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泉不死心 > 第一百四十六章:奇袭火海城

第一百四十六章:奇袭火海城

  “难得你一片苦心!走,带兄弟们回山,我得将冥族联合魅族打败归墟城周边鬼魍魉三族的事尽快通知父亲,让他早做打算。”被操控的魍蓝边赞叹魍命徒的忠心边担忧的自言自语道。

  通过刀山暗道,来到山的背面,原来还另有一番乾坤,一处完全和刀山景致相驳的峡谷,谷中三三两两全都是居民住宅,大街小巷规划得相得益彰,碉楼和军营依山而建,更令人慰籍的是谷中竟还有如茵的树木,只是没有人间界树木的绿意盎然,因为长期得不到健康的光合作用导致树叶都是黑兰色,穿过笔直的大街就到了刀山大营——刀山福邸。

  “魍命登徒何在?”一进刀山福邸大门,魍蓝的二哥当即朝门内大声喊道。

  话音还未落下,就见两个身影由天而降的落在魍蓝二哥跟前跪地抱拳请示道:“请二公子吩咐!”

  “火速传信油锅城,就说有十万火急要是,恳请召开魍族大会议事。”说完,转身朝身后紧随而进来的两位中年接着客气道:“两位叔叔想必也有此意吧。”

  “当然,秦儿所言正合我等心意。”两位中年人相互对视一眼后,虽有不悦但还是异口同声回答道。

  接着,魍蓝的二哥再次十分礼貌的说道:“再烦劳两位叔叔一下,麻烦将三弟的部属安排好。”

  如果我和魍蓝相距太远控制符就会失效,所以当机立断,我迅即将右手掌身伸向背后做了个往下砍的手势,意思是‘动手’,当即按照分工我出手控制了离我最近的魍蓝二哥的胸前生死大穴,并封住了其命门气海,兽白衣和布库分别控制了魍蓝的两位叔叔,其它部众则迅速控制刀山福邸中的侍卫和佣人,并关闭了福邸的大门及窗户。

  “你们是冥族人,你是冥族少主,你们把我弟弟怎么啦?。”已经被我们五花大绑的魍蓝二哥魍秦明白过来后,言语中透露着不甘心道。

  “兄弟情深呀!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有心思关心你弟弟魍蓝,实话告诉你吧,归墟城南门的魍族守军全军覆没,你弟弟被我们生擒,刀山已是我囊中之物,再过几个时辰你父兄赶到刀山之时,便是冥族大军横扫火海油锅城之时。”我高高在上的坐在刀山福邸太师椅上危言耸听着不屑的对魍秦道。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一旁同样被五花大绑魍秦的一位叔叔哀怨的叹息道,且身上散发出惊人的水土气息。

  “您是魍族土部四方长老中的水土长老吧?”就在这时兽白衣走到这人的身旁语出惊人的说道。

  突然震断绳子的魍族水土长老径直走到兽白衣跟前夸奖道。“传闻中一壶清气满乾坤的善恶司大司隶也不只是会医术呀!?”

  然,兽白衣并没有被这老头震断绳索而感到惊愕,反而是淡定的莞尔一笑道:“以您土部水土长老的修为甘愿束手就擒,想必魍族上层对于与我冥族之间的关系早已经有了定论吧。”

  “当然,魍族长老会早已有了定论,其中决议之一就是有朝一日如若冥族能过得了刀山火海,魍族上下将一如既往尊重冥族在幽冥界的主导地位,只是没想到破我刀山的竟是一娃娃,真是令我土部水土和火土两大长老汗颜,你说是吧火土?”说着,水土长老扭头向一旁同样是五花大绑老头说道,并要上前给他解开绳索道。

  “呼—,别跟我说话,也别给我解开绳子,让我静静的呆一会儿。”被五花大绑的老者气呼呼生闷气道。

  “这……”看着火土长老闷闷不乐的神情,我们几个面面相觑的无言以对。

  “既然魍族长老会有言在先,那我们多有得罪了。”说完,我当即向布库使个眼神示意他将魍族二公子魍秦给松绑。

  “你们俩个……,这么重大的决议,都不告诉我一声,凭什么你们的决定要我去遵守,害得我好苦啊!”被松开的魍秦气不打一处来的指着水土与火土本想训斥的,估摸着两人身份后最后只好发起牢骚说道,然眼神里却充满对我偷袭的不甘心。

  “魍族长老会议的内容只允许四方长老与族长知晓。”水土长老淡淡的吐出一句限制级的话语道。

  不想水土长老的话音才落,火土长却是老火上浇油的说道:“就是,凭什么我们决议要他们年轻人去遵守。”

  很明显目前刀山局势魍族三人中有两人对长老会议决议有异议,说白就是不认同我冥族这种投机取巧偷袭的做法,意欲翻盘真刀真枪的干上一架,实力才能说明一切。

  明白火土和魍秦意思的我当即说道:“那我们就真刀真枪的再比试一场,场地就在这刀山福邸吧,三局两胜制,输了我们退出城外,赢了刀山城上下得听我指挥。”

  “没问题,我完全赞同你的建议。”魍秦当即接过话茬,巴不得现在就开打起来。

  火土长老也兴奋得一把震断了绳索同意道:“就这么着吧!”

