跑到来者面前,哈着腰,满脸赔笑:“老殿主大驾光临,小的有失远迎!”

  掌柜一颗心在噗通跳动。

  眼前这位,可是神殿上一任殿主,镇南天!

  二十年前,神秀公国的第一强者,人称武道神话!

  一身修为盖世绝伦,威震天下。

  直到与武道魔尊古千痕会战,败于其手,才隐世不出,回到故乡云孤城创建了神殿。

  如今的神殿殿主,由他儿子继承。

  他则隐居幕后,长期在神殿内层休养。

  几年不见得露一次面。

  今天居然破天荒来到中层,并抵达他负责的柜台前,如何不令他压力巨大?

  老殿主问道:“这是刚才的少年所写?”

  老殿主,就是夏轻尘刚才所遇的老者,镇南天。

  身边是他最宠爱的孙女,镇芷澜,也是名闻云孤城的一朵名花。

  “是!”掌柜心下迷惑,高高在上的老殿主,怎会关心这个?

  镇南天展开纸团,细看上面的二百字武技。

  镇芷澜好奇的凑过头,看了几眼,道:“稀松平常嘛,应该是下品武技。”

  她还以为夏轻尘会拿出什么惊人武技来卖给神殿呢。

  看来,夏轻尘也只是个嘴上说说的人而已,实际上没什么特别,更谈不上高人。

  镇南天不动声色的将纸团收起,问道:“他刚才想兑换什么,都整理出来。”

  嗯?

  掌柜更为困惑,老殿主怎么真关心起这个少年了?

  疑惑归疑惑,他还是如实整理出十份龙血散的材料,一截雷火焦,精心包装好,送到镇南天手里。

  “嗯。”镇南天接过,望了眼掌柜,道:“去神殿账房领二十万两银子,然后,回家颐养天年吧。”

  嗯?

  掌柜抬起眸子,眼里满是迷茫。

  颐养天年?是说谁?

  镇芷澜亦冷不丁被爷爷的话惊道,指了指掌柜,道:“爷爷,你是说他?”

  镇南天淡淡道:“现场还有第二个掌柜吗?”

  噗通——

  掌柜吓得腿都软了,一下跪在地上,磕头道:“老殿主开恩呐,老奴是哪里不尽心吗?”

  “是呀爷爷,你干什么呀这是?好端端的把贾大师辞退!”镇芷澜觉得爷爷是不是老糊涂了,莫名其妙就辞退贾大师。

  贾大师可是云孤城排名第三的鉴宝大师,是神殿花费不小代价请来的。

  毫无理由和征兆,怎么就把人给辞退?

看过《绝天武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