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纵横五代之武当掌门 > 第一八三章 生死再战
    萧汉惨笑一声,紧咬牙关,看一眼生死相依的兄弟们,举起宝剑,怒喝一声:“杀。”三宗弟子们齐声呼喝,立即冲上前去。黑袍道士们呐一声喊,跟着持剑冲上。
  
      下面弟子们虽害怕“鸡犬不宁”,当此形势,却由不得他们退缩,立刻便有四名弟子手持宝剑分刺孔雀与黑狗。姬时夜与毕黄耳只是站在宠物身后冷冷看着,脸上浮着得意的笑容。
  
      围在中间的觉远和尚、王君廓和段西柳面如死灰,都知道今日在劫难逃,全部都要死在这里。觉远和尚沉声道:“他们三天前便在这里设伏,三宗必有内奸。”王君廓面目狰狞,咬牙道:“就算我等变为厉鬼,也放不过这些邪魔妖道。”段西柳说不出话,内心悲凉无比,只是一个劲地摇头。
  
      三宗弟子存了必死之心,恍如疯魔一般扑上来,黑袍道士们抵敌不住,接连后退,慢慢逼至萧汉四人所站的位置。下面的弟子却难抵孔雀与黑狗的夹击,两名弟子滚落山崖丧命,立刻有两人顶上。
  
      孔雀一声长唳,振翅高飞,身上散发出淡淡彩雾,直卷向拦路的弟子。有人大叫道:“有毒。”弟子们立即后退,黑狗突然闪电一般冲了过来,一口咬住一名峨眉弟子小腿,跟着狗头一甩,登时咬下一大块肉。峨眉弟子惨呼一声,宝剑急刺向狗头,孔雀猛地从天而降,尖喙直啄峨眉弟子眼睛。
  
      那弟子躲闪不及,急忙举手格挡。地下黑狗再次扑上,死死咬住他另一条腿。峨眉弟子惨叫倒地,天上孔雀跟着扑至,尖利的铁喙啄中他的头顶,黑狗跟着再次扑咬而上。
  
      峨眉弟子连声惨叫,身子在地上拼命后退,眼看退到崖边,剩余弟子不及抢救,只叫得一声“小心”,便见大黑狗低头一拱,登时把他拱落山崖,众人只听一声长长的惨呼,便没有声息。
  
      剩余弟子大骇,结阵接连向上退去。孔雀一招得逞,眼睛中凶光大盛,再次振翅高飞,只冲上来。三宗弟子们护着各自头领匆忙后撤,眼看也要退到萧汉站立之处。
  
      梅玄鹤一脸漠然,静静看着手下打斗,并不理会圈中的萧汉。翁君鹤与乔清鹤死死盯着他,如看一具死尸一般。萧汉知道梅玄鹤要让他眼睁睁看着所有兄弟在他面前一一死去,彻底摧毁他的意志,最后再杀死他,真是用心何其毒也。
  
      黑袍道士们退无可退,被乔清鹤催着再次反扑,下面孔雀与黑狗步步紧逼,把二三十人围在狭窄的一小段山道上。弟子们退无可退,又有数人被击倒滚落悬崖。
  
      觉远、王君廓、段西柳满脸绝望,三人靠在一起,觉远道:“两位师弟,我们不能落到天魔派和鸡犬不宁手里。”王君廓冷哼道:“大不了跳崖就是。”段西柳点头,慢慢向悬崖边上挪去。二人跟着他也站到了边上,回头看一眼上面呆立不动的萧汉,又看一眼拼命抵抗人数越来越少的三宗弟子,两眼一闭就要跳下。
  
      鸡犬不宁二人满脸狞笑,高声叫道:“投降吧,只要你们举手投降,可保一条性命。”三宗弟子默默不语,只是拼命厮杀,现在人数已然不占优势,防守出现空档,孔雀与大黑狗节节进逼,又有数人被击伤倒地,全线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萧汉知道最后时刻到了,厉喝一声,天绝剑第五招直刺梅玄鹤。翁君鹤与乔清鹤怒喝一声,铁拐与天魔剑分刺萧汉上下两路。梅玄鹤腾空而起,天魔剑上黑雾弥漫,直刺他的咽喉。
  
      萧汉哪会轻易就范,身子跟着跃起,先躲过铁拐与乔清鹤天魔剑,“天罗地网”剑招突起,只见数百道剑光如丝网一般把萧汉围在正中,居然遮没了萧汉身影。
  
      三人大惊,同时呼喝一声,两把天魔剑直刺入剑网,翁君鹤的铁拐也跟着砸向萧汉头顶。只听得“叮叮当当”数十声响,剑圈慢慢缩小,渐渐露出萧汉身影。
  
      翁君鹤怒喝一声,铁拐穿透剑影,狠狠砸中萧汉头顶,“扑”一声响,萧汉狂叫一声,左手七杀佛指鬼魅一般点向翁君鹤胸口,右手宝剑微晃,光影立即消失,跟着刺向乔清鹤小腹。
  
      翁君鹤一招击中,立刻呆住,铁拐已然弯曲变形,萧汉的铁头竟然坚硬如斯。二人身法迅速,双双跃起躲过萧汉七杀佛指与宝剑,刚要进招,却见梅玄鹤天魔剑已然刺中萧汉左胸。
  
      三人大喜,却见萧汉身子后仰,退到悬崖边上,晃了两晃,勉强站定,左手从怀里掏出一块木牌,刚才那一剑正刺中木牌,并未伤到他分毫。再看手中的伏魔令,上面只有一个淡淡的印迹,并未被刺破,这玩意儿非金非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铸就,却是坚硬无比,连天魔剑居然都挡得住。
  
