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飞天 > 第二二一五章 顽抗
    尽管勾越是孤身前来的,也足以让洛莽这边一阵紧张,高度戒备,担心勾越暗中带了人来。
  
      反倒是勾越识相,主动让这边的人搜查了一下。
  
      两人见面后,略客气了两句,勾越开门见山问道:“大帅所谓的牛有德在离间是什么意思?”
  
      洛莽:“勾管家,难道牛有德没对王爷说什么吗?譬如我爱妾童怜惜的事!”
  
      勾越摇头:“牛有德没有对王爷说什么。”
  
      洛莽与之双目对视,没有说信,也没有表示不信,不过勾越又补充道:“倒是另有人提了下这事,高冠经由人提醒了王爷小心你……”他把大概的情况讲了下。
  
      “高冠背叛了青主?难道跟牛有德是一伙的?”洛莽狐疑。
  
      勾越:“这就不得而知了,其实王爷一听就知道是在离间,只是不知大帅这边究竟是怎么回事,故前来弄个明白。”
  
      洛莽沉吟道:“没错,童怜惜的确是群英会的人,牛有德名声未显时我就知道,但一开始我只知她是天宫派到我身边的探子,并不知道是群英会的人,我之所以留着她,也是为了和天宫那边周旋,直到牛有德找到我,我才知道童怜惜的真实底细。我也承认,牛有德的确是找过我,意图让我和他联手对付王爷,可我没答应。就在不久前,牛有德再次联系我,我对王爷忠心耿耿,也还是没答应,他竟然直接威胁我,直接挑明了要离间我和王爷……”大致情况讲了下。
  
      说到这,勾越大概明白了,是因为有牛有德的威胁在前,王爷那边人马的调动戒备令洛莽害怕了,所以不敢前往,不禁诅咒道:“这牛有德实在是奸诈,迟早必不得好死。”随后神情一肃,“大帅对王爷的忠心我已了然,也希望大帅能明白,王爷这个时候是绝不希望看到西军内部出现什么乱子的,自然也不会对大帅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大家没必要互相疑神疑鬼让外人的奸谋得逞!”
  
      洛莽颔首:“待我稍作安排,稍候我亲自去向王爷澄清,愿在王爷身边随驾!”言下之意是为了证明清白愿意离开自己的人马在广令公身边做人质。
  
      话中意思勾越明白,不用说穿,说穿了大家脸上都不好看,王爷那边能调动亲军做出以防万一的准备,洛莽自然也要对下面做出安排以防万一,一旦王爷对他干出什么不利的事情,这边也不会让王爷好过。
  
      大家都不是三岁小孩,这种关头,红口白牙的话不如实实在在的准备可靠,真正能让双方心里踏实的反倒是实实在在的反制手段。
  
      勾越欣慰点头道:“好!大帅的意思我会带到给王爷,勾某先去,静候大帅大驾!”
  
      “不送!”洛莽拱手抱拳。
  
      目送勾越离去后,郎菊靠近问道:“老爷,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洛莽徐徐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只要我愿意去做人质,这个关头广令公不想出事,问题是本王不会去!”
  
      郎菊愕然,洛莽反问道:“若不是申路人马皆在本王身边,加之在这个要紧关头,令广令公不敢轻举妄动,否则你觉得广令公会怎么做?”
  
      郎菊略默,“若没申路人马在身边,不管老爷有没有问题,广令公必然是先将老爷给控制住以防万一,绝不会在这种时候让意外出现。”
  
      洛莽又问:“我已经挑明了牛有德的确在和我沟通,你以为广令公看不出我现在不倒向牛有德的原因是因为时机未到?广令公现在不会表现出什么,但心隙已生,真要渡过了眼前危机的话,你以为广令公还会放心让我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
  
      郎菊试着问道:“那老爷的打算是…”
  
      “唉!”洛莽吁出一口气来,双手负于身后,叹道:“动刀兵杀人不叫凶狠,自古以来最狠毒的就是离间计!除非你对对方没任何威胁,人家压根不将你放在眼里,否则有些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解释的再清楚也没用,心里有刺啊!”
  
      郎菊又问:“老爷决定了?”
  
      洛莽点了点头,顺手提出了星铃联系苗毅。
  
      星铃收了后,沉声道:“通知诸将来见本帅,共谋大事!”
  
      郎菊现在明白了他刚才为什么对勾越说要去广令公那边做人质,那些元帅倒的倒,老爷能岿然不动到如今自然不是吃素的,说安排一下就去广令公那,只是为了稳住勾越和广令公,现在明着召集下面的将领会面也不会惹得那边怀疑。
  
      不多久,一座山谷内,诸将到齐,看了看山谷四周布置的人马,诸将面面相觑,怎么感觉大帅这是要将大家给控制起来。
  
      洛莽站在了众将面前,目光来回扫过诸人,徐徐道:“有心人刚才也许发现了,王爷亲军那边的人马略有调动,所为何来?冲本帅来的,想对本帅动手,他刚才让本帅去见他,本帅拒绝了!”
  
