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二章 初试相术


    翌日

    第一抹晨曦照耀在秦宇身上,他缓缓站起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昨晚他就在这碑碣下静坐了一晚,此刻瞅了瞅身上的衣服已经略微有点潮湿,想来是半夜的霜降带来的露水。

    “我这一看就是一晚上,还真是入迷了。”秦宇自嘲的摇摇头,就连他自己也都没想到,这诸葛内经中记载的风水相术对他的吸引力竟然如此之大,记忆中除了当初高中时期会抱着一本厚厚的小说在寝室里挑灯夜读之外,再也没有看书一看就是一晚上的时候了。

    诸葛内经总厚度不下万页,这一晚上秦宇也只是看了最前面的相术篇,单单就关于相术方面的内容就让他看的沉迷不已,还有后面的风水篇,符?篇……只能是粗略的翻看了一下。

    今日是旅游团返程的日子,他昨晚没有随导游回酒店休息,想必现在众人应该在酒店准备登车回程了,这里离住宿的酒店还有段距离,秦宇不敢再耽搁,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快步朝诸葛庐外走去。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一晚上不见踪影,现在又让大家等你一个人。”

    回到酒店门口,导游正带领着游客朝大巴车而去,秦宇碰了个正着,那导游瞧见秦宇,没有好脸色,开口说道。

    “不好意思,昨晚碰见一位老同学,去他家休息了。”秦宇面带歉意,诚恳说道。

    “老同学?”青年导游脸上露出怀疑的神情,小声嘀咕了一句:“我看是出去**了吧。”

    秦宇耳尖,虽然青年导游的声音够小,但还是被他给听到了,他目光炯炯的注视对方一眼,旋即笑了,这一笑,倒让那青年导游摸不着头脑,内心一阵腹诽:这人有病吧,我这么说他,他还笑的出来。

    秦宇之所以笑,是因为他看了一眼青年导游的面相,鼻头红赤,鼻尖略带黑尘,根据诸葛内经的相术篇记载,鼻尖主财,这鼻尖黑尘正是漏财之相,而且此人的下嘴唇破裂,形成一个倒三口,和鼻尖相互映照,财气流走,近期即将会破财的事情发生。

    既然知道青年导游会有破财之灾,秦宇也就不和他刚刚的话语计较了,转身跟着众多游客上了大巴车,不去理会他。

    大巴车载着众人往着回程的路线开去,路到中途却在一个购物商场停了下来,那青年导游喊道:“这个商场是这里最有名的,大家可以在这个商场买一些特产回去,怎么也不能白来旅游一趟,是不。”

    车上的游客一片哗然,要说特产谁在旅游景点的时候没有买过一些,还至于在这商场来买,不过青年导游毫不理会众人的议论,给了司机一个眼神,后者开始囔囔:

    “我这车要去前面进行清洗一下,你们都在这下车等一个小时吧,等清洗干净后,我再来这里接你们。”

    说完,司机就开始赶人,众游客虽然不情愿,却也无可奈何,这种情况在国内实在是太常见了,旅游公司往往和一些景点附近的商场进行合作,由导游负责带领旅游团到商场消费,然后商场给予一定的回扣。

    当然你要是真不消费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能出来旅游的,都是有些闲钱的,或者说生活条件比较优越,真到了商场这类消费场所克制住不消费的人真没几个。

    哪怕有些人原本没打算消费的,看到其他同行的游客提着大包小包,也会不好意思去购买一点东西,毕竟人都是有攀比之心的,大家都买了,就你一个人不买,显得多吝啬,再加上导游会一脸鄙夷的盯着你,别提多难受了。

    “导游,这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卖不?”下车的游客中,一位脖子上挂着一条粗大的黄金项链的大肚男子,掏出一包软中华,从中抽出一支丢给一边的导游,并朝他问道。

    男子大概四十年纪,一副暴发户模样,头发油光发亮,身边一位身材妩媚,前凸后翘的妙龄女子正依偎在他边上,双手挎到男子的胳膊处,胸前一对36d的兔子在男子的胳膊处不时磨蹭着,挤成各种形状,让一旁的青年导游看的直咽口水。

    “陈哥,人家手上还缺一个手镯,你进去给我买一个手镯吧。”女子挎住男子的手,一对双峰不停的摇曳,不止是青年导游,就连其他的男性游客都偷摸看了几眼。

    “好好,我这就进去给你买,导游你带我们去首饰店逛逛去。”中年男子哈哈一笑,打开公文包,里面一札札鲜红的百元大钞还未拆封条,他从中抽取了几张,递给青年导游。

    “老板,你客气了,这商场我最熟悉,哪里的首饰最好我最清楚了,我这就带你们去。”青年导游瞧见这几张老人头,脸上都笑开了花,眼前这男的明显就是一个暴发户,带着小蜜出来游玩,这种人他接待的多了,出手往往阔绰,倒能额外赚不少小费。