      梅玄鹤也是惊讶无比,刚才趁着萧汉分击二人之机本要一招击毙萧汉,却没想到萧汉居然安然无恙,委实让他诧异。
  
      眼看萧汉已然挡住三人数招,比先前普陀山大有进步,梅玄鹤害怕夜长梦多,大喝一声:“杀了他。”三人同时冲上,萧汉也挥舞着宝剑反扑过来。
  
      此时三宗弟子死伤殆尽,觉远和尚三人站在悬崖边上,已做好跳崖的准备。柴心月呆呆地靠在南天门石柱上,不知道能否看到他们的惨状。萧汉泪流满面,天绝剑胡乱刺向梅氏三兄弟。
  
      鸡犬不宁带着孔雀与大黑狗步步紧逼,根本不用他二人动手,三宗弟子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每过一两分钟,便有一人惨呼倒地。再过得几分钟,萧汉所带人马便宣告团灭。
  
      正在存亡之际,忽听得一声锣响,南天门上突然闪出上百人马。这些人清一色在二十岁上下,头包青巾,身穿青色长衫,上面点缀着点点银光,人手一杆银色长枪。为首一人三十岁上下,面如重枣,面目清秀,双目如炬,威风凛凛,一手指着山门下的黑袍道人大声喝道:“兄弟们,杀。”
  
      一百多人呐喊一声,在他率领下狂奔而下。梅玄鹤三兄弟呆呆看着,突然叫出声来:“七星山庄?”为首的汉子哈哈大笑:“正是你陆爷来了。”三宗本只剩下十一二人,见来了援兵,士气大震,立时便有两名弟子上来扶回悬崖边的觉远等三人,喜道:“有人来救我们了。”
  
      萧汉还未及说话,便见陆沁已经冲了过来,长枪如蛇一般直刺梅玄鹤前胸。萧汉忙跟着扑上,叫道:“陆掌门小心。”陆沁面色凝重,大声道:“在下来迟,萧掌门勿怪。”
  
      乔清鹤和翁君鹤见二人夹攻梅玄鹤,怒喝一声,双双扑了过来。此时七星山庄弟子已经与黑袍道士交上手。那些黑袍道士经过数番冲杀,只剩下不足二十人,被七星山庄一冲,立刻溃败。
  
      三宗弟子哪会放过大好机会,呐喊一声,宝剑疯狂刺向退下来的黑袍道士,登时便有七八人倒地毙命。七星山庄人马士气如虹,一鼓作气把黑袍道士净尽,山道上残肢遍地,血流成河,一个弟子脚下打滑,翻下山崖。剩余人马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冲下山道,开始迎战孔雀与黑狗。
  
      好汉架不住人多,孔雀在空中狂叫不已,阵阵彩雾随着双翅振动缓缓扑向地面。大黑狗张着血盆大口如疯了一般扑向七星山庄弟子。鸡犬不宁见势不对,立刻加入战圈。
  
      七星山庄弟子根本不是他二人的对手,一个照面下来,便有六七人被打下山崖。众人大惊,急忙后退,组成枪林,牢牢守着山道。更有数十人拿出背后的弓箭瞄准了空中飞旋的孔雀和山道上的大黑狗。
  
      跟着一声令下,数十支弓箭分射孔雀和大黑狗。那孔雀很是轻灵,一声尖叫,立刻远远躲开。那大黑狗却倒了霉,狂叫着闪躲箭雨,差点滑到山崖之下,再不敢嚣张,夹了尾巴仓皇后退,屁股上仍中了一箭,惨叫着狼狈逃窜。
  
      鸡犬不宁没有宠物辅助,又被箭雨挡住,虽然二人武功高绝,舞动长戟与狼牙棒把弓箭拨开,一时之间却被七星山庄阻住,寸步难进。七星山庄知道不是他二人的对手,除了挡道的四名弟子手持长枪对着二人,另有二十多人重新弯弓拉箭瞄准姬黄二人。
  
      就这么盏茶时分,黑袍道人已全部被灭,三宗弟子只剩下九个人,护着觉远、王君廓和段西柳坐在山道正中。此战太过惨烈,双方死伤惨重,山道上血流成河,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气。
  
      两名七星山庄弟子过去救柴心月,却被扑过来的翁君鹤一拐击碎脑袋,双双倒地。柴心月被他一把扯过去,掷到梅玄鹤脚下,梅玄鹤轻轻一脚把她挑到悬崖边上,对满脸阴霾的萧汉冷笑道:“萧掌门,要他们统统住手,否则我一脚把她踢下去。”
  
      陆沁和萧汉并肩对三个老怪,只过了一招便知道自己不行,立即招呼一声,便有三十多人手持长枪冲过来把他们团团包围。萧汉跟着撤招后退,和陆沁并肩站在一处。
  
      (未完待续。)

看过《纵横五代之武当掌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