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龙域人皇 > 第五百八十七章 疯狂的尊者
  在远离木屋和山洞的山谷一角,岩壁下面有一个天然的石窟,高且宽但深不及五丈,就在洞壁前面倚着一个毛发蓬乱、衣衫破败不堪的老人。

  这位就是族长口中的龙尊。光看其形象,实在让人唏嘘不已。

  裸露着的两只脚干枯灰白,没有一点儿血色,让人误以为是个死人。

  距离石窟还有数十丈远,族长等人行动就非常缓慢了,而且还战战兢兢的生怕惊忧了。

  黄棣虽然好笑,但也不敢大意,因为这可是一位龙尊者,即便再疯癫,随手一击也会轻而易举要了一个高手的性命。

  走到快十丈时,石窟里面忽然传来一声咳嗽。

  咳嗽声虽然不大,但族长等人就像受过特训一样,集体往地上一扑,双手抱住了脑袋。

  黄棣正感觉诧异,一股狂风从石窟里面吹出来,就在众人头顶呼啸而过。

  黄棣有堪比龙尊的实力,当然不惧这股劲风,但那些人就不行了。如果被风沾上,估计就得像片树叶一样随风飘荡。难怪他们会选择这种方式躲避?

  狂风掠过,族长等人小心的爬起来,继续前行,走了五丈终于站住再也不敢往前走了。

  后面两个老人把背着的竹篓举在头顶上,小心走到前面。

  族长发话了:“老祖宗,孙儿们听说你醒了,特意备办一些灵果美食,请您老享用。”

  倚在洞壁上的老人一声长叹,有点像濒死之人在吐气一样,然后脑袋动了一动,偏转过来,露出一对精光闪烁的眼睛,面容依然遮在长发里面。

  黄棣见老人的目光直接落在他身上,于是冲他微一点头笑了一笑。

  老人的眼神没有任何变化,过了半晌忽然发出声音:“有酒吗?”

  族长大喜,上前两步道:“有,都在里面。”

  “东西放下,都滚。”

  “啊!”族长一愣,犹豫了一下还想要说话,却被后面一个老人拉住了,示意他离开。

  黄棣倒也没感到意外。既然是个疯癫的人,他所有的行为肯定会出人意料,能听他说上两句话,这已经不错了。于是转身就想离开。

  “你,留下。”老人的声音又响起来。

  黄棣转过身来,指着自己的鼻子问:“老爷子,是我吗?”

  老人没再说话,就是默认了。

  “前辈,要不你陪老祖宗说说话?”族长问,其实挺不甘心的。

  “也好。”黄棣答应了,一手提起一个竹篓向前走去,在石窟外面站住了。

  “进来!”老人道。

  黄棣一笑,又走了几步,在老人两丈外站住,然后从竹篓里面拿出了灵果和一大坛酒,单手一拂把东西送到老人身前。

  “还不滚!”老人忽然一声大喝。

  族长等人吓了一跳,连连称是的转身就跑,转眼看不到人了。

  啪的一声,酒坛子的泥封上破了一个小孔,一条酒线从里面飞起落到老人的嘴里。

  这种喝酒的方法倒也别致。黄棣笑吟吟瞧着。

  “你很怕我?”老人忽然说话,酒线随即消失。

  “我有吗?”黄棣道。

  “干嘛离这么远?”

  黄棣哑然失笑,又向前走了几步,见旁边有块条石就坐了下来,道:“老爷子如何称呼?”

  “忘了。”

  “忘了?那在下该怎么称呼你呢?”黄棣问。

  “随便。”

  “随便也得有个称呼啊。”

  “怎么这么啰嗦,不爱坐就滚。”老人忽然声音一高,怒冲冲的叫道。

  黄棣站起身,一拱手道:“那告辞了。”转身就要走。

  “坐下。”老人却沉声喝道。

  黄棣如若未闻,继续迈步向石窟外走。

  随着一声暴怒般的吼叫,一道强悍的压力遽然降下笼罩在黄棣身上,龙尊气势暴露无遗。

  黄棣身形一僵,定在地上不动了,口中却道:“老爷子何意,这是待客之道吗?”

  “不尊重老人,这就是下场。”老人道。

  黄棣却哼了一声,道:“为老不尊,有何可尊重的。”

  “小子,你很狂啊,看来是有点道行了。”老人的声音有点变化。

  “不敢。只是老人家想要困住在下,恐怕还做不到。”

  “哦?是吗,那你就试试。”老人道。

  “好。”

  好字刚一出口,黄棣忽然双肩一动,做了个向上顶起的姿势,然后突然下沉,身体如同一条泥鳅,双脚在前身体在后,整个人向前疾快的滑出,一闪到了五丈开外。

  猎物没了,那股力量自然也就消失了,只剩下两只闪烁的老眼盯在黄棣身上。

  “看来是在下冒昧了,不该来打扰老人家的。告辞!”黄棣嘴角挑了一挑,再次拱手要走。

  “你修炼的什么功法?”老人忽然一问。

  黄棣愣了一下,道:“普通功法啊,有什么问题吗?”

  老人却答非所问,像是自语般道:“不是龙族功法。本来应该更好,却偏偏又修炼什么龙族的狗屁功法,弄的驴非驴,马非马。唉,可惜了。”

  黄棣心中一震,愕然道:“老人家是说两种功法不可兼修。”

  老人却翻了翻白眼,转过了头去,微微低头重新吸起了酒线,一副悠闲的样子。

  黄棣想了想,又走了回来,重新在石上坐下。

  “你不是要走吗?”老人眼皮都没抬一下。

  黄棣笑道:“这里又不是阁下的地方,我走与不走好像不关你的事儿吧。”

  老人仰天一阵长笑,震的整个石窟不住往下落石粉,然后遽然收起,语气转为忧郁:“是啊,这里也不是我的地方,我又应该在哪里呢?”

  低头又吸了两口酒,呼的一声,酒坛子径直飞了出去,咣当一声砸在对面岩壁上,摔的粉碎。

  黄棣一惊,自然而然又站了起来,疾退了两步。

  老人这次却没有针对他,但是须眉俱张,有如刺猬一样直立起来,狂怒一般吼道:“我是谁,我是谁,我到底是谁?我从哪里来的,我为什么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什么地方……”

  随着吼声,狂暴气势油然而生,猛然轰在对面的山崖上。

  黄棣早就已经后退了,见势身形疾退,站到了二十丈开外。

  山谷回鸣,如同凭空炸开一个惊雷,让人忍不住身体瑟瑟发抖,胆战心惊。

  黄棣挥袖击打开一块桌面大小的巨石,心底的震撼实在太大了。

  一位龙尊者,竟然到了这种癫狂的地步,真不知道他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情?

  (本章完)

看过《龙域人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