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娇妻撩人:总裁轻点宠 > 第426章 我记得姐姐
  

  夏思悦突然醒来,又突然被断定患了暂时性失忆。不过夏思悦好像又记得许言,她在看见许言的瞬间,不仅没有做过激的行为,反而还渐渐地平静下来,把枕头扔在地上,缓缓地从床上下来,直直地朝着许言走来。

  “你是夏言。”夏思悦脱口而出。

  周围的人顿时一愣,许言还没有说话,夏思悦好似看见了他们手里拿着针管正朝她走来,情绪立马又失控,双手抱着头,嘴里发出尖锐的叫声,在他们还未靠近时,突然抬起头猛地往许言撞来。

  “镇定剂。”

  许言猝不及防地被推到墙上,后背狠狠地撞了上去,弄得她龇牙咧嘴,眼前晕眩,耳朵旁边还断断续续地出现嗡嗡声,她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揉着头,夏思悦是想撞死自己吧。这么用力,她可以保证后背肯定已经青了一片。

  好在许言的反应够快,率先护住肚子,也只是后背遭殃。眼看夏思悦在被注射镇定剂后情绪渐渐被恢复平静,医生才松了一口气,一回头见许言唇色有些发白,精神再次紧绷,跟夏思悦相比,许言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快去准备,马上给夫人做一个检查。”

  许言本想拒绝,又转念一想,虽然她是觉得没什么事,但为了孩子还是要小心一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想惊动陆正霆那是不可能的,许言还在照b超,陆正霆突然出现,许言抬着头,视线跟着医生手指的位置看去。

  陆正霆和许言都无比清晰地看见那很小很小的一个黑点。

  “这就是我的孩子么?”

  “是啊,现在还看不什么来,等过些日子肚子大了,就会看见他了。”

  许言笑了笑,这才发现出现在屋子里的陆正霆,笑容变得更加灿烂,“陆正霆,你刚才看见我们的孩子了么?”

  “看见了。”陆正霆脸上除了欣喜更多的是对许言的担心。

  照完b超,陆正霆又陪着许言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确定她没事这才彻底地松口气。许言听见他轻呼一口气,默默地在心底做自我反省,她主动地牵住陆正霆的手。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你啊……”陆正霆见她委屈中带着自责的模样,再大的怒火也都随之烟消云散,不过他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让许言长长记性,所以他抿着嘴角,神色严肃又认真,黑白分明的眸子紧紧地锁住许言的一举一动。

  许言开始还抱着侥幸心理,觉得陆正霆不会生自己的气,后来见他的表情越来越严峻,瞬间大气也不敢出,只能乖巧又听话地接受他犀利的眼神,“陆正霆,你是不是特别的生气?”

  “你说呢?”陆正霆居高临下,睥睨了许言一眼,反问道。

  “你现在的表情告诉我,你很生气。”

  “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么?”陆正霆继续问道。

  “知道,刚才那种事我就不应该掺和进去,明知道夏思悦情绪不稳定,我还不假思索地进去,不仅耽误医生,说不定更是刺激夏思悦,导致她把矛头对准我……”

  “认识不够深刻!”陆正霆冷声道。

  许言皱着眉,很想甩开陆正霆的手,怒说一句哪里不够深刻!?她就觉得很深刻!心里是这样想,但现在她可不敢说这些。忽然她脑子灵光一现,弯着腰,脑袋凑到陆正霆眼前,暗中带着小雀跃。

  “我知道了。我不该再一次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不该冲动莽撞,最不该地是让你为我担心了。”

  陆正霆听了这话表情才算是有多缓和,至少和刚才那冷阎王相比,就亲和多了。她主动挽着陆正霆的胳膊,头靠上去,撒娇道,“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一定会记住以后只要有危险的地方,我就二话不说地逃开。”

  “说了你多次,你一次都没有记住,我还能指望你记住?”陆正霆忽然面无表情地说,他在开会的时候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整个人瞬间六神无主,撇下一群人直接离开会议室,开车直奔医院。

  这一路上,他闯了多少的红灯,他自己都数不清。

  “陆总,夏小姐吵着闹着要见陆夫人。”护士走过来小心地说道。

  闻言,许言抬眸看了眼来传话的护士,抢在陆正霆之前开口道,“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就过去。”

  “恩?”陆正霆冷哼一声,带着严重不满,好似从鼻子里发出来似的,凛冽的眼神直直地落在许言身上。

  “去看看吧,顺便听听医生怎么说夏思悦的事。”

  许言强行拖着陆正霆去病房,夏思悦看见她就像是刚才那样才从床上下来,一步一步地走到许言面前,突然一下,她张嘴喊了声,“姐姐。”

  陆正霆推开她的动作被许言拦了下来,她不可置信地盯着夏思悦,不确定地问道,“你知道你刚才喊我什么吗?”

