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飞天 > 第四十七章 妙法寺 二
readx();    一行人进了大殿后,那儒生对着三人善意的笑了笑道:“原来有朋友先到一步,打扰了。”

    边走到大殿的另一边阴暗处卸下了背后的篓子,边回头喊道:“厨子,给我们也生堆火,快点。”

    “好嘞!”率先跑进来的那人应了声,开始卸下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提了把屠刀找木柴去了。

    那顶笼罩着轻纱的软轿也被抬到了那边阴暗处,说是软轿,其实是一床轻便的香妃榻,借着火光三人能看到里面正是侧躺了一个女人,显得悠闲自在,容貌如何就看不太清楚了。

    苗毅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在这荒山野岭的破庙中,竟然会遇见这么一组合的怪人,看起来像开店的买卖人。

    那厨子很快也拖了两大根槐树枝干进来,在那边劈砍后迅速生起了一堆火。

    中年儒生又嚷道:“厨子,快做饭。”

    他自己抽出火堆中的几根柴火,在边上又升起一堆,解了身上的长衫拧了水坐在边上烘烤,两名抬轿的力巴也围了过去同样施为。

    厨子手脚麻利的摆好锅碗瓢盆,甚至还有菜板子,又从扛来的大包里拿出了菜,蔬菜和肉类都有,就在大殿内乒乒乓乓地切起了菜,看得苗毅三人一愣一愣的。

    随后又见那厨子解下了腰带,栓了一只木桶,冒雨跑到了外面,从寺院的古井中打了一桶水回来。

    一名力巴过来帮忙,用盆子接了点水,倒了米下去淘洗,随后又从厨子的大包里面摸出了几截新鲜的竹筒,在竹筒上开了口子,灌了米加了清水,便拿到一旁的火堆里面烤去了。

    苗毅三人看得有些牙疼,不知道那厨子鼓鼓囊囊的大包里面还装了些什么东西,怎么感觉比储物戒还能装。

    那厨子涮洗过铁锅后,架在了火上,香油入锅吱吱作响,倒了菜进去,抡开了勺子热炒,不一会儿大殿内飘起炒菜的香味。

    别说,被这些人这样一搞,寺庙内的阴森恐怖气氛顿时驱散了不少。

    没多久,两荤两素的四菜一汤便搞好了,苗毅三人看得清清楚楚,确定是两荤两素四菜一汤。

    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环境,能折腾出热腾腾的饭菜来,只能用幸福来形容。

    外面还下着瓢泼大雨,更有雷霆震震,大殿里面的厨子却是水桶一扣,菜板子搁在了上面,四菜一汤往上面一摆,一个简单的小桌子就成了。

    儒生走到香妃榻前笑道:“老板娘,起来吃饭了。”

    轻纱帐里面传来了‘嘤咛’的慵懒声,能隐约看到躺在里面的人在伸懒腰,迟迟地爬了起来。

    书生伸手解开纱帐上的布扣,分开了纱帐,一双黄色绣花鞋伸了出来,上面绣着简单的云纹,紧接着一双裸露的小腿落地,一位明媚而风情万种的女人从纱帐中走了出来,让整个阴沉的大殿都仿佛一亮。

    乌黑云鬓松垮垮的挽在脑后,双耳边垂下一缕青丝在肩头,不加任何修饰,面似芙蓉,眉如柳。

    上身仅有一件贴身的马甲,红色的,还很透明,里面高高耸起的裹胸若隐若现,柔滑暴露的肩头披着淡青色的纱衣。

    马甲很短,肋骨以下的柳腰没有任何遮挡,让人情不自禁的想一揽,一点凹陷在光滑腹部的肚脐眼,在青色纱衣中时隐时现,让人的目光难以自拔。

    挺翘的臀部裹着一件绿色褶皱纱裙,裙角边缘参差不齐,坠着一颗颗小小金色珠子,在火光下忽闪忽闪,些许重量拉着裙边,让她迈步间显得臀部越发挺翘,行走间大腿的轮廓也体现了出来。

    绿色褶皱纱裙低至圆滑光润的小腿肚子,裙子好像半透明,可是对着火光都看不清里面的风光如何,朦胧中增加遐想,不免有些遗憾。

    前凸后翘的身材极为傲人,蛇形曲线,该瘦的地方没有一丝赘肉,该丰腴的地方让人心跳不止。皮肤光滑细腻,却是那种小麦色,大胆暴露的衣着色彩强烈分明,妩媚中充斥着奔放狂野,更有一股浓郁的异域风情。

    尽管在苗毅的心目中那个站在古城墙上飘飘欲仙的红衣女子才是最漂亮的,可和眼前这风情万种的女人比较起来,未免有些太冷。

    女人这动物,三分长相,七分气质,美的不同就在气质的区别上。

    苗毅三人已经看得呆住了,觉得这女人太吸引眼球了。

    那两名抬轿的力巴从火堆里取出了竹筒,咔地劈开,顿时露出清香四溢的米饭,又迅速拿来碗盛出。

    而那儒生则把自己背的篓子放倒在简易小桌前,上面还铺了块布,指着对那女人笑道:“条件有限,老板娘将就一下吧!”

    那女人轻扫娥眉眼含春情地点了点头,走到竹篓前正要坐下,明眸流转间看到了苗毅三人微微一笑,很是落落大方地伸手邀请道:“三位朋友若是不介意的话,不妨一起来吃上一点。”

    那帮人也一齐看向了这边。

    苗毅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个邀请有点香艳。

    莫盛图已经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吃饭他倒是不想,而是想吃那个发出邀请的女人。

    修士虽然不允许对信徒乱来,但是在长丰洞境内,在自己家的地盘上玩个把女人惹不出多大的麻烦。

    他正要起身去一亲芳泽,却听耳畔响起张树成的传音,“老莫,别忘了正事,事后那女人还不是随便你怎么玩。现在正好借他们的锅一用,仙人醉!”

    他在提醒莫盛图借对方的炊具自己搞,顺便下药把苗毅给办了。

    谁知苗毅没给他们这个机会,乐哈哈站了起来,在两人错愕的眼神中拱手走去,“恭敬不如从命。”

    两名轿夫,一名厨子,一名儒生,包括那名女子也都显得有些神情错愕的看着走来的苗毅。

    其实那女子只是随便邀请一下,按道理这荒山野外互不相识的,对方肯定是不方便冒然吃他们东西的,这是出门在外的常识。她仅仅是做惯了老板娘,热情招待客人的习惯使然,谁知却愣是杀出个意外来。

    然而苗毅又不是什么老江湖,见识也不多,目前还没被染变色,有着市井小民质朴的一面,这么香的饭菜,这么漂亮的女人邀请,干嘛扭扭捏捏?

    这就叫做没有江湖经验,通常经常出门在外行走的人不会这样。

    苗毅走到他们跟前,也有些错愕地停了下来,怎么看这几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

    随即读懂了人家的意思,恍然大悟,感情人家只是客气,自己却当了真,遂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道:“我的食量比较大,你们的饭菜好像不够,不打扰了。”

    他掉头就走,暗想太丢人了。

    张树成和莫盛图看着尴尬走回的苗毅,都憋得一脸通红地扭过了头去,皆认为是自取其辱,差点没笑出声来。

    ;

看过《飞天》的书友还喜欢