      “啊…”诸将哗然,有点不明白好好的为何会这样。
  
      洛莽亮出双手对众人摁了摁,止住喧哗后,主动解释道:“牛有德使了离间计,广令公信了,现在把本帅逼到了绝境!大家都是一路弟兄,拐弯抹角的废话就不多说了,把大家召集来是想说说本帅的想法,听听大家的意见!”
  
      有人道:“我等洗耳恭听,大帅但说无妨!”
  
      洛莽注视着众人的反应,沉声道:“牛有德想要本帅做什么,想必不用本帅多做解释,他给出的条件是,许以本帅王位!本帅再三斟酌,青佛和牛有德对决,广令公夹在中间,大势已去,事后不管哪边胜了,都必然要扫除异己,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没了制衡的力量,不管哪一方都容不下广令公。哪怕就算是现在,两边都不会坐视广令公最后捡便宜,两边都要对广令公伸手!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本帅纵有私心,也不能坐视跟随这么多年的弟兄们不管,决心带领弟兄们另择前途!愿意助本帅一臂之力的,本帅自然是感激,不愿意的,本帅也不勉强,不知诸位弟兄意下如何?”
  
      众人心情如何不说,但下意识看了看四周的人马,皆心知肚明,大帅已经把话挑明了,不支持的人不说什么能不能活着离开,至少是别想轻易脱身了,焉能让走漏消息?
  
      “愿随大帅赴汤蹈火!”
  
      有人先声表态,随后众人纷纷响应。
  
      洛莽不断点头,目露欣慰神色,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厮杀已经进入了尾声,一千万近卫军人马几乎损失殆尽,只剩数千人护在破军和战如意周围时,一句“抓活的”,停止了破法弓的射击,大军一拥而上。
  
      眼前的厮杀不在苗毅的眼里,苗毅的目光有些飘忽,心思在另外的地方。
  
      洛莽已经应允,自己的离间计显然已经奏效,但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不到最后谁也说不清会出现什么变数,只能说是计划暂时推进顺利。
  
      他现在最牵挂的还是严啸那边,严啸将率领十亿大军执行对青、佛二十多亿人马的阻击,也不知能不能牵制的住,尽管他苗毅已经多管齐下调动了一切能调动的资源全力支持严啸,可严啸面临的压力也是可想而知的。严啸能不能顺利牵制青佛大军事关能不能为青月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拿下广令公的人马。
  
      “王爷,差不多了!”腾飞在旁提醒了一声。
  
      苗毅思绪回来,目光落在了战场中,破军身边仅剩数百人殊死顽抗,破军已亲自上阵,一柄大刀大杀四方。
  
      战如意挺着大肚子浴血死战,肚子大了,明显穿不上了战甲,一身宫装在战场上很显眼,发冠早已崩飞,一头青丝随着她的凌厉攻击飘舞,很勇猛,也很狼狈,却有死战不降的味道,战场上的一抹妩媚。
  
      苗毅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神中偶尔闪过复杂,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至少表面上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
  
      战平和嬴珞环护住女儿左右,亦在拼命。
  
      这是一场早已注定了结果的战斗,这么点人面对数亿人马的冲击,更何况高手如云,哪能抵挡,殊死顽抗的数百人很快被攻击大军冲散,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进攻,不断有人倒下。
  
      “……”银霜瑟瑟发抖地看着自己胸口,看着那破胸而出的血淋淋枪头。
  
      “我降…”另一处的白雪发出一声惶恐惊叫,却依然被乱刀砍死。
  
      上面发话了,要的活口只有破军和战如意,其他人一概不留,没指望近卫军能降,下这命令的时候自然没将两个丫鬟考虑在内,下面自然是痛下杀手。
  
      “嗯…”战平发出痛苦闷哼,一手抓着一支刺进了肋部的枪杆,一手挥枪抵挡四面八方的进攻。
  
      刺中他的大将挥枪一挑,直接将战平整个人挑了起来,令战平身体失去了平衡,转瞬数支长枪刺进了战平后背,有人闪过一刀,直接将战平头颅砍飞了。
  
      “战平!”不远处化作三头六臂的嬴珞环目睹此情此景发出一声凄厉悲吼,情绪失控,防御动作一慢,被人一刀砍在了肩膀上,厚实肩甲挡住了,却震的身形巨晃,破绽百出,刹那被乱枪刺翻,夹杂着乱刀砍下,有血花飙射而出。
  
      听到母亲悲吼的战如意一甩长发,回头看了眼,目露无尽悲愤,差点咬碎了银牙,如同疯了一般挥舞着六支长枪在手疯狂喊杀。(未完待续。)

看过《飞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