    不过青年导游总算没忘记交待一下其他游客一个小时后样子回到这里集合,接着就带领着那男子朝商场一处走去。

    “从面相看这中年男子属于奸诈浮夸之人,这种人一般都是好吃懒做的混混居多。”秦宇也观察了那暴发户模样的男子的面相,总觉得有什么不妥,根据诸葛内经记载,这男子的面相应该是坑蒙拐骗之辈,怎么也和有钱人扯不上关系。

    虽然不打算买什么东西,不过秦宇还是走进了商场,到处游逛了起来,这商场离旅游景点不远,秦宇不时看到一队队旅行团在导游的带领下在商场购买商品。

    商场里的商品琳琅满目,分为三层,一层多是首饰柜台和化妆品专卖,秦宇刚进来就看到那青年导游领着暴发户模样的中年男子和波涛妹走进一家柜台,不过看样子大波妹对这些饰品不怎么满意,又游逛到另外的柜台去。

    “咦,这是在干嘛?”秦宇发现一位穿着朴素的老人叫住那大波妹,伸出手好像展示什么东西给对方看,后者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缠住中年男子,在交谈着什么。不一会,几人就快速出了商场,秦宇虽然好奇,却也不好跟着过去,一人继续逛起了商场。

    在商场胡乱游逛了一通后,秦宇买了罐口香糖结账后就朝约定好的等车地方去,却发现那青年导游正站在那里,双眼不时的四处巡望,神情显得有些激动,一张嘴笑的咧开,好像中了五百万大奖一样。

    青年导游的手里还紧紧攥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这类盒子秦宇见过,一般是首饰品的包装盒,瞧见秦宇过来,他的眼神只停留了一秒又继续越过秦宇,朝前方扫量。

    “他不是陪那两人去买首饰吗,怎么就剩他一个人了?”秦宇疑惑,他总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猫腻,尤其是那位老人的出现,联想到青年导游的破财面相,一种直觉在他的脑海中生成:“这导游应该是中了骗局了。”

    虽然对这导游没什么好感,不过秦宇还是走过去,开口提醒道:“你小心被人设套骗了钱。”

    “设套骗我钱?”青年导游狐疑的望了一眼秦宇,不明白秦宇为什么会这么说。

    “你是不是在等那中年男子,而你是不是又借给了他们钱。”秦宇猜测。

    青年导游面露惊讶,随即点了点头,回答:“陈总的小……表妹看上了一支血玉手镯,不过陈总的现金不够,找我借了三万,陈总现在去银行取现金还我了。”

    “找你借三万,你和那陈总以前认识?”

    “不认识,不过陈总把血玉手镯交给我保管,不会有问题的。”说到这,青年导游脸上还露出得意的神色,陈总答应他,一会取了现金回来的时候会还他五万,多出的两万就当利息。

    想到只花了半小时的时间,就能赚两万,青年导游喜笑颜开,这抵的上他半年的工资收入了。

    “看来和我想的没错。”秦宇思考了一会,轻声说了一句。

    “想的什么?”青年导游还沉浸在两万块钱的喜悦中,丝毫没有注意到秦宇看他的眼神流露出来的同*彩。

    “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你们在商场逛的时候,遇到一位老人想要出售血玉手镯,而那陈总的表妹看上了这手镯,随即你们出了商场打算进行交易,这时候那陈总发现带的现金不够,老人却偏偏只要现金,而且还挺急迫,最后那陈总想来就跟你借了三万先支付给了老人,再把这血玉手镯交给你保管,说是带着那表妹去银行取现金还你,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咦,你怎么知道的?”

    秦宇的猜测没错,一开始在商场内碰到的老人自称家里出了点事情,急需用钱,想要出售血玉手镯,可典当行给的价太低了,老人不愿卖,想着来商场看看那些想买首饰的人有没有识货的愿意购买。

    青年导游对于这老人的话嗤之以鼻,不过架不住那陈总的表妹喜欢,众人跟随老人出了商场找了个角落,商谈起价格。

    “六十万,低一分也不卖!”老人态度很坚决,脸上还露出肉疼的神情,说这手镯是他祖上传下了的,要不是家里出了事,急需用钱,就是出一百万也不会卖。

    青年导游听到这价格,轻轻的拉扯了下陈总的衣角,将陈总带到一边劝道:“陈老板,现在的骗子太多了,这老头说这手镯是血玉手镯就是血玉手镯啊,说不定就是一个骗子,咱们就看看,可千万别一时冲动去买。”

    血玉手镯是什么玉,说实话,他一点也不知道,不过他明白六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不过陈总却是笑了笑,给他递过来一张名片。

    “上海轩宇珠宝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轩宇”几个烫金的大字让他看傻眼了,感情人家是卖珠宝的,自己算是瞎操心了。

    陈总笑吟吟的告诉他,这血玉手镯是真的,而且根据现在的玉石价格,这只手镯的市场价不会低于一百万,六十万买来不会亏。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超品相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