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将门 > 第483章 老师不好当
    赵祯答应过后,突然觉得很不对劲儿,王宁安还在前面督军,从庆州平叛开始,就没有闲着,现在西夏大军还在宋境,为了一个小孩子,就把重臣召回来,如果延误了国事该怎么办?
  
      赵祯很后悔,可是偷偷看了看小太子,又不忍心拒绝。
  
      小家伙是那么瘦,坐在自己的腿上,几乎没有什么分量……赵祯有种强烈的不安,他很可能会失去这个孩子,或许是他最后的孩子……
  
      赵祯很狂躁,偌大的朝廷,人才辈出,居然没有人能告诉他该如何养育一个孩子!
  
      百无一用是书生!
  
      此刻,赵祯无比赞同这句话,身边的废物太多了,能用之人太少了!
  
      要是多几个王宁安,那该多好!
  
      或许是赵大叔福至心灵,老天爷保佑,有人跑进来,向他启奏,说是王宁安从延安府回来了,正有要事启奏。
  
      “快,快宣!”
  
      赵祯老脸含笑,竟有些迫不及待了。
  
      小太子也瞪圆了眼睛,伸出小脑袋,往外面张望。
  
      他记得狗牙儿说过,他的爹爹是最聪明,最厉害的人物,他长大了,要想爹爹那样……小太子并不服气,他总是听身边人说,父皇才是九五至尊,天下之主。可是他不敢和狗牙儿争,那小子比他高半头,壮得和牛犊子似的,惹恼了他,自己肯定会挨揍的。
  
      小太子很怕狗牙儿,可是又很想念。
  
      这倒没什么矛盾,小孩子就是这样,在一个班级里,也总是最凶悍的那个能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王宁安进来之后,见曹皇后,还有一个孩子在这里,他就愣了,不用问,这是皇家三口人啊,他一个外臣,多尴尬啊!
  
      曹皇后站起身,忙说道:“陛下和王相公谈公务,臣妾带着皇儿先下去吧!”
  
      “别忙!”
  
      赵祯拦住了曹皇后,他笑道:“眼下就有一桩公务。”抬头看着王宁安,笑呵呵道:“王卿,朕可是给你加过少傅衔,如今皇儿已经5岁了,也该行拜师礼,今天就正式让他拜在你的门下吧!”
  
      王宁安装了一肚子青唐和西夏的事情,正要和皇帝谈呢,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太子,弄得他措手不及。
  
      “陛,陛下,臣才疏学浅,性子急躁,只怕是担不了重任,辜负圣恩,这个,不妥吧……”
  
      没等赵祯说话,曹皇后先瞪眼睛了。
  
      “王卿,你欺君了!”
  
      王宁安吓得一哆嗦,好大的罪名啊!
  
      就听曹皇后怒道:“王卿,你编过三字经和百家姓,如今已经是所有学堂的启蒙读物;你写过算学教材,六艺学堂奉为经典;你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全都是文武全才;你在六艺教的学生,文武双全,堪称国家未来栋梁;你的长子从小懂事,聪颖好学……"曹皇后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然后总结道:“你还敢说不能教皇儿,你不是欺君,谁是欺君?试问大宋还有比你更合适的老师吗?”
  
      王宁安这个脸红啊,他支吾了半天,只好陪笑道:“娘娘不要生气,臣不过是客气两句,客气而已!”
  
      曹皇后也没真生气,她一瞪眼睛,“王卿,皇儿是陛下的心头肉,你可一定要好好教,我们一家都拜托你了。”
  
      赵祯叹口气,道:“自古名师出高徒,朕把皇儿交给你,王卿,此刻朕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你也是父亲,理当明白朕的心意,可不要让朕失望。”
  
      这两口子一唱一和,好像把千斤重担,都压在了王宁安的肩头。
  
      弄得王宁安更尴尬了,孔老夫子收了三千学生,才72个贤人,出名的没有几个。
  
      谁能保准,一定成功啊!
  
      再说了,偷眼打量小太子,瘦小枯干,眼神发呆,唯唯诺诺,一看就不像是雄才大略,英明神武的样儿!
  
      铁棒磨成针,如果是木棒,再大的功夫,也只能磨出一根牙签!
  
      可问题是任何爹妈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孩子不行,他们只会责备老师没有教好,尤其是面前这一对,绝对是大宋朝嘴不讲道理的爹妈!
  
      王宁安死的心都有了,他突然觉得不应该那么快消灭质子军,来个养寇自重也好,在前面拖几个月,至少倒霉差事就不会落到他的头上。
  
      不管有多少不乐意,也不能剥了这两口子的面子。
  
      王宁安只能勉为其难,“臣一定竭尽心力。”
  
      言下之意,教不好可别找我。
  
      赵祯根本没心思多想,连忙让小太子给王宁安施礼,叫先生。
  
      这还不算完,一摆手,有人捧着一个盘子过来,赵祯亲手扯去了上面的红布,露出一个四四方方的“肉”。
  
      王宁安忍不住道:“陛下,都说送束脩,您还真送啊!这么大块肉,可够吃好几顿了。”
  
      赵祯哈哈大笑,“王卿,你去看看,能不能咬得动!”
  
