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四十九章:不觉迟景沉西墙
  那晚出了江月楼,顾清桓独自走到了玉琼居,本无意逗留,只因多看了一眼,瞧见何十安一人在酒肆内买醉,面容枯槁,精神颓靡,他想起何珞珂跟他说的何少夫人病重的事,有些不放心何十安,遂入了酒肆,想劝慰一下何十安。

  其实当他萌生起这个念头时,自己都觉得可笑,明明自己都劝慰不了自己,还想给别人带去一些安慰?

  但毕竟已经踏入酒肆了,岂有回头的道理?顾清桓直直走过去,在何十安的酒桌前坐下,摁住他倒酒的手:“何故在此买醉?”

  何十安正喝得迷迷眩眩时,耳闻肆中喧嚷人声中有一亲近之音,又见一只手掩在自己手背上,瞬时有些许讶然,抬首,看见来人竟是顾清桓,更为诧异,连忙抽起手欲附手作礼:“见过大人……”

  顾清桓摆手止道:“私下何须多礼?在这酒肆中,你我一般无聊酒客而已。”

  何十安勉强以微笑示意,仍少不了拘谨,他不知顾清桓身体虚弱不能饮酒,就顺手拿了个杯子给他斟了一杯,“这是玉琼居中佳酿,还请一品。”

  顾清桓犹疑了下,还是接过了酒杯,与何十安碰杯一齐饮下芳酣甘醇。

  顾清桓看他神伤模样,关心问道:“前日听令妹说尊夫人身体抱恙,不知可有好转?”

  显然他问中了何十安的心事,只见何十安倏忽间红了眼眶,仿佛再无力掩饰一般,哀伤之情溢于言表,坦言道:“她彻底病倒……已无力回天……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说……她的大限之期怕是已在眼前……”

  想到佳人将逝,更何况那位贤淑年轻的何少夫人于自己也有治病之恩,顾清桓亦感到心痛,一时不知说什么安慰他才好,只觉得在生死大劫之前,任何宽慰之语都苍白无力,许久后方道:“若有我能帮忙的地方,你直管开口,也不用担心官署中事,你想什么时候回去署事都行。这段时日你应当常伴她身旁,悉心照料着,而不是在这饮酒买醉,她必不想你颓废至此……”

  何十安张了张嘴,喉间呜咽,之后才发出声音,“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我看着她因病痛苦,却什么都帮不上,只有彻底的无力……我跑遍了所有的医馆,求遍了所有的名医,翻遍了她的所有医书,我拜了所有的菩萨……可都救不了她,只能看着她日渐病重,看着她饱受折磨,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多么想救她……我多么想为她分担痛苦……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知道她要离开我了,永远地离开了……”

  顾清桓看着他真情流露越来越激愤,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不要这样……生老病死,凡人都无能为力……”

  何十安伏在案上啜泣一阵,又用广袖掩面,撑着额头哽咽着,不知不觉对顾清桓诉起衷肠:“你也知道……过去,我真的很糟糕,不学无术,不务正业,每日浑浑噩噩,只是一惹人厌的无赖纨绔……就连娶她也是被父亲强迫的……可是娶了她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她改变了我的所有……她是我这小半生中遇到的最好的人……她不仅是我的妻,还是我的挚友,我的知音,她是那么善良,那么大度,她明明知道我不会爱她,却依然为我侍奉父母恪尽妻子之责……她知道我那些不堪偏好,却依然包容,还鼓励我不要因此自卑要把自己当作正常人……她知道我喜欢上了别人,还帮我去四处打听那人踪迹……其他人都对我指指点点,在背后鄙视我编排我的时候,只有她把我当作正常人,甚至父亲强迫我与她圆房时,她都站在我这边,维护我,甘做我名义上的妻子……”

