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 第二十五章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第二十五章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凌家别墅。

  凌小居和封子倾牵手回家。

  看到了封子倾的妈妈,凌小居的干妈。

  凌小居懵逼。

  那一刻甚至本能的想要从封子倾的手心中抽离出来。

  封子倾却将她拉得更紧,还异常坦然的模样,“小居,还不快叫妈?”

  凌小居真的很想一脚踹在封子倾的屁股上。

  她特么脸皮才没有他这么厚。

  而她本来想要叫干妈的,就被封子倾这么弄得,尴尬得要死。

  完全是窘迫的看着夏绵绵。

  看着好像记忆中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的夏绵绵。

  她干妈真会保养啊。

  看上去就跟她旁边的小女孩年轻差不了多少。

  话说。

  旁边挨着干妈坐的小女孩是谁?!

  凌小居转移注意力。

  小女孩看着凌小居在看自己,很淡定的做着自我介绍,“嫂子你好,我是封子染。”

  “子染?”凌小居惊讶。

  她记得子染不是长这个样子啊。

  难道女大十八变?女大十八变?!

  变得这么多。

  虽然没怎么见过真人,干妈带着子染也只回来过几次,但记忆中的相貌完全是天壤之别。

  而且怎么看都和干爹干妈不像,和子倾也不像。

  “我妈听说你怀了我哥的孩子,所以就带着我从阿尔戈过来看你们了。”封子染解释。

  “……”凌小居看着封子染。

  她什么时候怀了封子倾的孩子了。

  她狠狠地看着封子倾。

  封子倾也转头看着子染,又看着夏绵绵,“妈,小居现在没怀孕,谁说怀孕了?”

  “凌子墨啊。”夏绵绵开口,“他打电话给我说,他要但外公了,所以我就带着子染过来了。”

  声音带着些懒洋洋的语气,但就是好听到不行。

  凌小居之前也和干妈偶尔通电话,就觉得电话那头的女人很漂亮。

  这么久没见,果然是好美啊。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欣赏美好事物的时候。

  凌小居连忙开口道,“我爸乱说的,我和子倾没什么。”

  夏绵绵眼眸看着凌小居,“我就说以子倾的性格,不会这么快的。”

  子倾什么性格?!

  封子倾这种撩妹出神入化的性格?不会让妹纸轻易怀孕?!

  “那你们想好什么时候结婚吗?”夏绵绵问。

  完全是直截了当。

  凌小居真的有点想喷血。

  她终于知道封子倾的性格像谁了。

  对。

  就是像干妈。

  完全是一模一样,完全没办法get到他们的点!

  “绵绵,别开小一辈的玩笑了。”凌小居打着圆场,“两孩子现在只是在恋爱阶段,哪里就说结婚的事情。还早着呢。”

  “不早了。”夏绵绵似乎不予苟同居小菜的观点,“子倾是阿尔戈的王储继承人,继承人在20岁结婚算是晚婚了。子倾早该成家的,早该生下更多的继承人。”

  “妈教训的是。”封子倾开口,“我会尽快给小居求婚的。”

  求婚你麻痹啊。

  凌小居真的很想爆粗口。

  奈何当着长辈的面,硬是忍了下去。

  “嗯。”夏绵绵微点了点头,转头又看着居小菜,“凌子墨呢?还没回来?”

  “这两天有个项目和何源在做,所以下班会晚一点。”

  “说来我也好久没有见过何源了,明天去公司看看。”夏绵绵念叨。

  “你这次回来待几天?”

  “大概三天吧。”夏绵绵说。

  “又是这么快就走?”

  “我也是身不由己。”夏绵绵叹气。

  这些年就一直在阿尔戈奔波忙碌,封逸尘也是一辈子都在忙,两个人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却经常聚少离多,能有的时间,都会为彼此留下来陪着对方。

  夏绵绵和居小菜在客厅这么聊着天。

  封子倾牵着凌小居的手坐在沙发上。

  凌小居其实有些不自在,虽然她干妈由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有任何对他们的为难,甚至似乎感觉到她的尴尬,并没有多说她和子倾的事情,反而和她母亲聊着一些事情,家里的气氛很和睦。

  和睦中。

  凌小居感觉到了一道审视的视线。

  她转头,看着封子染。

  子染看着凌小居在看自己,也没有转移视线。

  凌小居对着子染微微一笑。

  她其实挺喜欢子染的,子染小时候长得可逗人喜欢了,性格也好,来驿城也会跟在她屁股后面让她陪她玩,现在这么久没见,反而有些生疏了。

  封子染看着凌小居对她笑,并没有做太多回应,转移了视线。

  凌小居怎么都有一种,热恋贴屁股的感觉。

  子染现在不喜欢她了吗?