      王宁安接过来,这才注意到,不是真正的五花肉,而是一块石头,可这块石头和五花肉一模一样!
  
      肉石!
  
      王宁安突然想起来,貌似后世就有一块这样的石头,被当做镇馆之宝,莫非是从赵大叔手里流传下去的?
  
      王宁安不暇多想,收下了拜师礼。
  
      他也该回敬一份,伸手摸了摸,突然笑了,他掏出了一面精致的放大镜,塞给了小太子。
  
      这个本是要送给范仲淹的,听说老相公年纪大了,眼睛跟不上。王宁安就像弄一副老花镜,再配一个放大镜,给送过去。
  
      无奈何,只能先给小太子玩了。
  
      赵宗垕拿着透明的东西,还不知道怎么玩,有些嫌弃。
  
      “丫的,居然看不起我的礼物!”
  
      王宁安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放大镜的下面。
  
      小太子看过去,瞬间吓得惊呼起来,好粗的一根手指!连纹路都看得清清楚楚,通过放大镜看,就大得吓人,拿开之后,就恢复了正常,如此神奇的一幕,终于引起了小太子的好奇心。
  
      他紧紧把放大镜抱在怀里,十分满意,似乎觉得眼前的先生也亲切了许多,主动靠在王宁安的身边。
  
      赵祯看得这个无语,你个臭小子,你爹拿的是稀世奇石,便宜师父给的就是沙子烧出来的玻璃,怎么就分不清哪个值钱啊?
  
      赵祯拿儿子没有办法,可面对王宁安,他有主意啊!
  
      “王卿,你的夫人带着孩子也来西京了?”
  
      王宁安连忙点头,“臣还没有见过他们,这不准备着见过陛下之后,就赶快回家。”
  
      赵祯笑道:“是啊,朕一家团圆,你还在废寝忘食,朕于心不忍。这样吧,立刻回家,好好看看妻儿……”
  
      王宁安真感动了,立刻要谢恩,赵祯却随口加了一句,“宫里头还在修建之中,乱哄哄的,就让皇儿暂时住在师父那里,我们要是想见皇儿,就去看看。”
  
      说完,赵祯也不理王宁安,直接拉着曹皇后走了。
  
      “住在师父那里?那就不是我家吗!”王宁安这才反应过来,搞什么鬼啊?我可不要这么大的包袱儿!
  
      他再想拒绝,赵祯已经消失了……“圣人,皇儿那么小,怎么舍得让他住在王卿的家里,万一怠慢了,臣,臣妾放心不下!”曹皇后转身要回去,把儿子带走。
  
      赵祯停住了脚步,低声道:“梓童,你刚刚如数家珍,说王卿是教育孩子的高手,此刻怎么又不放心了?朕估计王卿一定有教育孩子的绝招,只是未必愿意传授,毕竟一个家族生生不息,靠的就是人才辈出,育儿经王家的命根子,问了,也未必说。朕就让皇儿跟着他,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不信王卿能藏得住!”
  
      曹皇后这才惊觉,原来丈夫竟是这么心机……呃不,是睿智!
  
      “圣人的安排十分妥当,可还是让几个过去照看皇儿吧,再有,让景休也去,身为舅舅,理当照顾好外甥。”
  
      ……
  
      “要死了!”
  
      杨曦一惊一乍,“你疯了,把小太子弄到咱们家?这要是有个闪失,我们担得起吗?”
  
      王宁安苦笑,“那有什么办法,不然我抗旨啊?”
  
      杨曦嘟着脸,怒道:“你不是一肚子主意吗!快想啊,你要是没办法,我们娘仨还回开封,省得担惊受怕。”
  
      说干就干,杨曦还真准备离开。
  
      从房间出来,到了大厅,却发现小太子正和儿子站在窗户边,小脑袋挨着小脑袋,十分专注。
  
      原来两个小伙伴相遇,狗牙儿难得没嫌弃小太子,而小太子拿出了师父送的放大镜,向狗牙儿炫耀。
  
      咱王大少爷什么没见过,不就是放大镜吗!家里不少哩!
  
      虽然王宁安不在身边,但是他也会抽空写一些东西,集结成册,取名《常识》,让媳妇教给儿子。
  
      狗牙儿远比同龄孩子懂得多,他拿过了放大镜,借着窗户外的阳光,聚焦一点,没有一会儿,桌面上的论语就冒烟了,又等了一会儿,一点豆大的火苗起来,孔老夫子的名言开始燃烧。
  
      小太子全神贯注,别提多认真了,狗牙儿满心得意,结果一回头,却看到了老娘吃人的目光!
  
      不出意外,狗牙儿挨了打,屁股都打肿了!
  
      带着小太子玩火,你有几个脑袋?
  
      狗牙儿晚上的时候,趴在老爹的怀里,吭吭唧唧的,还是一肚子气。
  
      “把害人精儿赶出去!”狗牙儿仰起头,讨好道:“赶走了,我就叫你爹!”
  
      “呸!”王宁安狠狠啐了儿子一口,挥手就打,“你个小兔崽子,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你爹!”

看过《大宋将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