  “那就接招吧。”说完我当即将初学的修罗阵使了出来,按照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我来了个以土之矛攻土之盾,就地取才材不断的将刀山福邸的土幻化做千万土剑土刀尽数朝三人投掷了过去。

  作为幽冥界土属性的魍族果然也不是盖的,火土长老与水土长老加上魍秦当即内力共鸣形成气盾,加之火土无水土两人各自偏属性修为,土剑土刀大部分都不是被融化了是被烤焦了失去了威力,但仍有土剑土刀射中三人的气盾,这就是一个拼修为和耐力的过程。

  如果凭我一人之力或许胜算不大,但是加上布库和兽白衣结局就不一样了,所以当他俩笑嘻嘻的走到三人气盾旁准备动手时,识时务的魍秦立马举起了小白旗。

  心服口服的火土长老果然信守诺言,当即放话道:“过关,刀山上下从现在开始一切听从少主安排。”

  “不是说好了三局两胜制的吗!?”仍旧不甘心的魍秦悄声的抗议道。

  “你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知道方才冥族少主那使的是什么阵法?”也算是默作赞同的水土长老训斥完魍秦后,随即向我询问道。

  “修罗阵!”我直言不讳的说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觉着这么眼熟,实不相瞒老朽曾有幸随少主的爷爷拜访过地藏阁,在哪里机缘巧合之下看到过一本关于三百年前第二次幽冥大战时的片段记载,里面详细记载了当初鬼魅魍魉冥五族族长合力使用此阵击败幽族的经过,如今此阵重现,定是我冥界幸甚至哉呀。”水土长老由衷的感慨道。

  “地藏阁是个什么地方?”再一次听到幽冥大战的我终于找到了眉目,如是当即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传闻地藏阁是个介于幽冥两界之外地方,具体方位只有历代冥王才知道,所以这事还得去问你父亲冥王。”水土长老惋惜的说道。

  “下一关是不是就是火海?”脑海里有太多的不解和疑惑令我不得不加块步伐要快马加鞭往下一关去。

  “是的,少主。”水土长老抱拳恭敬的回答道。

  “按规矩在未攻下火海之前,我没有权力调动魍族的一兵一卒是吧。”我接着进一步证实我的想法道。

  “是,少主。”水土长老继续谦恭的答道。

  “那就麻烦水土长老替我们每人准备一块石板和50斤水、刀山的刀片给我们每人也准备一份最大块的,并给我们酒足饭饱一顿。”已经不把自己当外人我当即吩咐道。

  “啊…?”不知道我葫芦里卖什么药的水土长老及魍秦等人十分好奇我的安排,但又似乎不便过多追问,于是只好惊讶的叹息道。

  黄昏,故意趁着离日落还有段距离,善恶司部众在修整了一番并饱餐一顿后接令迅疾带着石板和水出发,但是我们的目的地不是火海,而是地图上一个靠近火海却又不显眼山顶,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此刻我们行踪早已传到了火海守军耳朵里,想必他们正以逸待劳的坐等我们不远而去呢,这样的亏本买卖我当然是不会做的。

  一出了刀山我们就偏离了原有路线向,虽然前往火海路线没有来刀山的路线艰辛,但是想要通过枯藤老树盘庚的不毛之地也并非易事,于是我们只好手持砍刀愣是砍出一条通往目的地的路来,一行人足足不停挥舞了一个时辰才砍到了离火海西门不到千米远的一座小山顶上。

  居高临下俯瞰整个火海城就像一座硕大圆形炭炉火锅,四周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焰,中间却独留一片巴掌大块地儿喘气冒烟,正好这处却是咽喉要塞重要位置,加上天然火焰的屏障别说攻城,就是靠近也是难上加难。

  不过经我一番仔细观察发现这火海其实就是一座被点燃的煤矿,这么高的火焰温度但中间用石头堆砌的火海城却是恒久矗立没被火焰烤化,说明一个问题就是石头的熔点肯定高于煤燃烧的温度,且不止高一点点,和我先前预想的一样。

  :。:

看过《黄泉不死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