  还是说,子染觉得她抢了她哥哥。

  凌小居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心思变得这么复杂了。

  仔细一想,就是从封子倾出现在她的世界扰乱她的生活开始。

  封子倾就是祸害。

  一家人坐在客厅聊天,晚上凌子墨和凌小然相继回来。

  凌子墨看到夏绵绵,整个人也是惊讶无比,“你怎么说来就来了?逸尘呢?”

  “他很忙。”

  “你回来做什么?”

  “看我孙子。”

  “……”凌子墨有点打击过度。

  “我没怀孕。”凌小居解释,“爸你就乱说。”

  “真没怀孕?”凌子墨看着自己女儿。

  “没有啦。”凌小居真的是要急死了,怎么都觉得上一辈人这么难以沟通,她说,“我和子倾没上过床。”

  说得这么直接,该懂了吧。

  “我就知道是这样。”夏绵绵喃喃的接嘴。

  凌小居看着她干妈。

  夏绵绵说,对着凌小居说,“子倾是不是不会?”

  “什么?”凌小居懵逼。

  夏绵绵忍了忍,“私下妈给你说。”

  “……”妈。

  不是干妈。

  他们家脸皮怎么都这么厚啊!

  凌小居脸红透。

  就是莫名羞红不已。

  好在刚好到了吃饭的点。

  所有人就围在饭厅中吃了起来。

  平时她爸不喝酒的。

  她干妈一回来,就把自己珍藏多年的红酒拿了出来,然后和她干妈喝了起来,凌小居觉得他们俩喝酒也没意思就自告奋勇的说陪他们喝一点,子倾也可以陪,然后被两个人异口同声的拒绝了,原因是,好酒不多。

  真真真觉得,他们不是亲生的。

  两个人喝酒,一直聊天,所以吃饭时间长。

  小一辈就没有作陪了,吃完饭下了桌。

  凌小居回房。

  封子倾跟上她的脚步。

  凌小居转头看着他,“你跟着我做什么,我要回房间睡觉了。”

  “我今晚和你一起睡。”封子倾说。

  “封子倾。”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是我妈和我妹妹来了,刚刚听你家的佣人说房间不够,我妹妹要一个人住,我妈妈也要一个人住,除了我的房间就只有一间空房,所以我们只能一起住。”封子倾解释。

  “你可以睡客厅啊。”凌小居一口咬定。

  “……”

  “别想占我便宜。”凌小居说完就想要关门。

  “小居。”封子倾一把撑住大门,与此抱着凌小居两个人一起走进了房间。

  房门关了过来。

  凌小居心跳加速的被封子倾抵触在墙壁上。

  这货的身手真的很惊人。

  这么快的动作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们父母都想要抱孙子了,我也觉得我们……嗯!”封子倾双腿一紧,下体一阵……无法形容的疼痛。

  凌小居就是一个用力,直接抵触在了他的跨之间。

  然后……

  某人痛得都在抽搐了。

  “想都别想。”凌小居推开封子倾。

  她才不想被封子倾吃干抹净,毕竟她并不觉得他们真的会有婚姻。

  也不想,因为发生了太多事情,导致最后两家人真的太为难。

  她能够看出来,虽然她爸老是和干妈怼,但上一辈人的感情真的好到,她都嫉妒。

  封子倾一直忍着痛。

  就是忍得脸色好像都有些变了。

  凌小居刚刚的雄赳赳气昂昂,在封子倾突然安静到如此模样时,开始有些惊吓了。

  她关心道,“很痛吗?”

  “嗯。”封子倾点头。

  “我刚刚用力过猛了?”凌小居问。

  她也是学医的,还是男科,也知道如果真的一个不留意,真的会对他那里造成影响的,甚至严重还可能休克。

  “嗯。”封子倾继续点头。

  凌小居连忙伸手过去。

  就是想要看看情况。

  封子倾也没有拒绝,就这么让她脱了。

  凌小居看着他,仔细看着。

  然后帮他检查,“是哪里痛,这里吗?痛的地方在身体哪个部位,下腹,腰舱,上腹部有疼痛感吗?会不会伤到了……”

  封子倾没说话。

  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凌小居脸色也变了。

  她狠狠地看着封子倾。

  凌小居猛地松手。

  封子倾一把拉住。

  “封子倾。”

  封子倾将凌小居搂抱入怀,他在她耳边说,“刚刚说不想让我占你便宜,但我不介意,你占我便宜。”

  卧槽。

  这到底是谁占谁便宜啊。

  唔。

  凌小居都不知道男人到底是属什么的,可以随时随地,这么发春这么发春。

  她真的欲哭无泪。

  更加让她崩溃的是。

  他们如此……的画面。

  突然被人撞见了。

  凌小然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进,然后整个人吓傻了。

  他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

  他眼睛要瞎了要瞎了。

  他张大嘴,叫都没有叫出来,转身飞奔而去。

  凌小居真的好想死啊。

  她遇到封子倾真的没有好事儿。

  她整个人都要暴走了,封子倾却一副很坦然的样子,他在她耳边说,“继续啊。”

  继续你妈的妹!

