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长蓁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聚餐庆祝

第一百六十四章 聚餐庆祝

  沈懿和顾劲点头,上前,与司修宁一起开始给妖兽剥皮去内脏,然后抬到小溪里清洗干净。

  司修宁从储物戒中取出两个新的大竹筐洗干净的妖兽放了进去,放得满满的,都冒尖了,还险些放不下。

  “修宁,你怎么在那么珍贵的储物戒中放竹筐?太浪费了。”见司修宁竟然取出了两个普通竹筐,沈懿和顾劲俩人的神情有些奇怪的看向他,真是太暴殄天物了。

  “前些时候,我让长蓁教我酿灵酒,正好过些时候玉心李就要成熟了,所以就想摘些来酿玉心李酒,这些竹筐是我打算等过些时候玉心李成熟时,装玉心李用的。而且我这储物戒内的空间挺大的,装几个竹筐还是可以的。”司修宁故意扬了扬了手,向他们展示指上的那枚储物戒,话中满满的炫耀,处处昭示着自己与郗长蓁的亲密关系。

  沈懿和顾劲见他那得意洋洋的嘴脸,暗自咬牙,真想给他一拳,把他脸上的得色给打掉。

  还未付之行动,就听见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原来是其他人来了。

  就见盛清风、墨云霆、凤雨音、苏彦等人有的手提菜篮,有的抬桌子,有的一手提着一把椅子,有的拿锅,有的提着碗筷,有的拿砧板菜刀等物过来了。

  “大管事,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到了?”妖兽森林中的妖兽有那么好猎吗?盛清风看着那只已经收拾妥当的一级中阶妖兽,对三人的实力是完全的佩服了。

  “运气好而已。”司修宁谦虚道。

  “运气也是一种实力。”盛清风笑道。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有什么,咱们饭桌上再说,大家都快帮忙一起动手,尤大妮、谷小雅,你们俩人的厨艺最好,就由你们掌勺,没问题吧?”沈懿询问的看向俩人。以前他曾经看过谷小雅和尤大妮的私下开小灶,还吃过一回她们做的菜,味道很不错,特别是谷小雅做的,那味道不比膳堂的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恩,可以。”谷小雅点头应了下来。

  “我也没问题,不过我会的都是一些家常菜,就怕糟蹋了这些灵食。”尤大妮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会不会,今天咱们主要是为了庆祝大管事他们夺得前十的名次,重在庆祝,有的吃就不错了,你随意发挥就是了。”凤雨音笑道。

  顾玉儿站在凤雨音身边,难得没有出言挑刺,看来一年前凤雨音的那番还是有作用的。

  不一会儿在大家合力之下,一大桌子的菜就做好了。菜式不多,就只有十二样,不过,每样却分成了三大盘,30个人并没有分桌而坐,而是把三张餐桌拼到了一起,挤了挤,倒也坐得下。菜分成三份左中右各摆一份,也不怕有人夹不到。

  “只可惜有好菜却没有好酒啊?”陆鸣有些遗憾的说道。

  “就是啊,要庆祝怎么能没有酒?你们谁手上有酒没有?”古子越跟着附合道。

  “喝什么酒?这里的孩子占了一大半呢。我若没记错的话,陆鸣、古子越你们俩人也还未成年吧?”赵玉昕瞪了两个小起哄的人一眼,说道。

  “那有什么,我们可是修士,与那普通的凡人能一样吗?”古子越不以为然的说道。

  “子越说得没错,咱们可是修士,喝再多的酒也不会醉,若是有灵酒就更好了,还能增加修为呢。”陆鸣只听说过灵酒,还没有喝过呢,不禁有些嘴馋,“也不知道灵酒是什么味道?光想想就受了,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陆鸣家是酿酒世家,他从小就是从酒缸中泡大了,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

  “这还不简单,我这里就有一坛灵酒。”说着,司修宁立即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坛巴掌大的小酒坛。

  本来大家听到司修宁有灵酒正高兴着,但是见他拿出来的酒坛只有那么一坛,立时就有些失望了起来,一颗心从高处一下子跌落了下来。

  “大管事,就这么一小坛,还不够咱们三十人一人一小杯子的呢,要怎么喝啊?你就只有这一坛吗?还有没有了?还有的话,你就别藏着了,都拿出来吧。”陆鸣垮着张脸说着,随之又满怀期待的看着司修宁。

