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鼎宗 > 第六百二十九章、游戏
  天龙听到这里,不由得抬头望去,刚好和来人四目相对,来人是一位元婴后期的中年修士,一身红艳艳的衣服看着特别别扭。不过,在不清楚对方来头的情况下,天龙觉得还是低调一些的好,便冷哼一声,继续埋头干活。

  “咳咳,海公子,你莫非还真的以为你还是当初的大少爷吗?见了本座竟然敢不起身相迎,莫非是觉得本座不敢惩罚你?哼!”这红衣中年修士瞪了天龙一眼,冷哼着手一挥,径直打出一道风刃直奔天龙而去。

  天龙看对方一言不合竟然直接朝着自己出手,不由得眼中寒芒一闪,身上气势陡然崛起。可也只是一瞬间而已,深吸一口气之后,天龙眼睛一闭,强行将修为压制在金丹初期,然后生生挨了对方一击,身体顿时横飞出去。

  “这……”这一身红衣的中年修士刚刚打出一道风刃的时候,眼睛刚和天龙对视,立刻就一阵颤抖了起来,有一种一只绵羊和猛虎对视的感觉。不过,好在这种感觉一闪即逝,在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便看到天龙被自己的风刃击飞出去了。

  说实话,不要说小小的元婴后期了,就算是古境后期,现在也伤不了天龙丝毫。但是,为了装的像一点,天龙的身体还是故意摔飞出去十来丈远,然后狠狠的撞向了一株大树,将大树撞得都歪了,这才停下身形。而为了更逼真一点,天龙手一拍,立刻一股鲜血从嘴里喷出,看上去似乎受了极重的伤。

  那中年修士顿时一愣,这秦海也是金丹初期的修士了,按道理来说,不应该会被自己这轻飘飘的纯粹教训的攻击打成如此重的伤势才对啊。

  不过,就算秦海真的受了这么重的伤,他也不怕,毕竟……现在的秦海只是一个废子而已,更不要说自己来这里可是少家主授意的,那自然就算是一不小心把他打死了,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麻烦,最多就责罚一顿而已。

  “起来,别躺地上装死!海公子,以你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这么容易被打死的吧?哈哈哈!”这中年修士一脸好暇以待的看着地面上躺着的天龙,身边的随从也都跟着起哄了。

  “对啊,海公子,起来啊,打他啊!看到没,这就是您当年的忠实部下郭洛啊,你以前最喜欢拍他的头了,赶紧啊!”

  “海少爷,快点起来吧,你不会是不行了吧?才一下就要死了啊?”

  天龙心里冷笑,但是嘴角却装出一丝痛苦的神色,艰难的爬了起来,看了那一身红衣的中年修士郭洛一眼,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站住,喂,秦海,你给本座站住!我现在可是刑堂护法了,你竟然敢对本护法无礼,来啊,把秦海给我拿下,带回刑堂好好审讯一番!”郭洛看天龙想走,自然不会轻易放他离开,手朝着后面一招,立刻跟随而来的手下蜂拥冲前,一下将天龙团团围住。

  天龙深吸一口气,却突然笑了,干脆也不走了,既然对方想要玩,那自己这个开天境的老怪就不妨陪他们玩玩,权当游戏,活动筋骨了!

  看到天龙笑,郭洛顿时大怒,喝道:“秦海你放肆,面对本座竟然还敢笑,哼,很好,等回了刑堂,我看你还笑不笑得出!带走!”立刻那数名围着天龙的弟子伸出手就要去将天龙扣住。

  “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会走!不就是刑堂吗,我堂堂大少爷,何惧之有?”天龙一脸傲然的大袖一甩,伸手拨开了身边的几个修士,冷声喝道。

  郭洛顿时一愣,他以前是秦海手下的跟班,自然很清楚秦海的语气语调,但是眼前这位海公子说话的语气不一样也就罢了,连声调都不一样。

  “难道是这出走的五十年让他声音都变了?这个……不管了,管他什么鬼,带回刑堂,就不怕他飞了!”郭洛心中一合计,立刻手一挥,便由手下的几人紧跟着天龙,而自己则径直在前面带路,直奔刑堂而回。

  张力身份低微,从始至终都是低着头跪拜在地上,等确认他们走了之后,这才敢缓缓抬起头来,跑去将此事禀告沈伯。

  却说天龙被那几名郭洛的手下簇拥着径直到了位于第十二区的刑堂,到了之后,毫不废话,直接就将天龙锁进了囚笼内,而郭洛则暗暗的向秦东报信去了。

  虽然秦海现在是个被废之人,但是好歹也是家主的长子,若仅仅是一个藐视刑堂护法的罪过,还真的难以重判,最多也就是打一顿就了事。但是很明显,郭洛领会到了,秦东可不仅仅只是想打他的这位大哥,而是想让他永远消失!