  如果她会过肩摔,她一定要把封子倾直接给摔出去,然后一脚狠狠的踩在他的身体上,踩死这不要脸的!

  ……

  凌小然整个人心有余悸。

  心有余悸的还能回想起刚刚那一幕。

  他一定会长针眼的一定会。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

  房门内,封子染坐在他房间的沙发上,随手拿起他喜欢的**漫画在看。

  “你随便动我的东西做什么!”凌小然一把抢过去,不想让人碰他这些私有物。

  封子染翻白眼,“我也不是很想看,就是无聊。”

  “无聊你赶紧回房睡觉去。”

  “我哥呢?”封子染问。

  “和我姐在……”凌小然说起来就一肚子气。

  他就纳闷了,刚刚封子染上楼,让他去找他姐,封子染不自己去找子倾哥哥非要让他去帮她找,是不是早就料到……

  他居然被一个比他还小的小女生耍得团团转!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我哥闷骚着呢。”封子染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

  “那你还让我去,你不是存心害我吗?”凌小然不爽。

  “你不是应该很喜欢我哥吗?让你看看我哥的**你不是应该赚到了。”

  “你怎么知道的?!”凌小然都要跳起来了。

  这妞怎么知道的。

  他们也很多年没见了吧,他们不熟吧,平时也没什么联系。

  他甚至都不知道她长这模样了。

  怎么一副什么都很了解的样子!

  “你不是**嘛,我哥又长得这么帅,你不喜欢都天理不容。”封子染总结。

  凌小然没反驳。

  毕竟事实好像真的是如此。

  “我回房睡觉了。”封子染起身。

  “你刚刚听干妈说你们三天后就要走?”凌小然问。

  “是啊。”

  “那这三天你准备怎么玩啊?”

  “能怎么玩,还不是陪我妈到处逛。”封子染耸肩。

  “有没有什么地方先去的,我带你去。”

  “这么好心?”

  “我们小时候不是朋友吗?”凌小然说。

  小时候两个人在一起玩的时候,还说当姐妹呢。

  妈的。

  长大了才知道,他居然是一爷们。

  “不想去。”封子染拒绝。

  “为什么?”凌小然看着她。

  “我要好好观察你姐。”

  “为什么?”凌小然更加好奇了。

  “看她什么魅力,让我哥这么恋恋不忘。”

  “你吃醋啊!”

  “吃什么醋啊,我巴不得我哥早点结婚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凌小然已经完全懵逼。

  “我哥答应过我,他结婚了当上了国王就不会再限制我的自由了,不会像我老爸那样限制我的自由!”封子染说,说得咬牙切齿,“我现在出个门我爸都不允许,我也想像我哥这样去国外留学,自由谈恋爱。凌小然你都不知道,我今年4岁,都还没有情窦初开过,我觉得我活得很苍白。”

  “……”4岁没有谈过恋爱不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所以我希望我哥能够早点和你姐结婚。我听我爷爷说过了,只要我哥娶第一个王妃的时候,我爷爷就会退让王位了。”

  “我姐应该不想当你哥的王妃吧。”凌小然开口。

  “不当我哥的王妃还和他交往?这不是水性杨花吗?!”封子染不爽。

  “谁要三妻四妾的啊,我姐肯定接受不过来。”

  “谁说我哥要三妻四妾了。我哥当上国王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废除一夫多妻制,不信我们走着瞧!”封子染很肯定。

  凌小然看着封子染。

  封子染说,“你别打我哥的主意了,我哥是直男!”

  凌小然翻白眼,“我再不济,也不会和我姐抢男人。”

  “有骨气,不愧是我姐妹。”封子染拍拍凌小然的肩膀,“以后我有好的资源我会给你介绍的。”

  “那我谢谢你了。”凌小然讪讪一笑,那一刻突然想到什么,“对了,我记得你以前不长这样的,你整容了?怎么都觉得,好像整丑了。”

  现在虽说不难看,但完全没有小时候看到的那样,小时候她的样貌完全是惊艳的存在。

  “哦,你说这啊。”封子染很自若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好一会儿才似乎找到一点空隙,然后将脸上那片人皮扯了下来。

  凌小然看得目瞪口呆。

  封子染说,“习惯了每次出门都换个样子,我爸说这样安全,免得被人绑架了!”

  “……”

  果然。

  这张脸是惊艳的。

  ------题外话------

  那个,小然和子染只有革命友谊只有革命友谊。

  别多想了哦。

  子染有个超级官配哦。

  期待吧,(* ̄3)(e ̄*)

看过《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