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王妃,你家王爷不傻了! > 第494章 苏卿若,我后悔喜欢你了

第494章 苏卿若,我后悔喜欢你了

  苏玉娘似乎感觉到了容德心中的不平静,她勾唇冷笑一声,说:“她现在昏迷了,而你因为这些功德之力修为再次涨了几分,你完全可以用修为压制昏迷的她,用真言术问她是否喜欢你啊!”

  容德手指一颤,没回答。

  没错,他现在不是普通人了,他可以用佛力压制住昏迷的她,用真言术从她口中问出真话

  可是他不想问。

  他怕之前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苏玉娘再次用她蛊惑人心的嗓音催促着容德,“你不敢问?可是你必须问!因为你刚才对她做了不该做的事!如果她是真心喜欢你,那么你做的事情最多算是两情相悦的人做了一点彼此都能接受的事情,你

  不算犯罪。可她要是不喜欢你,你之前那两个时辰里对她做的事情就是犯罪!”苏玉娘大声笑着,说:“她要是不喜欢你,那你就跟牢狱中那些罪该万死的男人没有区别!你猥亵了一只幼崽,你毁了她的清白!作为出家人,你因为两情相悦而破了戒不算什么,及时改正就好,可你这个

  和尚要是对一个根本不喜欢你的女子做了罪大恶极的事,那你是应该下十八层地狱的,你要永不超生的!”她步步紧逼,不给容德半点后退的余地,“小和尚,如果你是个玷污了她人清白的淫僧,你还有何面目在佛门中待下去?你这样的人侍奉佛祖,怕是会让佛祖也为你蒙羞吧!你要回佛门之前,就得问个清楚

  ,否则,你有何面目回去!”

  苏玉娘的话一句一句砸下来,让容德脸色惨白。

  他紧紧掐着掌心,眼神一片暗沉。

  他知道他不该听信这妖狐的话,可是这妖狐说得没错,如果苏卿若根本不喜欢他,那他刚才做的事情算什么?

  在他没有确定他做的事情究竟是合法合理的还是犯罪之前,他有何面目回到佛门中去?

  哪怕他疯狂的想逃避,他也必须问清楚。

  他得干干净净的回佛门,不能让佛门为他一个人蒙羞。

  深深吸了一口气,容德掐着掌心,做出了决定。

  他颤抖着手放在苏卿若眉心,不带有任何敌意的温和佛力顺着食指的指尖钻入苏卿若脑海中。放了大招沉睡过去的苏卿若只是皱了皱眉头,就再没有其他反应了

  她昏迷前知道她身边的人是容德,她相信他不会伤害她,所以佛力涌入脑海时,她也没有半分抗拒。

  沉睡中的她,很奇怪的听到了低沉的嗓音在她灵魂深处响起。

  “你,喜欢容德吗?”

  沉睡中的苏卿若茫茫然的想,容德是谁?

  好半天她才想起了这个人是谁,然后回答说,“不喜欢啊。”

  那声音颤抖着继续问她,“那你为什么要一直缠着他?”沉睡中的苏卿若脑子非常不清醒,只知道她必须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她便没有任何顾虑的回答说,“我怕死嘛!如果琳琅姐姐一直陪我的话,我当然不会去缠着一个和尚啦,可是琳琅姐姐走了,我一个人好

  害怕,只好赖上他啦!”

  容德听着沉睡中的人在自己怀中如此坦诚的回答,脸色惨白。

  他紧紧咬着下唇。

  果然是他自作多情了。

  他以为她是因为喜欢他才一直缠着他,原来,她真如苏玉娘所说,只是在利用他。

  容德用另一只手按在自己心口,第一次傻傻付出去的真心,就这么被人糟蹋了。

  他无法形容自己此刻这种痛苦的感受,他只知道,这种痛苦的滋味,让他眼睛酸涩,有点想哭。

  十五岁的小和尚红着眼眶努力憋住了想哭的冲动,他明明可以到此为止不再继续追问下去,可他没有放弃,他自虐一般继续用真言术问她

  “人族有那么多厉害的修者,妖族也有许多厉害妖修,容德只是个什么都不会、修为又低微的和尚,你为什么要赖着他,不去找别人?”

  容德掐着掌心,紧盯着怀中人。

  他不是想自虐,他只是期待着,也许他在她心目中是跟别人不一样的,如果他在她心中很重要,哪怕她不喜欢他也没关系,他多少也能找到一点安慰

  可是他注定要失望了。他怀中的人因为真言术的作用,闭着眼睛茫然无觉的坦诚回答,“他现在是挺弱的,什么都不会,不过他是唯一一个有能力发下大宏愿的和尚啊,他前途无量的!修为比他高很多的人眼界也高啊,我就算送

  上门去人家也不见得会好好保护我,倒不如在小和尚弱小的时候跟着他,将他慢慢培养得强大,反正我也不缺那些修炼的天材地宝啊,随便分他一点就好了。”

  容德掌心都被自己掐出血来,他沉默的看着苏卿若,半晌后,他追问

  “如果他很没用,始终强大不起来呢?”