  司修宁只是神秘的笑了笑,也没有解释,亲自起来给众人,每人倒了一杯。奇怪的是,那个酒坛子看着只有巴掌大小,根本就不足倒满三十杯的,但是直到司修宁倒好酒,也没见那酒坛轻一分。

  在大家惊奇又垂涎的目光中,司修宁淡定的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把酒坛放到自己面前的桌上。

  “大管事,这酒坛想来也不简单吧?”盛清风双眼发亮的看着司修宁问道。

  “想来这个酒坛跟储物戒一样,都是储物法宝吧?”沈懿心里对司修宁有些羡慕嫉妒了,但是面上依淡然。

  司修宁点头,大方的承认:“没错,这个酒坛确实也是空间法宝,不过这个酒坛只能装水这一类的液体,里面能够装得下两万斤的酒。”

  这一下子不仅沈懿,大家都开始羡慕嫉妒起他来了。连一向清冷的赵玉昕也是一脸复杂的看着他了。

  这人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还未正式成为侍宠呢,就被园主如此看重,赏赐了这么多的宝物。

  “好酒好酒,实在是好喝了,果然不愧是灵酒,我以前喝的那些酒,比起这灵酒来简直就是垃圾啊。”陆鸣才不管其他人怎么羡慕嫉妒恨,只管先喝为快,司修宁刚才倒酒时,他就已经馋到现在了,灵酒一入喉,立时忍不住满面激动的大赞出声。

  “大管事,我还能不能喝一杯?”陆鸣一口饮尽杯中酒,随即又眼巴巴的看向司修宁。

  “自然可以,你们尽管喝,今天咱们不醉不归。”司修宁大方的把酒坛递给了他,豪爽的说道。

  “好好,大管事就是大方,好样的。”陆鸣喜得眉开眼笑,讨好的恭维,探身身手敏捷的快速的抢过酒坛,给自己满上了一杯,想也不想的一昂脖喝干,然后一杯又一杯的喝了起来。

  众人见状,赶紧也举杯喝了起来,果然好酒!瞬间众人都抢起了酒坛子来,连赵玉昕和凤雨音几个女孩子也不甘落后,跟着抢起酒来。

  在场的只有司修宁、沈懿、顾劲以及墨云霆四人还没有加入其中,只是有发傻的看着他们。

  “好了好了,大家中别光喝酒,也吃些菜啊,虽说灵酒不伤身,但是也是会醉人的,大家先喝几口菜垫垫吧。”司修宁好容易才回过神来,赶紧对着众人说道。

  众人这才反应过自己刚才干了些什么,看着各自的狼狈样,不禁都有些讪讪的。

  “大管事,玉昕失礼了。”赵玉昕有些羞窘的红了耳根。话才说完,立时脸色一变,顾不上说话,站起身,跌坐在地上,马上盘坐好快速的运转起功法。

  司修宁等人大惊,正想起身探看,立时也都纷纷面色涨红,跌坐于地,与赵玉昕一样盘坐修练起来。

  特别是喝得最多的陆鸣,此时整张脸都扭曲了,只感觉浑身像是要烧着了似的,整个人轻颤了起来,他不敢大意,快速的运转功法。

  也怪他贪杯,虽说灵果酒的灵力较为温和,但是喝多了也会出事的。更何况还是第一次喝,他刚才可是喝了足足有七八杯呢。

  一瞬间现场瞬间安表了起来,就在此时,在众人不远处有一只金色小巧的小兽身形如电的向这边掠来。瞬息而至,它歪着小脑袋,灵动双眼先是打量了入定中的众人一番,在确定他们短时间内不会醒来后,这才一跃而起,落到餐桌上,小巧的身子扑向了菜盘,飞快的吞食起来。不大一会儿,三十六盘菜就被它吃了个精光,连汤汁一滴都不剩,所有碗盘被舔得干干净净,就像是清洗过了般。也不知道它那么小巧的身子是怎么装得下那么多的东西的?竟然连肚子都没有鼓一下,依旧平平的。

