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十一章 龙龟有鬼


    秦宇的话引得众人朝地下的那个玉雕看去,只见原本流光溢彩的玉雕已经被摔得破碎,龙头和龟身彻底的分开了来,龟身更是四分五裂,一块一块的躺在地上,仿佛在诉说着遭受的毒手。

    “咦,这块怎么是黑的?”

    张华眼尖,发现在一块碎裂的玉雕内部里,竟然有一团团黑糊糊的线条,整块玉雕的内部犹如浸染了墨水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黑色的线条?”张华的发现,让李卫军惊讶,随即他用手拾起脚边的一块玉雕碎片,发现这里面果然也有一团团的黑线条。当下又多捡了几块观看,每一块竟然都有这些黑线条。

    “卫军,拿过来我看看。”

    孟丰从一开始的面色铁青,到现在变得疑惑,这龙龟玉雕的佐玉是他的一位朋友送来的,当时亲眼看了这玉质白润,才去请的一位玉雕师傅雕琢成龙龟摆件的,好好的怎么会出现这些粗黑的线条呢。

    “难不成这是块假玉?”张华说出了他的看法,他可是知道现在有很多造假份子会用一些其他材料,通过特殊的化学手段加工成玉的外貌,一般人根本就分辨不出来真假。

    “这是上好的蓝田籽玉,没有假。”李卫军一口否定了张华的看法,像他这样的大富豪,买过的好玉也不少,这买的多了,自然也就懂得多,这块玉雕他刚一上手,手感圆润,玉质也是上佳,可以确认这是正宗的蓝田籽玉。

    “秦师傅,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你看出来这龙龟内部会有这些和墨汁一样的黑线?”

    李卫军朝秦宇问道,孟丰刚刚的态度有点高,此刻却是拉不下脸来问秦宇,李卫军能把公司做的这么大,自然是心灵剔透之人,代替孟丰问。

    秦宇扫了眼那位武警,孟丰也正盯着秦宇,等着他的回答,看到秦宇的眼神,一挥手,对武警道:“小张,你出去吧,这里没什么事情。”

    “是,首长!”武警给孟丰行了个礼,转身离开。

    “这龙龟内部会有黑线条我也不知道。”秦宇摇摇头,回答道。

    “你不知道!”

    孟丰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度,刚走到门口的武警被这声音顿了一下脚步,旋即继续往守卫处走去。

    “不知道你就敢把我的龙龟给砸了。”孟丰语气带着质问。

    “我虽然不知道这龙龟里会有黑线条,但是我知道这龙龟有鬼。”

    秦宇淡淡的回答,说实话,对于眼前的这位高官,他也有点腻味,咱又不是为了自己的事来找你,不是来这看你显摆官威的,要不是看在gz的人民份上,就是花钱请我我也不砸这龙龟。

    “龙龟有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孟书记,我又不是犯人,你至于一副审讯的口吻嘛。”

    秦宇腻歪了孟丰的语气,直接顶了一句,这话一出,李卫军和张华都捏了一把汗,偷偷的瞧了眼孟丰的神色,除了黑着一张脸,看不出什么波动。可正是这样,两人才感觉到害怕,这越是没有什么表情波动,越让人揪着心。

    “好小子,好久没有人这么跟我说话了。”孟丰突然一拍大腿,哈哈大笑,倒是把李卫军,张华两人吓了一跳,最后又跟着孟丰陪笑。

    “那是他们有求于你,或者畏惧你,我一不求于你,二来你的官位再高于我也没有任何关系。”

    秦宇撇嘴,对于孟丰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其实他早已有预料,这类为官之人,心机城府绝对是远超常人,每一个反应和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思考过利弊的。

    眼前的情况,明显是他知道这龙龟的异样原因,想比起他的强硬态度,搞清这龙龟为什么会出现这黑线条才是孟丰的首要事情。

    秦宇也正是算明白了这一点,才会强硬的顶一句,要是龙龟中没有这黑线条的出现,虽然他也有办法给自己开脱,但起码态度上就不敢这么强硬了。

    “是啊,秦师傅,你就说说吧。”李卫军在一旁给了秦宇一个眼神,示意他适可而止。

    “小宇,你就说说为什么这龙龟内部会出现这些黑线条,你说的龙龟有鬼又是什么意思?”张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也催促起自家表弟,好在人家孟书记大度没有追究,不然想要对付他们表兄弟那真是太容易了。

    “你们把这玉雕有黑线的地方用火烧一下。”秦宇没有直接回答。

    “烧一下?”