  “姐姐。”夏思悦再次喊了声。

  这次许言的确是没有听错了,她自小和夏思悦一起长大,夏思悦就从来都没有喊自己一声姐姐,不仅如此,还一直都想当夏家的大小姐,在面对她时从来都一副趾高气昂,对于她突然这么亲切地喊自己喊姐姐,许言震惊地暂时不能接受。

  许言望向医生,轻声问道,“她这是?”

  “夏小姐现在唯一记住的人就是夫人您了。”

  “那她知道自己是谁么?”

  “不知道。”

  许言还想问问她的情况,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扯自己的衣角,她回头一看,夏思悦无辜地望着她,低着头十分委屈,小声嘟囔一句,“姐姐是不是不喜欢我?”

  面对夏思悦的这个问题,许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陆正霆抿着眉头,面无表情地盯着夏思悦,毫无感情地说道,“恩,不喜欢你。”

  闻言,夏思悦出乎众人所料的哇地一下放声大哭,眼泪就跟断线的风筝不断地往外冒,许言目瞪口呆地望着她,又错愕地抬头看了陆正霆一眼,“人失去记忆,连性格都会改变么?”

  话音一落,夏思悦突然冲到陆正霆面前,一把推开他,大声嚷嚷着,“我讨厌你,你要跟我抢姐姐,你是坏人,我要打坏人,大坏人!”

  陆正霆见她抬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地把她向后一推,夏思悦瞬间摔成四脚朝天的模样,她坐在地上,像个五六岁的孩童,双手抹着眼角,一边抽噎一边骂道,“坏人,坏人,我要姐姐。”

  许言于心不忍,伸手拉住陆正霆,“你别跟她计较,她现在,完全不记得自己是谁。”

  陆正霆沉默已对,在许言的眼中,他似乎是看见了一丝不忍,在许言转过身去看地上的夏思悦时,他忽然开口道,“让她留在医院接受治疗,比把她带回家更好。”

  许言一愣,嗯了一声,夏思悦和她从来都是水火不容,其实把她带回家也只是那一瞬间突如其来的想法。更何况医生也说过,夏思悦的记忆是极有可能会恢复,只是没有明确的回复时间,指不定在某一天突然就恢复记忆。

  夏思悦从前是她许言身边的定-时-炸-弹, 现在也依旧是一个定-时-炸-弹,因为永远都无法预料在什么时候夏思悦会在背后突然再捅自己一刀,她不会蠢到把危险留在自己身边。

  陆正霆带着许言准备走的时候,夏思悦好像是明白许言要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情绪越发激动,随行的医生连忙给她注射镇定剂,她才渐渐平静下来,夏思悦躺在床上,极其无助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许言的方向。

  她的嘴一张一合,有气无力地呢喃,“姐姐……”

  许言回头正好看见她这副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陆正霆伸手蒙住她的眼睛,轻声说道,“走吧。”

  夏思悦大吼一声,“姐姐,不要把我留在这里,我害怕。”

  这句话直戳许言的泪点。她忽然想起小时候夏老夫人命人把她关在小黑屋的时候,她当时也哭着说自己很害怕,不要把她一个人留下。只不过那些佣人见她如此虽然觉得可怜,但也没有人敢违背老夫人。

  “陆正霆,我们……”

  “走吧。”陆正霆接下她的话,抱着她的腰就走。

  离开医院,许言就一直心绪不宁,她坐在车上一直都在想夏思悦的事,想起两人之前的争锋相对,又想起两人现在处境,谁又能想到自己曾是她最恨的人,到如今竟然变成了她记忆里唯一的人,这些事都令人唏嘘不已。

  两天之后,许言以为夏思悦会在医院乖乖地接受治疗,没想到她会再次接到医院的电话。原来是夏思悦在她走之后又一直不见她出现,每天都吵着要见她,甚至不惜以拒绝治疗为理由来反抗。

  “姐姐,你终于来了。”

  许言一出来在病房,夏思悦立马兴高采烈地从床上下来,连鞋子都没有穿,直奔她而来,还把她紧紧地抱住她的胳膊,好像是很害怕她又和之前一样,不要她。

  许言僵硬地站着不动,她微微抬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夏思悦,似乎是想要在她的脸上找到一丝蛛丝马迹,其实她自己也是对此有所怀疑,她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却偏偏记得她,许言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

看过《娇妻撩人:总裁轻点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