  吃光了菜,金色小兽似乎还不满足,灵动的眸子又盯上了那坛酒。身形一跃,就冲着那坛酒扑过去。

  就在此时,突然间凭空出现一只细嫩白皙的纤手,瞬间拎起了那只小灵兽的后颈。

  “嗷嗷”金色小兽先是惊恐的吱吱叫了起来,随之像是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后,马上就安静了下来,呜呜的撒起娇来。

  “调皮。”郗长蓁看着桌上干净的碗盘,轻轻点了点小灵兽的鼻子,笑道。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圣兽,没错,这只小兽正是小金。

  大金和小金两只小圣兽,来到郗园至今已经三年了,一直都是修练塔闭关,今天刚刚出了关,小金从修练塔出来,就闻到了诱人的香味,便顺着香气飘来的方向寻了过来了。

  就有了刚才那一幕。

  “大金呢?怎么就只你一个在?”郗长蓁把小金抱到胸前,一手轻撩着它的下巴,轻笑的问道。

  这两只可是同胞兄弟,从出生起就没有分开过呢,从来都是一同出现的。

  “呜呜……”小金叫着,清澈的双眸水汪汪的望着主人。

  郗长蓁立即明白了它的意思,原来大金和小金今天在修练塔中醒来后,便出了修练塔,就到了竞仙湖里戏水,捉灵鱼吃,哪知道玩着玩着就到湖中心,大金不小心进入了阵法中出不来了,而小金慢了一步,才没被一起困住,见大金被困在阵法中出不来,小金立刻就想到了主人,想去找主人来救它,立时就循着主人的气息赶来了,只是才到了长蓁宫就闻到了诱人的香味,好几年没好好吃饭的小金,忍不住诱惑,趁着司修宁等人没在入定修练,就把菜全吃了。

  原来竞仙湖外围那些阵法自当年郗长蓁布下空间阵之时,被空间阵破坏后,郗长蓁见中心的那些阵法没有被损坏,便没再重新布阵。

  “好好,别急别急,大金现在没有危险,只是被困住而已,你先等等,放心,等他们醒来后,我就去帮你救它出来,好不好?”郗长蓁轻抚着小金安抚道。

  听到大金没危险,小金就放心了,灵动的双眼再次盯上了那个小酒坛。想要挣脱主人的手,奔向酒坛,直觉告诉它,那酒坛里的酒是好东西。

  郗长蓁想了想,便松了手,任由小金欢快的跳上餐桌,直奔酒坛而去。

  算了,小金既然想喝就让它喝个够吧,反正这样的灵酒,她有的是,等会儿再补一坛给修宁便是了。

  郗长蓁想着,漫不经心的看向小金,立时失笑出声。

  就见小金的直坐着,两只前爪正费力的抱着小酒坛昂着脖子猛灌灵酒,很快的小金的金毛下的身子就浮现了一层红晕。

  不知喝了多少,小金只觉得脑袋似乎越来越晕,酒坛也开始抱不稳了,酒坛掉落在桌面上,小金也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双腿打晃的叭在酒坛上,嘴朝坛子里探,只是坛口对比起它的嘴有些小了,根本就探不进去。

  小金似乎有些着急了起来,嗷嗷的叫着,就要抱起酒坛,抱了几次都抱不起来,最后无力的又趴回酒坛上了,好半响都没有动弹了,很快的便传来它平稳均匀的打呼声,竟是睡着了。

  郗长蓁失笑的抱起它,一下子喝了这么多的酒,看来小金又得沉睡几个月了,把酒坛放好,想了想,还是把那坛子酒收了,另外又放两坛在桌上。这一坛就留给小大金和小金以后慢慢喝了。

  小金睡着没多久,就有人陆续醒了过来了。见到郗长蓁竟然也在,顾不得修为提升的喜悦,连忙上前向郗长蓁见礼。

  “拜见园主!”

  “恩,起来吧,既然你们已经清醒过来了,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等赵玉昕醒来后,让她和常珍和宋诗及苏酥来见我。”话落,郗长蓁便抱着小金翩然而去。

看过《长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