  “少家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郭洛此时一脸谄媚的躬身站在秦东的面前,抱拳询问起来。

  秦东顿时恼怒了,瞪了郭洛一眼,喝道:“什么怎么办?当然是杀了……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怪不得我大哥他会有今天,就是因为身边有你这种废物!”

  郭洛尴尬的一笑,咧着嘴说道:“是是是,属下无能……只是,我们要不要请示一下家主啊?毕竟这种事情,我……我第一次做啊!没有家主的命令,我们刑堂是不可以随意处决宗族弟子的!”

  秦东眼角寒芒一闪,喝道:“请示他做什么?哼,杀了也就是杀了,爹爹有什么事,让他来找我!我还就不信了,为了区区一个废子,他还能把我杀了偿命不成?杀吧,做干净点,毕竟……名声还是要留的!”

  郭洛听了秦东这句话,这才放下了心中的疑惑,猛地点了点头,然后抱拳道:“少家主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刑堂大牢内,天龙此时正在盘膝打坐,突然听到门开了,随即走进来刚刚离开的郭洛。郭洛进来之后,对看守天龙之人使了个眼色,然后低声说道:“奉少家主之命,我有要事要和秦海说,你先出去,不许任何人打扰。”

  看到这一幕,天龙不由得微微一笑,说道:“你说的简单,万一别人用神识探查呢?”

  等那名守卫出去之后,郭洛看了天龙一眼,淡淡的说道:“哼……秦海,你是不是离开家族太久了,这刑堂乃是我秦家重地,岂能让一般外人用神识随意探查的!接下来,本座要给你一场造化,相信你会感激我的!哈哈哈!”说着,郭洛手一招,立刻一柄长刀出现在手中,郭洛单手抓刀,缓缓朝天龙走去。

  “哦,这么说,这个故事到了这里,是该弟弟怕废物哥哥重新夺权,要永除后患,派哥哥曾经的手下跟班前来斩除哥哥。”天龙对于靠近的郭洛没有丝毫的在意,而是缓缓说道:“郭洛啊,你千算万算,还是漏算了一步啊,叫做飞鸟尽良弓藏、狐兔死走狗烹!你想想,你杀了我,秦东再杀了你,故事到这里就完美结局了……不是吗?”

  郭洛一愣,喝道:“放屁,休要挑拨离间,少家主仁慈,岂会做出这等事情!”

  天龙微微一笑,说道:“是吗?一个对自己同胞兄弟都欲除之而后快的人,会是一个仁慈之人吗?你杀了我,他再杀了你,那一切罪责就都由你来担了,这么浅显的道理,有什么毛病吗?你要是不信,大可以一试!反正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死对于我来说,何惧之有!”

  郭洛脸色顿时一阵苍白,他好歹也是活了一两百年之人了,这种道理自然是稍微一想便明白了。眼前这位曾经的大少爷说的确实没错,一点都没错。虽然少家主在人前处处表现的宅心仁厚,但是,身为他的跟班那么多年,他自然也知道不少他的肮脏事!

  总之一句话,秦东是真的可能会杀自己的,而且是很可能!

  “可是……我别无选择!”郭洛深吸一口气,看向了天龙,杀了他,很可能转身就被秦东灭了;若是不杀,那自己回去肯定会被责罚的,甚至会引起秦东的怀疑,而惹来杀身之祸。

  天龙微微一笑,说道:“不……你有!交出魂血,当我的奴仆,我可以救你一命!”天龙一声冷喝,身上的气势陡然崛起,神识瞬间锁定郭洛,伸手朝着面前的囚笼一指落下,立刻原本坚固异常的囚笼如同纸糊的一样,瞬间粉碎。

  “你……你你……你是谁!”郭洛眼睛瞪大大大的,顾不得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之意,伸手就要去捏碎示警玉简。此玉简与秦家的家族大阵相连,一捏碎,立刻全城的阵法会立刻运转。

  天龙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摆了摆,说道:“不不不……你还是放弃这种做法吧!交出魂血,这是你唯一的出路!”说完,修为微微运转,立刻郭洛的手便被定在了半空中,任凭郭洛怎么挣扎,都无法挪动半分,似乎那已经不是自己的手一样了。

  “我是谁?呵呵,这个问题好幼稚!不过,我还是回答你吧,我是秦海!”天龙身形陡然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郭洛的面前,脸几乎就要和郭洛贴着了。

  “我降,我愿意交出魂血,誓死效忠您!大少爷饶命!”郭洛此时早已吓得六神无主了,哪里还敢倔强半分,手一拍额头,取出一丝魂血,恭敬的奉上。

  ……………………

  (未完待续)

看过《九鼎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