    李卫军从怀里掏出一个打火机,不用说,自然是著名ziop打火机,李卫军把玉雕碎片放在上面火苗上烧。

    除了秦宇,其他三人都盯着火苗上的碎片,在目光的注视下,只见那黑线条遇到火苗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消逝,同时一缕缕的黑烟慢慢凝聚起来,最后在三人的目瞪口呆中,黑烟竟渐渐化成一张圆形的脸,犹如张开獠牙的鬼脸,朝着李卫军扑去。

    “嗖!”

    眼看这鬼脸就要撞上李卫军,一只手快速的挡在了两者之间,手掌一翻,翻转一捏,把整个黑烟给握在手掌之中,五指慢慢碾动,旋即张开手掌,一团黑色的液体安静的躺在掌心中。

    “秦师傅,这是……”

    这支手掌自然是秦宇的,先前出手的人也自然是他了。

    “这是鬼头线,刚刚你们也看到了,燃烧它之后会形成一张鬼脸,一旦被这张鬼脸给扑上的人,会逐渐变得神魂不清,到最后整张脸就会瘦的和鬼脸一样,没有一点人色。”

    “鬼头线?这龙龟的内部怎么会有这东西?”孟丰出声询问,相比先前,这次的态度却是好了很多,秦宇的表现已经得到了他的认可,自己一直供奉的龙龟内部竟然会有这东西,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吉祥之物。

    “龙龟,龙生九子之一,相传龙生九子不成龙,其中一子头似龙,形似龟,乃是龙神和龟神的象征,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四瑞之一。在我们风水师行中流传着一句话:“要快发,斗三煞。”而这龙龟正是具有化三煞的作用。”

    秦宇先是把龙龟的来历和作用说了一遍,随即看了眼孟丰说道:“这座龙龟的摆放应该是某位高人根据孟书记的生辰八字和房子方位来确定,龙龟摆在这个柜架上的那个位置,按照常理对于孟书记的气运会有催发的作用。”

    “不错,我那位朋友确实是拿了我的生辰八字再确定这龙龟的摆放位置。”孟丰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当着外人的面承认自己找看风水的人来帮忙,这要是传出去对于他的官声还是有点影响的。

    当然,这影响也只是对于普通群众而言,在他们这些高官群体,对于风水玄学,了解的要比普通人多,知道风水并不是封建迷信,请风水师傅算不上是犯什么政治错误。

    当年太祖和台湾那位争夺天下时,就曾经有过一番风水上的激斗,台湾那位曾经无数次派风水师傅去挖太祖的祖坟,想断了太祖的龙脉。

    第四次围剿的时候,老蒋就派了一个部队由风水师带领想去挖太祖的祖坟,只是毛族之人早就防着,早把太祖祖坟上的墓碑给拔掉,除非有熟人指路,否则根本就找不到,而且为了打发掉老蒋,毛族人还故意设了一座疑冢,上面插着太祖祖上的墓碑,老蒋的人信以为真,把这坟给挖了底朝天,兴高采烈的去找老蒋邀功请赏了。

    不过虽然太祖的祖坟没有被挖,彭大元帅家的祖坟却是遭了殃,被挖了个空,祖坟尸体也都被暴晒荒野。彭大元帅晚年落得得下场也不和祖坟被挖有关系,根基被毁,人如浮萍,难免出事。

    话题扯得有些远了,解释了一番龙龟的来历和作用后,秦宇又捡起地上的一块龙龟玉雕碎片,说道:“那位高人把一切都算好了,但是他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孟丰追问,不知不觉,他已经被秦宇牵着走了,再也没有一开始的威严。

    ps:今天两更完成。弱弱的问句,大家还有推荐票吗,这周推荐能不能上一千,就剩下26个小时了,下周没有推荐位了,九灯已经做好了沉浮在起点上万本书海中的准备了,不过咱也不丧气,新书一个月不也是这样熬出来的吗,至少这一周,九灯自然还是很完美的,收藏破千了,又有追影大大还有其他大大的打赏,满足了。今天看电视发现一首诗,读着很有感触,给大家分享一下。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向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撑起那托住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枝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当无情的黑暗吞噬了我的光芒,

    当荧光灯尘封了我苍白的脸颊,

    我依然固执地用冰冷的键盘,

    在起点的天空下敲出那一段段属于我的故事,

    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相信未来,是因为我相信有你们还支持着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超品相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