  听着他诉说这些,顾清桓心中颇为震撼,这才想起何十安与一般男子是有不同的,之前自己还以此与顾清宁嘲讽过他,所以愈发觉得何少夫人伟大,且不同凡俗之辈。

  顾清桓的臂膀搭在他抽噎起伏的肩上,此番动作是有些亲密了,若待旁人并无不妥,可是念及何十安的异好,他难免觉得不自然,想收手坐正,余光却瞥到隔壁桌几个认得他们的公子在那觑着他们窃窃私语,不用猜就能知他们那一脸猥琐地是在说什么。顾清桓感觉耳根烫了起来,想了下,并没有移开胳膊,而是坦然地拥了拥何十安,与他坐得更近些,又一齐举杯而饮。

  两人各有伤情愁绪,这杯中之物便成了最好的寄托,不觉中款斟漫饮起来,都喝得耳酣脑热,有借酒避世之意。

  直到被人强行夺过酒杯,两人才算停杯止饮。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出来寻何十安归家的何珞珂。她来到这酒肆中,见何十安又在嗜酒便愤懑有气,想来带他回家,不想他身旁坐饮的人是顾清桓,一下更急了。因为她是知道顾清桓身体状况的,就怕他有所损伤。

  何珞珂过去夺了他们的酒杯,熟练地把醉得厉害的何十安从酒桌旁拎起来拖出了酒肆,强行塞上马车。

  然后她没有直接离去,而是折返入酒肆,再次来到顾清桓面前,也不干什么,也不说什么,只叉腰看着他。

  顾清桓正在找杯子,想倒酒接着饮,不想一抬头对上了何珞珂的眼睛,顿时僵住,或是被吓到了,或是被震住了,半醉半醒的他终于感觉到了不对,一手拿杯,一手提壶,左右看看,愣愣地放下了,像自知自己做错事的小孩子,慌忙改正,垂下了头。

  何珞珂满意了,坐在他面前一伸手捏住他的两颊,强行他抬头看她,也不说什么责怪之语,只问:“晚上吃药了吗?”

  顾清桓不知为何,就觉得问此话的她尤为温柔,乖顺地点头:“吃了。”

  何珞珂依然面无表情,“那就再吃一粒吧,嫂嫂说这药还有些解酒的功效。”

  说着她就放开手,转而探向他的衣襟,从他衣中摸出一个葫芦形小玉瓶,这是她为他准备的,方便他随身携带,这会儿见他果然挂在脖子上贴身带着,不觉间露出笑容,打开瓶塞,倒出药丸,反手塞进他口中,又把小瓶盖好重新塞进他怀中,动作干脆熟稔,一气呵成。

  顾清桓咽下药,晃过神来,看清她近在咫尺的面孔,那双大眼有明显的血丝,眼眶都有些红肿,料想她定是哭过,而开口问:“你还好吧?你嫂嫂……”

  她耸肩作无谓状,“我很好啊。家中双亲痛断肝肠,哥哥又……这个样子,我再不撑着点,嫂嫂怎能放心……”

  她说此话的尾音都有些打颤,又不想在他面前示弱一般,转移话题,故意强硬地训他:“你都这样了,还敢喝酒?是不是不想要命了?嫂嫂的药是让你好好活着的,不是给你勉强续命再接着自毁的!你明不明白?”

  顾清桓怔了怔,点点头,“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没事的……”

  何珞珂打了下他的手,连忙道:“谁紧张你了?我只是不想我嫂嫂的病人被自己作死了……”

  他苦笑自嘲道:“放心,几杯酒而已,我不会这么容易死,再说生死有命,凡人岂能趋避之?天道无常,人世多辛,我们又能留住什么?”