  “他要是天资聪颖却后继无力,那就不要他了,重新换一个人呗!”

  容德掌心里的血迹蔓延到了心口,他沉默看着苏卿若,良久才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他没有问苏卿若,他仰头望着天,自言自语

  “你怎么能这样呢?看他有潜力就缠着他,他没用了就不要他了,你怎么能这样?”

  他胸中情绪翻涌,疼得跟撕裂了似的。

  他自言自语时没有撤回手指中涌向苏卿若眉心的佛力,于是真言术继续作用下,苏卿若很天真无辜的回答“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啊?他一个乡下小和尚,什么都没有,我给了他帝流浆,我还有佛心石和九转佛莲也可以给他,别人求都求不到的修炼异宝我全都送到他手上了,我哪里对不起他啦?给他这么多宝贝,我只要他保护我而已,这个交易很过分吗?至于以后他无法变得强大的话我就不要他了,这更没什么不对啊!他浪费了我那么多天材地宝,我不要他赔偿,只是拍拍屁股走人去找个比他更好的而已,这有

  什么错啊?”

  容德听着怀中小狐狸据理力争,而且说得很有道理,他轻轻笑着,笑着,唇间缓缓溢出一丝殷红。

  是,你没有错,你很大方了

  可是在你的交易里,我却因为你的暧昧而付出了真心。

  有苏卿若,即便我未曾对你动男女之间的心意,我也早就拿你当朋友了。我跟你说过,只要有我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我一片真心,可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

  交易

  我付出的真心,在你眼中只是交易。

  我有用的时候,你会跟我假装朋友,等我没用了,你可以毫不留情的走

  呵,妖果真是妖,你们根本就没有心的。

  容德缓缓擦拭掉唇边的血迹,凝视着苏卿若的脸,一字一顿的问:“你今日带我来陈府,可想过,我会死在这里?”

  怀中的苏卿若诚实回答,“想过啊。”

  容德轻笑一声,你知道我会死在这里,可你还是带我来了,因为我于你而言,无关紧要,是么?

  我侥幸不死,就能得到大功德,修为晋升,从而更好的保护你。

  我若是死了,对你毫无损失,你可以转头就开开心心的去找别人做靠山,连为我收尸都懒得

  有苏卿若,你真是好极了。

  容德抽回手指,再也不想问下去了。

  他知道自己是自作多情了,还需要问些什么呢?

  问得越多,只会越衬得自己像个傻子罢了。

  他擦掉嘴角又溢出来的血,面无表情的将苏卿若抱起来,一步步离开陈府。

  她利用他,是她错,但他在狐媚术的作用下对她做了不该做的事,却也是他的罪过。

  她想要他保护她,可以,他会一直保护她,弥补自己今日犯下的过错,但自今日起,他会将她从心上剜去,从今以后,他不会再为了任何人而让自己的佛心蒙尘。

  谁也不值得。

  莲音寺所在的那片山脚下。

  容德雇了两个妇人将昏迷中的苏卿若送回莲音寺让他师父帮他安置,他自己则在山脚下静静望着莲音寺的方向,缓缓跪下。

  他脸色冰冷,一步一叩的在山路上前进,偶尔有路过的农户和香客们惊奇的打量他围观他,他也不闪不避,挺直背脊一步一叩首。

  他是佛门的罪人。

  不这样诚心忏悔,他便回不去他的佛门。

  山路崎岖,又不平整,有山石有砂砾有树枝,容德没有用佛力护体,他以他的**凡胎在尖锐的地上跪着,叩首。

  他的膝盖被扎破,他的额头被磕破,看不见尽头的山路上,尽是他断断续续的血迹。

  佛祖,弟子错了。

  千年后的苏卿若怔怔的望着这一幕幕,眼角湿润。

  她根本不知道当年容德在她昏迷时用了真言术问她那些问题,她更不知道自己坦诚的回答让他吐了血。

  想想当时她无意中造成的误会和种种暧昧,想想小和尚原本一个单纯无辜的少年人被她无意中诱惑得动了心,她却在他真心喜欢上她的时候给了他沉重一击,让他嘴角溢着血面对残酷的事实

  突然间,她心中对小和尚那点怨离奇的消失了,她再也恨不起来了

  这一切追根究底,不是她自作孽么?

  是她去招惹了人家,是她为了报私仇颠颠的把人家骗到陈府来,是她害得人家中了苏玉娘的狐媚术,也是她自己傻傻的毫不设防的昏迷过去,给了人家可乘之机

  而此刻,更是她害得一个天真纯洁的小和尚经受了情伤,一步步匍匐在山路上,忏悔认罪。

  他的血,刺痛了她的双眼。

  她远远跟在千年前的容德小和尚后面,看着那瘦弱的身影一步步蹒跚前行“难怪他突然间性情大变难怪他从此变得面冷无情这都是我作的孽!”

看过《王妃,你家王爷不傻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