  何珞珂蹙起细眉,声音沉了下去,看着他,眼中光芒闪烁,“就是因为已有太多人间留不住,就是因为已有太多无能为力,我们才应该更用力地去挽留我们能够留住的,去争取我们能够取得的一切……”

  ……

  谁家女儿花嫁?长安路上迎她。

  江弦歌出嫁了。当日,天未拂晓时,她就开始对镜理红妆,丫鬟将她的凤冠金钗一一奉来,她却让她们先出去了,独处于屋内。

  长发垂肩尚未拢起,她与镜中的自己对视,手抚绫罗锦绣嫁衣,失神许久,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在做最后的自我劝说,尔后更加勇敢地接受这一切,自己选择的一切……

  门被人推开了,又关上。她没有回头,只露出微笑,眼底眉梢洋溢起一个寻常新嫁娘的羞涩喜悦:“棠欢,我准备好了,给我梳妆盘发吧……”

  那人走向她,在她身后凝视镜中的娇颜,道:“可是我不想你成婚啊。”

  “我是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

  江弦歌听到这陌生的声音,惊诧而回首,只见一素不相识的姑娘走了进来,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双手直直背在身后,年纪不大,而有一种不可违逆的强势气场。

  那姑娘打量着她,勾起唇角调皮地坏笑着:“江家小姐,长安第一美女的名头真不是浪得虚名啊,如此美人,怎能便宜了别人?”

  “你是何人?”江弦歌迅速恢复镇定,问道。

  她撇撇嘴,向江弦歌踱步靠近,一蹦一跳地,骄傲道:“你甭管我是谁,只要知道我是来帮顾清桓抢亲的就行了。”

  “清桓?”江弦歌觉得非常莫名其妙,她相信顾清桓是不会做出这种事的,“他怎么会让你来……”

  “切~那家伙才没这本事让我来帮他呢,只会哭啼啼地为你买醉,婆婆妈妈的一点儿都不干脆……”那姑娘拿出藏在背后的东西,原来是一捆麻绳,对江弦歌扬了扬。

  江弦歌有些慌,连忙道:“姑娘,你不要这样,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能看出你并无坏心,是在为清桓着想……可是你这样太莽撞了,清桓他定然不想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想?他是这世上最不愿你嫁于他人的人好吧?”她向江弦歌逼近,捋捋绳子作势要捆她。

  江弦歌坐下,对她道:“因为我了解清桓。”

  这一句话便让她滞住了。

  何珞珂一愣神,只觉得自己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一件傻事。

  对啊?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是他什么人?凭什么帮他做这么重大的事?

  眼前这个女子了解他,并被他心心念念放不下,自己挤进他们之间又算什么呢?

  江弦歌是多么善于感知人心的人啊,在她稍有犹疑之时便看出她的不对劲,想了下,放松下来,转而柔声道:“姑娘,你究竟是何人呢?为什么要替清桓来阻我成婚?”

  何珞珂听她温声细语,又看她这倾国容貌,一瞬时心中不知该作何想?只抱着麻绳,瞪着江弦歌,倔强道:“不用你管。”

  江弦歌反而颇有兴趣地打量起她来,并无责怪她的意思,思考一会儿,又说出一句让何珞珂心颤的话:“你一定很在乎清桓。”

  何珞珂一听此言,立即跳脚了:“谁在乎他了?只不过看他对我哥哥有恩而已,而且我差点送了他的命……”

  江弦歌笑了,为顾清桓感到高兴,她毫不躲避地直视何珞珂那一双灵澈的眼睛,说道:“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和清桓之间的事了,也知道清桓对我的情意……”

  不待她说完,何珞珂抢着道:“是啊,我都知道,他对你可是一往情深,你却要嫁给别人,我都为他气不过。”

  “只是气不过吗?”江弦歌突然问道:“难道不是为他感到心疼?”

  何珞珂哑然失语。

  江弦歌走到她面前,与她对立,细看她有迷茫些失措的样子,笑道:“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傻的姑娘,比我还傻。”

  何珞珂不服气,瞪着她,尖锐的锋芒却一下被她的眼中温柔消融了。

  “我能感觉到,你一定很喜欢他。”

  ……

  她坐在江宅后院墙上,不知坐了多久,直到外面喜炮声响,她冷眼看着一院的人匆忙而欢欣,穿着花袍的喜娘用洪亮的声音喊着出阁吉时到,整齐热闹的人群拥着凤冠霞帔的江弦歌走出后宅,江月楼里的喜乐已起,江河川在路的另一头,眼中热泪朦胧,脸上仍是堆笑,接过江弦歌的手,亲自携着女儿出门,送女儿出嫁……

  她在最不起眼的地方,旁观着这一场热闹,在他们走出之前,她能够凭借这些人所处的位置,大概判断出他们的身份,江河川就不用说了,那个搀着江弦歌走出闺阁与她亲密无间的女子应该就是顾清桓的长姐顾清宁,那个立在江河川旁边同样一脸亲和感慨的长者应该就是顾清桓的父亲顾青玄,随在顾青玄身后的那个笑得明灿的少年应该就是顾清桓的弟弟顾清风。

  真好,他们都在这,他们都来送江弦歌出嫁了。

  那顾清桓呢?他这时候会在哪里?

  江家宅院中的人都随新娘走远,涌向前庭,楼中热闹正隆,杨家来接亲的队伍占了大半条九回街,新郎骑高头骏马,红衣锦袍,意气风发,一路鲜花唢呐,一路红妆明霞……

  她站在墙头眺望,不知眼观何方,一会儿之后,飞身跃下了高墙,与喜庆的人群背道而驰,独自离去。

  ……

  何珞珂驾了一辆马车,一路驱驰到吏部官署外。

  今日并非休沐之期,官署照常署事,尚书堂内的属员一如既往地忙碌着,他们过了一会儿才注意到大堂门口忽然立了一个怀抱着一捆麻绳且一脸冷漠傲慢的少女。

  有人奇怪问道:“姑娘你何人?来吏部所为何事?”

  也有人觉得不可思议:“姑娘,你是怎么进来的?官署可不是能乱闯的……”

  她都不回应,只问:“顾清桓呢?”

  尚书堂主簿急了,呵斥道:“大胆,尚书大人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

  也有人私相交头接耳猜测这是顾清桓在外招惹的风流债……

  他们没耐心与她耽搁,直赶她走,反而被她一摆手几掌就给推得老远。他们没想到这姑娘如此厉害,都不敢近她身了。

  主簿正要叫护衙守卫来,然而这时却听到内衙的公房里传来一声:“让她进来。”

  那是顾清桓的声音,此时听来,似乎都能听出他的消颓和力不从心。

  他们面面相觑,然后自觉地停下了退散开来。主簿引了一下,“尚书大人在公房里,姑娘请吧。”

  何珞珂瞪了他们几眼,接着大大方方地快步走向顾清桓的公房,推门进去了。

  今日,顾清桓照常赶朝,却在朝上一言未发,他照常上署,到了官署后却什么都没做,只把自己关在公房里,不让任何人打扰。

  她来了,走进了他封闭自己的地方,他没想到自己最终还是无处可藏。

  较之外面忙碌的大堂,这尚书公房简直冷清得可以,他独自在内,抱腿坐在宽大的公案上,官服歪歪扭扭,脸埋在膝上让人看不到他的神情,几丝乱发散在额上,随着窗外吹进来的秋风微微飘摆。

  她抿着唇,走到他面前,才发现他原来不只是在发呆,而是在看案上摊开的公文,知她到跟前了也没有抬头。

  她问:“今天可有服药?”

  他回:“今天不想吃药……”

  她凝视着他,静默了一会儿,索性蹲下去,下巴用手臂枕着放在公案上,用极其不舒服的姿势看着了他的脸,没有表情,没有光彩的一张面孔。

  呆呆的眼神,犹如一个迷路的稚子。

  “那就不吃。”她说:“今天不吃药,我们去喝酒吧。”

  她的笑脸映入眼帘,他终于有了些生气,问:“喝酒?去哪里喝酒?”

  何珞珂答道:“去杨府,喝喜酒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一品锦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